首页 瑞龙和舂香 下章
第一章
李瑞龙十一岁那年父母双亡。

 李瑞龙的父亲李金宝是个酒鬼加赌鬼,家财大半输光,剩余换成酒买醉,家庭一贫如洗。

 母亲纪梅是个吃苦耐劳的农村妇女,常和李金宝吵架,被李金宝毒打。

 1986年一个秋天晚上,下着瓢泼大雨,李金宝输了借来的钱,拎着喝掉大半的一瓶白酒摇摇晃晃地回来。

 纪梅刚埋怨了李金宝几句,就被酒鬼拳打脚踢,亏得儿子死死护住她,不然梅当场就要残废。

 李金宝家暴完毕倒在上就睡,鼾声如雷。

 纪梅睡到儿子身边,搂着睡的李瑞龙,不能忍住眼泪。

 那李金宝一觉醒来,口干舌燥,大声吼叫要喝水。

 梅听见,怕惊吓了儿子,赶紧起身给酒鬼倒了一碗送过去。

 李金宝咕咚咕咚喝完了,一把将拿着碗转身要走的梅拖到上,夺过瓷碗扔到一边,恶狼一样在她身上,差点将她的衣服子撕破了。

 纪梅内心极不愿意,却也只好闭上双眼听任李金宝摆布。

 李瑞龙早被惊醒,下到马桶小解,迷糊糊回屋睡觉时,却见他父母房间的灯亮着,门半开,里面传来李金宝和纪梅非常奇特的叫声和呻

 李瑞龙偷摸躲在门后,却见父亲母亲全身赤在一处,登时醒了。

 李金宝站在下双腿叉开略弯,上身伏在梅身上。

 梅双腿在金宝背,两道焦黑紧含一条大矫健茎,正在吐挤纳,扑哧扑哧水声作响,被门后的小瑞龙看得一清二楚。

 李瑞龙已颇知人事,从小伙伴和小学同学那里,早就得知‮女男‬如何行,今天却是第一次亲眼看见,小小的茎登时涨大,将内顶得老高。

 李金宝一味,不久便倾泻如注,梅的处汩汩涌出白色粘

 金宝伏在梅身上抖了一阵,极尽娱,后困倦体乏,翻身上酣睡如泥。

 梅起身到堂屋里打水清洗‮身下‬污垢,而李瑞龙早溜回自己房间睡觉。

 不一时梅洗毕,仍旧到瑞龙房间睡觉。

 方才她如同被‮暴强‬了一般,没有多少快可言,等到润才有感觉,金宝早已光。

 梅回想十几年来惨遭的无数家暴,以及家庭益贫困,而周围人家的生活都在改善,不由悲从心生泣失声。

 她是个争强好胜的女人,现在异常绝望,几乎想去自尽,但儿子年幼,丈夫不负责任,她又没法‮杀自‬,只好搂着儿子哭到天快亮才昏沉睡去。

 李瑞龙也很难过,跟着流泪,然后睡着了,一觉醒来天光略明,睁眼看见母亲秀丽的脸庞布满泪痕。

 梅18岁就嫁给了金宝,那年刚刚30,虽然生活艰辛常常受气已经开始过早衰老,但依然还是盛年,体态婀娜丰盈。

 李瑞龙疼惜母亲,同时初起,已对异产生兴趣,现在被母亲拥在怀中,感受成柔美温暖的‮体身‬,不由心澎湃。

 缓缓转过‮体身‬,将睡的母亲搂住,大着胆子亲吻她的额头和面颊,见母亲睡沉毫无反应,便亲吻她的嘴,伸手隔着衣服‮摸抚‬她的房。

 他的‮体下‬越发硬了起来,隔着两层步顶在梅的‮腹小‬,然后缓缓下滑,探触到一处极温暖极润腻的所在。

 他想那肯定是女人的生殖器了,听大一岁的同村伙伴说,男人的在女人的里就是,别提有多舒服了。

 那家伙绰号黒吊,据说又黑又大,吹牛说过同村女孩的,绘声绘讲起在女孩里的感受,听得李瑞龙和其他小男孩当场都硬了,都想找个女孩一下。

 李瑞龙更回想起他爸爸昨晚她妈妈的情景,大的巴在那一处黑‮央中‬进进出出,不由得心中燃起莫名的火焰,真想像他爸爸一样,上去和她

 要是进去就好了,那是怎样一种滋味啊!他想象不出来,但肯定比手舒服多了。

 他已经无师自通地手好几年了。

 但李瑞龙不敢,那是他的母亲,要是另外的女人,他此刻定然铤而走险。

 现在他只是偷偷将衩里释放出来,用力抬起‮子身‬朝着侧卧的母亲那里挤

 他十分希望解下母亲的子直接接触一下,但手到了边却再也不敢往下拉,只隔着子‮摸抚‬了几下梅的部。

 他浑身颤抖得利害,怕把母亲惊醒,赶紧恢复了原来的姿态。

 好一会儿之后,见母亲睡得很死,才一只手抚弄,一只手‮摸抚‬梅的房和部,几分钟后他就受不了释放了,小抖动起来,要比往常愉快许多。

 那时他尚且年幼,还没有产生

 ----

 李瑞龙想不到那竟然是和父母度过的最后一个晚上。

 第二天下午他从小学回到家,等到天黑父母也没回来。

 后来他的大伯告诉他,李金宝骑车带着纪梅中午去亲戚家吃饭,喝多了,回来的路上出事了,被也喝高了的司机用拖拉机双双碾死,现场惨不忍睹。

 李瑞龙没有能够再见父母一面,他的父母就被烧成了骨灰。

 民警认为双方都有责任,判那个司机做牢3年,陪了100块钱了事。

 李瑞龙的爷爷早就死了,又聋又瞎,跟着他两个伯父轮过,一家照顾一个月。

 他还有个远嫁的姑母,几年才回娘家一趟。

 李金宝是兄弟姐妹中年纪最小的,却死得最早,儿子李瑞龙只好轮去两个伯父家。

 两个伯父和他们的老婆都很自私猥琐,和弟弟金宝矛盾很深,为了借钱以及琐事打过不少次架。

 李金宝生前还欠两个哥哥几百块。

 两个伯父私分了赔偿,拿走金宝家所有值钱的东西,却天天待小瑞龙,只没有给小孩饿死冻死。

 李瑞龙跟两个伯父过了将近半年,实在受不了了,一天上午跑到父母坟前大哭一场。

 他对父亲没有什么感情,万分思念对他温柔体贴的母亲。

 他想去外祖父家,但身无分文,知道从他的伯父那里要不到一分钱,也再也不愿回到两个伯父家,便背着书包离开家乡,一路问询外祖父家。

 他大概知道外祖父家在哪个乡哪个村,但不知道怎么走,就边走边问。

 天黑了,他来到一个陌生的镇上,又饥又渴,十分害怕想回去,但想起他的伯父、婶婶们那些刻薄冰冷的脸,就打消了回家的念头。

 他在镇上窜,不知道怎么半才好,正打算去一户人家乞讨饭食住宿,却见一个老头朝他打招呼,满脸笑容很亲切的样子。

 老头带他到镇子外面不远的一处废弃的厂房,许多无人居住半塌的房子,里面有好几个小孩,大半是男孩,岁数都要比李瑞龙大些,还有几个女孩,另外几个成年‮女男‬。

 老头原来是远近闻名的贼王门三爷,手下聚了几个喽啰,教唆了几个大小徒弟。

 他们四处行窃、行骗,拐卖儿童妇女。

 李瑞龙想要逃走,已经迟了,门三爷告诉他,逃走是死路一条,而跟着他天天好吃好喝。

 11岁的李瑞龙没有办法,只好跟门三学习偷窃,帮着行骗。

 他们小孩不时失手,不是被失主痛打,就是被门三一伙打骂,不给吃饭。

 门三一伙晚上经常猥亵男孩强女孩,李瑞龙也没有幸免,被门三和成年徒弟们摸,也被强迫他们又脏又臭、着鼻涕一样脓的东西,还有屎没擦干净的门,苦不堪言。

 门三是个‮态变‬,不仅男孩强女孩,还让男孩女孩睁着着眼睛看他的丑恶表演,更强迫男孩和女孩让他看。

 一次李瑞龙被迫和一个比他大几岁的女孩

 那女孩不很漂亮,有些痴呆,李瑞龙被人光衣服,被迫去女孩的衣服。

 他被严重惊吓,本来毫无兴趣,但一看见女孩的部忽然就硬了。

 第一次进入女‮体身‬,他又激动又害怕,浑身抖个不停,想和女孩接吻却又不敢。

 他就在里面,除了浑身颤抖之外一动不敢动,不一会儿竟然高了,虽然没有

 门三一伙哄堂大笑。

 门三扑上去用大‮大硕‬坚巴‮劲使‬污那女孩,那可怜的女孩疼得又哭又叫,不敢丝毫反抗。

 门三快活完了,叫李瑞龙把他在女孩体内然后出来的粘添干净。

 五个多月后,县城‮安公‬局为接‮庆国‬展开严打,门三一伙的盗窃拐卖团伙是重要打击对象之一。

 ‮安公‬很快破案,逮捕、宣判了所有成年主犯,全部押赴刑场当众毙。

 他们解救了被绑架骗的儿童,通知寻找儿童的家人前来领取,每人认领的‮儿孤‬送到保育院。

 李瑞龙不愿回到伯父家在被待,告诉了‮安公‬员他外祖父的名字和乡村。

 第二天,一个大个子‮安公‬员叫李瑞龙出来,有家人领他回去。

 李瑞龙兴冲冲地走近看守所大厅,那里有好几个家长正抱着孩子大哭。

 他四处搜寻外祖父,却没有发现,正在疑惑,却见一位长发女子向他走近。

 李瑞龙乍一看以为是他死去快一年的妈,眼泪刷刷地直往下,正想高喊一声妈妈扑进她怀里,那女子亲切地开口叫他“瑞龙!”他猛然惊醒,觉察到她要比母亲年轻许多,也比母亲更漂亮。

 他自然认识她:她是他的小姨妈纪香。  M.pUTaOxs.cOm
上章 瑞龙和舂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