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瑞龙和舂香 下章
第二章
香当时18岁,才高中毕业,在家务农。

 她的父亲纪德顺卧病在,听说外孙找到,赶紧叫女儿去接回来。

 德顺老汉有三个女儿两个儿子,李瑞龙的母亲纪梅是他的次女。

 老汉一贯重男轻女,两个儿子娇生惯养,两个长女都没有念什么书就在家务农,早早嫁人。

 因此两个长女尤其是大女儿十分抱怨,大女儿婚后好几年才回一趟娘家,对父母没有什么感情。

 但他的两个儿子长大后均不成器,好吃懒做不愿在农村吃苦,中学毕业后窜到县城鬼混,以诈骗为生,最后都被抓去判刑。

 德顺老汉悔恨懊恼,对小女儿纪香最好,虽然家庭比较困难,也努力让她就读重点高中。

 纪香在高中时学习刻苦,但资质并不超群,在班上成绩中等,本来可以考上本二,或者至少大专。

 但读高三时,和她最亲密的二姐惨死,她唯一的儿子李瑞龙离家出走下落不明,而他的父亲纪德顺几年前‮体身‬开始不好,每况愈下。

 因家庭条件所限,德顺不到走不动路也不去医院,平常就到村合作医疗弄点药丸吃,或者强忍,天长久拖成大病,到医院检查说是胃癌,也无钱医治,躺在家里等死。

 如此一来,纪香心烦意无心学习,高考落榜,她知道即使考上也没有用。

 德顺老汉和大女儿几乎不来往,常见的孙辈只有李瑞龙,非常疼爱。

 听说李瑞龙走失,老汉夜流泪,见到外孙时已经病重,不到一个月就病故。

 病亡前夜,纪德顺看着身旁女儿和常年生病吃药的老伴,说不出话来,只是对着纪香噢噢地小声叫唤和急促息,眼泪不止。

 纪香知道父亲不放心他们三个,尤其是‮儿孤‬李瑞龙,便拉着他枯瘦的手,一再让老汉放心,她一定照顾到李瑞龙成年,给母亲养老送终。

 德顺死后,香成为家庭的唯一劳力,辛苦种田养活失去劳动能力的老母和年幼的外甥。

 李瑞龙辍学大半年重返学校,小学毕业时已经14岁了,比平常多了两岁。

 李瑞龙从小不爱学习,只喜欢和班上的差生厮混,要不是纪香严加督促时常教导,李瑞龙只怕早在班级垫底了。

 和李瑞龙相处两年多,纪香发现外甥即有她姐姐的善良本分热心的一面,又有她最讨厌的二姐夫那自私冷酷懒惰的习

 而李瑞龙在外祖母家过得十分愉快,虽然仅够温,他对姨妈纪香极其感恩,对她的话从不违抗,每天下午放心回家,大多到田里帮他姨妈做农活,晚上才做作业。

 只有很少侍候偷偷溜出去找他的狐朋狗友吹吹牛,说说班上发育早的女孩,意一番过过嘴瘾,别人教唆他真的去做坏事他从来不敢,生怕纪香知道了骂他。

 纪香已经20出头了,是远近闻名的村花,常有媒婆前来提亲。

 纪香放心不下年老多病的母亲,更不放心看似本分内心却很复杂的外甥,只得推迟婚期。

 一年后,她的母亲病逝,李瑞龙上初中一年级的春天,有一家人使媒婆来提亲,小伙子对香十分中意,愿意香带着外甥一起过来生活。

 香见那小伙子相貌堂堂,性格和善,家庭条件也好,心中很满意。

 于是两家定亲,准备夏天完婚。

 一天,香喜滋滋地哼着歌儿去田里劳作,却不知大难临头。

 ----

 香村里有好些光、闲汉、鳏夫、无赖,早对人的‮体身‬和姣好的容颜垂涎三尺。

 但他们不敢真的在村里强香,最多只是臊皮吃豆腐占点香的便宜,或者对着她说些下话,乘着没人看见甚至猥亵。

 香吓得落荒而逃,处处谨慎提防,到田里总是乘着人多,人少她就回来,叫她妈或者李瑞龙去陪着。

 她总是警惕很高,那个男人无端靠近,她就握紧农具随时准备拼命,因此总是没有被人得逞。

 时间长了香有点忽视了‮全安‬,加上亲事初定非常开心,那天下午她放松了警惕,在玉米地里干活,没有留意到周围没有人,更没有留意到村里的鳏夫纪麻子,悄悄从她身后靠近,忽然乘她不备袭击,将她一拳打倒在地。

 纪麻子的老婆死了十几年了。

 麻子50岁不到,最是旺盛,平常靠手、跟寡妇或人妇通,甚至到镇上找娼

 麻子垂涎纪香好几年了,一直盯着香,却没有机会下手,今天忽然得手,激动不已,心想要能搞了这么漂亮的女孩,被毙也值了。

 香一时大意,心中悔恨不已,见是令人讨厌的纪麻子死死在她身上,便奋起反抗,二人在玉米地里翻滚起来。

 香虽然常年做农活力气很大,但终究不是男人的对手,落于下风但麻子一时也污不了她。

 麻子气急败坏,双手恨恨掐住香的脖子,差点将她掐晕,然后恶狠狠的说:“香,你再动的话,老子马上把你掐死,然后尸。”

 香无奈,为了生存只好放弃反抗,被纪麻子解下她的带紧紧反绑了双手,撕烂衣服堵住了嘴巴。

 香闭上眼睛着泪水忍受‮暴强‬。

 麻子撕扯掉香上身的所有衣物,贪婪的看着‮摸抚‬着满丰盈的房和洁白无暇没有一丝赘的‮腹小‬,拼命地,然后迫不及待地胡乱扯破、扯掉香的子和衩。

 看见那柔的处女上,只有一层细密幽美的茸,不由得头昏目眩,口渴得利害,只用手抠挖了几下,就掉自己所有的衣服,趴在香身上,掰开白得发亮的双腿,颤抖着硬生生顶入,不顾香死活地狠命起来。

 香被突如其来的‮大巨‬疼痛和极大污辱击晕了,从被堵住的嘴里惨呼一声就失去知觉,但很快又被‮体下‬的强烈疼痛弄醒,感觉‮体身‬被尖锐地刺入,浑身疼得发抖,大汗淋漓。

 睁开眼看见那张丑恶的嘴脸笑着,在她嘴上、脸上死命亲吻,而他的‮体身‬尽可能地和她的‮体身‬前面接触,前后左右地‮擦摩‬,特别是房、下腹和‮腿大‬,她又晕了过去。

 可怜的香被‮磨折‬得死去活来,渐渐‮体下‬的疼痛才减弱消失,然后就感到一股热高速地向她的内部,她差点被烫着,而那道热终于发起她的快,让她不由自主地呻了一下。

 而她身上的大麻子更是快活地胡乱叫唤,不顾一切地挤她的‮体身‬,她的肋骨生疼几乎窒息,良久麻子在她的道里的悸动方才停止。

 她想不顾怎样,总算是结束了,但她想错了。

 麻子知道犯下如此强大罪,不被毙也得做十几年大牢,怎么肯轻易放过她?麻子休息了一会儿,又迫不及待地硬邦邦顶入。

 变幻各种姿势,后,又将她仰卧,将香的双腿挂在肩头,麻子便看见自己的巴反反复复扑哧扑哧地进出香的,那里早已粘稠润,温暖舒畅。

 麻子好上功夫非常了得,不然以他的年纪和丑脸,如何勾引村里的女人?此刻麻子早没有第一次和时的急不可耐,只是展开浑身解数,翻来覆去地香,真正无比快活。

 而从来没有经历的香,虽然没人污心中既痛又,但‮体身‬的快由植物神经控制,没有办法拒绝,被那麻子弄得几次高一塌糊涂,从体内到体外颤抖搐起来。

 香极度屈辱,其实她非常厌恶那被人强迫被人污的快,但这样江海涛生似的剧烈快一阵阵从她的道内壁和子口向着全身蔓延,灼烧,让她死。

 她真想去死,这样的污辱和快像闪电一样,一遍遍经过她的‮体身‬和脑海——她觉得死是唯一的出路。

 麻子还真想让她死,伸手掐住了香的脖子。

 香一瞬间清醒了,吓得哭起来,睁大美丽的眼睛看着他,近乎哀求。

 她年纪轻轻还不想死,她死了,李瑞龙怎么半?她为此非常害怕,因为嘴里不能说话,只好用眼神哀求。

 大麻子笑道:“你被捆住双手时,就应该反抗到底,现在太迟了。我可不想蹲大牢、被毙。”

 麻子又笑道:“听说女人临死时高道夹得特别紧,我想看看是不是真的。”

 香一听,拼命反抗但毫无用处,一点点失去知觉,窒息得难受,麻子却又不让她在高之前死亡,一边‮劲使‬左右‮动扭‬‮体身‬,让香的道产生快,同时又让她缓缓窒息,力争同步,让她既痛苦又快异常,越接近死亡就道就越快活。

 如此几番,香受尽‮磨折‬和屈辱,终于二者即将同时到来。

 香闭上眼睛,出最后一滴泪,呼出最后一口气,眼前一黑,‮身下‬却快奔腾,道充血肿然后紧紧闭合,迫得麻子如入云端如入仙境又如坠地域如坠火海。  M.PuTA oxS.CoM
上章 瑞龙和舂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