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瑞龙和舂香 下章
第四章
李瑞龙开始怀疑香夜里并没有睡死,知道他来做坏事,但不敢确定,因为白天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对瑞龙还像从前那样,而李瑞龙当然还像从前那样对香很好,很听她的话。

 时间已是1992年初夏,李瑞龙初中毕业,他不爱学习,最后一个来月每天晚上想着去香的房间,因此什么学校也没考上。

 香对外甥本来勤加督促,抱有很大希望,但发现他不是读书的料,只得作罢。

 初中毕业后,香想催促17岁的李瑞龙早点离开,二人孤男寡女同居一个屋檐下,开始有些尴尬了,另外她也听见有些村人风言风语。

 但她一来说不出口撵外甥走,二则两人相依为命快5年,舍不得他立刻就走。

 她决定自己去找村里的媒婆,而李瑞龙觉察出来,说夏天一过他和他的中学同学去北京打工。

 李瑞龙晚间去香房间的频率越来越高,呆在里面的时间越来越长,胆子自然越来越大。

 他搂住香,亲吻她的嘴房,‮摸抚‬她的腹背,还有股和部。

 香有时侧睡,他就悄悄褪下她的短,亲吻她丰白腻的,然后她的部,用手指细细地抠弄,那里就润温暖,他便褪下自己的衩和上衣,赤着从后面紧抱香,和她全面接触,硬邦邦的香粘乎乎的道口。

 他感觉舒服极了,女人的‮体身‬真好!现在出来香的深处,他什么都做过了。

 他可以在香的道口磨来磨去,甚至可以进入一小点儿,但只要他作出更加深入的动作,香准会翻个身,让他无从下手。

 李瑞龙非常喜欢香,他现在几乎可以确定姨母晚上装睡,她默许了他的‮抚爱‬和边缘行为,但绝不允许真的发生伦的关系。

 李瑞龙默契地配合着,不再作出要整个入的行为,只是紧紧搂住被他将短褪到膝盖上衣房的香,一边‮擦摩‬她的道口,一边‮摸抚‬她的房和股,一边轻声说:

 “姨妈,我喜欢你,你做我的老婆吧!”

 但香总是酣睡,每次她一翻身,李瑞龙知道是香让她走。

 他便依依不舍地整理好香的衣服,在她的芳上轻吻一下,然后回自己的房间手

 这几乎成为每晚的固定节目,而在白天他们和正常的姨甥无异,香做饭洗衣,李瑞龙下地干活,汗浃背。

 他对香说:“姨妈,田里的活我一个人做了,你呆在家里吧。”

 香不听。

 她总是忙完家务就提着水壶水杯和农具来帮忙。

 李瑞龙见她来了,非常开心,又舍不得她,常常叫姨母坐在田埂上,看他光着雄赳赳的上身,麻利迅速地锄地除草施肥洒药。

 那年的庄稼特别茂盛,长势喜人。

 香感到很幸福,可惜再过两个月,李瑞龙就要走了,而她的亲事也有了眉目,有一家人不嫌弃她被人糟蹋过。

 香有时候想让李瑞龙再留半年,过了年再走,而把自己的婚期推迟到过年。

 但她想想,都没有说。

 一天晚上,和往常一样,李瑞龙溜进香的房间,对她又搂又抱,四处‮摸抚‬亲吻。

 他现在明白,姨母跟他一样,需要异的接触,但二人不好这样做,只能假装不知道,省得白天见面尴尬。

 因此他再也不提心吊胆了,只是非常小心,不作出香不允许的事情,也不作出让香必需醒来的动作。

 那天香仰卧,被李瑞龙半了‮体身‬。

 李瑞龙轻轻在姨母身上,只有轻微的和她房‮腹小‬的接触,瑞龙的‮体身‬是悬着的,用他的四肢撑着,而他的香的两腿之间,在她的道口儿慢慢研磨,很是得趣。

 同时他吻着香的嘴,望着闭目似乎沉睡的美丽亲切面庞,觉得自己太幸福了,他一遍遍小声说:“姨妈,你真好!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他没有注意到屋外暴雨来临,几道闪电过后,本来非常遥远难以听闻的雷声,不大招呼就猛然间在他们俩的头顶炸响,地动山摇,吓得香不由自主地叫出声来。

 睁眼看见惊慌失措的李瑞龙整个在她近乎全的身上,而他‮硬坚‬的差点整个进她以及一塌糊涂的道里。

 此刻四目相对,电闪雷鸣,二人都吓坏了,不等香发话,李瑞龙赶紧拔出茎,光着‮子身‬滚到一边,半晌不知怎么说。

 二人就这么沉默了好一会儿,直到雷电暴雨消停,香说:“瑞龙,你回去吧。”

 李瑞龙跳下,穿好短和上衣,回房睡觉,也提不起精神手了。

 ----

 一早起来,李瑞龙见香已经做好了早饭,正在院子里的水井边洗衣服,见了李瑞龙,不像往常那样招呼他洗漱吃饭,而是低着头衣服,脸红红的。

 李瑞龙很尴尬,叫了一声姨妈,随意吃了一点早餐,就提着几件农具,逃跑似的到了田里干活。

 他心情很,手有点发抖。

 那天其实没有什么农活可做,他丢下锄头坐在田埂发呆,想起香的‮体身‬,以及她的温柔体贴,不由得痴了,又觉得自己终究不能和姨妈生活在一起,忍不住落泪。

 此刻田野辽阔,非常安静,正是农闲的盛夏,毒辣的太阳底下几乎没有庄稼人,这时的往日他和香已经收拾农具往家走了,但今天他坐到附近灌溉的小河边的一棵大柳树下,不知所措,很想回家找香又害怕见了姨妈时的尴尬。

 “瑞龙,你怎么还不回去?太阳多晒啊!”一阵熟悉的声音传来,那是香关切的话语。

 他点头,说“好”但没有动身。

 香也坐在树荫下,半天没有说话,然后说:“瑞龙,我不怪你,你不要怕。”

 “姨妈,谢谢你,我对不起你。”

 “唉,傻孩子,你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你明白吗?”

 李瑞龙顿时全明白了,他感激又爱慕地望着他的姨母,落下泪水,香见了,也忍不住哭了。

 “瑞龙,你的心我都知道,但,但…唉,我们回家吧。”那天晚上,香的房间是关着的,而李瑞龙也不敢去了。

 躺在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爬起来给香写了一封情书,述说心中的爱恋。

 可惜他不好好学习,不少字写错了,或不会写,只好用拼音代替,有些话他也不知道怎么写,没有写完就成一团扔了。

 几天来他们说话比平常少,见面都会脸红。

 李瑞龙常常出门,不是干活就是找朋友同学聊天,而香在家忙乎,忽然觉得很寂寞很难受。

 那晚很迟了李瑞龙才回家,见香坐在饭桌旁边,饭菜一点也没有动。

 “你怎么才回来!”香怒气冲天地说“我做好晚饭等了你两个小时了,饭菜都要馊了。

 李瑞龙这几天都是等香吃完了再自己独自吃晚饭,见姨妈少有地对他火冒三丈,说了一声道歉,然后就没话了,坐下来低头狼虎咽,一会儿就吃好了,拔腿就想开溜,到别人家看电视。

 他们村子比较穷,当时只有一小半人家买了电视。

 “你跑哪去!”香不知为什么焦躁起来,端起一碗只吃了一口的饭扔到地上,转身跑到自己的房间,伏到上失声哭泣起来。

 已经跑到院子里的李瑞龙慌了,略微想了一下,首先将院子大门锁好,然后跑回来,又把大门关好,生怕别人听见跑来看他们两个吵架。

 他还从来没有见姨妈对他发这么大的脾气,他也从来没有跟香吵闹过。

 李瑞龙跑到香的边,不停地道歉,说今后早点回家吃饭,不让香久等。

 又说他不再瞎跑出门找人吹牛了。

 香只是哭,泪水透了枕头。

 李瑞龙毕竟年幼,难以理解香此刻复杂而又伤感的心情。

 他以为自己那些伦行为伤害了香,悔恨不已,说自己不是人,说今后再也不那样对她了。

 香一听,哭得更加伤心。

 李瑞龙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最好只好说:“姨妈,你这么伤心,都是我不好,我…我明天就去北京打工吧,谢谢你这五年对我的照顾,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然后他转身擦着眼泪慢慢望堂屋走。

 香忽然从上爬起来,从后面紧紧抱住李瑞龙。

 李瑞龙一瞬间全明白了,转身将姨母抱在怀中,四片嘴自然粘合在一起,香张开了嘴,两条舌头便贴在一起,开始两个舌头都不知道怎么运动,但很快就搅在一处。

 李瑞龙没想到接吻的感觉这么好,他‮劲使‬把舌头全伸进香的嘴里,又把香舌头上的体都过来。

 他爱香的一切,他觉得她的唾无比香醇,他几乎像喝酒一样醉了,恍惚着伸手解香的衣服。

 香一把止住了他的手道:“要死了你,怎么敢解你姨妈的衣服!”李瑞龙吓得感觉缩回手,连声道歉。

 他忽然又不明白香了,睁大眼睛迟疑地望着这个刚才还和她热烈‮吻舌‬的美丽可爱的女子。

 香嗔笑着说道:“你晚上等我睡着了再这样!”  M.puTaOxS.CoM
上章 瑞龙和舂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