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瑞龙和舂香 下章
第五章
那天晚上香的房门果然是虚掩着的。

 李瑞龙喜滋滋地溜进去,见姨母侧向窗内睡着,短遮着丰,上面是苗条却结实的背,下面着光洁细长的腿。

 李瑞龙老实不客气地轻轻褪下她的衩,从脚下取下来拿到面前仔细闻。

 他听见光着股的姨妈轻轻动了一下,似乎还轻声笑了,但还是保持着睡姿。

 李瑞龙放下她的衩,趴‮身下‬体借着白净的月光,仔细观看香的股和股沟里的部,还没有来得及触摸他的‮体下‬就肿的要命,便麻利地光,从身后紧紧抱住姨母,在她的边蹭来蹭去,直到香的水儿溢出来,才小心翼翼地像往常那样进去了一小点儿。

 他摸着香的房,开心地说:“姨妈,我爱你!”

 可是香还是一动不动。

 李瑞龙边淘气地伸手掏她的腋窝,香受不了了,扑哧一声笑了。

 “我知道你从来都是装睡!”李瑞龙笑道。

 他紧抱自己无比喜悦的女人,心花怒放,但还是没有敢直接深深入她的姨母。

 “你瞎说!我睡觉从来都很死,没想到我…我养了一条小狼。”香笑着说。

 二人调笑了许久,李瑞龙感觉香的‮体下‬漉漉的一片,像泛滥的江河,濡了两岸的萋萋芳草,便想入,但觉得从侧后入不如正面,便翻身香身上,硬硬的顶在动口,然后望着香。

 香娇羞无限,闭上眼睛抱紧了在她身上的外甥。

 这时他就顺滑地进入了她的‮体身‬,享受从未有过的欢乐。

 “噢,我好舒服啊,姨妈,我的好姨妈。”他被这样剧烈又热烈的畅包裹着,头脑昏昏沉沉的只顾出。

 而她被鼓摩挲得如同腾云驾雾,也迷糊糊地说:“瑞龙,姨妈好舒服,你真好!真好!”她又感到被外甥很羞,但这样的羞竟使得她的更为发,快更为强烈逾越。

 和上次被麻子污完全不同,这次的快让她舒心畅,而那次只有极度的痛苦;而两者相似的是:她都想到了死。

 那次她痛苦得要死,而这次她因为过度的欢乐简直想死了。

 李瑞龙很快就了,道了足足跳动了十几秒,才缓缓停止。

 香这时忽然醒悟,慌忙说:“你不能在里面,我会怀孕的。”但已经太迟了。

 她感觉李瑞龙的从她的道口出来,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李瑞龙也觉得不妥,紧张地望着他姨妈,张口刚想说声道歉,嘴就被香的嘴堵住。

 他们紧紧抱在一起,一会儿在瑞龙身上,一会儿瑞龙香身上。

 香也想开了,怀孕就怀孕吧,那一刻望控制了一切,他们两个不知疲倦地反复,使用了好几种姿势,最后累得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香醒来,发现自己赤着‮子身‬和光着‮子身‬的外甥抱在一起,屋子里弥漫着汗味和味。

 她开始以为自己做了一个梦,但很快意识到那时真的,她和外甥做完疯狂了半个晚上,李瑞龙在她的体内至少了5次。

 她吓得浑身颤抖,赶紧起来洗干净了‮体身‬,擦好了铺。

 她不好意思叫醒李瑞龙,给他披上单,然后到厨房做早饭、洗衣。

 过了许久李瑞龙还是不醒,她生怕来人瞧见,只好推醒了还在梦里和的李瑞龙。

 从此他们偷摸地过起了夫生活,在外人面前还是姨娘和外甥,但没人的时候俨然一对恩爱夫,彼此都感觉生活在一起非常幸福。

 但这样的幸福注定是短暂的,因为他们不能结婚。

 李瑞龙很快就要走了,而香也要出嫁,她未来的娘家人都来过她家好几次了。

 香因此和李瑞龙的时候,总是叮嘱不要再在她的体内

 他们不好意思到镇上买‮孕避‬用品。

 香侥幸地认为那一次她不会怀孕,两年前她被麻子污也了好几次,却没有怀孕。

 李瑞龙想在姨妈道里,一是在里面非常舒服,二是他觉得如果香怀孕的话,很可能就给他做老婆了。

 但他始终没有这么做,他太喜欢她了,不愿丝毫伤害她,因此让香非常感动,晚上睡在他怀里的时候,真希望今后天天这样。

 可是体外并不‮全安‬,或者是那晚疯狂的结果,香惊恐地发现自己平时特别规律的月经没有来,等了一个多星期也还没有。

 她慌忙和李瑞龙商议,二人悄悄出门到镇上的卫生院检查,香果然怀孕了。

 回家后二人发生了争执。

 李瑞龙希望香生下孩子,两个人出门打工做夫

 香坚决不同意,告诉他近亲生育的危险,有可能是个畸胎。

 再说她绝对不会做他的子,让李瑞龙死了这份心。

 李瑞龙拗不过他,只好同意,二人又到卫生院打胎。

 香卧休息了几天后,恢复了体力。

 她想明白了,这样下去实在太危险,不能被望毁掉他们两个人。

 她早就听说村人说他们二人的闲话,现在这闲话变成真的,还作孽怀上了外甥的孩子,她感到负罪累累,不堪重负。

 一天下午,她对李瑞龙严肃地说:“瑞龙,你明天就出门打工吧。你不能再在我这里了。”

 李瑞龙恳求了姨娘许多次,无奈香心意已决,只得作罢。

 李瑞龙着眼泪跪在香面前,感谢她五年来的养育大恩“姨妈,等我在外面混出个人样,一定寄钱孝敬您!”

 香也舍不得,泪如雨下,她平静之后对李瑞龙说:“姨妈不要你的钱。但你要听我一句话:你富贵了不要忘本不要猖狂,要是贫穷不顺利也不要自暴自弃。还有一句,你到外面不要跟坏人混,更不要做任何犯法的事情。说真的,我很不放心你,但你长大了,今后的路你自己走,姨妈帮不了你了。”

 李瑞龙点头答应,起身收拾东西,准备明早动身。

 香把家里所有的钱,也只有不到200块都给了李瑞龙。

 李瑞龙推辞不掉,只得收下。

 ----

 忽然有人在院外急急地敲门,但砸门的声音并不大。

 香跑出去开门,却见好友纪兰满脸惊慌地闯了进来。

 纪兰嫁在邻村,和纪香从小要好,后来也是小学、中学同学。

 香一时疑惑呆住,纪兰闩了院门,拉着香就往房间走。

 “香,你和瑞龙赶紧跑吧,‮安公‬局很快要来抓你们了。”原来纪麻子的儿子在镇卫生院看见李瑞龙带着产。

 纪小麻子因为他爸强一案名声扫地,深恨香导致他爸被当众决。

 他早就听说香和她的外甥伦,只是没有真凭实据,现在抓到把柄,就跑到乡派出所报案,说有人伦。

 乡派出所不愿审理这样的小案件,大案子一堆还忙不过来呢。

 小麻子又跑到县‮安公‬局报案,县‮安公‬局便把皮球踢回乡里,打电话叫所长抓一下,省得小麻子老来麻烦。

 乡派出所以为是县‮安公‬局督办的大案,便准备立案审查,如果罪名成立,香和李瑞龙不仅名声扫地,而且都要蹲上几年大牢。

 幸好小麻子喜欢喝酒吹牛,被纪兰的丈夫听见了,他知道纪兰和香是好朋友,同情香和李瑞龙,赶忙让纪兰前来报信。

 香和李瑞龙一听,都惊呆了。

 “没有的事啊…”香支支吾吾地说,脸羞得通红,满头大汗淋漓。

 纪兰一看就明白了,说:“香,你不要说了,赶紧走吧,迟了被他们抓住,你们两个是抵赖不掉的。”

 “我们、我们往哪里逃啊?”香急得哭了。

 “姨妈,你跟我去北京吧。”李瑞龙忽然喜出望外,努力抑制住此刻很不妥当地想开怀大笑。

 “都快5点了,还有车子进城到火车站吗?”香没有办法,只好如此了。

 “你们赶紧收拾东西,越快越好,然后出了村向北走3里路,在马路边等,张大勇今晚要去县城运货,正好送你们去,我走了,等会儿见,你们一定要快!”张大勇是纪兰的丈夫,开拖拉机跑运输。

 纪兰说完,转身就走了。

 香呆呆发愣,忽然看见抑制不住笑的李瑞龙,气得她动手打了他一个响亮却一点也不疼的耳光,然后收拾衣服。

 他们慌慌张张,顾不得家里还有几只和一口猪,只拿了些四季衣服在包袱里面,然后兵分两路,从不同方向仓惶逃窜,在马路边汇合,而纪兰夫赶在他们之前就到了。

 张大勇在前面驾驶,李瑞龙纪香和纪兰坐在后面敞口车厢里。

 纪香面对纪兰,很不好意思,作出如此伦的事情,让她满脸通红,深恨自己没有能够控制住

 第一次李瑞龙溜进来是她大意,忘记关紧房门了,但她一被李瑞龙‮摸抚‬就醒了。

 她思想斗争了许久,终于斗不过那种被异‮抚爱‬的欢乐,一步步越陷越深,最后无法自拔不可收拾。

 纪兰看着这两个人,觉得他们要不是外甥和姨母,倒是非常般配的一对。

 她早听说也看见过李瑞龙对纪香非常好,没料到他们居然伦了。

 纪兰看见香很尴尬,就安慰她,问她的打算。

 香说现在只好去大城市打工了,反正家里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她们俩说了一会儿话,20里外的县城就到了。

 张大勇跳下拖拉机,跑进去给他们买了两张傍晚到省城的火车票,在那里可以坐火车去北京或是‮海上‬、南京。

 纪兰香一纸包钞票,有300多块。

 纪兰说他们搞运输这几年挣了不少钱,这几百块不算什么。

 香感激地不知说什么才好。

 纪兰对李瑞龙说:“李瑞龙,你姨妈这些年抚养你很不容易,今后她全靠你了,你要是对不起她,天上打雷劈死你!”  M.puTaOxS.CoM
上章 瑞龙和舂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