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瑞龙和舂香 下章
第六章
李纪二人上了火车才稍稍心定,仍然害怕被抓,看见一个乘警吓得发抖。

 那乘警怀疑地看了他们几眼,觉得二人不像坏人从自顾走开。

 到了省城,他们买了第二天大早去北京的火车票,在候车室蹲了一宿。

 香忽然间背井离乡,没有思想准备,很伤感,晚上什么东西都吃不下。

 李瑞龙本来孤零零地出门漂泊很难过,现在有了心爱的伴侣,开心地也不想吃东西。

 他搂住香,好言劝慰她:“姨妈,你不要哭了,今后我会对你很好,每天都不让你伤心。”

 “你终于得逞了,唉,都怪我自己不好!”“可不是吗,呵呵。姨妈,我做梦都没想到,我们…我们居然真的生活在一起了。”李瑞龙笑道。

 “你想得美,我跟你出来一起打工,可不是给你坐老婆的。”香嗔道,但心里明白,要想离开李瑞龙,只怕自己首先要哭死。

 李瑞龙亲了香的脸颊一下,在她的耳边轻声说:“你现在就是我的老婆了,谁也抢不走,我的好姨妈!你要是还不肯做我的太太,我现在就跳到铁轨上让火车死算了。”

 香靠在李瑞龙的膛上,紧紧抱住他说:“你瞎说什么!我愿意的,只是我比你大这么多岁,我…我很快就要老了,那时你会嫌弃我的。”

 “怎么会呢!”李瑞龙又是赌毒咒又是发毒誓。

 “瑞龙,我相信你,不要死啊活啊的。今后你要是后悔了就跟我说,我不会拦着你找别人,只是千万莫要欺骗你的姨妈!”

 “姨妈,我答应你,我绝对不会欺骗你的。”

 香愉快而幸福地笑了,却缓缓‮头摇‬,叹道:“我自然相信现在的你,但今后会怎样,谁也不知道,但愿你别忘记我们今晚说的话。再有,你今后不能再叫我姨妈了,让别人听见不好。”

 “那我叫你什么?”

 “叫我的名字。”

 “香?”

 “嗯。”李瑞龙从来没有当面叫过她香,感觉很不适应,但确实不能再叫她姨妈了。

 他想了想,小声说:“姨妈,我真的不敢今后老是直呼你的名字,并且我们都是逃犯,真名我们就不要再用了。你重新给自己取个名字吧。”

 “好主意,我今后就叫…就叫赵晓虹,彩虹的虹怎么样?”香道。

 “好名字,你给我也取个名字吧。”李瑞龙说。

 “好,你叫沈天明吧。”

 他们到了北京后,香找了一份餐馆服务员的工作,而李瑞龙成为某‮校高‬建筑工地的工人。

 他们在街头专门制造假‮件证‬的不法商贩那里,弄来两张‮份身‬证,上面的名字是赵晓虹,沈天明,生日和住址都是假冒。

 二人租了一间小屋,开始了北京生活。

 ----

 他们的生活比较艰辛,收入都很低,勉强维持开支,几乎没有节余。

 香苦惯了,觉得这里的生活比在农村强多了。

 她下午和晚上去餐馆上班,中间跑回来做饭,等李瑞龙回来一起吃,然后再去餐馆,深夜都是李瑞龙来接。

 李瑞龙早上走后,她有几个小时空闲,便到附近的书店看书,然后上班。

 李瑞龙的工作要辛苦许多,劳动高强度而薪水很低,比在农村还要苦,他没干多久就有点受不了了。

 但和香在一起,他感到非常幸福,香温柔体贴,家务都包了。

 他们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地爱,几乎每晚都做。

 李瑞龙特别喜欢在和香做时,叫她姨妈,甚至叫她妈妈。

 他说香和他妈妈很像,他小时候就非常喜欢他妈妈,痛恨他的爸爸。

 香说:“原来你有恋母情结啊!我可不是你妈妈。”

 但香也喜欢李瑞龙她的时,姨妈、妈妈的叫,她更喜欢李瑞龙精力旺盛,总是想方设法让她在做过程中也得到很大的快乐。

 李瑞龙喜欢香丰盈的美,多半时候采取后入式,在她的股和‮腿大‬上,就像走进快乐的天堂。

 香的身材很好,股丰得恰到好处,还有纤细的肢和长腿,让李瑞龙一看见她的背影,就忍不住要扑上去大干一番,他们的做已经不限制在第,椅子凳子餐桌等处,都成为他们热火朝天的战场。

 二人在北京还未立足,因此采取‮孕避‬措施,香没有怀孕。

 但香的美貌也引来了麻烦。

 她时常被顾客或者厨师言语调戏,甚至有人乘她不备揩油。

 香不是泼辣刁蛮的女,初来北京不敢声张,只好忍了,也没有对李瑞龙说,只是深夜李瑞龙睡着了之后,她暗自哭泣。

 但那些家伙越来越嚣张,认为香好欺负,有个厨师甚至公开调戏香。

 香没理他,狗的变本加厉,老是纠不清,但也没能把她怎么样。

 有一天一个街头混混在香服务的餐馆吃饭,发现这个服务员美貌清纯气质上佳,调戏了几句,觉得很难弄上手,便回去告诉了他的老大宋茂华,人称宋老二,是这一带跺一脚整个区都摇三晃的人物。

 宋老二跑来看了,称赞不已,发誓怎么也要跟这女人睡一晚上。

 他派人掌握、打探香所有的行踪和信息。

 一个多月后,香在书店看完书,刚刚步出书店准备去上班,被两个混混拦住了。

 一个混混客客气气地说:“赵‮姐小‬,我们老板在京都大酒店请你吃顿便餐。”

 香吃了一惊,道:“你们老板是谁?”

 另一个混混恭恭敬敬地递上名片,一大串头衔底下,是宋茂华董事,不知什么来头,自己也不认识,但看他们气派不小,不敢随意拒绝,便说上班的时间快到了。

 那混混说:“赵‮姐小‬不必担心,我们老板已经给你的老板程有德打过招呼了,你今天不用上班,工资一分不少,你就放心吧。”

 因为京都大酒店在此不远,两个街区就到,香便跟着两个对她十分礼貌客气的混混去了,走进最豪华的翡翠包间,里面宽敞气派,水晶吊灯灯火辉煌。

 宋茂华40岁上下,中等身材眼睛炯炯有神。

 他一摆手像赶蚊子一样撵走了两个跟来的混混,亲自开瓶给香倒酒,热情招呼她,说若是嫌酒菜不入眼,就全都撤换掉让香自己来点。

 香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豪华丰盛的宴席,忙说这很好,不知道为什么请她来吃饭。

 香心里自然明白,这个客客气气的宋老板,一准是个狼,但她惹不起,只好陪着笑脸喝了一点酒,迟了点菜,跟宋老板闲聊了好一会儿,然后委婉地说她要走了。

 宋老板说莫慌,我有些见面礼相送,然后你再走不迟。

 香接过一看,竟然是她最近跟李瑞龙逛店喜欢却买不起的衣服、首饰,以及看过的一些书籍,顿时明白宋老板对她下了功夫了,心情顿时七上八下,有心拒绝却有些不敢,但又不想收,最后说:“宋老板,非常感谢,但我又没给你做什么事,不好收你的东西,不是我要推。”

 宋老板说:“这点小意思,赵‮姐小‬嫌弃不收也罢。”说完又递过去一个大信封,里面全是崭新的连号钞票,少说也有2000块。

 “宋老板,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姐小‬,我宋茂华不喜欢拐弯抹角,我就对你直说。我还从来没有被一个女人搞得心神不定,这是平生第一次。我在饭店订了房间,只要你陪我一个下午,这些钱都是你的。你要是嫌少,就说个价。我不会亏待你,今后你要有什么难处,只管跟我开口。你要知道,我在这个地方,从来都是女人求我上,我还没有这样对哪个女人这么客气过。”

 香吓坏了,她可不愿出卖自己的‮体身‬,却也不敢得罪宋老板,只是连声哀求道:“宋老板,我已经结婚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比我好看的女人多的是。”

 宋老板摆手道:“赵‮姐小‬,我从来不动,尤其对你这样的女人。你要是不愿意,你现在就可以走了。但你要想清楚,千万别后悔。”  m.PUtAoXs.cOm
上章 瑞龙和舂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