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瑞龙和舂香 下章
第九章
李瑞龙跟着那人下了车,在天桥上交谈了许久,那人便知道了李瑞龙许多底细。

 中年大汉约李瑞龙第二天到郊外喝酒,给他一个地址还有些路费。

 李瑞龙不知端详,第二天赴约,跟那中年大汉谈得很愉快,那人就带他到一处僻静的山庄,李瑞龙居然见到前一天那个非要拿他到‮安公‬局的家伙。

 中年大汉说他观察李瑞龙好一阵子了,问李瑞龙愿不愿意跟他干?李瑞龙如坠云雾摸不着头脑。

 那个“失主”便告诉他中年大汉绰号“黒五爷”他们都是一伙的,想拉李瑞龙入伙。

 李瑞龙问:“你们做什么?”

 黒五爷道:“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但赚钱很多,就是极其危险,你愿不愿意?”

 李瑞龙把心一横,说:“只要钱多,做什么都行!”他受够贫穷艰苦,现在让他冒着杀头的危险贩毒都行。

 黒五爷说很好!这伙人都不用真名,彼此只知道绰号,什么“蝙蝠”、“铁牛”、“小张飞”“黄天霸”李瑞龙便给自己取名“武松”

 黒五爷给了李瑞龙2000块钱,然后叫手下“黑猫”带着李瑞龙,到远郊没人的山脚下,熟悉支,训练法。

 李瑞龙胆战心惊,知道这是一伙亡命徒,要去做大案,但他急于挣大钱,巴不得这样的机会。

 他侥幸地想,要是得手一回弄上几万,他就不干了,跟香做个小生意,或者开个饭店。

 他发现黒五爷和手下人十几个,全部挥金如土拼命享乐。

 那黒五爷很讲义气,对李瑞龙很不错,除了给钱,还带他到京城的高档‮乐娱‬场所,李瑞龙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女,而且是档次很高的女。

 李瑞龙之前只和香做过,现在第一次和,‮奋兴‬又恐惧,内疚又激动,趴在那丽的女人身上,滋味果然和很不一样。

 那女很会合奉承,叫,但李瑞龙的新鲜劲一过,还是觉得和感觉更好,那女的一套是很舒服,但他感觉无论叫还是逢都很假,只是为了挣钱,根本不像香和他做时,对他情深意重。

 那女还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妖气和江湖气,并且勒令李瑞龙戴套。

 一次他和黒五爷闲聊时说到女,就把心里想的和盘托出。

 黒五爷笑道:“那个女档次不高,你当然不满意。我们下次去更好的地方,那里有女大学生。我上次玩了一个北大的女生,很不错!”

 听得李瑞龙的心的,也想玩玩大学女生。

 黑猫说:“你听说没有,有个北外的女孩子,为了挣钱多,跟两个黑人搞了一个晚上,最后居然被搞死了!”这伙人哄堂大笑。

 黒五爷道:“北京最好的‮乐娱‬场所叫天上人间,那里不仅有女大学生,还有模特和演员,可惜最近听说‮安公‬局在那里抓人,我不敢带你去,今后有机会吧。”

 “蝙蝠”道:“五爷,李瑞龙这小子福,我见过他老婆,很漂亮!”

 李瑞龙一惊,望着黒五爷问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黒五爷道:“你不要怕,我们哥们都是生死弟兄,特别义气,不会为难你的老婆,要找女人会另想办法。
我们有一次在汽车上撞见你偷东西,之后对你跟踪了一个多月,打探了你的许多情况,才敢招你入伙。你是不是想杀一个叫作宋老二的家伙?”

 李瑞龙说是的。

 他恨死了宋老二,却不知道那鸟人什么来头,怎么这么牛叉。

 黒五爷告诉他宋老二本是个地痞,因为组织人专门对付拆迁的钉子户而发财起家,收买腐蚀干部,承包转包各种工程,是北京那个区的头号恶霸,无人敢管,他没强香就不错了,香就是被宋老二杀了,估计都没事。

 “女人嘛,就是身上的衣服,被别人搞两下没什么,还是你的。钱最重要!有了钱,你小子什么样的女人玩不到?仇就别报了,挣钱才是真的。”

 蝙蝠道:“怪就怪你小子这么穷,却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连我看了都直口水,要不是拉你入伙,我和黒五爷也会想办法你的老婆。妈的,你小子赶紧说说,晚上是怎么跟你老婆做得,你狗巴可真他妈的舒服啊!”李瑞龙不愿别人议论香,叉开话题说:“五爷,我们做究竟什么生意挣钱?”

 “抢‮行银‬!”黒五爷道。

 黒五爷他们已经做了好几桩惊天大案,人手不够招兵买马。

 他们最近踩好了点,打算第二天上午出发。

 黒五爷对李瑞龙说:“我们的规矩,抢来的钱我得一半,因为我有这么多开支,另外一半由跟我去做的人平分。”黒五爷胆大精细,每次都亲赴作案现场。

 手下都是很讲江湖义气的亡命徒,身上都揣着氰化物,若是被抓立刻‮杀自‬,因为全都身负命案,抓住就得被拉去打靶。

 那天晚上李瑞龙睡不着。

 他搂着香一动不动,怕弄醒了睡的爱侣。

 李瑞龙知道这次行动非常危险,有可能在和经警的战中丧生,或者被‮察警‬追捕。

 但他侥幸地想,黒五爷一伙抢劫了好几次没有失手,经验老到,这次多半能够成功。

 得手之后他肯定不会像他们那样尽情挥霍,没多久又要打劫,这样总有一天会完蛋。

 他要搞上一大笔钱,然后立刻带着香远走高飞。

 他对香轻声说:“我的好姨妈,要是明天我死了,就算为报答你而死吧。”

 他又刺入香的‮体身‬,缓慢轻柔地起来,嘴里不停地说:“我爱你,姨妈!我的好姨妈!”

 香似睡似醒地被他弄得非常愉快,趴‮身下‬体微微撅起部方便李瑞龙。

 香小声呻起来,又好像在梦呓,直到李瑞龙一腔浓都飞进雨的香的‮心花‬。

 第二天早上,他等香习惯性地出门到书店看书然后上班,偷偷溜回家给她写了一封‮信短‬,放在桌子上,里面还有5000块黒五爷预付的钱。

 他让香等她三天,如果不回来就自己离开这里,他大概永远也回不来了。

 他已经把香的工商‮行银‬帐号给了黒五爷。

 黒五爷说他每次都收集这些信息,万一在战中丧生,他会把那部分钱转给死者的家属,如果没死,就把纸条送还。

 黒五爷手下好几个都是无家无口烂命一条,跟着五爷活一天就逍遥一天,死了都自愿把自己那份和同伙平分。

 他们都说五爷极其义气,为兄弟两肋刀,他们才给五爷卖命。

 ----

 黒五爷带着他和另外三个家伙,开着他的三排座大车到了一个荒郊,那里有两个手下接应,早抢了一辆车子。

 他们把吓得半死的司机拖出来,叫李瑞龙下手杀。

 李瑞龙第一次杀人,非常紧张害怕,但事到如今,开弓哪有回头箭,不杀这个司机,自己只怕当场要被黒五爷打死。

 黒五爷看上去一团和气,非常义气,但李瑞龙感到此人杀气浓郁。

 他的手哆嗦了一下,把心一横,一打烂了那个倒霉司机的脑袋。

 蝙蝠和小张飞早挖了一个大坑,埋了那具尸体。

 黒五爷拍拍李瑞龙的肩膀道:“好样的,五爷我没看错你,够狠!做男人就得狠。”黒五爷把自己的车交给那两个劫车的,吩咐就在这附近等他们回来。

 他们上了抢劫的车子,开到下午4、5点,到了河南河北界的一个县城火车站储蓄所附近,等了一个多小时,运钞车终于来了。

 这是运钞车当天经过的最后一个储蓄所。

 根据惯例,押运员小张跳下车戒备,司机小王则按了几下喇叭。

 大概1分钟后,储蓄所主任和一个女出纳各提着1个钱箱走向运钞车。

 小张和这两个人很,聊了几句。

 小王坐在驾驶室里,等着钱箱送到,他就开车。

 距离七八米,押送车也停了下来。

 这个县城是个小地方,建国以后从没有出过抢‮行银‬事件,大家的警惕都很低。

 2名押运员没有按规定下车持戒备,而是坐在后车厢里抽烟、吹牛。

 就在这时,黒五爷架着车突然高速驶来,然后一个急转弯,横着拦在运钞车前方半米处。

 司机小王有些不满,伸头对外喊道:“差点就撞上了,怎么开的车?”话音未落,四个强壮的男人,都穿着彩服,带着黑色墨镜和白手套,迅速跳下了车,举着两支56式冲锋和两把半自动步,只有黒五爷没有下车,手提冲锋警戒,同时随时准备开车逃跑。

 走在最前面的是蝙蝠,对准司机小王就是一梭子。

 哒哒哒,‮弹子‬穿透不防弹的玻璃,小王顿时脑浆飞溅,当场被打死,尸体摔出车外。

 在小王中弹的同时,车门外的小张震惊之下,慌忙打开手套,拔出54式手

 他是个退伍军人,受过手击的训练,1击中蝙蝠的脸,蝙蝠顿时满脸是血,扔掉倒在地上嚎叫。

 小张立即对蝙蝠身后此时站在最前面的李瑞龙,开了一,‮弹子‬擦着李瑞龙的头皮飞过,再低一寸只怕李瑞龙就再也见不到香了。

 李瑞龙登时吓懵了,身后的黑猫赶紧开打倒了小张,而“黄天霸”破口大骂:“武松,你狗的吓傻啦!赶紧开啊!”李瑞龙如梦方醒,和蝙蝠一起对准后面的押运车连续开,将前车窗打碎。

 本来应该下车的押运员,都在后车厢里躲过了‮弹子‬,只是皮略有擦伤,吓得半死。

 他们迅速跳下车,倚靠车子掩护向劫匪还击。

 而黄天霸朝着2个‮行银‬职员开了,走在前面的女出纳腿部中弹,呀的一声倒在地上,钱箱摔得老远。

 走在后面的主任头部被‮弹子‬擦伤,头皮破了一块,见势不妙,急忙扔掉手中的钱箱,拖着女出纳就向储蓄所内跑去。

 女出纳腿部受伤拖不动。

 情急之下,储蓄所主任将受伤的女出纳像小孩一样夹在腋下,抱着就跑。

 见‮行银‬职员逃走,冲锋歹徒也没有继续补,三人围攻两个只有手的押运员,很快将他俩也打倒,一个当场死亡,另外一个重伤,只好装死。

 黑猫给躺在地上还没断气的小张补了两,黄天霸跑去检查两个被打倒的押运员。

 这时黒五爷跳下车,不慌不忙地将主任和女出纳丢下的2个钱箱拎起,送回车子。

 随后,他招呼李瑞龙走进运钞车,一人拎起两个钱箱。

 同时喊黑猫也上来,带走了另外两个钱箱。

 他们将一共8个钱箱弄进车后,黒五爷有招呼黄天霸将重伤的蝙蝠抬进车里,黑猫捡起蝙蝠的冲锋,他们准备逃走。

 这个县城是个小地方,几辈子也没见过这种大事。

 在战的同时,有大量不知死活的群众纷纷赶来看热闹,人了公路。

 黒五爷拿将‮子身‬伸出车窗外,朝天上开了1,大吼:“滚开?快滚?不然打死你们。”围观群众一哄而散,黒五爷驾车飞速离开。  M.puTA oxS.CoM
上章 瑞龙和舂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