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瑞龙和舂香 下章
第十章
他们连夜开往黒五爷留下车子的荒郊野外。

 蝙蝠满脸是血,脸颊被‮弹子‬打穿,躺在后排座位下面,哼哼了一会儿就昏死过去。

 黒五爷没开多久,到了一处荒山。

 他知道留着重伤的蝙蝠非常危险,吩咐李瑞龙、黑猫和黄天霸赶紧挖坑。

 黒五爷仔细,很有经验,所有用得着的工具都随身带着。

 李瑞龙挖好坑后,小声地说:“蝙蝠的伤不致命。”

 旁边黑猫道:“可是谁敢带他去医院?一看就是伤,医生一报警我们就全完了。而蝙蝠不去医院,恐怕活不到明天早上。”黒五爷对着昏不醒的蝙蝠开了一,打碎了蝙蝠后脑。

 黑猫和李瑞龙把死尸拖进大坑埋掉。

 凌晨时分,四人来到五爷车子附近,见到等候在那里的两个人。

 他们来不及清点钱财,将8个钱箱扔进黒五的大车,将抢来的车推进附近的水塘,然后飞速赶回黒五的郊外别墅。

 这次行动一共抢来240万,黒五爷得了一半,他拿出自己的10万赏给劫车的两个匪徒,剩下的120万,由李瑞龙、黑猫、黄天霸平分。

 蝙蝠没有亲属可以转钱。

 五爷把李瑞龙给他的写有‮行银‬帐号的小纸片,用打火机点燃烧了。

 李瑞龙将自己得到的将近40万,装进早已准备好的手提箱里。

 他和黑猫、黄天霸一样,丢弃里绝大部分零钱,只揣了少数一些低于10块钱的纸币在身上打车,离开黒五爷家。

 黒五爷和他的手下也四散离去,等风声过去再聚集,再去作案。

 黒五爷平常住在城里,开车带着李瑞龙等人,到了城郊,放他们下来自己开车走了。

 李瑞龙慌忙叫了一辆出租,直奔他和香的住所,赶到那里已是他离开的第二天傍晚。

 他下了出租付了钱,远远望见香站在租户院子门口,焦急地望着远处,看见李瑞龙便喜极而泣。

 香刚想问李瑞龙去哪里了,李瑞龙朝她使了一个眼色,她就没有说话。

 她也猜出来,李瑞龙肯定去犯罪了,心脏砰砰跳,跟着快步进屋的李瑞龙走进去,死死关上房门。

 “你去哪儿了?我昨天一晚上都没有睡觉!”

 李瑞龙回头发现香一脸憔悴,嘴都开裂了,眼角都是血丝,满脸隐隐都是泪痕。

 他自然不敢实情相告,只是紧紧抱着香,亲吻她的嘴,两个人的心脏都砰砰跳了很久,一句话也没有说。

 李瑞龙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准备好了说辞,现在想想也只能这样说。

 正开口,香道:“自从我看见你那张纸条,我一口饭也吃不下,一口水也不想喝。要是再也见不到你,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还能活下去!”

 “姨妈,对不起,我再也不让你担心了。我们…我们走吧,今晚就走!”

 “我们走哪去?你究竟干什么去了?”

 李瑞龙二话不说,打开手提箱,里面全是10元以上的钞票,以百元居多。

 “你…你做什么了?”香吓得浑身筛糠一样发抖。

 李瑞龙说他和一伙人打劫了一个贪官。

 这家伙只是个处长,家里居然有几百万现钞。

 香将信将疑,问道:“你,你没有杀人吧?!”

 “没有,没有,我怎么敢杀人呢!那个小处长见了我们,吓得子,把钱都给了我们,只求饶他一命,被我们捆成了粽子,底下。”

 “没杀人就好,但你到人家抢劫,抓住大概也会毙!”

 “所以我们快走,现在就走!姨妈,你想想这家伙是个处长,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在家里?肯定都是贪污来的,抢劫这家伙是替天行道!”李瑞龙说的振振有词。

 香满腹狐疑,一时没有了主意,想了好几分钟道:“瑞龙,我知道你想让我过好日子,但你不能去犯罪。我跟你在北京一直都很开心,过得再穷我也不觉得苦。你这样做,会害了你,要是你被抓走了,今后你叫我怎么活啊!”香泪如雨下。

 李瑞龙道:“姨妈,我知道我做错了,不该这样铤而走险。但事已至此,没有办法挽回,你必需立刻拿个主意。第一,你可以去‮安公‬局告发我,我在这里束手就擒,绝不逃跑。第二,你我各分一半钱,或者你愿意拿多少就多少,一分钱不留给我也成,然后我们各过各的。第三,你跟我到‮海上‬去,我们用这些钱,开个饭店或者做个生意。姨妈,你随便选择哪一条,我都绝对听从你!”

 ----

 香道:“我早就决定不管生死,都和你在一起。即使你是个杀人犯,大不了我们一起被毙。但瑞龙,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不然你就拿着你的钱快走,永远也不要再来找我!”

 “什么事情?不管是什么,我都答应你。要是不能和你生活在一起,我要这些钱又有什么用!”

 “瑞龙,你答应姨妈,今后不要再去犯罪。你要再做这样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过了。”

 “好!我都听你的。”

 “那好,我们也不要急着晚上走,明天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再去‮海上‬,否则被人怀疑。另外我们带这么多钱在路上,不‮全安‬也不方便。”那时北京的正式工人的月薪,也就300- 500块,40万大概相当于现在4- 5百万。

 晚上二人抱在一起许久不说话。

 香想问李瑞龙究竟做了什么,但她不愿也不敢知道实情,就自己欺骗自己说那些贪官该杀该抢。

 李瑞龙非常后怕,担心自己被‮察警‬抓住毙,不住浑身颤抖。

 香安慰他说:“事情已经做了,你害怕也没有用,大不了我陪你去死,你被抓住时就说我是你的同伙,我们死在一起。”

 她‮摸抚‬李瑞龙结实的‮体身‬,肌非常强健,先是‮慰抚‬他,摸着摸着香便来了,把手伸进李瑞龙的衩,一把攥住物,平常晚上那里大多硬邦邦的,今天软绵绵的。

 香抚弄良久,也没有多大起,不微微笑道:“瑞龙,你怎么吓得痿了?今后我怎么办啊?”

 李瑞龙正在胡思想,连香用手套弄他的都没有感觉到,听她这么一说,翻身便香身上,吻了她一会儿,‮体下‬暴起来,褪下香的子,一柄尘尽入牡丹‮心花‬,恣意起来。

 香便觉‮体下‬舒畅充实,双腿住李瑞龙的,一味纠动,道壁被李瑞龙的巴磨得酥麻欢乐,哼哼唧唧地说:“瑞龙,我好舒服,你得我好舒服。”

 李瑞龙听见,精神暴涨,在香肥厚的里面翻江倒海,不住地说:“姨妈,我你的真舒服,姨妈,你的小真好!”“我是你的老婆香,再也不是你的姨妈了!我多么喜欢你我的啊!”“香,你永远是我的姨妈,你也是我的亲妈…”李瑞龙想起自己13岁那年生病发烧,香整天照顾他,把他当成了儿子,晚上累了就睡在李瑞龙的上。

 半夜李瑞龙醒来,高烧退了,看见美丽的姨娘睡在身边,心里非常感激,觉得她比妈妈还要好。

 李瑞龙的妈妈对他也很好,但脾气急生活不顺心,常常大声责备儿子,甚至动手打过他。

 而香脾气很好,极少骂他,李瑞龙仅仅跟她生活了一年,就对她的感情不亚于自己的妈妈。

 但李瑞龙同时又有恋母情结,现在把这种情结转移到香身上,乘着睡,竟然伸出小手,在被窝里轻轻摸了香的房和‮体下‬,亲了一下香的脸颊,没有敢吻她的嘴

 他很想伸进香的子里面,但始终不敢,只是意他和香做了夫,天天跟她

 想不到自己少年时代做的梦,居然变成了现实,李瑞龙想起这些,更加勇猛地在香的‮体身‬里面折腾。

 而香想起李瑞龙才到她家时,脏兮兮的浑身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她给他一澡盆温水让外甥洗。

 但李瑞龙还小,根本洗不干净,香只好给他擦背洗身,洗着洗着,李瑞龙的小忽然翘得老高,让香的脸都红了。

 没想到当年的小现在深深在她的里面,猛然间像机‮弹子‬一样香的子,将她‮体身‬内部所有的快都爆炸了,香抱着李瑞龙浑身颤抖了许久。

 第二天香先去饭店辞职,说很长时间没有回家,她和丈夫准备返乡,今后不一定还到这里打工。

 老板程有德打过香的主意,却发现香软硬不吃,给多少钱她也婉言拒绝,也不得罪他,程有德不敢也没有机会强迫香,只是乘机摸过香几次。

 香寄人篱下不敢造次,很有礼貌地警告甚至哀求老板。

 那程有德只好放过她,但心里总是放不下,还在暗地里算计如何得手,见香要走,以为是因为自己的猥亵扰,有些过意不去,临走时给了香一个红包。

 香讨厌程有德的为人,又不缺钱,回家的路手,正想把那个红包扔进垃圾堆,忽见路边一个少年乞丐很可怜,便递给了他。

 李瑞龙跑去找房东,说是今天下午走,认罚了违约金。

 香然后和李瑞龙到高档次的商场买了好些衣服,从里到外焕然一新。

 他们各自向自己的工商‮行银‬帐户存了9万多,然后提着两个新买的旅行箱,将剩下的将近20万和衣服、随身用品里藏在一起,打车去了火车站。

 那些从前的旧衣服都扔进了垃圾箱。

 他们买了两张直达‮海上‬的软卧,在火车上美美地睡了一觉,然后就到了‮海上‬。  M.puTaOxS.CoM
上章 瑞龙和舂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