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瑞龙和舂香 下章
第十二章
李瑞龙有个秘书叫作王杏花,刚从复旦大学毕业不久,身材高挑非常漂亮,被李瑞龙的亲信招来讨好老板。

 王杏花主动勾引李瑞龙,很快就勾上手了,两个人背着香,经常到‮海上‬的着名宾馆,花天酒地。

 李瑞龙被这女人得昏头转向,公司事务一概不问,只顾寻作乐。

 幸好有香经营,指挥手下一大批中层技术、管理人才,香辰集团才勉强维持。

 香的注意力近年来全在房地产,将食品和制衣部门完全交给手下人打点,自己只是掌握方向维持现状。

 她觉得这两个产业都有点薄西山,没有什么前景,准备几年后以房地产为主,同时转行做和高科技相关的产业。

 而李瑞龙越来越不关心公司经营的细节,发现一切井井有条,自己乐得逍遥快活,乘着香为房地产忙得焦头烂额,常去北京商务的机会,抓紧时间和王杏花鬼混。

 二人溜到杭州乐,公开做了夫

 王杏花年轻漂亮,特别会奉承,在上撅着肥美的大白股,脸上却是一副学生妹子的清纯,看得李瑞龙呆了,硬邦邦地,趴到女人的身上,迫不及待地全入,顿时被王杏花润温暖的道包裹得舒舒服服。

 女人的真好!他说他这辈子真是值了,了这么多‮女美‬“你的小最让我舒服了!”

 “刘总,你的吊好大啊,撑得我的小有酥又麻,我太喜欢你我的了。”女人说着,不住地轻轻抖动雪白的股,她股中间的颜色还比较浅,虽然没有少女的鲜,但比香现在的部颜色淡多了。

 李瑞龙最喜欢这样的颜色,太浅了他觉得不够刺,而太深了有不好看。

 他想起最初几年她和香的慢慢从鲜红,变成王杏花目前的颜色,然后越来越深。

 幸好香的股一直很白,注重锻炼没有赘,他依然觉得姨妈很人,依然非常爱香,但现在的香的‮体身‬,早已不能和比她小了将近20岁的王杏花的‮体身‬相比。

 李瑞龙越是王杏花,越是不想和香做,而香太忙太累,难得有来时,李瑞龙怕香发觉他的外遇,总是假装还像从前那样。

 和香热情相拥,使用各种姿势来香,嘴里还像从前那样,叫她“姨妈,我的好姨妈,我喜欢你的。”香很受用,觉得李瑞龙依然十分爱他。

 但李瑞龙的茎对于道的‮擦摩‬和挤,渐渐没有什么感觉了,常常咬很久,脑子里意别的女人,尤其是王杏花,才勉强

 但这么长时间的,却让香极其足。

 而李瑞龙在王杏花的里,很快就酥麻颤抖了,他恨不得每天晚上搂着杏花几百下。

 ---

 他偷偷给杏花买了房子,养她做了小三。

 杏花后来怀孕了,超声波检查是个男孩子,让李瑞龙高兴坏了。

 他也非常喜欢他和香的女儿明丽,但在他的脑子里,男孩才是真正他李家的人,女孩终究要嫁人的。

 杏花怀孕后,不想做小三,旁敲侧击地希望李瑞龙和香离婚,但李瑞龙坚决不同意。

 杏花知道来硬的不行,便不再说了,两个人有时在杏花的房子偷情,有时候到李瑞龙和香的别墅搞。

 有一天,香正在香辰集团的主楼办公,处理各种商务,有人递给她一个大信封,说叫她自己私下看。

 香好奇,追问手下,她的秘书说送信的是个年轻人,早就走了。

 她摆手让秘书离开,关上办公室的门,打开一盘惊呆了,里面都是李瑞龙好些女人的照片,其中一小半照片上的体女人,张开着‮腿大‬让李瑞龙的,她认得是公司秘书王杏花。

 信封里还有一张纸,上面写着:赶紧到你家里捉

 香气得浑身发抖。

 她早听说李瑞龙在外面搞女人,她追问过李瑞龙几次,李瑞龙撒谎很有一套,做事也精细,香没有什么真凭实据。

 香觉得李瑞龙偶尔在外面搞个把女人也可以理解,在商务圈子里,像他这么年轻又有钱,不找女人才怪了。

 但香还是希望李瑞龙只爱她一个人,那些传言都是假的。

 她自欺欺人,自己相信自己的想象不愿面对现实,直到此刻幻灭,她感到非常愤怒非常痛苦,恼怒异常地开车赶回家,悄悄开了大门。

 从里面卧室传来‮女男‬的呻,走进去一看,李瑞龙和王杏花光着‮子身‬正在兴高采烈地,直到香走进去给了李瑞龙一个耳光。

 李瑞龙才惊觉,他那鼓的大巴此刻正好高,突突地在杏花里面颤抖不停,出一股股脓,从道口出来。

 “静香,你不要冲动,我…”他话没说完,就被看见他如此丑态的香又打了一个耳光,将手里信封装的李瑞龙的那些照片,都砸在他脸上。

 香又要去打那妇。

 那妇乖觉,不管小里正,浑身发抖地躲在李瑞龙身后,香怎么也打不着,急得再次拿李瑞龙撒气,又打了李瑞龙两个响亮的耳光。

 李瑞龙理亏,不敢还手,却护住里王杏花。

 “好啊,你居然护着这个小婊子!刘新辰你这个没有良心的东西,你给我滚!”愤怒的香失去了理智,狂扇李瑞龙的耳光。

 李瑞龙被他打急了,推开了香,和她大声争吵,也不讲什么道理。

 机灵的王杏花要的就是这个,她套上‮衣内‬和裙子溜掉了。

 李瑞龙和香越吵越气愤,彼此都说了一些难听的话,吵了一个多小时。

 香口舌伶俐,并且骂李瑞龙很有道理,李瑞龙只是狡辩,被她骂得张口结舌,最后恼羞成怒气急败坏地骂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当婊子卖!”

 香气疯了,跑上去要和李瑞龙拼命,抓破了他的脸。

 李瑞龙顿时火冒三丈,失去了理智,一个重重的耳光将香打倒,额头撞在家具角落,鲜血崩

 香差点晕了过去,惊恐地望着施暴的李瑞龙“你,你…”香再也没有想到李瑞龙对她下手这么狠,委屈地放声大哭。

 李瑞龙见险些儿闯下大祸,正要给香道歉,放学回家的女儿听见动静,跑来伏在香身上大哭。

 香和李瑞龙离婚了,他们其实从来没有正式结婚,只是事实婚姻,也不用到法院‮理办‬手续。

 两个人平静地分割了财产,也不需要请律师,李瑞龙愧对香,对于她任何分割方案都没有异议。

 香清醒后知道这是有人在捣鬼,但她一来咽不下这口气,二来发现李瑞龙被那女人了心窍,没法挽回了,再不离婚,恐怕那歹毒的女人用更损的办法对付她们母女,便拿走香辰房产的所有股份,大约占二人资产的40%,其余都归了李瑞龙。

 香辰房产的大部分地产在北京,香办完这些,带着女儿到飞机场,李瑞龙跑来送行。

 他很快就要和王杏花结婚了。

 他对香说多保重,很抱歉,对她们母女放心不下,说等香在北京安顿好了,再把女儿接过去。

 香说:“我不放心的是你!女儿跟着我,你放心就是,肯定让她受最好的教育,将来她是香辰房产的唯一继承人。我要是把明丽交给你,那个歹毒的女人不知要怎么害她!”

 “你,你不要对杏花有什么偏见,她也不是什么歹毒的女人。”

 “爸爸、妈妈你们不要离婚,好吗?”明丽哭道。

 在这一瞬间李瑞龙几乎后悔了,想要和香复合,但杏花年轻漂亮的‮体身‬,还有肚子里的儿子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杏花早就扬言,要是一个月内不娶她,她就打胎然后离开李瑞龙。  m.PUtaOXs.cOm
上章 瑞龙和舂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