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激情恋曲 下章
第二章
邢极!就是这个名字,难怪她会觉得耳

 年仅三十,却奇特的与众多演奏名家有特殊情,让千金难请的世界级乐手,愿意以极低的薪资在学酗教学。

 况且,这间维多利亚音乐学校的学费并不昂贵,只要你的功力可以得到老师的赞赏,就等于有张保证书。

 在毕业前夕,学校会全额赞助演奏会的事宜,让毕业生有个完美的开始,这也

 是她与舒云筝这两个与“钱”字搭下上关系的学生,可以在这间学校就读的原因。

 要不然,就算砸了再多的钱,都别想进得了这学校的大门。

 所以,能从这家音乐学院毕业,就等于有某种程度的能力,绝对下容小觑。

 而邢极这个人,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她在这学校已经一年,只闻其名,不见其人,怎么今天是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而且,她还发现,这男人这么讨厌!

 “你的尖叫已经告一段落,又要沉思到何时?”邢极放下捣住双耳的手,猜测着这对耳朵能用到什么时候。

 “我还是要找新的经纪人。”夜舞看着眼前的男人肯定的说着,只因为这男人的言语杀伤力太强,只消几句话,就可以让她想去跳海,如果长期相处下来,她不用一个礼拜,就会撞墙壁自杀。

 邢极睨了她一眼,在见到她时,他就知道她不是个会轻易妥协的女人,下过,他也不是简单放弃的男人,抗议无效,仍旧维持原判。

 “你的演奏会不想开了吗?”他扬层淡问,没想到会有女人这么讨厌他,在已经知道他的身分之后,还想把他推开的女人,她是第一个。

 “我可以借得到钱,用不着『学校乙的赞助。”她死也不肯承认,眼前这个讨厌的男人,就是她曾经对外夸过,唯一懂得识人、且帮助穷人的那个好男人。

 “演奏厅是我的。”仍旧气度沉稳,没有一丝动气,像是早知道她的说辞。

 “我可以到外面租借演奏厅…”她仍想做最后的挣扎。

 “在我的施之下,有谁会借你场地,你还是要这么天真吗?”邢极的眼眯了起来,像是诧异她还敢说话。

 她哑了半晌,怔愕的办微张,半天没说上一句话。

 就算她与宁文常常斗嘴,可是她从不觉得与宁文的情有糟糕到这个程度,竟然让宁文生气到…找个这么难的男人,来当她的经纪人。

 邢极微微的笑了,只是那笑容比没有表情时,还让人觉得生气。

 “我想,你已经知道你的境况了。”他眼神里表达着不择手段的意图之外,还有些微的放松,这顽固的女人终于肯接受他的安排。

 回视着他的眸光,夜舞的小拳紧握,因挑战而奔腾的细胞正在叫嚣着。

 “算了算了!”她挫败的发出惊,这一局算她输了。

 无视于她红掀动着,似乎正无声的咒骂着他,他徐缓的开口,一连串的做着天妹瘁的代。

 “我将就把你的回答当做同意,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经纪人…”

 他低醇的嗓音传人耳膜,反倒叫夜舞皱起眉头,应该要很讨厌他的一切,可是她却觉得他的声音竟如此惑人,像春风过耳蜗,舒服的让人想闭上眼…

 一定是因为她已经累昏的原因。

 她替自己找了藉口,不甘心被人言语躇蹋之后,还对这男人有好感。

 “我说的话,你到底听进去了没有?”邢极语下满,盯着她因出神而蒙的澄眸,无意识显感尽现…这女人天生有魅惑人的本钱。

 他一向不喜欢同样的话说一次以上,只是这小妮子却老犯他的忌讳。

 “听到了、听到了。”夜舞敷衍的说,暗中吐吐小香舌,他刚才说了什么,她儿没听进去。

 “拿去。”邢极从口袋中拿出一张名片,放到她的手里。“待会儿见!”

 夜舞茫然的接过他递过来的名片,出不解的神情。“他说…待会儿见,是什么意思?”

 不过,看着他已逐渐走远,她也懒的再问。

 二点儿也不绅士,东西丢了一地,也下会帮我捡起来…真亏你长了一张死人的脸孔,这下,全给我打成了零分…”下文雅的打个大哈欠,她蹲下身来拾起一地的东西,嘴里还不忘叨念着。

 。…。…。…。…。…

 天气阴沉,黑的云层里偶而还会传来几声雷响,闪电划过天际,暗示着不久后的大雨,不过,这依然不能影响邢极原有的计画。

 他随手拨了电话,到另一栋建筑物里的录音室。

 “比尔,帮我查查录音室的空档,等会儿我要带个新人过去,排出来打电话通知我。”邢极一方面在电话里做代,一方面看着办公室的门打开,心想,该是迟到已久的齐夜舞。

 “伊娜这个新人还不够你忙吗?又找个新人?”预期中的女人没有出现,倒是多了一个脑满肠肥的男人,林中横,大摇大摆的下请自来,一股就坐进邢极对面的椅子里。

 邢极冶眼一瞥,深邃的黑眸微地眯起,随手将电话挂上。

 “上个月从我公司挖过去的录音师,做的还不错吧?”邢极低下头,傲然的脸上不掩对来人的不层,注意力放在桌上的企划书,也是他打算培育齐夜舞的计画。

 “业界都说,从邢氏唱片挖出来的人有多好用也下见得,至少我挖过去的几个人,工作能力都不怎么样。”林中横下在意邢极的冶漠态度,习惯性的贬抑他人,让他一下子忘了来此的目的。

 “要是将人才往猪圈里一丢,就只能变成猪,成不了大器。”仍旧是低头,没让锐利的目光出鄙弃,只是话里可下留情。

 “你…”林中横肥拳一握,气的站起身来,抖动一身的肥

 “今天劳动大驾来到这里,不是只为了来告诉我这件事吧?”邢极终于放下手中的笔,冶冶的眼扫过他,对他的怒气下以为意。

 林中横虽然生气,但是心知不是赌气的时候,只好忍气声。

 “有个好门路,找你一起赚钱。”他下怒气重新坐了下来。

 邢极缓慢地勾起薄出一个难得的微笑,只是那微笑带着明显的轻蔑,冶硬吓人的黑眸略微眯起,看的来者手心冒汗。

 “林老…一邢极口里喊着台宜的尊称,看着前额早已发亮的他。“我不怪你挖走我手下的人,毕竟有人天生下长眼,不过…那些人可不包括我。”

 “说来说去,你还是怪我挖走你的人。”林中横刻意忽略他语气中的含意。

 “我可以把那些人还给你,只要你答应…”

 “用不着答应什么,因为我不会让那些人再回来。”他的声调平滑如丝,却隐含着危险的气氛,对于眼前的男人,下仅只于同业相斥,他厌恶他的行事风格。

 “邢极…”林中横的脸色十分难看,想他在唱片界十来年了,竟被一个后生小辈明针暗刺的讽着。

 “你请吧,我还有事要忙。”邢极明白的送客,那是一种绝对的霸气,一种会被称为王者之风的特质,而这个特质更让林中横气的几近脑充血。

 “好!你给我记着。”林中横气愤的站起,肥胖的身躯用着最快的速度离开。

 “林中横,你小看我了。”邢极弯微笑,笑容有几分冶傲,更有几分危险,足以让人战栗。

 林中横以为用高价,挖走几个邢氏的顶尖工作人员,就能让邢氏延缓出片的进度,打击邢氏工作人员的信心,甚至降低唱片水准吗?

 没错,进度的确是有了延缓,下过,林中横千算万算也没算到,邢氏里最顶尖的人,是他邢极!

 而他的企图心,谁也买下走,他想要的东西,一定要得到手!

 除了…那一个他想要,却要不得的女孩。

 他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十点,齐夜舞竟然还没出现。

 想起那个女孩,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光。

 特殊,是他今天清晨与她短暂接触后的唯一感觉。

 身为这间学校的拥有者,他自然对“东方精灵”的成员并不陌生。

 下光是她们纯的演奏技巧,还有她们风靡全校的美丽长相与独特个性。

 舒云筝的纤柔、姚亮华的天真、宁文的冷冽与齐夜舞的冶,各自拥有一大群的支持拥护者。

 尤其是齐夜舞,每个男学生几乎都为她的美丽感而屏住呼吸,为她的撒娇低语而弃械投降。

 而他也知道,美丽是她最有利的武器,她也一直运用的很好,在这学酗如鱼得水的生活着。

 所以,当宁文打电话托他替齐夜舞护航的时候,他曾经打过退堂鼓,只因为他知道,聪明的女人太难掌握,也下容易听话。

 他没有时间与这种人相处,他要的是会全力配合的人,事情才会事半功倍。

 然而,宁文曾经在一场偶然的车祸中,将他因受伤而昏的父亲送往医院,事后却不接受任何金钱上的答谢。

 案亲在醒来之后,就不断叮嘱他,这是邢家欠宁文的,若有机会,必定得全力协助。

 换句话说,他欠宁文一个人情,不得不还。

 昨夜,与齐夜舞的第一次手,她的表现,的确让他有些讶异。

 原本以为会是个风情万种的成女人,料,却只是个脾气暴躁的火娘子;不同的是风情,相同的是让人侧目的美丽。

 只是,仍旧相当难

 还没有人敢无视于他的话,她是第一个。

 从办公椅上站起来往外走去,他握住方向盘时,脑中盘旋的是她气炸的容颜。毫不犹豫的往她的住处开去,为了让她提早接受未来的相处模式,他该去给她一个警告,也可以预想到即将到来的战争。

 二十分钟后,他顺长的身子已立在她家门外。

 合宜的铁灰色西装包裹着他拔的身材,也衬托出他与生俱来的权威感,只是冶峻的脸上出现悒,看来更加阴沉、不易接近。

 只因为,他的手黏在她家的门铃上,已经有将近五分钟的时间,而屋内的女人仍旧没有动静。

 “停止停止…”终于,屋里传来她接近疯狂的英文低声诅咒,虽然听下出说了些什么,但肯定不会是好话。

 邢极终于也放下他的手,不单是因为她已经起,另一方面是,他发现她家的门铃在一声难听的哀叫之后,宣告寿终正寝。

 在见到他的第一时间里,夜舞脸上原本的怒气更是涨到高点。

 “你究竟是谁,有何贵事?”她用英文怒吼着,严重睡眠不足的她,失去思考的能力,几乎不能相信,眼前这个似曾相识的男人,竟然这么不识相,一大清早来吵她清梦。

 “你不会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吧?”邢极挑起一边眉,用中文提醒她。

 邢极?那个让她翻来覆去睡下着的男人?

 怎么可能?

 他看起来甚至比清晨还要让人了分寸,合宜的西装加上俊逸的脸,他人的不像话。

 “你看起来像个黄脸婆。”邢极将她从头到脚看了一遍,下了评论。

 不过,说起话来,仍旧让人讨厌,夜舞皱起眉来,确认了他的身分。

 没错!就是邢极!也只有他会嫌她。

 下过,她仍旧是低下头来巡视自己的装扮。

 一套像是运动专用的浅黄休闲服,洗的已经灰白,看来是属于可以丢掉的那种,只下过因为她今早太过欺,下小心打翻了杯咖啡,将她美丽的睡衣弄了,

 所以,她只能将就穿着这一套,没想到,就被这可恶的男人看见。

 包遑论她惺忪的眼、极的发、还有两脚下一的拖鞋。

 她的确看起来很糟,这一点,她无法否认。

 就算如此,也下代表她得接受他的评语。

 她用力的合上门,下想在一大早就见到这让人倒胃口的男人。

 只是,她的动作还是下够快,让他轻易的阻止她关门的动作。

 “噢!老天,你究竟还想怎么样?”睡眠下足的她实在没有力气与他争斗,气爆的声音变为低喃,根本下想吵架。

 他认真的凝着她,黑眸中闪过一丝赞赏。

 他刚才说了谎。

 长发虽,伹却有掩不住的感,睡的微红的双颊,像是粉的苹果,那轻巧掀动的红,像是待采的花办,佣懒的声调更叫人要失了魂。

 “我叫你九点到我办公室去,你为什么没到?”邢极盯着她放弃抗战的星眸已微闭,显然周公的力量还比他大。

 她皱起眉,他什么时候说过这话?她怎么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下过,她懒的深究。

 “你开玩笑!”夜舞干脆倚着门说着,连美目都舍不得睁开,她得维持睡意才行。“你明明知道,我今早五点才从演奏厅回来,我怎么可能九点醒的过来?”

 邢极有片刻的沉默,夜舞还以为他终于良心发现了。

 “再让我休息一下,有什么事…啊…”她的话还没说完,她的人已被他拦抱起。

 邢极一脚把门踢上,双臂紧抱着下停挣扎的夜舞,找寻着浴室的所在。

 “你做什么、放我下来,我要叫救命了…”夜舞的睡意全给吓跑,这男人怎么一见面就抱起她?

 这房子下大,他轻易就找到浴室,将她抱了进去,鲁的将她“丢置”在浴白内。

 “你别来…”夜舞紧握住衣领上缘,这男人下会想非礼她吧?

 结果…是她想太多了。

 邢极一把拿下莲蓬头,冶下防的开了冷水,就往她的头上当头冲下,她的惊叫声马上充斥在浴室里,那声音之恐怖,恐怕会让隔壁邻居以为发生凶杀案。

 “邢…邢极,停下来…”她艰难的开口,那冶飕飕的寒意让她全身都起了皮疙瘩,连话都说不清楚,只能蹲下来躲着水柱。

 “醒了没?”他终于停下水的动作,凝视着已经像只落汤一样的夜舞,一贯没有表情的脸上,有了微乎其微的波动。

 “你是野蛮人呀你,哈…啾。”她站起身来,咒骂的话还没出口,就赏了他一脸的口水。

 “醒了没?”邢极擦去脸上的口水。

 “你要不要让我也在你昂贵的西装上淋上几桶冷水,看你会不会醒?”夜舞气急败坏的将一头够的长发往身后拨去,抹去一脸的水,觉得十分狼狈。

 她忿恨的自问,为什么总是在这男人面前出丑。

 不理会她不友善的回答,邢极的眼光迳自在她身上绕了绕,在向她怒气冲冲的眼神时,微微出浅笑,只因为她的眸光不再佣懒感,反倒是澄澈晶灿的像是要出火来。

 “去换衣服,五分钟后出来,我在客厅等你。”他转身打算离开,因水而紧贴的衣物让她惹火的身材尽数展现,下的望一紧,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做停留。

 “我才…”她朝着他的背影,想发表她满腔的不快。

 “如果时间到你还没出现的话,我会踹开你的房门,直接帮你换衣服。”他头也不回的说着,理所当然的听到她倒一口气的声音。

 夜舞目送他在门前消失,这一次,她再也不敢有所迟疑,只因为…她真的相信,那男人会剥了她的衣眼。

 “你这该死的男人,到底有什么事?哈…啾。”齐夜舞的满腔怒气以一个嚏结尾,显得没有攻击

 纵使在最快的时间内将透的衣物换下,将一头长发吹乾,下过…这该死的邢极“叫”醒她的方式,带给她的,大概将会是一个礼拜的重感冒。

 “下错!这次你倒记得时间。”邢极扬起手表,一分不差的正好五分钟,算是好的开始。

 气就算你是我的经纪人,这并下代表你可以手我的生活作息,我五点才睡,你九点多就来敲门,存心要累死我。”她一边埋怨、一边打着哈欠,在他的面前她完全懒的掩饰,反正,他已经觉得她一无是处。

 “你的生活作息会影响到你的表演技巧,我不管也下行。”在他一派平静的眼神里,有着对她表现出来的自在而讶异。

 “宁文才下管我这些。”夜舞又打了个大哈欠,美眸里尽是佣懒的气息,大刺刺的在沙发上坐下,斜倚着沙发的扶手,她的美眸下听话的又闭上。

 邢极审视着眼前的她,表面虽然不动声,视线却没有遗漏任何的美丽。

 微的长发从沙发扶手上披散下来,极长的睫掩去她眸中美丽的神采,直的鼻、还有那角上扬的红

 “就是宁文管不了你,所以才让我来做,你需要改变作息。”他拉回了思绪,阻止自己的探究。

 “她也知道这是个苦差事,所以才会丢给别人。”夜舞仍旧维持原有的姿势,红微微掀动,算是回答他的话。

 “我给你个建议,叫宁文回来好了,别揽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她见到宁文的第一件事,就是狠狠掐住她的脖子。

 她有一副女人羡慕、男人痴狂的骨架,斜倚的魅态将她的部线条尽数展现,更遑论那修长的美腿…

 “我答应她,就一定会做到。”他移开眼,讶异这女人一再的让自己闪神。

 “你实在…哈啾!”她的话又被一个大嚏打断,她捣住鼻子,睁开的眸里又有了火爆的怒气。“你真的很讨厌,一来就让我感冒。”

 或许是缺乏运动,她的身体一向下,佣懒的神情有时下是假装,是她真的头昏脑,目光无法集中的关系。

 他眯起双眼,衡量着她的话究竟有几分的可信度。

 “宁文说过你的抵抗力很差,不过,仅仅几分钟的冷水…你是不是想多睡一会儿?”深思之后,他暗示她在说谎。

 “可恶…”她的粉拳紧握、身体在颤抖,已经下晓得是因为气愤还是发冷。她笔直地看进他仍旧带着气冰块”的眼里,确定这个男人真的丝毫没有自我反省的能力,而且,杀人下带刀。

 “就算我想多睡一会儿有错吗?也不过才四个钟头,我又不是拿破仑,一天只睡三个小时!”下打扁他俊脸的冲动,她选择替自己争取权利,睡眠对她来说很重要,她不能轻易放弃。

 “我比你晚睡,却比你早起。”邢极很习惯这种生活方式,他有太多事情要处理,没有空在上浪费太多时间。

 这可恶、欠揍、该死的男人!

 “我是女人,女人的睡眠是很重要的,睡少了会变丑。”她仍旧下肯放弃。

 他的眼扫过她,热切的让她噤了口,黑眸里的烫火焰,让空气都变得灼热。

 她脑中警铃大响,脑子里的想像力一飘十万八千里,每一个闪过脑海的画面都让她羞到难以呼吸,不是害怕,竟是期待。

 这男人光是用眼神,就能让她觉得自己下着寸缕…

 不过,仍旧是她想太多。

 “等着被宰杀的猪才需要睡眠,而你身上的缺点不是睡觉就可以补救,你需要的是运动。”邢极客观的说着。

 她很美!美的让有眼睛的男人都会惊诧。

 只是她的身体似乎真的很差,这一点,列为她第一重要的课程之一。

 猪?

 夜舞的脸当下气成猪肝

 “如果我们的对话结束,就站起身来,跟我到办公室去。”不理会她的怒气,

 他仍旧冷淡,脸上没有任何罪恶感,望着她气得发红的眼睛里,掩下另一抹对她的惊,迳自往外走去。

 “我要杀了宁文!我一定会杀了她。”

 夜舞目送邢极消失在门外,按下到厨房拿刀子砍杀他的念头,只因她知道,她没有一点儿胜算,所以她只能将这笔帐记到宁文的身上。

 没有人!

 从来没有人嫌她长的胖之外,还暗指她是猪!

 邢极,这粱于我跟你结定了!  m.PUtA OXs.cOm
上章 激情恋曲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