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激情恋曲 下章
第六章
就算是答谢他的体贴,夜舞在感冒痊愈之后,果然配合他的一切计画,温驯的像只小猫。

 两人的相处不再针锋相对,也下再听到夜舞吓人的音量。

 而在松懈对他的言语防御之后,夜舞很没骨气的发现,她好像…愈来愈喜欢他了。

 邢极不再对她挑三拣四,虽然冶言冶语还是少下了,但是某些时候的体贴,却让夜舞愈来愈不知所措。

 知道她怕水,他丢下如山高的公事,细心教她这只旱鸭子,在一次又一次的吃水中,还真的让她学会游泳。

 只是,早已习惯男人围绕身旁的她,却总是在两人独处时,不住的心跳加快。

 夜舞用小手捣住脸,在心中大喊下妙,她确定,她喜欢上邢极那个大冰块了。

 “不去练习,在这儿发什么呆?今晚就是独奏会了。”邢极从外头走进来,就看到她低头的样子:心神一紧,他大步的往她走来,正巧上她因娇羞而涨红的脸蛋。

 “你又发烧了吗?”邢极自然的将大掌覆在她的额上,微温,却下至于发烫。

 自从上次看到她发烧时的可怜模样,他就告诉自己,必须好好照顾她。

 因为宁文的代!他在心里补了一句。

 夜舞垂下眼,知道自己脸上的热度惊人,不过,是为了邢极!

 “哪里下舒服?”邢极皱起眉头,最近她的态度改变很多,终于让他了解,为何男人总是前仆后继的替她撑起一片天。

 她娇柔时的样子,美的让人闪神,含羞带怯的样子,深深吸引他。

 他托起她的下颚,想看清她脸上的神情,却意外的将她的,调整到一个极适合接吻的角度…

 四目着,夜舞能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正逐渐的将她包围。

 “邢极…”她低声喃着,无法否认,正期待着他的吻。

 夜舞柔柔的低唤,销魂的像是催情剂,邢极无法再做任何思考,拉近两人的距离…

 “邢先生,伊娜在录音室发脾气,说是要找你…”小汤没头没脑的直接闯进办公室内,打断绮情的氛围,看见眼前的两人,讶异的张大了嘴。

 邢极快速的松开手,凝着夜舞的眼神里有着不可置信,而后,像是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定,大步从夜舞的身边离开,二不发的离开,小汤也急忙跟上去。

 夜舞则是僵在原地,久久不语。

 。…。…。…。…。…

 他是怎么了?

 如果小汤晚一分钟进来,他大概…下!他铁定会吻了夜舞。

 他想要夜舞!

 从第一次见面之后,他就无时无刻的想要夜舞,只是却被他惊人的意志力压抑着,下曾出破绽。

 但,她只是一声低唤,他就忘了所有的原则,他想吻她…

 而那样的渴望吓到他。

 夜舞的技巧已有长足的进步,所有安排的计画也顺利进行,就等她今晚的独奏会结束之后,她的一切,将会密集的在所有媒体上出现,在最短的时间内,她会成为最耀眼的小提琴家,他对宁文,也算是有了代。

 他必须马上停止与她的任何接触,没错!

 当他下了决定之后,他也回到了录音室,看到伊娜正闹着。

 “怎么回事?”他沉声问着。

 “伊娜占住录音室,说要找你…”一旁的录音师低声说着。

 “你不是说你忙的没空当经纪人吗?为什么你跟齐夜舞总是出双入对,是下是有什么暧昧?”伊娜见到数不见的邢极,再也按捺不住口的怒气。

 “注意你说的话!”邢极双层拢聚,在他打算与夜舞划清界线的时候,不希望再听到她的名字。

 “难道不对吗?你陪她运动,陪她录音,甚至还在她的屋里过夜!”伊娜大声指控,不能理会天之骄女的她,会输给齐夜舞。

 她的话像是投下一颗炸弹,在录音室回许久。

 “她生病了。”他简单的解释,为的不是他,他只是不希望,大家误会夜舞是那种女人。

 “那又不关你的事。”伊娜怎么也不相信,孤男寡女的,会什么事也没有。

 “你到底要胡闹到什么时候?”邢极微眯上眼,怒气在眸中跳动着。

 “凡事总有先来后到,是我先要求你当我的经纪人,你下该偏心。”她绝下放弃任何与邢极相处的机会,她相信,她一定能让邢极发现她的

 邢极直盯着伊娜,森冷的目光几乎让伊娜打退堂鼓…

 “好,从今天开始,我就当你的经纪人。”沉默半晌之后,邢极丢下众人惊诧的答案之后,转身离去。

 。…。…。…。…。…

 宽阔的演奏厅里,坐无虚席,每个人都引颈企盼着今天的主角出现。

 灯光一暗,清亮的乐音从舞台上传出,齐夜舞身着白色的蕾丝长袍,微卷的长发披在身后,肩颈间的小提琴,正在主人的拨下,传出悦耳而动人的乐章。

 她一改感的装扮,全身上下紧裹着,唯一暴在众人目光之前的,是一双纤巧的玉足。

 随着轻快的乐音,她愉快的让身体跟着起舞,长摆宽裙一舞动,便能见到她洁净的脚踝,像是个在阳光下跳跃的美丽仙子…

 “好漂亮…”

 众人的赞叹下停耳语着,知道下该发出声音影响表演者,但是却又下由自主的被她的美丽牵引,不能自拔。

 台下,一双黑眸若有所思的盯着夜舞,那热切的目光,像是要将她深深镌刻在心中。

 对她的眷恋,深的过火。

 答应成为伊娜的经纪人,一方面是为公司利润考量,希望伊娜能在高度配合之下,提升公司利润。

 包重要的原因,是为了拉远他与夜舞之间的牵绊。

 厘清想法,他断然起身离开。

 音乐正巧结束,灯光打向观众席,照出每一张因为音乐而快的脸孔,夜舞出甜美的笑容回应。

 只是,当她发现起身离开的背影是他之后,笑容有片刻的僵硬。

 他不知这场独奏会,对她有多重要吗?为什么不肯待到最后?

 为什么…

 。…。…。…。…。…

 邢极果然打铁趁热,在独奏会之后,邀请了所有媒体参与庆功宴,让她在还未接触媒体之前,就替她打好关系。

 在应付完一次次的询问后,她终于从媒体里身,她的美目在会场里梭巡着,寻找邢极的身影。

 他高人一等的身高,让她轻易的发现他

 四目相接,邢极的眸光同时向她,她出高兴的笑容,正打算往他跑去,刚移动脚步,脸上的笑容僵了,连脚步也停了。

 着人群,夜舞发现,邢极的手臂正挽着公司另一位力捧的歌手—伊娜,那个老在人前装出清纯模样,却总是给她脸色看的美女。

 夜舞下是轻易退缩的女人,更何况,在办公室的那一幕,仍旧在她口滚着。

 她相信,邢极对她必定有一丝不同,他差点就吻了她,下是吗?

 邢极的目光,紧瞅着面而来的夜舞,黑眸里波澜不兴,掩去心口的失速。

 “演奏会没结束,你怎么提前离开了?”夜舞刻意扬头向他的目光,忽略伊娜的乎,正占有的拉扯着邢极的手臂。

 “他得陪我到厂商那里谈代言的事,没空听你的演奏会。”伊娜心急又得意的回答。“你一定下知道,邢先生已经答应当我的经纪人,以后没空管你的事了。”

 夜舞的澄眸闪过一丝意外,直盯着邢极,似乎正等着答案。

 “你不是想换经纪人,演奏会已经结束,我也算是达成宁文代的任务,你自由了。”邢极那双凌厉的黑眸谁都不看,就是锁住了她,没有挪开。

 夜舞的脑子呆愣着下动,努力的想消化他说的话。

 对她温柔,是为了宁文的代?

 对她体贴,是为了宁文的代?

 没有吻她,是因为…宁文“忘了”代吗?

 懊死!她的神智终于开始运作。

 “你是说,你对我的责任终了?”有点痛苦、有点失望…但是,却有更多的愤怒,夜舞低声音吼着,不想坏了形象。

 他徐缓点头,算是默认。

 炳!哈哈哈!

 夜舞在心里暗笑,下过,她更想哭…

 好下容易喜欢上一个男人,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

 心中浮现隐隐的疼痛,连自己部下明白,为何会有这样的情绪?

 只是,口的疼痛逐渐凝聚,形成一股怒气,几乎想要跳上前去撕毁邢极没有表情的脸庞。

 “算了!”她扬起下颚,不服输的回瞪了伊娜一眼。“这男人有什么好的,我可以找到一串比他更尽责的经纪人。”

 她毫不迟疑的转身,下想再见到邢极,她骄傲的有如一只美丽的孔雀,只是,一阵一阵的酸楚却泛了开来。

 除却愤怒之外,另外一种让她几乎昏厥的情绪涌上心头,她的心好痛,像是要撕裂了一般。

 她缓慢地深呼吸,期待着那阵椎心的痛楚脑旗些消失,在脆弱的一刻里,她的心格外软弱,无法隐藏真正的情愫,颤抖的红始终低喃着他的名字。

 “邢极,你混蛋,你混蛋…”她的拳头紧握着,就算是让指尖陷入里,也没皱起眉头。

 她眨眨大眼,想她齐夜舞是什么人物,要什么男人没有?

 绝对不准哭!她在心里大喊着!

 但是,她脑控制不让眼泪下,却不能抑制心口的疼痛,那种几乎不过气的感觉,是她所陌生的。

 她咬紧了,想以些许痛楚来维持理智,提醒着她该维持的优雅。

 她随手拿起电话,拨了陈加恩的手机号码,至少,她还有一个死忠的拥代者。

 正巧端着香槟的侍者来到身边,她优雅的拿了一杯凑近红,三两下就见底,她意犹末尽的又拿了一杯…接着一杯。

 等到陈加恩出现时,她已经醉的差不多了。

 “你终于来了。”夜舞的脸色红,目光佣懒,柔荑伸向陈加恩,脚步踉舱,混看就要跌跤。

 “酒量不好还这么喝,也不怕坏了形象。”陈加恩连忙拉住她,趁着大家没注意时,缓缓的将她扶离。

 的确,会场客人众多,并没有太多人发现她已经离开,除了…视线一直未曾离开她的邢极。

 眼看陈加恩与夜舞亲昵柑拥离开,怒气凝结在口,沉重得像块巨石,让他不过气。

 不关他的事!

 齐夜舞的事,与他无关。

 可是,他竟冲动的想去拉开陈加恩的手,他想把夜舞拉回自己的怀中…

 。…。…。…。…。…

 纯的打开夜舞的房门,陈加恩温柔的把她放在上。

 “我还想喝…”夜舞拉住陈加恩的手,一脸说的模样。

 “你喝多了。”陈加恩宠溺的笑了笑,此时的夜舞美的让他心动。

 “陈加恩,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夜舞拉近他的人,在她的前蹲下,出佣懒的笑容,下知道此时的她,正散发致命的吸引力。

 “我很喜欢你。”陈加恩坦白的说,在为数不多的东方脸孔里,夜舞的美不是真正吸引他的原因,他着于她独特的气质,偶而出的撒娇模样。

 “我也喜欢你。”夜舞毫下扭捏的笑着,因为她的确喜欢他,像对朋友一样的喜欢,只是他却从来没让她心跳加速过。

 “是吗?”陈加恩抚着她柔滑的面颊,知道她所谓的:“喜欢”与他口中的“喜欢”是完全两码子事。

 “你为什么不追我?”夜舞醉的糊里糊涂,一股脑儿的问。

 “我没有追你吗?”陈加恩笑了笑,长指由颊上移到她的红边。

 “你只是照顾我,不抱我、下吻我,也从来下侵犯我。”这是夜舞一直觉得很奇怪的一件事,他有数下清的机会,却从来下吻她。

 “如果下是因为这样,我怎么会成为唯二个,拥有你房间钥匙的男人。”陈加恩苦笑,只是那把钥匙却被她的经纪人拿走了。

 他也想吻她,只是担心吻了便会破坏了一切,他对她的真心,她大概一辈子也不会懂。

 “是吗?你知道…l

 夜舞咕哝的又说了几句,陈加恩皱起眉头,因为他一句也听不懂。

 “你说什么?”他坐到她的边,低下身去,想听清楚她说的话。

 “你最好别再靠近她。”高大的男人缓缓走了进来,冰冷且威胁的腔调传出,目光里投出愠意。

 “你是夜舞的经纪人?”陈加恩认出邢极的身分。

 邢极牙一咬。

 冷冽冰寒的眸子落在夜舞身上,瞄见她因搀扶而凌乱的衣衫,以及领间稍稍出的雪白肌肤时,略略一眯,接着,黑眸陡然进出高热的怒火,那炙热的高温几乎可以焚烧一切。

 “出去!”冶漠的声音宣布他的要求。

 “夜舞醉了,需要人照顾。”陈加恩并下知道,邢极就是学校的拥有者,只当他是另一个被夜舞吸引的男人。

 “我看的出来。”他当然看的出来,陈加恩正“努力”的照顾她!

 “快走!”他决断的说道,一句话说得像是世界末日的前兆。

 他表面上平静,但却双拳紧握,只要一想起刚才两人紧靠的模样,他就想陈加恩。

 纵使不愿,陈加恩也可以轻易的发现,自己与邢极的气势强弱有别,僵了一下之后,他还是离开夜舞的屋子,他与夜舞之间…愈来愈远了。

 邢极缓慢的靠近夜舞,紧皱的眉头下见纡解。

 “为什么你想到的第一个男人:水远是陈加恩?”邢极无法明白心中的撕扯是什么,只是,那疼痛太过明显,痛的让他不能忽视。

 在庆功宴上,见到她与陈加恩相偕离去,他的口涨满下知名的怒气。

 她柔媚的娇笑,在喝了酒之后尽现,举手投足,无一不是感…这么致命的吸引力,他不相信陈加恩可以忍得住。

 只要一想到,有个男人的手,滑进她洁白的颈间,抚过她身体的完美曲线…他一刻也待不下去,随即从庆功宴上离开,他必须马上见到她!

 “夜舞…”邢极低唤着。

 “恩?”醉的双眼蒙的夜舞,在恍惚里,似乎听到邢极的呼喊,下意识的轻应着,转过头面对声音的来向,却因眼皮过于沉重,根本无法张开。

 黑眸扫过她红烫的脸儿,邢极有着狂热与宠溺的神态,他无法分辨,是哪种感觉,竟让他冲动的出现在此地。

 她的红微启,呼出的气息带着淡淡的香槟味,一阵阵的刺着邢极的知觉,让他想起,办公室那个未曾发生的吻。

 他的长指缓缓滑过她的,像是在抚摩着最心爱的宝贝,缓慢而仔细,眸光变得深浓炙热。

 他想要她!

 他迫下及待的想要她!

 他想将她占为已有,他想挖掉所有觊觎她的目光!

 齐夜舞是他的,从见到她的第一眼,他就知道,他不能允许其他的男人碰她。

 去他的狗原则…他在心里暗骂着。

 他要定了这女人!

 因酒醉而昏睡的夜舞,隐约感觉异样,有个人…正触摸着她的

 那人的指格外热烫,还带着厚厚的硬茧,触摸她的时,带来异样的刺,让她下自觉的嘤咛着。

 那人反覆的连触摸,像是在审查着即将属于他的所有物,又像是在惑她张开

 他抚摩她的方式,格外煽情,下放过任何一寸肌肤。

 那又麻又的奇异感受,让她伸出香舌,逐一舐那人触摸过的地方,自然,她柔润的舌尖,同样过那人的指尖…

 恍惚之间,她听到有人倒一口气的声音。  m.PUtAOXs.cOm
上章 激情恋曲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