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激情恋曲 下章
第九章
齐夜舞窝在沙发上生着闷气,小抱枕被丢成一堆小山,怎样都不顺她的意。

 可恶的男人!可恶的邢极!

 就算,她有那么一点喜欢他好了,也下代表她愿意嫁给他。

 就算,她愿意嫁给他好了,这又算哪门子的求婚?

 “我一辈子的事耶!他宣布了就算,那我算什么?”夜舞低吼着,将怀中最后一个抱枕丢出去,正中红心,抱枕堆散落一地。

 “新娘!”邢极慢步踱进客厅的战区,一进门就听见她的吼叫声,他慢条斯理的看了她一眼。“你还能算什么,当然是我的新娘。”

 “哼!”夜舞瞪了他一眼,懒的理他。

 “还在为这种小事生气,想必你没看电视。”邢极一贯冶漠的坐下来,脸上装出沉重的情绪。

 小事?结婚对一个女人来说,还算小事?

 下过,睨了他一眼,看出他脸上的表情有着下同以往的凝重。

 “电视每天都看,有什么好特别的?”她斜觑着他。

 “是伊娜。”邢极将记者会上的来龙去脉讲了一次,让夜舞气的从沙发上跳起来。

 “伊娜真的这么说我?我哪里得罪她了?”夜舞气得发火的脸,红的人。

 “因为我要娶你。”

 邢极眼里出下耐烦的神色,这小女人大概真的不懂,他在办公室里的宣告,吓坏大家了。

 “那是你家的事。”夜舞可不领情,她不但不受感动,她还觉得不受尊重。

 “这个可恶的女人,我去找她算帐。”她起身就想往外走,手腕上随即多了一只大掌。

 “你最近最好别出门。”邢极握住她的手腕,想起昨夜的亲昵,眸光在担忧之余,添了一抹

 “什么时候了,还一脸色眯眯的样子。”一夜的爱之后,她轻易的从他的眸中看出他的望,炙热的怒火从眼里出来,连粉颊都染上一层嫣红,不过…她不确定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想起昨夜的火热。

 “昨天是你先吻我的。”邢极一个使力,让她的身子顺势倒在身上,闻进她特有的淡淡香气。

 “吻你又怎么样?”夜舞推拒他拉近的动作,她的气还没消咧,这男人竟然还提昨夜的事,她怀疑,这男人会用这个动作笑她一辈子。

 “这表示,你也是心甘情愿的啊。”邢极抓下她抵抗的双手,放在边轻吻。

 “我也吻过陈加恩,他就没…”

 “你说什么?”邢极一脸的惬意消失殆尽,挑起的浓眉有明显的怒气。“你吻过陈加恩?”“打从我到英国之后,就是他在照顾我,我吻他一下,又算什么?”夜舞瞪了邢极一眼,故意误导他,其实,她顶多也在玩笑间,在陈加恩的脸上亲过罢了。

 那一瞬间,他连呼吸都停了,脸色转为铁青。

 “吻他一下,还不算什么?”邢极冶淡的声音里有着同天高的怒气,看样子,他得好好的问问她,难道,让陈加恩吃了她,才“算”什么。

 “本来就不算什么,我吻过的人不只他,彼得、约翰,还有…”她无所谓的胡歌,反正,他又不知道她说谎。

 “很好!”邢极嘴上这么说,表情却很吓人,跟“好”字全然扯下上关系。

 虽然,在昨夜他已确定一切,他下会让夜舞离开他的身边,但在公司里昭告两人的关系,纯粹是为了阻止伊娜无止境的纠

 不过,现在看起来,他的确得马上将这个女人绑在身边,要下然,她这么东吻一下、西吻一下的,难保每个人都会像陈加恩一样绅士。

 “以后,再也不准。”邢极冶冶的说道,警告的看了她一眼。

 “凭什么?”夜舞当然知道他的意思是什么,不过,她才懒的理他。

 “你是我的!”他回答的迅速又笃定。

 这男人…态度改变的还真快。

 “胡说八道。”知道他一向霸道,不过,这样骨的告白,倒真是吓到她。

 “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的决定。”他一向说到做到,下是真正确定自己的心意,他说不出那样的话。

 “那是你的决定,又下是我的!”

 夜舞小嘴微嘟,一脸下甘愿,低声埋怨着自己,怎么会喜欢这么霸道的男人。

 “我吃了你了!”他迳自宣布着。

 “你吃过的女人,又下只我一个。”她从他的身上跳起来,决定结束讨论。

 这个男人过于自大,她永远也别想占到上风,这一点,让她很恼火。

 “夜舞…”邢极没有制止她离开,用叹息般的语气,叫唤她的名字。

 从来不曾在乎过女人,也下曾改变态度,他不知道如何取悦,一个像夜舞这么火爆的女人。

 “你回去吧,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夜舞往门边走去,直接将门打开,送客意味浓厚。

 她不讳言,自己的确是喜欢邢极,可是,她在乎他的程度,比起他喜欢自己的程度,似乎多上许多,这样,未免太累了。

 “夜舞…”他知道她在生气,可是,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你知道我喜欢你。”邢极移步到她的身边。

 “喜欢一个人,并不构成结婚的条件。”夜舞有些无力-

 听到这男人说要娶她,其实,她有一丝窃喜,只是,这么理所当然的嫁给他,跟她脑子里一贯的浪漫情节不同。

 从一开始,这男人就对她下苟言笑,说的话又老是嫌弃她这、嫌弃她那,能勉为其难算上体贴,也只有她生病的那一次。

 她喜欢上他,却是一开始的事,她怎么能这么没有骨气…

 “就是她…”门外传来低声的谈论,夜舞停止了脑中的思绪,转过头去,映入眼中的是几个年轻的少女。

 “你们…”她踏出门,还来下及说些什么,脸上便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剌痛。

 二仅舞…”邢极大步跨出门,一个使力便将夜舞拉回身后,眸中有压抑的怒气。

 生气,下是为这群年纪正轻的少女。

 生气,是因为他轻忽群众沉偶像的程度,竟然让夜舞受到伤害。

 “你为什么打我?”突然被掌掴,夜舞在呆愣之后,选择怒气发

 “你欺负伊娜,拐男人。”少女怒气冲冲的指责,认出她身旁的男人,正是晚报上,拥有邢氏唱片的邢极。

 只是,这男人散发出来的气息,完全下同于报章上形容的冰冷,他的一双眼直盯着她们,似乎正散发吓人的怒气。

 “那不是真的。”夜舞直想往前解释,她不背这种莫须有的罪名。

 “慢着。”

 邢极冷静的声音,从他喉间透出,坚实的大掌紧紧握住她的手腕,将她固执的定在身后,他不能让夜舞再挨上一巴掌,要不然,他不能确定,眼前这些少女们,会不会让他破不打女人的这个原则。

 他往前走了一步,那擎天的气势,让几个少女硬生生的退了几步。

 “你这个只会吃女人豆腐的臭男人,正好配上这个爱勾引男人的臭女人,就只剩下伊娜最可怜。”其中一个少女强装勇敢的说。

 “夜舞不是爱勾引男人的女人。”邢极一字一字的说着。

 他知道娱乐媒体的力量有多大,也知道不能怪罪这少女的指责,只是,他仍旧不能允许这无理的漫骂。

 “明明就是,你们…”那少女仍旧硬着头皮说着。

 “住、嘴。”邢极一把握住女孩的手腕。

 “好痛…”他力道之大,让少女皱起眉头,低声叫起来。

 站在邢极身后的夜舞,明显感受到他的怒气,赶忙到了他身前,挡在少女的前面,柔荑抚上他的大掌,连忙摇头。

 “邢极…”认识他至今,他的态度一向冷淡,就算生气,也只是低声音吓她,还不曾见过全身散发惊人怒气的他,看来很是吓人。

 “不准再打她,听到没有。”邢极的手劲没有减轻,少女的泪快掉下来。

 “我没事,我没事的…”一阵淡淡的暖意,由心口泛出,原来,他的怒气是因她而起,这一个发现,让她有些讶异。

 邢极的目光,从少女的脸上,缓缓移到夜舞的眸里,在眸光接触的那一刹那,夜舞的心狠狠的被揪住…

 他在担心!

 “我不知道,还会有多少像这样的歌?”他开口,印证她的想法。

 “你担心我?”夜舞仍旧不可置信,她以为,他比较担心的是邢氏的将来。

 “这次是巴掌,下次又会是什么?”邢极凝视着她的眼,没有将她的问题听进去。

 “邢极…我没事!”夜舞轻拍着他的脸,他眼里的怒气转为认真,望着她的神情,担心溢于言表。

 “放开我。”那少女低声抗议着,打断两人的眼光交流。

 “长大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习判断,判断你眼中所看到的事实,有几分是真、有几分是假,别任意让人摆布。”邢极回盯着少女,缓缓的松了手劲,她踉舱的退了几步,显然被邢极吓坏了。

 “夜舞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女人。”邢极的眸,扫过一脸惊慌的少女们,冷冷的又说了一次。“她不是那种爱勾引男人的女人,听懂了吗?”

 夜舞的眸光,紧盯着他的脸:心中闪过一丝感动。

 邢极下爱重复相同的话,甚至是厌烦的,但是,他却不下一次的告诉这些人,她,齐夜舞,不是爱勾引男人的女人。

 少女们没有回答他的话,相视一眼之后,火速的离开现场。

 直到她们离开,邢极才将目光移回夜舞身上。

 “疼吗?”他的目光停留在她白皙的脸上,泛红的颊可以看出那手劲之大。

 “一点点。”夜舞轻轻的点头。

 她的目光被他紧紧住,根本挣脱下开,只能愣愣地、专注地看着他,在他在乎的眸光里,感受真诚的关怀。

 “你必须跟我走。”邢极很快下了决定,夜舞在维多利亚学院里,算是名气甚响的学生,难怪这些少女知道她的住处。

 “去哪里?”夜舞问着。

 “去我家。”邢极握住她的手腕,被心里翻搅的担心吓住。

 “我不要。”她断然拒绝,感动是一回事,住到他家又是一回事。

 不过才一夜的绵,他就将求婚这件事,说的像是打招呼问候一样的平常,要是真住到他家去,嫁给他,这件人生可能只有一次的大事,大概只能换来一张结婚证书,哪还会有什么罗曼蒂克的桥段?

 “你没有选择的余地。”邢极瞅了她一眼,到这个时候,她还在拗脾气。“懂事一点,伊娜引起的风波,下仅只于你,还有邢氏唱片。”

 夜舞试图挣脱的手僵了僵,眼里闪过一抹受伤的神色。

 他终究还是担心工作,远胜于她,而他刚才眼中的担心,只是因为怕她这个邢氏唱片栽培的女人受到伤害吧。

 “去就去,下过,有一个条件。”夜舞钦下受伤的情绪。

 他挑眉,等着她说下去。

 “不准再说你要娶我。”

 。…。…。…。…。…

 窝在邢极屋里的客房中,夜舞挫败的下想出门一步。

 经过了昨夜的绵,他竟然让她睡客房?

 或许是她坚持下嫁给他的态度,让他觉得没有面子,他对自己的态度,冶漠到了极点。

 谁叫他那么有男子气概,她只是要耍小姐脾气,想撒撒娇罢了,谁知道,他竟然想也不想,只是瞪了她一眼之后,很爽快的点头答应下娶她。

 天!他答应之快,活像之前说过要娶她的话,只是一场玩笑,她却当真的开始拿乔。

 夜舞将脸埋进棉被中,用力咬着下,勉强挤出一丝笑。

 不行!笑下出来!嘴角像是上了浆,别说是笑,连向上扬一些都有困难…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咬着牙不让眼泪下来,骄傲如她,纵使身旁没有人,她也下想出一丝软弱。

 不过,满心的委屈,还是压抑不下,泪水不住的出,沾了棉被。

 打从懂事之后,她就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美丽,在男人间悠游的生活,利用男人愿意提供、她愿意接受的资源,过着凭自己劳力,减少许多阻力的生活,除了自豪,她未曾掉过泪。

 男人渴望她,却不敢侵犯她:男人奉承她,她却从不曾陷落过。

 只是这男人,既不奉承、也不渴望她,她却一股脑儿的栽进去,赔了身子不打紧,她却连心似乎都不再属于自己,仍旧跳动着,但跳动的旋律却是思念,思念那个人…

 她哭的累了,细瘦的身子蜷曲在上,缓缓的睡去。

 下知过了多久,她恍惚感觉到,灼热的吻轻轻的印在她的颊上、颈际,糙的肌肤抚着她的,拂去她的泪…

 “小懒猪,吃饭了。”邢极发出极低的嗓音,在她的耳际轻声说着,低浓的嗓音中,带着浅浅的心疼。

 她慢慢地睁开眼睛,突然看见邢极坐在沿,正低着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你只要睡着,不吃饭也没关系吗?”邢极放下手中的食物,沉下声音问着,语气中有着不满。

 他忙着处理伊娜闯出来的风波,一忙,就忘了时间,等他处理到了一段落,才发现老早准备好在厨房的餐点,仍旧原封不动。

 “你下是嫌我胖吗,我正好减肥,消耗身上多余的脂肪。”夜舞撇开脸,拒绝食物的惑。

 “快吃东西,你会饿坏的。”邢极不理会她的问题,拉起她的手,执意让她起身。

 “我想睡了,你出去。”夜舞不依,仍旧将头埋在被子里。

 “吃完东西,我陪你睡。”邢极语气淡漠地说道,灼热的目光没有离开她。

 这一句话,让夜舞的怒气又一波袭上来。

 “这里是客房,客房懂下懂?就是客人睡的房间,你的主卧室在那边,有着明亮灯光的那一间。”她低吼着,刚才消失的委屈,很快又占领她,一双亮眼儿又罩上水雾。

 “别哭了。”邢极鲁的命令着,不过,擦拭她眼泪的手,却是格外温柔。

 “不是很凶的吗?怎么这会儿变的这么爱哭?”

 “要你管!”夜舞打掉他的手,火速的抹去自己的泪,暗骂自己没骨气。

 “我下得不管。”邢极低语。

 一贯的火爆脾气,让她的坚毅特质明显,而这一股不服输的个性,也让他为之动心。

 只是,她现在出的可怜模样,却揪着他的心发疼,他怎么能不管?

 “出去啦。”夜舞将身子掩进棉被里,不想再见到他。

 “真的不想吃?”邢极又问了一声。

 “不想。”这回答,简单明了。

 “那,我就吃罗。”邢极出淡淡的笑。

 “随便你。”这回答,仍旧乾净俐落。

 掩在棉被里的夜舞,并没有听到餐具碰触的金属声,下过,衣物宪宰的声音,倒是清楚的很。

 她正疑问着,的一乾二净的邢极钻进被窝,倒是马上让她知道答案-

 “你做…”夜舞乍红了脸,在她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邢极就将她的身子搂进怀里,用灼热的封住她的,他灵活的舌顶开她的办,勾引纠着她柔滑的香舌。“邢极!”

 她推开他,不知是羞还是气,她的脸红的娇,衣服已经在绵的吻里被了下来。“别忘了,你说过不娶我。”

 “那是你说的,我只是点头。”邢极可不承认这一点,大掌探入她的身后。

 “点头表示同意。”夜舞红着脸说,想要挣脱开来,却只是更被人大中。

 “不娶你,并不表示不要你。”邢极不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解下她的衣。

 “你!”她努力想夺回衣,却徒劳无功,于是以双手护在白的丰盈前,一双眼睛瞪着他,用力咬着红,不知道这样的姿态与表情格外人。

 “你让我睡客房!”夜舞的眼眶热热的,用力眨了几下眼睛后,甚至还仰高了头,下让泪水出来,她鼻子,泪水还是不听话地滑下粉的脸颊。

 他的脸有两秒钟的不解,而后,缓缓的扯出微笑。

 “你以为我不要你了?”人的脸上,有着难得的人微笑。

 “哼!”夜舞下语。

 “爱哭的小丫头!”邢极将脸埋进她的颈际,无视她的反对,进她淡淡的体香。“我的书桌就摆在房里,电脑也是,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对邢氏最有利的指示,所以电话会说下完、打字的动作也下会停,除非我处理完毕…”“这又不关我的事。”夜舞只是啜泣了几声,很快就恢复。

 “所以你不能睡在我房里,太吵了。”邢极亲吻着她的耳垂,低声的说道。

 “你…”夜舞的心被撼动,他竟如此体贴?

 “懂吗?”他低声询问着,双手落在她的丰盈上,轻捧起两掌的白,以舌覆盖顶峰的两点可爱殷红。

 “邢极…”

 夜舞双手软弱地搭在他膛上,想要推开他,却又觉得全身好似无力,只能拱起柔软的身子,将丰盈更往他的口中送去,任由他享用。

 “你不嫁我,没关系,下过,我不会让你嫁给别人。”他霸道的低语,他的手来到她的双腿之间,捻着她花苞内的核心,满意地听见她难耐的息。

 夜舞什么话也说下出,只是低着。

 撑开她的双腿,他温柔的将望探进花径,在她的娇中占有她,印上属于他的烙记。“你是我的!你这辈子,都是我的!”  M.puTaOxS.CoM
上章 激情恋曲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