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别想搞暧昧 下章
第一章
蓝色的天空下是一座平静优雅的湖,湖边被绿地和茂盛大树所包围,湖中野鸭在泅水,这般美丽得有如童话故事里的风景,绝对不是造假,而是真实的。

 这里是位于纽西兰偏远山区的一处私人度假山庄…卡列山庄。

 “卡列山庄”所处的地理环境不仅仅是风景优美而已,山庄里每一间套房的装潢还极为奢华舒适,而最令人惊的是房间里的视野也和大厅一样,推开落地窗望出去,台的下方就是湖面。

 要住进这种私人山庄里当贵宾,除了要和主人有着深厚的情之外,当然也得要有和主人一样尊贵的身分地位才行。

 滕绪励正是山庄主人的亲戚,每年他总是会拨出几天时间过来这座山庄度假,小时候是跟着父母亲,长大后则是带好友一起前来,而最近这三年他带来的人只有一个,就是他的顶头上司…沈暧璇。

 今晚,入了夜的山庄被雾团团围裹住了,气温比白天还降了几度,让人一踏出屋外,马上感觉席卷而至的寒意。

 只是秋末呢,怎么天气就冷成这样?

 沈暧璇缩了下身子,马上退回房内,将两扇木造的古典门扇给关上,落了锁后拉上厚重的帘幔,赤的双脚踩在有暖气设施的地砖上,身子又被屋内放送的暖气给围裹着,这让她感觉温暖许多。

 才刚拉好帘幔正要转身回上,身后就袭来一堵厚暖的男膛,男人结实的古铜色双臂从后面圈绕住她的细致柳,穿着蓝纹睡的长腿紧贴着她睡衣裙下的修长美腿。

 “逮到你了。”低厚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

 抱住她的,只可能会是一个胆大妄为的男人…滕绪励。

 “嗯…”他的舌随着气息吐纳上她的耳垂,引来她的身子一阵颤栗,瑰吐出轻

 对于她的反应,滕绪励勾气地笑了笑。“你半夜不睡觉偷溜下,不会是想爬过台闯进我房间里吧?”

 “才…不是。”沈暧璇靠在他的膛上,虚弱小声的反驳。

 她是睡不着,想出去吹吹风透透气,谁知外头冷飕飕的,让她才踏出一步就缩了回来。

 况且谁会想闯进他的房间呀?就算她想见他,也根本不用费心爬过台去他的房间好吗?

 看,他现在自己都正大光明走进她的房间来了,在深夜近十二点钟的时候。

 “那你出去做什么?”不仅咬她的耳垂,他吻着她的颈脉,置在间的大手还不安分地从未束紧的睡袍襟口闯进里头。

 “我…”倒一口气,在他的大手掌探近她的口时,沈暧璇心跳加速、呼吸不稳。“滕…绪励,你别来哦。”

 才刚抵达这山庄半天,他就开始想作怪,企图侵越两人上司与下属的关系了。

 “为什么不能?”她的话引来他的不悦,霍地将她扳过身来,恶狠的黑目瞪着她。“在这几天,你是我的女人,我是你的男人,不再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为什么我不能爱你?”

 吼~~每回一提到这个,滕绪励就面目狰狞。

 他很凶欸!沈暧璇委屈地扁起小嘴。

 “我刚刚只是随口说说嘛,我一直忘了我们已经离开台湾,不在公司里头…”在公司里,她和他可是严守身分界限,不搞暧昧关系的。

 “你的脑子什么时候才会变得灵光些?”屈起指节,往她雪白的额心一敲,方才眉眼间的怒焰消失不见。

 沈暧璇气鼓起双颊瞪着他。“我什么时候脑子不灵光了?”这句话很侮辱人哦。

 “我看你的脑袋瓜二十五年来从没有灵光过。”双掌同时拍向她鼓着的粉腮,这个动作让她“噗”的一声,发出不雅的声音。

 沈暧璇俏颜爆红。

 “你别拍我的脸,很痛耶!”窘迫的想抓开他贴在她脸颊上那温暖的大掌。

 滕绪励却紧捧着她人娇俏的粉颜,一个充满望挑逗的狂野之吻,直接往那微嘟的瑰黏上去。

 他喜欢吻她,喜欢抱着她在上打滚…当然,打滚不单纯只是抱着滚而已,滚一滚之后就会演变成暧昧的搏战,他们之间就会从上司与下属转变成亲密情人的关系。

 他爱极了这样的亲密关系,所以每年他总会想尽办法在忙碌的工作中腾出几天的时间,以出国考察之名拐她到这个隐密的山庄度假。

 “励…你别…”呼息了,理智飞了。

 沈暧璇全身都躁热难耐,迷茫间,轻盈的她被滕绪励给抱起,一同跌落那张铺着红色丝绒单的大上。

 跌落大的下一秒,她身上的白色睡袍被抛到地砖上,他的蓝纹睡则挂在尾,健硕优美的躯干一点也不客气地覆在她的上方。

 “暧暧,我不会停下来,你尽管放心,我今晚的表现绝对会让你满意…”等了好久才等到这个只属于他们两人的假期,他可是打算好好表现一番的,免得她都忘了他在上有多么的勇猛厉害。

 天~~她不是要他别停,她是想叫他停下来。

 但显然滕绪励不懂她的意思,整个晚上完全都没有放过她的念头。

 ------

 清晨,原本她想到湖边去散步的,可是滕绪励一直到天亮才肯放过她,所以当天色渐亮,外头的气温回升一些,正好适合晨间运动、呼吸新鲜空气的最佳时机,她却窝在暖呼呼的红绒上睡大头觉。

 当沈暧璇正好眠时,滕绪励只休息了三个小时就先起

 他的体力没有沈暧璇那么差,正值青壮年的他拥有相当旺盛的活动力,尽管昨晚耗尽了他大部分的力气,但只需要稍稍休息一下,他马上就可以恢复精神。

 下了,捞起睡穿上,一双长腿迅速而无声地移动到门边,打开门走出去。

 “滕先生早安,请问早餐现在准备可以吗?”管家已候在房门外,一等贵客出现,旋即趋前询问。

 “准备我的就行了。”滕绪励往自己的房间迅速移动,他得赶在五分钟内连上视讯,和台北公司的几个特助商议要事。“麻烦将早餐送进房间给我,另外沈小姐的不用准备,也不要去惊扰她,让她好好睡觉。”

 进房前,他仔细地叮嘱管家。

 避家衔命离去,进厨房吩咐厨子做事。

 不久后,滕绪励已经换上了休闲衫和黑色长,坐在房间左侧的大书桌前,透过书桌前所摆放的宽萤幕与台湾公司的人员进行线上会议。

 桌面上摆的不只是从他行李箱里拿出来的公文,还有一份热腾腾且非常丰盛的早餐。

 滕绪励的食量大,这里的管家从小就服侍他,所以很了解他的需要,原木托盘上摆的火腿及煎蛋和特制酪夹吐司,全都是三人份的,连鲜也是双倍分量。

 台湾那边的几个人全都面讶异,看着他边吃着丰盛的早餐边开会讨论。

 要命,他们怎么都不知道滕副总的胃口有这么大?

 “今天所讨论的几个要点,你们回去再做更细部的研究,明天这个时间再上线,我要听你们研讨出来的意见和看法。”

 解决完最后一片火腿,灌掉两杯五百CC的鲜,这个为时二十分钟的小会议也宣布结束。

 “滕副总,那…明天见。”那端的人员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滕绪励解决掉全部的早餐。

 “明天见。”

 滕绪励没空理会他们,手指往键盘一敲,萤幕变为一片黑,那伙人全都不见踪影。

 从桌后起身,他看看手腕上的表,心中预估着沈暧璇可能起的时间;在她起前,他还有足够的时间到湖边走走。

 到行李箱里找出一件料外套,三两下穿上身,他离开了山庄,独自在林间漫步,享受着森林的芬多

 ------

 走在湖畔林间,这样美妙放松的气氛,应该拉着沈暧璇一起来享受的,但是她昨晚被他给折腾得很累了,他实在舍不得吵醒她、打搅她的睡眠,所以现在只好自己一个人来散步。

 一个人的时候,他脑海里所想的不是烦人的公事,而是她的身影。

 认识沈暧璇已经三年了,记得和她初遇的地点是在飞机上,当时她正搭机返回台湾,俏丽素净的脸上净是苦恼的神情。

 坐在旁边的他,其实一开始就被娇俏的她给吸引了目光,后来他借机攀谈,结果一谈之下才知道,原来她是被家里头的大人着回台湾接管公司,不论她对经商在不在行,反正横竖都要继承家族事业就是了。

 同样出身于名门望族,滕绪励可以感受到她所承受的压力,不过在这方面他可是轻松多了,因为他的外公和老爸虽然也有庞大事业要小辈接管,但截至目前为止,还轮不到排行老五的他。

 所以呢,这些年他可以尽情的玩,直到外公跟父亲找上他为止。

 也许是缘分吧,那一趟旅程他原本只是想回台湾见见大学时代的好朋友,结果却不知怎么回事地答应要帮她的忙,然后便在台湾定居下来,而且也和她迅速发展出恋情,让他有了长久留在台湾的打算。

 可是,他的打算却不是她的打算。

 因为沈暧璇这女人,竟然不准自己和公司的员工搞暧昧关系,所以这三年来,他们在公司的互动总是保持生疏有礼,而与父母同住的她,下班及假的时间也大都陪着父母,能够和他培养感情的时间少得可怜。

 正因为如此,他得想尽办法用各种考察名目拐她一起出国,通常也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能大方的和她公开恋情,同窝一张共享亲密关系。

 脑海持续想着还在睡的娇美人儿,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四十分钟后他已经在湖边散步了一大圈,接着就绕回山庄了。

 踏进山庄的主屋,下身上料外套,挂在玄关的大型衣帽柜中,来到充满古典雅意的大厅,壁炉里燃着小小的火焰,那火焰虽小,却能让大厅温暖起来。

 沈暧璇说过,她喜欢赤脚踏在壁炉前的长毯上,看大厅的壁炉燃着火,享受那种温暖的感觉。

 因为她喜欢,所以一进门看见了壁炉点燃了火,他马上想叫醒她。

 俊拔的身干穿堂过户,直接来到她的房门前,没有敲门便走了进去。

 他几乎是无声地闯进她的房,但是原本该躺在上的娇俏人儿却不见踪影。

 在里头找了一遍,找不着她,滕绪励急切的重新返回客厅,正巧遇见管家,他领着两个仆人要整理大厅。

 “她人呢?”

 “沈小姐刚刚出门去了,滕先生没遇见她吗?”老管家恭敬回应。

 “我是没遇见。”她怎么自己跑出去了?!滕绪励脸色一沈,加快脚步来到大厅玄关口,从衣帽间抓起才刚挂上的料外套,追了出去。

 沿着湖边散步,出去与返回的路线不尽相同,可能是在入口处那里两人错开身了。

 几乎是用跑步的寻找她,这让他刚刚因为散步而暖和的身体发热起来,当他终于追上她,看见不远处的她正坐在湖畔看着前头的男人钓鱼时,外套下的身体已经被汗水浸

 滕绪励加快脚步走近她。他不喜欢她盯着他以外的男人看,这让他感觉自己在她心中似乎不怎么重要,也让他的心产生了不安全感。

 “你…看够了吗?”

 当他走近时,身上披着料披肩的她,目光仍旧放在那名男钓客身上,这让滕绪励脸色忽地绷沈下来,跟她说话的语气也很冷漠。

 乍听见他的声音,沈暧璇欣喜抬头,看着他。“你怎么找来了?”出门前她问过管家,管家告诉她,他散步去了。

 这家伙丢下她,自己一个人到湖边散步,实在很不够意思,所以她便回房抓了披肩,也跟着出门了。

 原本她是出来找他的,结果却在看见这个厉害的钓客时停下了脚步,静坐在一旁看着他钓鱼的潇洒英姿。

 “我出现你很不开心吗?打搅到你看男人的兴致了?”刻意冷淡的语气背后,夹藏着浓浓的醋意。

 习惯了他老是这样怪气的沈暧璇,一点也没发现他的超浓醋劲。

 “我看的是他的钓鱼技术,从我坐下来不过几分钟,他已经钓到好几条鱼了,让我也好想钓钓看呢!”

 “哼,比钓鱼技术,我不会比他差。”听见她说的话,滕绪励被酸意淹没的心口好过了些。

 “真的吗?可是我们每回来这边度假,都没有看见你拿过钓竿,我还以为你不会钓鱼呢!”从沾了水的草地上站起来,她一手抓紧披肩,一手很自然地攀着他的手臂。

 这个自然的倚偎动作让滕绪励又宽心了些。

 “我除了『某方面』的工夫了得之外,钓鱼技术也好得很。”顺势将她勾进怀中,滕绪励瞥了眼在湖畔钓鱼的年轻男人,当对方的目光朝这边看过来时,他迅速将她搂紧,热随即朝她娇瓣贴上去。

 在朝阳下的湖畔,在那男钓客的视线中,滕绪励拥着沈暧璇,给她一个狂野的法式热吻。

 他这是在跟对方宣告他和沈暧璇的关系。

 当他终于吻够了,餍足地放开两腿发软的沈暧璇时,他得意的眼眸往湖畔望过去,那位钓客已经拿起水桶、收起钓竿,准备离开了。

 “暧,你想在这边跟我亲热,还是回去?”收回目光,垂下炙热的眼看着偎在他怀中,脸蛋娇、气息微促的人儿。

 “…回去吧,这里有外人看着。”被蛊惑的沈暧璇有些头昏,吐出虚弱的声音。

 “好,我们回去。”滕绪励勾起一抹笑,亲密地搂着她,背对着那位钓客,离开景宜人的湖畔。

 ------

 早上八点四十分,滕绪励左手提着公事包,西装外套搁在手臂上,右手拿着一只麦当劳纸袋,长腿大步走出电梯。

 当他踏进办公室里,坐在前头不远处的丽秘书马上上前恭

 “滕副总早安。”身材惹火的女秘书,连声音都娇滴滴的。“好多天没见了,我好想念滕副总您呢!”

 原本俊脸上还有点潇洒笑容的滕绪励,一见到她,脸色马上刷下来,手里的丰盛早餐差点掉到地板上。

 “麦巧丽,你不是调派到行销部申经理那边去了?”

 这个从进公司以来就不断找机会se他的女人,在他上个星期和沈暧璇出国考察前,就已经下人事命令将她调走了,他以为返国后就不会再受到她的騒扰,从此还他安静的上班生活。

 结果呢,她却还赖在这边,没走。

 “抱歉,副总,您的人事命令据说在沈总那边被拦下来了,沈总说我是能干的秘书,要我务必留在这里帮副总您的忙。”

 滕绪励听了,脸色忽地转黑。

 眼角动一下、两下,一双深黑的眼眸瞇起危险的线条,瞪着眼前搔首弄姿的麦巧丽。

 “这是沈总亲自跟你说的?”这个沈暧璇,故意丢个女人在他旁边随时se他,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设计他出轨,好名正言顺跟他提分手吗?

 “是的,沈总在和滕副总出国考察前,特地出几分钟的空档跟我单独见面呢!”有总经理的谕令加持,麦巧丽可是一点也不怕被调派出去。

 她好喜欢也好崇拜滕绪励,他是她这辈子见过身材最、最英俊潇洒、最有魅力的男人了。

 “麦、巧、丽,把你的口水擦干净。”滕绪励眼角跟嘴角动得很厉害,就连拿着公事包和早餐袋的手都微微颤着。

 他无法忍受再和这个花痴女待在同一个空间里,全身漫着冷怒气息的他,转身就走。

 他要去找沈暧璇算帐!

 这女人,前几天还娇软地沈溺在他的男魅力中,让他以为她铁定已经爱他爱到无法自拔,爱到无法忍受别的女人在他身边纠

 结果咧?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想象而已。

 沈暧璇这女人早就算计好了,一回国就将麦巧丽往他身边,好让他被得腾不出空来找她谈情说爱。

 很、好~~既然她如此不仁,那就别怪他无义!

 从现在起,除非将麦巧丽这黏人调派走,否则他就将办公室换到总经理室去,再也不踏进副总办公室。  m.PUtAOXs.cOm
上章 别想搞暧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