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别想搞暧昧 下章
第七章
午后三点钟,沈暧璇拉开帘幔看看玻璃帷幕外头,雨已经停了,密布在台北天空上的乌云也已渐渐散去。

 没有将帘幔拉上,她一向喜欢看见天空的感觉。

 转身又回到工作桌前,她继续趴在桌前跟设计稿奋斗。

 “妈咪,爸爸为什么一直都没来找我玩?”

 今天沈愍睡晚了,在上一直赖到十点多才起来,所以干脆就请了一天假在家里“自习”

 但他不得闲,不时在游戏室和妈咪的工作室里穿梭闲晃。

 “爸爸回美国去了。”星期,也就是四天前,滕绪励在离开这里后,就没有再出现,原因是他要陪未婚返回美国,向女方长辈提出解除婚约的事,这一去至少得花他一个星期的时间。

 这是他临行前从机场打电话告诉她的,当时她也不知该如何反应,只是应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其实她没反应是因为她心存愧疚,她心头不安…因为她和滕绪励的复合,却得让另外一个女人伤心。

 这几天沈暧璇心软得几乎想打电话给滕绪励,想求他别为了她和沈愍解除婚约,但她清楚的知道,一旦自己说出口,又将引来他强烈的不满,或许会造成更不好的后果。

 “那爸爸什么时候会回来?”站在工作桌旁边,沈愍无聊地看着设计稿。

 “我不知道,他没跟我说。”有条边线画歪了,她擦掉重画。

 “爸爸为什么没说?他难道忘了我们的约定了?”俊脸一沈,他最讨厌失约的人了。

 沈暧璇终于肯停下笔,转头看着脸色微沈的帅儿子。“你跟爸爸有什么约定?”她怎么不知道?

 “爸爸答应过我,他要陪我去六福村玩,我要和同学一样,穿上阿里巴巴的衣服拍照。”

 他有个同学跟爸爸拍了好几张很神气的照片到学校献宝,让他很羡慕。

 “你喜欢阿里巴巴?”挑起一道细眉,她以为儿子喜欢的是金刚战士。

 “不是,我喜欢当四十大盗的头目。”虽然比金刚战士逊很多,但当头目也神气的。

 “我劝你还是别当大盗的头目比较好,因为他最后的下场惨的。”放下笔,沈暧璇决定提早收工。“这样吧,我们一会儿出发到山上泡温泉,你说好不好?”

 沈愍歪着头,想了一下,很勉强的点头。“好啦。”

 其实他比较喜欢玩组合战士,不过看在妈咪爱泡温泉的分上,他很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

 “太好了,泡完温泉我们可以大吃一顿!”

 说走就走,沈暧璇马上跑出工作室跟小罗说了一声,然后拉着儿子整理一小袋衣物和浴巾,开着车快乐的出发了。

 ------

 上山泡完温泉并享用一顿大餐之后,他们又留在山上看夜景,一直到九点多才返回住处。

 在返家的路上,沈愍已经在后座睡着了。

 她将车速放缓,慢慢地驶向住处的地下室停车场。

 “欸?那不是…”就在要驶进入口前,她看见停车场的警卫室旁杵着一抹熟悉身影,他穿着及膝的米长风衣,脚边搁着行李,颀长的身影正靠在墙边抽烟。

 将车子停下,沈暧璇看见他的同时,滕绪励也看见了她。

 他捻熄香烟,拎着行李朝她走过来。

 “把车门锁打开。”走近时,他一脸疲惫的对她说。

 沈暧璇顺从的按下遥控锁,车门锁开了,滕绪励迅速绕过车头,坐上驾驶副座。

 “你…”看他那样子,好像才刚回国。

 他看起来很累,为何不回去休息呢?

 “我很累,有话等上楼再谈吧。”滕绪励靠在舒适宽大的皮椅上,闭目养神。

 听听他的口气,好像这里是他家一样,而她只是个司机。

 沈暧璇嘟起粉,开车进入车道驶往地下室,停妥车后,她推推他。

 “下车了。”才两分钟而已,他不会就睡着了吧?!

 滕绪励伸手抹抹脸,伸了个懒提振一下精神。“我来抱儿子,你能帮我拉行李吗?”他转头看着儿子睡的模样,嘴角扬起了笑痕。

 “嗯。”她点头,看着他温柔凝视儿子的目光,她的心情变得激动。

 两人一同下了车,滕绪励到后座抱起儿子,沈暧璇除了拿自己的小袋衣物外,另外还拉着他的咖啡行李箱。

 一家三口回到顶楼,情景温馨得令人感动。

 滕绪励将儿子轻轻摆回上,拉过被单帮他盖好后,俯身在儿子额上轻吻一下。

 然后他离开房间,关上门,在客厅和刚将行李箱及那袋衣物放在一旁的沈暧璇面相遇。

 “我累了,今天能留下来过夜吗?”

 直接提出要求,他是打定主意今晚要留下来,赶也赶不走的。

 沈暧璇对他的要求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只是…

 “你要跟小愍睡,还是睡客厅的沙发?”微红着脸蛋,她比了比那张两人座的沙发。

 滕绪励瞥了眼沙发,收回目光。“除了这两个地方之外,还有其他选择吗?”倦眸凝视着她,他等着她的回应。

 “这…”当然还有地方,就是她的,只是以他们目前的关系,好像不太适合同共枕。

 “我累坏了,我保证今晚没体力碰你,所以你的出借一半的空位让我躺,绝对不会有所损失的。”他哼了哼,对于她的迟疑,他可是不太爽快。

 “既然这样,那你就睡我的吧。”点头时,她的脸颊几乎着火了。

 说完,马上转身想走掉,但滕绪励拉住了她的手,将她往身怀带。

 她惊讶地抬头看他,他的却在瞬间落下,就着她仰头的角度,衔住她粉润的樱口,辗转深吻。

 他吻得她的腿都软了,心跳狂飙,就在她无力招架几乎要投降时,他放开了她,嘴角勾起一抹人的笑。

 “我想这个吻,想了五天了。”

 脸蛋爆红,红到发烫,双手贴在他平坦结实的膛上。

 “你你你…你未婚没有解决你的渴望吗?”不知怎地,她竟然说出这样明显带着嫉妒的话来。

 “你很想知道我和巧莲的婚约解除了没,对吧?”滕绪励先是挑眉,然后一扫疲累的仰头大笑。

 “我我我,我才没有。”否认,绝对否认到底。

 她的头猛摇动着。

 滕绪励的双手扣住她摇晃的头,脸上的笑意隐去,换上正经且严肃的神色。“我和巧莲的婚约目前暂时无法解决,但请你相信我,我会尽全力去处理的。”

 他对她说话,语气沉重却坚定。

 沈暧璇瞅着他,她能感受到他沉重的情绪。“婚约没解决没关系,我并不很在乎…”

 “可恶的,你别再说让我生气的话!”什么叫不在乎?五年前不在乎,现在还是一样?

 滕绪励眼一冷,眉一敛,低头又吻住了她。

 这个吻带着惩罚意味,狠狠地肆着她瑰的樱

 不在乎是吧?那我就让你多在乎一点。

 ------

 张开眼,沈暧璇困惑地看着拥抱她的男人。

 他怎么会在这里?

 偏头想了一下。她想起了昨晚他突然出现,还强行在这边留宿一夜。

 虽然这回他占了她的,但是他很规矩,没有做出踰矩的举动,只是很沈很沈的睡着。

 心头有点小小的失望呢…

 沈暧璇红着娇颜从他怀中离开。她不知道自己在失望什么,就因为他没主动拥抱她,就教她失望了?!

 红着脸下了,她很快的梳洗过后,走出房间到厨房弄简单的早餐。

 煎蛋夹吐司加上一杯鲜,或是冲泡一杯即仍僻啡,是她仅会的早餐料理。

 “妈咪,爸爸起了没?”刚弄好三人份早餐,儿子沈愍也起了。

 “小愍早安。”将手擦干净,沈暧璇走过来抱着儿子亲了一下。“你去叫爸爸起好吗?然后过来一起吃早餐,等一下可以叫爸爸陪你去学校。”

 “好!”沈愍高兴得欢呼,转身跑掉。

 一会儿,父子俩一大一小的身影一起出现在和厨房相通的小餐厅里。

 “早安。”沈暧璇看着他们,情绪有点激动。“要不要一起吃早餐?”她看着滕绪励,他人慵懒的魅力令她心跳加速。

 滕绪励牵着儿子的手,慵懒的黑眸却摆在她的身上。“早安。”他走过来,另一只空着的手搂住她的,倾身给她一个热情的早安吻。

 沈暧璇被吻得双腿发软,滕绪励这才足地放开她。

 双分开的两人,还额贴着额,热烈地凝视着对方。

 “爸爸,你快点吃早餐啦,等一下陪我去学校好吗?”沈愍的轻嚷让热络的气氛中断。

 滕绪励又啄了一下她红的粉,才松开搂住她肢的手臂。

 沈暧璇羞怯的走到餐桌一端,滕绪励低头跟儿子说:“好,我陪你去学校,可是得搭计程车去。”

 “不要,我不要坐计程车。”沈愍摇头。“爸爸可以开妈咪的车呀,好不好?”

 “开妈咪的车啊?可以吗?”抬头,他看着她。

 沈暧璇向来不爱别人碰她的车,但借给滕绪励开,没理由说不。

 “好。”她点头。

 滕绪励扬笑了笑,他很高兴她肯大方跟他分享她的东西;这跟以往的她不一样,以前她总是顾忌这个、顾虑那个,现在好像变得好说话了些。

 “那么等一下我开妈咪的车载你去上课,然后再回去换衣服上班。小暧,你的车今天恐怕得全天候借我使用了,方便吗?”

 必于她的东西,他都想独占。

 “嗯…应该可以吧,不过四点半前你得去接小愍回来,行吗?”

 “没问题,等我接儿子回来,晚餐我们全家一起吃吧!”一起早餐,一起晚餐,这是多么美好的事。

 滕绪励乐观看待一家三口的未来。

 不过沈暧璇倒是没他那么乐观,在滕绪励的婚约还没解决之前,她认为很多事还是不宜公开。

 但愿一切顺利才好。

 ------

 滕绪励带着沈愍出门之后,沈暧璇进入工作室继续未完成的设计稿。

 新来不久的助理阿班在门口探头。

 “老板,刚刚我看见一个陌生男人开着你的车载小愍出去耶!”阿班有些迟疑地打断了老板的工作。

 被看见啦?!

 “滕先生是我的朋友,他载小愍去上学。”沈暧璇脸蛋微红,对着阿班说。

 “喔~~原来是老板的朋友啊!可是他看起来跟小愍好像…”阿班抓抓头,一脸困惑。

 “人家长得像关你什么事?”小罗凶狠的声音出现,他拿着卷筒往阿班的头上用力敲了一下。

 “啊!罗哥,你出手太重了,很痛耶!”阿班惨叫。

 “你给我认真点上班,别想摸鱼。”小罗一点都不同情阿班,抓着他的后领,将他拉出沈暧璇的工作室外。

 小罗的个性凶悍得很,沈暧璇怕他太为难阿班,忙出来打圆场。

 “小罗,没关系啦,阿班只是好奇问问。”

 “这种事有什么值得好奇的?你是吃太闲了,还是嫌今天的工作量不够多,所以想找人聊天打发时间?那好吧,你今天跟我出去好了,包准你忙到翻!老板,我带阿班出去了。”边说,边将刚进公司的阿班给拖出去。

 阿班苦着脸不敢抱怨,跟着工作认真的小罗出门了。

 沈暧璇还想替阿班说情,却只能目送他们离开。

 唉,她很怕小罗这种个性又会吓跑阿班,那到时候又得重新应征助理了。

 现在请人可不容易呢,但愿小罗别太刁难阿班才是。

 回到工作室,她才拿起笔,结果桌前的电话就响了。

 “暧璇设计工作室你好…”“暧璇啊,我是妈妈,你有看今天的早报吗?还没看的话快去看,看完后马上回家里一趟,你爸有话要跟你谈。”

 沈母十万火急的代。

 沈暧璇听得一头雾水,愣愣地应了声,然后挂回电话,走到外头从小罗桌上拿起还没人动过的早报。

 打开一看,滕绪励冷峻的脸出现在她眼前…他上报了,还是头条新闻!

 双手紧抓着报纸,她专注地看着这篇独家专访报导,上头写着滕绪励出现在台湾的原因…

 必于上头写的事,他还没跟她谈过。

 她看着,情绪微

 ------

 被老爸老妈催回家后,沈暧璇被这两个老人家整整了两个小时。

 这两个小时谈的全都是滕绪励。

 他们如果知道,其实她已经和滕绪励见面,两人甚至有复合的可能,不知会不会抓狂?

 尤其是老爸,他将沈愍当成沈家事业的未来继承人,要是沈愍以后变成滕家人,他一定会很伤心。

 “爸、妈,滕绪励他回台湾,只是因为滕氏在台湾成立分公司而回来坐镇,不用太大惊小敝吧?其实只要我不涉及商业场合,根本和他碰不到面的,你们就别担心了。”

 沈暧璇从沙发上起身,抓起皮包想走人。

 她不擅说谎,很怕再装下去会破功,所以还是赶紧逃离这里的好。

 “站住。”沈父也跟着起身,喊住她。

 沈暧璇僵了下,缓缓回头。“爸,还有事吗?”

 “我认为这段时间还是让小愍回来住好了,别住在市区,免得让那姓滕的看见小愍,把小愍给抢走了。”

 地球是圆的,说不定哪天沈愍和滕绪励会在某处遇见对方,所以沈父认为还是应该要小心为妙。

 沈暧璇很想告诉老爸,沈愍和滕绪励已经见过面了,可是她不敢说。

 “呃…爸,我想应该不会有这么巧的事吧?”呵呵,她说得很心虚。“何况小愍住这里,要上课很不方便耶!”

 “不方便又怎样?总比被那姓滕的把孩子要回去好吧?”沈父直盯着她心虚的表情,盯了许久,好像看出了些许端倪。

 “嗯…应该不会吧?就算滕绪励真的发现小愍的存在,我也绝不会让他把孩子抢走,以后小愍也不会改掉姓氏,关于这点,爸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啦!”被精明的老爸盯着,沈暧璇内心极度不安。

 “哼,说得好像你已经跟姓滕的讲好了一样。”老人家双手盘,哼了一声。

 “我才没有!爸,你别瞎猜好不好?”否认到底,沈暧璇用力摇头,脚步也快速往大门跨去。

 “暧璇,你爸只是随口讲讲,你在紧张个什么劲儿?”沈母从沙发上起身,走过来拍拍女儿的肩。“好啦,快回去工作吧,下午记得准时去接小愍哦!”“嗯,好。”幸好老妈肯放人,沈暧璇马上打开大门往外快步走。“爸、妈,我回去喽,掰~~”

 溜喽!

 沈暧璇速速穿过庭院,谢绝了司机要送她回市区的好意,并在溜出沈宅大门后,边往山下走边等着路过的计程车。

 但一路上都没有计程车经过,所以她只好朝公车站牌走去。

 忽地,手机响了。

 她低头从皮包拿出手机。“喂…”

 『是我。』滕绪励的声音从手机彼瑞传来。『你不在家?出门工作吗?』他人正在前往她住处的路上,因为怕扑空所以先打了电话。

 结果,住处没人接,果然是不在,幸好手机拨通了。

 “我…在山上,正要搭车回去。”沈暧璇想了下,老实说出自己的所在位置。

 『被召回去了?因为今天的报导是吧?』滕绪励聪明得很,马上猜到。

 “你真厉害,一猜就中!”吐吐舌,她看着天空,乌云开始聚集,恐怕山区就要下雨了。

 『你老实招了吗?』他问,将车子方向盘一转,朝山上驶去。

 被他突然一问,沈暧璇沈默了。

 她没说话,滕绪励就知道答案了。

 『暂时不说也没关系,反正以后有得是机会。』他嘴巴虽然这样说,可心里却不太高兴。

 “你…真的不生气吗?”

 沈暧璇可了解他了,认为他不可能真的无所谓。

 『是有点。』她既然问了,他也大方承认。『好了,不谈这个。你在原地等我,我过去接你,大概二十分钟左右会到。』

 “啊,你要来接我?!不用…”

 不过,沈暧璇根本没机会拒绝,因为他那端已经结束通话了,她只好乖乖的站在原地等待。

 等了二十分钟,天空变得灰暗一片,眼看雨就要冲破云层掉下来了,这段时间却连一班公车或计程车都没有。

 看来她是注定让滕绪励接送,要不她恐怕得待在这边淋雨,再继续辛苦的等下去了。  m.PutAoXS.CoM
上章 别想搞暧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