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别想搞暧昧 下章
第九章
辈度了一天甜蜜的时光,晚上沈暧璇回到沈家大宅将沈愍接回市区,一家三口共进晚餐。

 当天夜晚,滕绪励理所当然地留宿在沈暧璇的上,隔天周,他们去了趟六福村,开开心心的玩了一整天。

 日子就这样平顺而快乐的过去,滕绪励留宿在她住处的次数也变多了,至于每个周末假,只要滕绪励一有空,不但会主动留宿,而且还会安排全家人一起活动。

 他们就这样过了整整一个月快乐又幸福的日子。

 “妈咪,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滕绪励才到香港跟新加坡出差四天,沈愍就已经忍不住想起爸爸来。

 “后天晚上。”一分钟前才刚完成一份设计稿的沈暧璇,正趴在工作桌前稍做休息。

 “喔…”还要等两天,沈愍有点丧气。

 “干么一副没打彩的样子?”从桌上抬头,沈暧璇好笑地看着委靡不振的儿子。“爸爸又答应你什么了?”

 “爸爸说要帮我带最新的组合战士回来,我等不及想要了。”

 原来小帅哥心心念念的不是爸爸,而是玩具。

 “等不及也得等,爸爸很忙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就耐心点等吧。”

 滕绪励若是知道儿子心头只想着战士不想他,不知会不会生气?

 一定会的!他这个人占有强,向来不允许被他爱着的人心头念着别人,即使那个别人只不过是尊“组合战士”

 “妈咪,你在偷笑耶~~为什么?”沈愍靠近妈咪,目光盯着她微扬的角。

 “我哪有?你看错了。”沈暧璇否认,起身收起设计图,然后拉着儿子回屋内。“你该上睡觉喽,刷牙没?”来到沈愍的房间前,她低头问儿子。

 “我现在就去刷牙。妈咪,你也要刷牙才能上喔!”儿子进房前也不忘叮咛妈咪。

 “嗯,晚安。”在儿子额头上吻了一下,她替他将房门关上。

 回到自己的房间,梳洗换上睡衣后,她躺上了

 脑海中想着滕绪励的身影,想着想着,她勾起了角悄悄偷笑起来,一会儿便沉沉跌入梦乡。

 忽地,头柜上的电话却响了。

 睡意被惊扰,沈暧璇爱困的从厚被中探出雪臂,捞起电话。

 “喂…”这个时间会打电话来的人,大概只有滕绪励吧?他总是会在晚上的空档时间打电话跟她聊天。

 沈暧璇缓缓从上坐起身来,抓着话筒,嘴角的笑意加深了。

 『你好…请问是沈暧璇小姐吗?』但意外的,打电话来的人却不是滕绪励,而是个陌生女子。

 “我是。”笑容从嘴角隐去,凭着女的直觉,沈暧璇约略猜出了这个声音温柔虚弱的女人是谁。“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言巧莲,绪励的未婚。』言巧莲沈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我知道绪励人不在台湾,而我现在人就在沈小姐的住处楼下,我有事想跟沈小姐谈谈,请问你现在方便吗?』

 言巧莲因为一直无法从解除婚约的痛苦中走出,这段时间好不容易等到了滕绪励离开台湾的消息,才敢自美国回来见沈暧璇。

 谤据她派人打探后得知的消息,滕绪励现在和沈暧璇几乎呈同居状态,他们感情亲密,身边还有个跟滕绪励面貌神似的儿子。

 这下,换沈暧璇不说话了。

 她该见言巧莲吗?

 若是拒绝的话,言巧莲会甘心离开吗?

 从美国经过长途飞行来到台湾,就是为了要见她一面,她不认为言巧莲会因她的拒绝而离去。

 『沈小姐,我心里很痛苦,我只是单纯地想跟你谈谈,并没有其他过分的要求…』见电话那端的人沈默着,言巧莲低泣起来。

 “言小姐,你别哭!你现在上楼来吧,我会通知警卫别拦你。”心软的沈暧璇终究还是应允了。

 ------

 几分钟后,言巧莲上到顶楼来了。

 披着睡袍的沈暧璇打开办公室的灯光,让脸色苍白的言巧莲坐在会客区的沙发上。

 “你需要喝点什么吗?”看着精神状况不太好的言巧莲,沈暧璇好内疚。

 她和滕绪励的幸福,看来是害惨了这个女人。

 言巧莲爱滕绪励并没有错,错在滕绪励跟她订了婚约却又毁婚,这事如果发生在她身上,想必也是一样令她无法承受的吧?

 穿着白色洋装的言巧莲脸色不太好,看上去很脆弱,好像随时会昏厥过去一样。

 “不用…”她虚弱地摇头,看着妩媚娇甜的沈暧璇,看着滕绪励这辈子唯一深爱的女人,心痛的将行李搁在脚边。“真是抱歉,这么晚了还来打搅你。”

 在她认识滕绪励之前,滕绪励和沈暧璇就相爱了,没想到在他们分手长达五年之后,一次的相遇就又让他们的爱情死灰复燃。

 然后,一切很快速的发展,在滕绪励与沈暧璇决定复合的那一天,她就被抛弃了。

 这两个多月来,她从震惊到痛苦,一直到终于愿意接受滕绪励要解除婚约的决定,这是多么令人难受的过程,但她熬过来了,也愿意坦然面对。

 只是,在她愿意坦然接受婚约解除的事实之前,她希望能见上沈暧璇一面;所以她在取得有关沈暧璇的消息之后,私自离开美国,搭上飞机飞到台湾来。

 她只会在台湾停留两天,见过沈暧璇之后她就会回美国去,从此忘掉滕绪励,忘掉这段没有结果的感情。

 “别这么说,我也刚好还没睡着,你来不算打搅。”面对一个脸色苍白娇弱的女人,沈暧璇是手足无措的。

 假若言巧莲是来兴师问罪,她可能还会有反驳的能力,但现在她面对的是一个随时会昏倒的女人,让她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一定不我吧?就跟绪励一样…”笑容苦,心头更苦,她几乎要承受不了这种苦楚的煎熬。

 “…”该如何回应呢?

 沈暧璇无语,神情凝重。

 “你放心,我不是来跟你抢绪励的,我只是想看看绪励深爱的女人,还有他的孩子。”赶紧表明立场,言巧莲从来就是个温柔善良的女人。

 她虽然痛心滕绪励的无情,但却并没有因此而恨着滕绪励和沈暧璇。她明白爱情是强求不来的,要不早在以前她就会要求滕绪励赶紧完婚,以免这件婚事节外生枝。

 “抱歉,小愍睡着了。”

 没想到言巧莲也知道沈愍的存在…

 基于保护儿子的立场,沈暧璇不可能让言巧莲看孩子,即使她看起来一副无害的模样,但还是得防着点。

 “没关系,我能见到你就够了。”为何心中的痛苦还是放不下呢?

 看着被滕绪励深爱的沈暧璇,言巧莲脸色更加的苍白,瓣毫无血,勾起苦涩的笑痕。

 “你为什么非要见我不可?”这是沈暧璇心里一直觉得疑惑的地方。

 言巧莲既不是来兴师问罪,也不是来吵闹争执的,她甚至还知道滕绪励此刻不在台湾…既然如此,为何她要出现?

 “因为我想让自己死心,让我放过自己,也放过绪励。”她真的做得到吗?不,要忘掉一个她深爱的人,好难好难!

 言巧莲低垂着头,双手掩面,好想痛哭一场。

 “那么,见了我之后,你能重新开始你自己的生活吗?我和绪励都不希望你不快乐,也许将来你可以找到一个爱着你,你也深爱的男人…”凝重地看着她低垂的脸蛋,沈暧璇内心受着煎熬。

 因为她,让言巧莲失去了滕绪励,这令她感到无比内疚。

 可是她总不能将滕绪励让给言巧莲吧?就算她狠了心将滕绪励往外推,滕绪励也不会听她的话,回到言巧莲的身边去。

 这样做,只会让滕绪励将自己拴紧在她身边,反弹效果绝对更强大可怕。

 “…”言巧莲沈默着。

 她无法对沈暧璇说的话有所反应,因为沈暧璇无法体会她的心情有多糟,有多痛苦。

 “抱歉,我太打搅你了,我想我该告辞了…”捧着伤透的心,言巧莲打算离开这里。

 她以为自己在见到沈暧璇之后,可以抛开所有的痛苦情伤,可是,她还是做不到,看来也只好躲起来自己疗伤了。

 决定要离开后,言巧莲才刚提起行李从沙发上起身,人还没踏出一步,虚弱的身子就晃了一下。

 “你不要紧吧?”沈暧璇见状,赶紧上前扶住她。

 “我…”一阵强大的黑暗朝她袭来,严重的晕眩感包围着她,还没来得及开口,瞬间纤瘦的身子就往沈暧璇的怀中倒下去。

 “言小姐…”沈暧璇惊呼一声,尽力将倒下的她抱住。“言小姐,你醒醒,快醒醒!”看着脸蛋血尽失的言巧莲,沈暧璇心头一阵恐慌。

 正好起的沈愍听见了惊呼声,推开办公室的门,出现在门口。

 “妈咪,那个女生是谁?她怎么会靠在你身上?”头发凌乱,一脸爱困的沈愍,好奇地问道。

 “小愍,你快去穿外套,到我房间拿皮包跟钥匙过来,这位阿姨昏倒了,我得马上将她送到医院去。”

 沈暧璇急坏了,赶紧找沈愍帮忙。

 懂事的沈愍,很快回房抓了厚外套穿上,然后跑到妈咪房间拿皮包和车钥匙,还随手抓了一件爸爸留在房间里的米羽绒大衣,紧张地跑回妈咪身边,合力将言巧莲扶好,一起搭电梯下楼。

 将言巧莲扶进后座后,沈暧璇紧急开车前往最近的医院。

 但愿她没事才好!

 一路上,沈暧璇和儿子沈愍都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

 连续两天周休假,滕绪励完全联系不上沈暧璇和儿子,就连想告诉她返程班机的时间将从晚上提前到正午,也都苦无机会。

 绷着一张俊脸,他步出中正机场,身边跟着同行的秘书和一位经理,两人见上司神情不太对劲,在返程的路上都没有跟上司攀谈。

 三人一起搭上公司派来的车子返回台北,原本还得进公司整理资料的滕绪励却在中途下车。

 “明天早上的会议我不会到,就由高经理负责主持,另外,明天所有行程全部都延后。”关上车门前,他跟秘书代。

 然后在秘书还来不及反应时,车门关上,他提着行李箱大步消失在某栋高级的住办大楼门口。

 “老板他搬家了吗?”高经理纳闷地问秘书。

 “我不太了解。”秘书不知情,不过就算他知道滕绪励在这边下车的内情,他也不会多透半句。“我们回公司吧,接下来还有得忙呢。”

 扁整理相关资料,可能就要耗上两、三个小时了。

 秘书和高经理相视苦笑,两人认命的回公司继续工作。

 至于滕绪励,他则来到沈暧璇和儿子的住处,在空的工作室和屋内绕了一圈,找不到人的他,一脸沈挫败地坐在客厅沙发上,抿不语。

 他试着跟沈暧璇联络,结果才打第一通电话,就发现她的手机搁在房间里,没带出门。

 难怪他整整打了两天的手机还留了言,她都没接。

 懊死!人会到哪里去了呢?

 回沈家大宅了吗?

 就算她要回去,也该先知会他一声,而不是这样无声无息的回去,让他完全联络不上。

 难道她又被沈父着去相亲,和别的男人交往?!

 已经吃过一次闷亏的他,想到这个可能就全身怒气蒸腾,从沙发上悍然起身,打算直接上沈宅要人,顺便跟沈父沈母公开他和沈暧璇复合,将来决定结婚的事。

 他无法再呆呆地任凭沈暧璇隐瞒两人的关系,这件事既然迟早会公开,那就趁早公开吧,免得夜长梦多。

 正当滕绪励走往门口要离开时,门外却传来脚步声,然后是有人掏钥匙开门的声音。

 她回来了?!

 滕绪励黑眸一亮,大步冲上前,率先从内拉开门扇。

 “沈暧璇,你老实跟我说,你这两天到底带儿子跑到哪里去了?”开门的同时扬起低咆声,滕绪励一脸凶狠地瞪着门外的两个人。

 可是,他瞪错人,也骂错了人。

 因为外头站着的两个人,一个是对他不能谅解的沈父,一个是震惊莫名的沈母。

 “姓滕的,你怎么会在这里?”沈父见到滕绪励,气得吹胡子瞪眼。

 面对沈父,滕绪励敛去怒气,冷静以对。

 正好,他本来就打算要去找他们,既然现在两个老人家自动送上门来,那就省得他跑一趟了。

 “绪…绪励啊,你不会是又跟暧璇住在一起了吧?”稍后才从震惊中回魂的沈母,不太确定的询问。

 “是的,伯父伯母,我和暧璇在三个月前复合后,就已经同住在一起了,这件事是暧璇怕你们两老一时间难以接受,所以才会瞒着您们,暂时没说清楚。”

 “你和暧璇在一起…三个月了?”这不孝女,竟然瞒着他?!

 沈父脸色铁青难看,他一想到宝贝孙子沈愍可能被这家伙带回美国去认祖归宗,就一肚子闷。

 “是的,伯父,我和暧璇是真心相爱,我打算尽快和暧璇举行婚礼,让暧璇和小愍有个正式的名分。”不理会沈父那难看的神色,滕绪励镇定的将自己的打算说出来。“我和暧璇都希望能得到伯父和伯母的认同和祝福,而不是在您们的反对中成婚,希望您们能够让暧璇在毫无压力且快乐幸福的情况下嫁给我。”

 “我女儿嫁给你,小愍不就变成你滕家的了?我不能接受他被带回美国去。”孙子可是他看着长大的,怎能轻易就被带走?

 沈父的态度,似乎透着反对婚事的坚决。

 “哎呀,老伴,你怎么这样不讲理?现在绪励既然肯负责给女儿和孙子名分,我们高兴都来不及了,还反对什么?”至于沈母,则是一脸激动的喜悦。

 同为女人,她可以理解女儿想要找个安稳依靠的感受,所以她百分之百支持这件婚事,完全不反对。

 盼望女儿找到好归宿,她可是盼望了好多年哪!

 “你这个女人怎么说话?要是暧璇真的和他结婚,我们就很难见到宝贝孙子了,那我们以后怎么过活?”

 沈父一再强调,他和沈愍分不开。

 滕绪励早已听出端倪,为了安抚两老,也为了能得到两老认同,他心中很快速的有了决定。

 “伯父、伯母,请你们放心!我答应你们,在我和暧璇结婚后的三年内不会带小愍离开台湾,往后若是返回美国定居,每年的寒暑假我一定让暧璇带小愍回台湾陪你们,假如你们平常有空闲的话,也你们到美国来玩,并且长住。”

 他说着,看着沈父的表情由难看转为平和。

 “哼,你说的简单,做不做得到还是一回事。”沈父神色转缓,但还是不太甘愿。

 “我既然答应,就一定做得到,我以『滕氏』的名誉做保证。”

 拿出家族名誉保证啊?

 两老相觑一眼,沈母给沈父使眼色,沈父想想,也不好多为难了。

 “咳…好吧,那我就答应你们的婚事好了。不过,我答应归答应,还得听听我女儿怎么说,你去叫她出来,我们干脆就现在来谈谈婚事好了。”沈父摆摆手,要滕绪励进去喊女儿一声。

 这两天他们两老一直联络不上女儿和孙子,所以才特地跑来看看的。

 结果,滕绪励一张冷静的脸瞬间变

 “伯父、伯母…你们也联络不上暧璇和小愍吗?”他原本以为沈暧璇是带儿子返回大宅和父母同住,可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么一回事,要不两位老人家也不会找上门来。

 “什么叫我们也联络不上?难道你也没见到他们母子俩?”沈父看着未来女婿瞬间转为忧心难看的脸色,心中不安。“你是怎么照顾我女儿和孙子的?连人都不见了还不知道?!”

 真是急死人了!

 “抱歉,我刚从国外出差回来,前两天我还能联络得上暧璇,可是从昨天早上开始就找不到她了,就连我提前回国也没见到人…”她和儿子会跑去哪里?“伯父、伯母你们先进来坐,我去问问警卫。”

 招呼过他们,滕绪励焦急的马上跑回屋内,打对讲机询问一楼的警卫和地下停车场的警卫,他们也许能知道一些讯息。

 “老伴啊,暧璇不见了,小愍也一起不见?这该怎么办才好?”当滕绪励询问警卫时,沈母拉拉老伴的衣袖,一脸担心。

 沈父审视一脸焦心却冷静处理事情的滕绪励,再回头给老婆一个安抚的笑容。“放心吧,他会找到女儿和孙子的。”

 这句话,表明他接受了这个女婿。

 沈母看看老伴,再看看滕绪励,笑了一笑,稍微宽了心。  m.PUtaOXs.cOm
上章 别想搞暧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