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别想搞暧昧 下章
第十章
滕绪励十分焦急的赶到医院,一踏进十一楼住院病房区的走廊,就看见沈暧璇和儿子窝在走廊的椅子上,头靠头、身上盖着他的大衣,很沈很沈地睡着了。

 他跑了过去,蹲在两个睡的人儿面前,一双锐利焦急的眼眸审视着母子俩,确定她和儿子并无大碍后,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选择在沈暧璇旁边的空位坐了下来,大手抹了抹疲惫的俊脸,让自己了几口气,放松紧绷的情绪后,他转过头,眸光温柔地凝视着他想念的娇丽容颜。

 这女人让他心生牵挂,不过短短两天没联络上,他都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要是她存心离开呢?他不心碎而亡才怪!

 口浮起一股复杂情绪,他伸长手臂将她揽进自己怀中,顿时因为她的移动,让儿子的头也跟着往下滑去。

 儿子改枕着妈咪的大腿继续沈睡着,沈暧璇则靠在他坚厚的口前。

 因为姿势改变,睡沈的沈暧璇微微挣动了几下。

 她嗅到熟悉的男气息,神智蒙间半张开美眸,眄了眼身旁的人。“呵~~”打了个呵欠,她还未全然清醒过来,没认出自己睡在哪个男人怀里。

 “你到底在搞什么?不在家里待着,跑来医院走廊睡干么?吃了闲着没事做吗?”滕绪励不悦的低沈音嗓在空的走廊里响起,在她耳畔撒下一阵闷雷。

 这声音…是绪励?

 沈暧璇瞬间清醒过来,她仰起娇丽粉颜,看着下颚线条紧绷、一双幽暗锐眼正盯着她看的男人。“你怎么会在…这里?”她满脸困惑。

 滕绪励没做回应,低头顺势衔住她的粉,他太想念她的甜美滋味了,完全不理会自己正身处何处。

 沈暧璇脸颊瞬间漫上红泽,幸好当他终于吻够了愿意放开她时,走廊上并没有其他人走动,而靠在她腿上的儿子依然沉沉睡着,完全没有要转醒的迹象。

 “你不是晚上才回来吗?现在…才两点呢,你怎么会出现?”微着,她愕然地看着他。

 “我完全联络不到你跟儿子,哪还有心情处理公事?我提前回来就是要看看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害得他和未来丈人和丈母娘焦急找人。“你没事跑来医院做什么?”

 若不是警卫前晚看见沈暧璇和沈愍匆匆扶了个昏的女人上车,并跟警卫说了声要来这间医院急诊,他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她。

 “这事情说来话长,我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要把事情说清楚,还真有点费时,沈暧璇盘算着要不要让滕绪励直接进病房去见言巧莲,免得她得多费舌解释。

 “那就长话短说。”他也没耐多听她解释,只要她简短代,她前天晚上到底是带谁来医院就行了。

 “嗯…好吧,那我简短说明,可是你听了之后先别变脸好吗?”

 “快、说。”滕绪励脸色微沈,下颚紧。

 他不会给什么保证,这是种愚蠢的行为。

 “好、好啦,我说就是了。”他的脸色很难看,看得她心惊胆战。“前天晚上言巧莲来找我谈话,当时她脸色苍白,看起来很虚弱,我很担心她的状况,结果还真的不出我所料,不一会儿她就晕了过去,所以我和儿子才紧急送她来医院。”

 沈暧璇比了比病房里,那里头躺着静养的人就是言巧莲。

 滕绪励听了,脸色大变。

 “她来做什么?跟你吵架?!”他痛恨言巧莲的纠不清,从语气的嫌恶就听得出来。“该死!这么做对她没好处,我进去跟她说个明白…”

 说着,他猛然起身。

 沈暧璇急忙拉住他,这动作让趴在她腿上睡觉的沈愍差点跌下去。

 “小心。”滕绪励蹲下来,及时接住儿子。

 “糟糕,差点把儿子摔扁了。”沈暧璇紧张得跟着蹲下来。“都是你啦,不分青红皂白就要跑掉,害我都忘了儿子还躺在腿上。”美目瞪向他。

 滕绪励脸色森寒,情绪很坏。

 “妈咪,你在跟谁说话?”沈愍眼醒了过来,赫然看见爸爸的脸。“爸爸?!你回来啦!有没有帮我买玩具回来?”兴奋得搂住爸爸的颈项,开口要玩具。

 滕绪励一张冷森森的俊容显得更黑难看了。

 这对母子,简直想气死他!

 沈暧璇抬眼觑了腼他,看他目凶光、磨牙霍霍的样子,赶紧将儿子从他怀里抱过来。

 “你进去好好跟言小姐谈一谈,我不希望因为我们在一起而伤害了她,让她一直活在痛苦当中。绪励,你要答应我,好好安抚她、开导她,如果你再一次无情地伤害她的话,那么我很难原谅你,也不能原谅我自己…”

 紧抱着儿子站在脸色沈的他面前,她鼓起勇气说了这些话。

 “如果她一直要纠我呢?一直要让自己过着痛苦的日子呢?那我们不就一辈子没办法在一起?”幽暗眼眸闪着恼火。

 她怎么可以把两回事混为一谈?言巧莲无法走出这段情伤,跟他和她复合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他还得负责言巧莲一直抛不开的痛苦情绪?

 “对,我不想自私地将自己的幸福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视他的怒气,沈暧璇咬着牙,狠心点头。

 这两天她照顾着言巧莲,言巧莲的脆弱让她心软、让她内疚。

 “沈暧璇,你敢再将刚刚那句蠢话说一遍试试看…”她怎能说出这样的话?简直是胡扯!

 滕绪励的黑眸中盛满即将爆发的怒火,垂落在腿侧的大手握个死紧,他正隐忍着怒气。

 她不太敢说,但还是自己说。“我…”

 “你、真、敢、说?!”滕绪励上前一步近她,铁拳捶向壁面,他目凶狠的光芒威胁她,要她最好闭嘴。“你要是敢再说一次,你知道我们之间会出现什么后果吗?”

 “我…”将儿子抱得更紧,她背贴着墙站立,美目瞪着近的他。

 他的威胁让她陷入考虑,因为他说的话也有道理,假如她太坚持立场,他们之间可能又会像五年前一样,落得分手的下场。

 她将再度失去他,儿子也将失去一个令他崇拜的爸爸。

 “绪励,沈小姐,你们别在孩子面前吵架,我希望你们不要为了我而分开,我并不想破坏你们的感情…”

 就在滕绪励怒气即将引爆,沈暧璇陷于不安的情绪时,言巧莲打开了病房的门,苍白虚弱的纤影出现在门口。

 滕绪励和沈暧璇同时转头看向好像随时会倒下去的言巧莲。

 滕绪励不语地站在原地,沈暧璇则心疼言巧莲所受的伤害,她伸手推着滕绪励朝言巧莲所站立的门口走过去。

 “言小姐,我想带儿子回去休息了,这里就让绪励先看着,你和他好好谈谈吧。”在滕绪励的狠瞪中,她将他往外推推推,推到言巧莲的身边。“绪励,我先走了,掰掰~~”

 滕绪励很想掐死沈暧璇,不过她溜得极快,胡乱挥挥手,然后一转身抱着儿子就走掉了,完全忽视他鸷的脸色和盛怒的眼神。

 “沈暧璇,在你这样轻易地将我推开之后,你以为我还会回到你身边吗?”滕绪励不是被耍大的,他报复似地对着她匆忙离开的背影咆吼着。

 沈暧璇纤瘦的身子一僵,脸色发白,心倏然揪拧住,一阵疼痛从心口扩散到全身。

 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改变主意要言巧莲了,不会再回到她身边了吗?

 “沈暧璇,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滕绪励得意地看着僵在不远处的她,他以为威胁就要得逞了。

 但沈暧璇知道,如果滕绪励和言巧莲无法谈清楚的话,这段感情对她而言,永远都存在着深沈的压力。

 所以她在内心挣扎了许久之后,还是没有回头,也没有半句回应,默默将儿子从怀中放了下来,然后牵着儿子的手,踩着仓皇的脚步一起离开了医院。

 在她选择离去时,滕绪励一颗心直往下掉,一阵恶寒从脚底漫上来。

 ------

 整整一个月,滕绪励没有再出现。

 她猜,他没出现的原因是他选择了跟言巧莲复合,最后终于还是决定履行婚约,所以他没有再回到她的身边,将她抛弃在他的生命之外。

 这段期间,她失魂落魄、食不下咽,没有办法专心投入工作,整个人瘦了一圈,也因为这样,她没办法好好看顾儿子,只好将放寒假的儿子送回大宅给父母照顾。

 现在,精神和身体状况都不好的她,每天早上起还会出现莫名的干呕现象,干呕之后她会全身虚,然后再度陷入恍惚想睡的状态。

 也许是因为这个月她太疏忽自己的身体,所以身体抗议了吧?

 沈暧璇为自己的一些不适症状找到了原因,她勉强地从上爬起来,到浴室去呕吐了一阵,然后虚弱的回到房里换掉睡衣,拿着车钥匙准备外出求医。

 才刚勉强自己走到门外,她却因为体力不支而气吁吁地蹲在外头,眼前陷入一片黑。

 蹲在门前,她因为又想起滕绪励而心情沮丧,突然很想哭,而想哭的情绪才刚浮上心头,一颗又一颗豆大的眼泪就直往下掉。

 “呜~~为什么我这么笨呢?呜呜~~为什么我要心软?励…我、我不想将你让出去啊!我只是…我只是要你们谈一谈,我没有要放弃你…我爱你、很爱你呀…呜~~”

 眼泪夺眶而出,再也憋不住情绪的她窝在门口,双手掩面嚎啕大哭了起来。

 她哭得极惨,不过幸好这层楼面只有她一个人独住,要不恐怕会吵到邻居。

 哭了好久好久,她哭得死去活来,哭到险些要晕厥过去,哭到没力气爬起来,更没力气走回屋子里。

 好不容易,她停住了哭泣声,但却依然哽咽难受。

 噎噎的她眼泪还是掉个不停,好像没有要停止的打算,这让一直站在电梯旁的滕绪励揪着心,恨不得上前搂她入怀,吻去她那凶猛掉落的眼泪,吻去她所有的伤心。

 在和言巧莲谈开后,他亲自送言巧莲返回美国,并取得其家人的谅解,然后就返回台北了。

 回来之后,他刻意疏离了她一个月,对她不闻不问,为的就是要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但这么做,除了折磨她,也同时折磨着他自己。

 这三十天来,他也不好过,除了要强打起精神工作,还得忍受想见她的煎熬,这一熬下来,他也硬是瘦了一圈。

 终究,他是熬不下去了。

 而根据儿子那边的消息回报,她的情况也不好;因为担心着她,所以他还是先放软身段,打算过来探视她。

 结果,一来就看见这样的情景。

 心头气她不懂得照顾自己的同时,他却也因为她方才大哭时透的爱意而兴奋不已。

 大步走上前,他蹲了下来,将哭惨的她轻拥入怀。

 “我都不知道你这样会哭!你是打算向哭倒万里长城的孟姜女挑战吗?”

 这声音,这气息…

 沈暧璇猛然抬眸,被泪水模糊的眼前,出现的是她一直想念深爱的人。

 “绪励?!你不是和她回美国了吗?”从医院离开的隔天,她打了电话到他公司去,得到的却是他返回美国的消息。

 她以为他走了,从此离开了她…难道现在只是她太过思念他的错觉?眼前这个男人只是个幻影?

 “我回美国你不开心吗?完全无视我的感情归属,硬是将我推给别人,这不是你想要的?我和言巧莲在一起,不正好称如了你的心意?”

 明明就已经听见她边哭边大声倾吐了心中对他的爱意,但他还是忍不住气着那她在医院头也不回带儿子离开的决定。

 “你真的在跟我说话吗?”她还是不敢相信,他已回到她身边了。

 这是不可能的事呀!他从她身边消失都已经一个月了,怎么可能会突然冒出来呢?

 “难道我跟空气说话?”冷冷哼着,他没好气地回应道。

 “你…真的回来了?”沈暧璇没被他的怒气吓着,反而是欣喜若狂。“太好了!你回到我身边了!我不要你跟言巧莲在一起,我只是要你跟她谈一谈,并没有要你离开,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呜呜~~”

 眼泪再度决堤,说哭就哭,双手紧抱着他,虚弱的她哭倒在他的怀里。

 她的哭泣声对他而言,是更强大的折磨。

 “好了,别哭了好吗?再哭下去就不美了,而且你看看你,瘦成这样子还脸色苍白,你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折磨自己的?竟然把自己搞成这样子?”一脸忧心忡忡,他不再对她发脾气,只有掩不住的关心和怜爱。

 将她从地板上抱了起来,在她难以停止的哭泣声中,抱着她踏入电梯,准备带她到医院去做个检查。

 一路上,沈暧璇还是持续哭着,不过哭声稍稍收敛了些。

 当她被带到医院,住进贵宾病房里接受一系列严密的检查之后,初步的检查结果在不久后出炉…

 医生在滕绪励面前宣布,沈暧璇怀孕了,她那看似扁平的肚子里已经怀有一个多月的身孕,所以才会出现早晨干呕,还有整天食不下咽及嗜睡的现象。

 滕绪励和沈暧璇听见这个讯息,两人都当场傻住,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因为,这结果完全出乎他们意料之外。

 “绪励…现在…该怎么办才好?”有过一次怀孕生子经验的沈暧璇,首先回过神来,她张大哭得红肿的眼,不安地看着站在病边、像被雷劈中而不能动弹的滕绪励。

 滕绪励闭上眼,深呼吸再深呼吸,经过了无数次的压抑,使得激动莫名的心情稍微平复之后,他才低头看着一脸不安的沈暧璇。

 “我们搞暧昧关系,又搞出一条人命来了,接下来还能怎样?就是尽快筹备婚礼完婚,让我们还有小愍跟肚子里的孩子有正式的名分。”他正地对她说着。

 沈暧璇看着他,审视着他脸上再认真不过的表情。

 “你…是说,我们会结婚?!我们结婚是因为你爱我,还是因为又有了孩子?”怯怯地,她想从他认真的神情中找出她要的答案。

 “沈暧璇,你要是还敢怀疑我对你的爱,那你就活该被我修理了…”

 真是可恶!都到现在这个节骨眼了,居然还敢质疑他对她的感情?!

 滕绪励气得牙,干脆将身子一低,用力吻住她人的

 这是惩罚。

 躺在病上的她,被惩罚得很愉快,因为她很开心,他们之间的暧昧关系终于明朗化了…

 【全书完】

 编注:

 关于【爱情警告标语】之一,请看…花蝶908《不要惹我》。

 关于【爱情警告标语】之二,请看…花蝶911《小心爱太多》。

 敬请期待花蝶系列【爱情警告标语】之四…《拒绝玩真的》。  m.PutA oXs.cOM
上章 别想搞暧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