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百分的激情 下章
第一章
“现在赶回去开会?裘宁,你饶了我吧!”

 跳下计程车,丁妍岚细致的眉头轻轻蹙起,一手拎着皮包,一手拎着一个大纸袋,肩颈用力夹着手机,边讲电话边快步走路,一头及长发在细致的背上如波般摇动。

 “这是一个重要的会议,主编和赵菲都提出了一些企划案,这些企划案的执行事关每个编辑的权益,你不出席的话,可别怪其他人把你想专访的人抢走喔!”

 花裘宁“花裳”杂志的总监,平常不太管事,但每季她都得号召所有编辑部成员一次,讨论每季的专访人物,以及分配每个编辑负责的工作,指定要专访的人物和未来风格走向。

 通常她的工作就真的只是负责“号召”而已,事实上,杂志的未来走向以及企划,都是由主编以及几位资深编辑主导,至于身为总监的花裘宁,对公司实在是一点建树都没有。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被抢走,我习惯了。”快到精品店了,丁妍岚脚步更快,尽量把握时间。

 “欸,别这样说嘛!上次就是因为你没出席会议,她们才会联手把那个最难搞的受访者丢给你,所以我希望你这一次务必要出席,反正你今天的摄影工作不是排在九点吗?”

 “我还是没办法回去开会,因为我现在得拿洋装去还,等一下要回家换衣服,赶一场七点钟的派对,我预估大概只能在派对上待四十分钟左右,八点前又得去借几个包,好赶在九点前飞回摄影棚去拍照。”工作超级满档。“裘宁,你说说看,我有没有时间赶回公司去开会?”

 假如她在离开派对后先回公司一趟,好不容易“乔”到时间的摄影小组,恐怕会不耐等待的各自解散,到时候又要去拜托人家重新订拍摄时间,那种鞠躬哈的工作,她不想干!

 “听起来你是真的赶不回来…那这样吧,我尽量帮你巩固权益,不过如果那群女人群起围攻我一个,可别怪我势单力薄,没办法帮忙你喔。”

 花裘宁是个没什么管理能力的上司,因为家族事业的关系,让一向过着大小姐生活的她,被迫接下花裳总监的职位;花家长辈希望藉由这样的安排,给她一些社会历练。

 但她优柔寡断、不擅与人争辩抢夺的善良本,让她在公司里总是被吃得死死的。主编的为人还好,她倒是很尽责的为公司尽心尽力,但那个爱抢功、爱炫耀,又爱搞势力圈的资深编辑赵菲,则很难应付。

 “谢啦。”嘴巴这样说着,但丁妍岚心里可不指望花裘宁能帮上什么忙。在花裳工作多年,她已经学会靠自己争取权益,绝不会笨得想依赖别人帮忙的本事了。“我到精品店了,不跟你多聊,掰~~”

 币掉电话,把手机进皮包里,丁妍岚单手整整被风吹的发丝,美丽的脸蛋扬起笑意,推开玻璃门,踏进精品店内。

 “你们好,我是“花裳”派来的编辑,来归还洋装,麻烦你们检查看看…”

 *********

 充满时尚流行元素的装潢,轻热量的佳肴美酒,以及穿戴华服美钻、拎着时尚包争奇斗的名人…这就是典型的时尚派对。

 柔顺的长发披肩,丁妍岚穿着一袭三宅一生的银缎肩贴身礼服,手上拎着最新款的GUCCI黑色晚宴包,一双修长美腿踩着三吋高的银色高跟鞋,她像个银色精灵般,以高傲美丽的姿态进入这个时尚殿堂,立即吸引了许多男人的目光。

 有人开始头接耳询问她的来历,有人已经准备主动上前搭讪,但丁妍岚化着烟熏妆的眼眸了然的轻轻一睐,曼妙身段不着痕迹的转一个弯,将走向她的男人抛在脑后。

 “嗨,关蕙小姐,好久不见。”她轻巧的走向认识的女星,寒暄问候。“你今晚真抢眼,这套限量款的红色礼服真的很适合你呢,让我来帮你拍几张照片。”接着立即拿出数位相机,为女星拍照。

 被认出昂贵行头的女星,开心的摆出感姿态,让丁妍岚杀底片。

 这就是她今晚的工作:参加派对,拍下明星们穿着最新款礼服出席派对的照片,并且藉机与她们攀谈、递名片,顺便扩展自己在时尚界的人脉。

 短短二十分钟,她拍到了十几个明星的照片,有独照,也有合照。

 “这些应该够了。”收起数位相机,立即转战到白色长餐台去。

 她拿起高雅的白瓷餐盘,决定利用十分钟把饿扁的肚皮填,然后提早十分钟离开这里。

 盘子里放着各式各样的异国美食,丁妍岚窝到角落,坐在沙发上,一边享用精致美食,一边注意着现场的状况和气氛。

 她是一位时尚编辑,处在这样的场合里,眼观四面、耳听八方是最基本的工作。因为回去后,她还得写一篇晚宴稿,把今晚进行的活动生动的描述出来。

 “小岚,你会不会吃太多了点?”花裘恩一身铁灰色笔西装,手拿着水晶酒杯,潇洒走近丁妍岚。

 “今晚的餐点很,不多吃点太对不起自己。”她抬头,瞥了眼这位贵公子,低头又叉起一片汁火腿,送入口中。

 “你的态度真令人生气。”显然汁火腿比他更吸引她,花裘恩气馁的在她身旁的空座位坐下。“就算情人当不成,你也没必要对我这么冷淡吧?”

 翩翩贵公子她不要,每回见面态度都疏冷到不行,花裘恩心头很不是滋味。

 “情人当不成,本来就该疏远一点,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这男人还真敢说。当年明明是他脚踏两条船,她发现之后为了成全他和另一个女友才提分手的,现在他却倒过来指责她太冷淡

 “误会倒不至于,因为我现在很自由,身边没女友。”

 “真难得,花花公子竟然忍受得了寂寞”没女友还不快去把妹?现场多的是名媛女星,很投他的喜好说。

 “你这是吃醋吗?”一阵欣喜跃上心头,一直对丁妍岚念念不忘的花裘恩,心里还是怀抱着复合的希望。

 “我是衷心的给予建议。”赏他一记白眼,她很快扫光了盘子里的丰盛食物。“花先生,我赶时间,不陪你聊了。”

 优雅的从沙发上起身张望,她想找个服务生,帮她把手中的空盘刀叉撤走。

 “等等。”花裘恩却伸手抓住她纤细的手臂。“耽误你两分钟就好,我介绍裘宁的未婚夫给你认识。”

 “裘宁的未婚夫?”她没事去认识裘宁的未婚夫干么?对方根本跟她八竿子打不着,花裘恩这个介绍实在很白目。

 “裘宁一直找借口拒绝驭风的邀约,她甚至没见过驭风本人,所以我想麻烦你帮忙转告裘宁,让她知道驭风是多么英俊潇洒的男子…”他边拉着丁妍岚,边朝某个方向前去。

 行进间遇见了侍者,对方尽责的收走了她手里的空餐盘。

 “你跟裘宁说,要她别错过这个好男人,也别再逃避这桩婚事,反正她迟早都得嫁给驭风,躲得了一时可躲不了一世。”

 “她躲绝对有原因,就算我说了好话又能怎样?”被拉着走,丁妍岚很想回手扭头就跑,但碍于场合关系,她动作不能太大。“我不要帮你这个忙,花裘恩,请你放手。”

 她对“驭风”先生是多么的陌生,而且也不能光看外表就断定对方好与坏,万一那个人品行不佳,也爱脚踏两条船怎么办?

 “驭风,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很快来到主角面前,花裘恩拍着一名男子的宽肩,另一手搂住一路想挣脱的丁妍岚。“这位是丁妍岚小姐,她是小宁最好的朋友;小岚,这位是全驭风。”

 喔,逃不掉了。

 丁妍岚暗暗给花裘恩一拐子,勉强挂上礼貌的笑容,抬头看着缓缓转身、体型高大瘦削的男子。

 “全先生你好。”这一看,美目闪过一阵惊

 好俊美的男子呀!

 深邃的眼、直的鼻梁,以及冷毅的薄,在在都是令人惊的线条。而这俊美的样貌及完美的体格,再搭上经过设计的披肩半长发,和身上充满时尚元素的米白色西装,将他不羁的性格完全展现出来。

 “你好。”略显狭长的眼瞥了下美丽窈窕的丁妍岚,全驭风在她眼中看见了惊。“很高兴认识你。”

 对于这样的眼神,他早就习惯了,因为每个女人见到他都是这个模样,而且总是无法移开视线,然后就很可能演变成一场纠

 对于女人的纠,他已经习以为常,也聪明的常在这些女人中挑选自己短暂的交往对象。

 眼前这个女人很不赖,说身材是身材,说脸蛋是脸蛋,而且还很懂得打扮,展现自己的优点…他喜欢这个女人,不过此刻花裘恩正搂着她的肢,让他立即打消追求的主意。

 因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花裘恩这举动无疑是在宣告所有权。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听裘恩说你是裘宁的未婚夫,这是真的吗?”丁妍岚迅速收起惊,她可不想自己像个花痴一样,盯着男人口水。

 “应该说是,也可以说还不是。”这个婚约是长辈订的,他还没答应,不过也没拒绝就是了。“请问丁小姐为什么对这件事感到好奇?”花裘恩说的?

 全驭风懒懒瞥着紧挨在她身边的花裘恩。

 “因为被他强迫的。”她的视线也瞟向花裘恩,并将他碍眼的手臂从细上扯开。“花裘恩,我不想帮你这个忙,小宁的感情我无权干涉,她爱不爱跟她的未婚夫约会是她的事,你该让这位全先生自己去跟小宁谈清楚,不要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来,拜托你放了我吧,我还有工作要忙。”

 说着,窈窕身子用力挣脱他,转身就走,像一阵银色旋风。

 花裘恩没拦她,因为他的测试目的达到了…这女人就算被他亲密搂抱着,对他仍没半点反应,也该是放弃她的时候了。

 被搞得有些迷糊的全驭风,不的看着花裘恩。“请问一下,你这是在演哪出戏?”

 “我只是拜托她帮忙撮合你跟小宁,没有别的用意。”花裘恩的视线从那急着离去的银色身影调回来。

 “没吗?我看你是想藉机接近她吧?”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花裘恩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她就是你说的那位,让你一直忘不了、想找机会复合的前女友。”

 从全驭风口中吐出的这句猜测,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嗯,被你猜中了。”花裘恩气一笑。“不过你也看到了,她对我没半点好感。”测试结果失败,他打算和丁妍岚复合的计划直接告吹。

 全驭风打趣地说:“那很好啊,这样我才有机会。”他刚刚可是看见了丁妍岚对他的惊

 虽然她眼中那抹惊一闪即逝,而且她不像其他女人那样多跟他攀谈几句,或是赖在他身边以博取他的青睐,却起了他对她的兴趣。

 这是男人狩猎的本

 “全驭风,你给我差不多一点,你是小宁的未婚夫,怎能对小宁身边的好友下手?”这太恶劣。

 “谁说我是花裘宁的未婚夫?八字都还没一撇,这件事全是长辈们一头热,我可没点头答应。”他没答应的事就不算数。“在我没点头答应之前,我想追求谁是我的自由。”对于丁妍岚,他很有兴趣。

 看着全驭风那坚定的眼神,花裘恩瞬间感到无比后悔。

 *********

 “开会结果如何?”早上到了公司,身穿米白色装的丁妍岚,轻快走进总监办公室,询问昨晚会议结果。

 “抱歉,我尽力了。”花裘宁穿着一袭粉橘飘逸洋装,优雅的坐在古典办公桌后方,苍白的脸蛋与身上粉的颜色形成对比。“因为未来这一季,我们要做“时尚菁英男人”系列报导,你被安排访问“驭达物”的总经理全驭达先生。”提到这个人,花裘宁的声音有点发抖。

 “全驭达?他跟全驭风是什么关系?”拿着咖啡坐在总监办公桌前,丁妍岚想起了昨晚花裘恩强迫介绍给她认识的男人…全驭风。

 “你认识全驭风?”提到这个名字,花裘宁除了声音抖动之外,还扬高好几度。

 “不算认识,只是昨晚你哥强拉我去认识对方,还说全驭风是你的未婚夫!这是真的吗?”潇洒不羁的子配上优雅高贵的公主,很矛盾的组合,但却很出色。

 “那是我爸的决定,我还没同意。”花裘宁细致的眉头轻轻锁起,眼底写着淡淡的忧愁。“妍岚,下次我哥如果又说,麻烦你别听进去。”

 “我是没听进去。”自从分手后,她已经很多年不甩花裘恩了。“你还没回答我呢!全驭达跟全驭风到底有没有关系?他们的来历为何?”就她昨晚对全驭风的评价,他所展现的自信和傲气,看起来绝非等闲之辈。

 “有,他们是兄弟。”这对全氏兄弟的父母跟花家长辈是世,小时候她和大哥、二哥曾跟全氏姐弟玩在一起,不过对方在十几年前便举家移民到休士顿。“他们是不简单的人物…”花裘宁尽量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丁妍岚。

 听说,全家大姐嫁给一位事业有成的商人,婚姻幸福美满,至于全氏两兄弟,一年前才刚从美国回台湾创业。

 全驭达是大哥,以黑马之姿创办了物公司,成功抢下很多生意,全驭风则以惊人的新颖设计,很快的在广告界占了一席地位。

 但他们毕竟是新崛起的人物,除了商界几个相的朋友和儿时玩伴,多数人对他们兄弟还是很陌生。

 “喔,果然不简单,难怪你提到他们时,语气中透着敬佩和一丝恐惧。”能访问这样厉害的人物很好啊,喜欢挑战的丁妍岚现在已经蠢蠢动,想去会会全驭达,看他是否比全驭风更加出色?“裘宁,这个访问我接了。”

 拿着才喝到一半的咖啡起身,她愉悦的往外走,打算先上网去搜寻一下全驭达的资料,好为访问做准备。

 “妍岚,等一下。”急忙从办公桌后走出来,花裘宁神情紧张,脸色微微泛白。“我还有件事还没说…”

 丁妍岚回头,打趣的看着好友。“很恐怖的事吗?”

 “嗯,是有点。”花裘宁一脸严肃。“我跟你说,全驭达是个暴力份子,他的脾气很暴躁,我小时候还被他拿石头打破头,你看我额头上的这个疤,就是他的杰作。”

 原来,这就是花裘宁提起全驭达时,声音会发抖的原因。小时候被坏男生欺负过,到现在都还留着恐怖阴影。

 “既然这样,那我更要去会会他,顺便替你报仇!”丁妍岚脑筋很快转着,或许她可以带几大头针,丢在全驭达的椅子上扎他股。

 “报、报仇这怎么行!你是去访问人家,姿态得摆低一点。”花裘宁花容失。“你只要在访问他时,多注意一下自身的安全,别惹火他,还有,千万别在他面前提到我喔。”

 这是她要叮咛的事。

 “好啦,我会照你的话,小心行事。”怪了,花裘宁好像真的很怕这全氏兄弟。“裘宁,你除了怕全驭达之外,好像还躲着全驭风喔。既然你不肯接受长辈安排的婚事,为何不干脆找个时间跟对方说清楚?”

 依她看,全驭风好像也对这桩婚事兴趣缺缺,否则昨晚提及这件事时,他的语气不会那么淡漠。

 既然双方都没意愿,何不开诚布公把话说清楚,然后一拍两散,不再往来?

 “我也是这么想,可是我不敢跟他见面。”

 “为什么?”难道她小时候也被全驭风欺负过

 “因为他跟全驭达长得非常像。”全驭风简直就是全驭达的翻版,她见了一样会怕,如同看到全驭达本人一样。

 “哦~~原来是连锁效应喔。”嗯,这样的话,她对全驭达的长相也有明确的概念了。

 离开花裘宁的办公室,丁妍岚回到自己的AO办公隔间,她很感兴趣的立即搜寻全氏兄弟的资料。

 不过,关于全驭达的报导并不多,但是全驭风的动向和设计,还有他的友状况等资料倒是多的,似乎比哥哥更受到媒体宠爱呢!  M.PuTAoXS.CoM
上章 一百分的激情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