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百分的激情 下章
第三章
“裘宁,你同意吗?”隔天早上,丁妍岚特地跟花裘宁提起,她今晚要跟全驭风出席宴会的事。

 她不想让好友误解她和全驭风的关系。

 “我跟全驭风的婚事只是捕风捉影而已,真的八字都还没一撇,我没权力干涉你跟他接近啊。”花裘宁放下针,暂时停止编织衣的动作。“不过我要警告你,多多小心全驭风,更要小心全驭达。”

 小时候的阴影又爬上花裘宁的心头,只要谈到全氏兄弟,她就一副“皮皮挫”的惊吓样。

 “嗯,我会小心的。”她会小心全驭风,至于全驭达…她倒非常期待能见到他,好当面跟他敲定访问的期。

 离开总监办公室,丁妍岚提着昨晚预先借来的皮包和饰品,朝自己的位置走去。

 “妍岚,二线电话。一个声音年轻又好听的男人找,他说他是你的新朋友。”编辑助理的声音兴奋的扬起,响彻整个编辑部。

 “哇,妍岚,你又劈腿换男友啦?真是厉害耶。”接着,是一道尖酸的揶揄声。“上星期你不是才接受某某老板的邀请,共度浪漫约会吗?怎么,那位老板年纪大,你吃不下,现在换年轻的啦?”

 说话的人是坐在丁妍岚对面的赵菲,她和丁妍岚同期进公司,一路互相竞争,是标准的劲敌兼死对头。赵菲平常最爱做的事,就是扯丁妍岚的后腿、跟她抢锋头,还有扯一些绯闻栽到她头上,把她的形象说得像女一样。

 赵菲的心态很恶劣,以前丁妍岚还会极力撇清,但随着赵菲挑衅造谣的次数越来越多回,她也懒得解释了。

 反正公道自在人心,谣言止于智者,她相信办公室里的其他同事,自有能力判断真假。

 “是啊,太老怕噎到,换了年轻的比较好下喉嘛。”她上回见面的老板,只是宴会上认识的普通朋友,两人凑巧在公司门口遇见,他邀请她一起到对面餐厅吃晚饭,当时她答应了。

 就这样一个普通的饭局,却被撞见的赵菲故意加油添醋,真是讨厌!

 “不过,这也证明我有魅力,可以老少通吃呢!不像有些人,老的不爱,年轻的又不赏脸,唉~~行情真糟啊。”

 要嘲讽,她丁妍岚的功力可不差。

 “谁说我…”浓装裹的赵菲脸色发绿,冲口想骂人,却紧急闭上;因为这一骂,就等于对号入座,让丁妍岚占上风。

 “你怎样啊?怎么话说一半就停了?”一袭白色丝质洋装搭着翠绿针织衫的丁妍岚,优雅地站在自己的办公隔间内,居高临下地看着对面的赵菲。

 她不急着接听电话,等着看赵菲出糗,自己拿票对号入座。

 “我忙,不想浪费时间跟你抬杠。”赏给丁妍岚一记警告的眼神,赵菲气得很,却又不能发作,只好咬着牙,用力在纸上画,拿文具出气。

 呵呵!丁妍岚得意一笑,拉来旋转皮椅,拍拍柔软的背垫,优雅地坐了下来。

 “你好,我是丁妍岚,请问哪位找?”拿起电话,按下二线接听,她还刻意把声音放柔,又细又媚的好不人。

 “你今天心情很好,我可以猜测这是因为我的关系吗?”那端,全驭风以狂放的姿态坐在办公桌前的皮椅上,两脚率的往前延伸,叠搁在桌子上。

 “你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听那好听的磁声音,她随即认出是全驭风。“找我有什么事?我们不是约好晚上六点见面吗?”

 不会临时改时间了吧?今天中午她得去台中一趟,最快五点半左右才能赶回台北耶。

 “我挑了一件晚宴服送你,刚刚寄了快递到你公司,大概半小时后你就可以收到了。”那件晚宴服是他昨晚送她离开后,出门去选焙的,花了他一个小时的时间。

 “哇!这么好,还有服装赞助喔。”她故意用惊喜的声音欢呼,让对面听壁脚的赵菲嫉妒。“谢谢你喔,我相信你的眼光,你挑的礼服一定很美。”

 其实根本不用他多事好吗?她还是比较喜欢自己打扮,但既然他都花了钱,而且又能挑起赵菲的妒意和羡慕,她只好勉为其难的接受啦。

 “为什么我觉得你的雀跃声听起来不那么真心,还有点刻意?”那端,全驭风两道浓眉挑高,很想知道她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嘿,你真厉害,被你猜到了呢!”没想到他设计在行,悉人心也厉害的。“不过现在不能说,等晚上我们再慢慢聊好吗?”又是那令人酥麻的娇软声。

 面对她顽皮的造作以及跳形象的演出,全驭风先是觉得惊讶,但在领悟后,不由得失笑摇头。

 “好吧,那晚上再聊,掰。”道别,他挂了电话。

 “拜拜。”了妍岚也同时把电话挂了,她从位置上站起来,两手圈在甜美的嘴边,隔空跟编辑部助理代:“小芳,等一下有我的快递包裹,是我的“新朋友”特地挑选来送我的名牌礼服,你帮我收件后要小心保管好喔。”

 就是要让赵菲嫉妒到发狂。

 果然,当丁妍岚再度优雅入座时,赵菲已是脸色铁青、嘴角颤抖,看来她已经气到快要把中进嘴巴里了。

 呵!反击成功!

 愉快的坐回位子上,丁妍岚对着办公桌前的珍藏公仔们比了个“V”很高兴自己胜了赵菲一回合。

 *********

 跳下计程车,丁妍岚拎着鱼尾设计的裙摆,踩着紫镶水钻高跟鞋,大步朝玫瑰庄园的门口奔去。

 原本她跟全驭风约了六点在出版社楼下等候,他负责接她一起赴宴,可是因为她的行程有些耽搁,所以她取消了六点钟的接送,很紧迫的赶在七点宴会开始之前,匆匆忙忙回公司换好装,再搭计程车赶过来跟他会合。

 玫瑰庄园的门口有许多宾客陆续抵达,挡住了丁妍岚找人的视线,没有邀请卡的她只好在门口徘徊,张大眼睛眺望庄园里头,找寻着全驭风的身影。

 一见着他,她扬起拿着晚宴包的左手,努力挥动。“全驭风,我在这里。”

 幸好他人高马大,今晚又是一身贵气的白色三件式西装打扮,以贵公子形象现身,一出现就戍了焦点,英俊得令人无法忽视,也让丁妍岚很快便找到了他。

 “幸好你赶上了,要不我可要当作你违约,今晚将不算入条件换。”潇洒走过来,他噙著令人屏息的笑容,低头将美丽窈窕的她深深烙进眼瞳中。“这套礼服真的很适合你。”

 “果然是设计师,你的眼光真不赖。”说真的,当她看到这套礼服时,不得不承认他的眼光既独特又有品味。“我们进去吧,我迫不及待想见到你大哥。”

 自动地将粉臂钻进他的臂弯里,一阵香气动感官,他正要陶醉呢,可丁妍岚却说了这么一句让他吐血的话。

 “我大哥还没到。”她眼中期待的光芒,竟是为另一个男人绽放?!嘴角的笑容凝住,他不是很高兴。“他通常都是宴会快要结束时才会现身,所以你最好别期待太快。”

 “喔,真是的,我还以为一来就能见到他呢!看来我只好先去找吃的填肚子,这一路赶来,我饿坏了。”

 “你就不能忍忍吗?至少先陪我跳支舞吧?”脸色一垮,他以为全驭达没现身,至少他可以列入她在意的第二顺位,没想到居然还输给了食物?!

 “我现在哪来力气跳舞?没饿昏就不错了。”不行,她非得先吃点东西不可,否则又要闹胃疼了。“你没空陪我没关系,只要带我进去里头就行了。”参加这类宴会她太有经验了,有如识途老马,很会打发时间。

 “你是我的女伴,我哪可能丢下你。”不行,他得把握机会追求她,绝不能让她从身边溜掉。“你忍忍,我先带你去跟我姨丈、姨妈打声招呼,要吃餐点等一下我陪你吃个够。”

 “啊?为什么得见你姨丈、姨妈,这不是很怪吗?”往宴会厅迈进的脚步,忽地一顿。

 她今天只是客串一次他的女伴,这样一起去跟亲戚打招呼,好像不太妥当哩。

 “跟举办宴会的主人打招呼,是基本的礼貌。”哪里怪?他可不觉得。

 白色俊拔身影大步往前走着,丁妍岚被半强迫拉着前进,她偏头想着他说的话。

 没错啦,跟宴会主人打招呼是礼貌,但她跟他一起?!这样会不会让人产生误解啊?

 她伤脑筋的思考着这问题,几度想开口拒绝他的提议,但这家伙一路上不断跟识的友人寒暄、交谈,把她当花瓶一样供着,沿路展示给别人看,把她介绍给每一个他认识的人,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全…”好不容易逮到空档,丁妍岚决定非拿回说话权不可。

 “妍岚,这是我姨丈跟姨妈,今晚这场盛宴的主人,你可以跟我一样,叫姨丈、姨妈,别太见外。”全驭风更高竿一分,搂着她的肢,将她半旋转往前一带,带到长辈的面前。

 已陉滚到舌尖的“驭风”两个字,硬是下去。

 “姨丈、姨妈,你们两位好。”她被迫面对一对慈祥亲切的长辈,立即带上小辈们该有的礼貌,跟长辈打招呼。“我叫丁妍岚,今天很高兴来参加这场宴会,这里布置得很高雅,气氛很。”职场上的历练,让她很快就能得体的应对。

 “姨丈,姨妈,这是妍岚,我的…朋友。”全驭风满意一笑,语气故作神秘的一顿,搂在她水蛇上的手还紧密一缩,让她窈窕的身子往自己宽怀中贴近,他的态度和姿态很巧妙的给长辈一些想像空间。

 “妍岚,谢谢你来参加我的宴会,希望你玩得愉快。”姨妈一双慈祥却掩不住精明的眸子打量着丁妍岚,然后再看看全驭风,之后转头对上老公,两位长辈很诡异的相视一笑,换了一个莫测高深的眼神。

 顿时,丁妍岚有种头皮微麻的感觉。

 不太妙!这是她的第六感。

 她很想问全驭风,他到底在搞什么鬼?但碍于长辈在场,她不想失态又失礼。

 “姨丈、姨妈,你们已经见过妍岚,我算是给过代了,那我们可以先失陪了吧?”

 全驭风接下来这句话,让丁妍岚更觉怪异,头皮麻上加麻。

 “去吧、去吧,看你好像怕我吃了妍岚似的。”年轻人就爱玩嘛,身为长辈的哪能强迫阻挡呀。“妍岚啊,有空多来我这儿走动,不一定要姨妈办宴会才来,知道吗?”他们临走前,姨妈很亲切的拉着丁妍岚细致的手拍了拍,又讲了几句话。

 “喔,好,谢谢姨妈的邀请。”丁妍岚勉强扯一笑,心里却在尖叫。

 接着,她优雅转身跟全驭风一起离开,朝餐桌方向走过去。

 丁妍岚极力忍着,走了一段路,确定已经离长辈很远之后,她忿怒的美目朝全驭风扫过去,优雅的步伐忽地停住。

 “我需要单独跟你谈一谈,你应该知道哪个地方适当吧。”勾在他臂弯里的粉臂用力离。

 他看看空了的臂弯,耸肩一笑。“你不是饿了吗?要谈话等填肚子再谈吧。”

 “现在不饿了。”面对这种怪异的情况,她哪还吃得下啊?

 不行!她得先把情况搞清楚不可!

 “那好吧,我带你到楼上起居室,那里绝对适合谈话,没人会来打搅我们。”

 是她坚持要单独跟他离开宴会的喔,可不是他强迫的!

 全驭风黑邃的眸子闪过一抹精明的算计,他姿态潇洒的再度挽着她细致的粉臂,走往位于角落的旋转梯,带着美丽动人的她缓步朝楼上走去。

 *********

 “说,你到底在搞什么鬼?”站在贵妃椅前,丁妍岚双手抱,尖美的下巴微扬,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高傲又生气。

 “我在努力撇清我跟花裘宁的荒谬婚约,这也就是我得带你让我姨妈当面看过的用意,好让她回去跟我妈通风报信,让我妈放弃撮合我和花裘宁的婚事。”双手一摊,他据实以告。

 “那你为什么都没跟我提起过?”早知道他的目的不单纯,她一定拒绝跟他换条件。

 “你没问,我忘了说。”他从没想过要隐瞒她,只是她事先没问,所以他当然也不会浪费口水多讲什么。

 “你你你…一定是故意的!”这家伙帅气无害的笑容下,竟然藏着可怕的阴谋,瞬间,丁妍岚有种误上贼船的恍然体悟。

 “如果你真要这样指责我,我只好接受。”他一副委屈的样子,真是有够假的。“不过说实在的,这对你又没损失,而且今晚你如果愿意假扮成我的女友,肯定能让我大哥卸下防备,进而接受你的专访,好处很多不是吗?”

 “真的吗?你确定你大哥会因为这个关系,不再拒绝我的采访?”提到采访,她指控的眼神突然转为热络。

 为了这个公司指定要达成的专访,为了不被同事赵菲比较下去,她已经千方百计的想搭上全驭达,但都徒劳无功。

 原本她是打算找全驭风拿他大哥的私人电话,为自己争取采访的机会,但是全驭达会不会答应,还是个未知数,但假如只是在今晚假扮一下全驭风的女友,就能得到专访机会,确实值得她试上一试!

 “你何不试试看?”他的眼神充满鼓励。“我刚刚带你上楼来时,正好看见我大哥踏进大厅来了,你要不要现在下去找我大哥,顺便吃点东西?”饵又抛出去,他等着收网。

 “当然要!”今晚的机会绝不容错过!

 “那走吧,我肚子也饿了。”自然的又搂上她的肢,带她往楼下走。“妍岚,为了让我大哥相信我们正在交往中,待会儿我们不能太疏离,否则绝对逃不过大哥的法眼。”

 帅气地往楼下走,他低头先跟她取得基本共识。

 “…嗯,好吧,不过你可不能太过分喔。”她考虑了三秒钟,答应了。

 得到特权的全驭风,眼神一闪,笑得可得意了。

 这样一来,今晚他就可以大方跟丁妍岚拉近距离,还能一并解决长辈作媒的热情。

 只要今晚他跟丁妍岚配合得好,他相信他和花裘宁绝对可以撇清关系。

 *********

 一路走下楼来,角落有媒体悄悄捕捉到这幕登对又甜蜜的画面。

 丁妍岚没发觉,她急着寻找全驭达的身影。

 全驭虱也没让丁妍岚失望,他姿态占有且亲匿的带领着她,找到了正在白色长桌前挑选食物的全驭达。

 “大哥,这是我女朋友妍岚,她在花裘宁旗下工作,奉命采访你,你的秘书应该有告知过你这件事吧?”站在大哥面前,全驭风听起来很正常的对话,里头却暗藏只有他们兄弟俩才懂的暗示。“刚刚我带妍岚去见过姨丈、姨妈了,他们想必会极力帮我说服老妈,别再撮合我跟裘宁的婚事。”

 “你真的带她去见过姨妈?”原先不想搭理人,迳自挑着食物的全驭达,倏地转身面对弟弟,以及他身边的丁妍岚。“你真的跟她在交往,绝不会和裘宁订婚?”

 “不信你自己问她。”全驭风乘机把说话机会让给丁妍岚。

 “我的确跟驭风在交往,所以他绝对不会跟裘宁订婚,而且裘宁也当面跟我提过,她跟驭风没感情,没打算跟驭风结婚。”面对外貌和身形几乎跟全驭风一样的全驭达,丁妍岚眼眸一亮,心里惊讶一叫。

 不过如果再仔细看,全驭达的眉眼间多了一分严肃忧郁,看起来比全驭风更成深沉。

 两人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呢!真像!

 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全驭达,严肃的脸庞霍地转向丁妍岚。“她真的这么说过?”

 “嗯,我亲耳听见的。”她不懂,全驭达为何坚持要问到底?不过她没空多猜测什么,这时候她得把握机会跟他敲定访问的事。“全大哥,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可不可以跟你约个时间做专访呢?”心里忐忑不安啊,丁妍岚转头看了眼全驭风,要他帮个腔。

 “小岚,别急,大哥会答应的。”全驭风乘机低头亲吻了一下她的发,安抚她美丽脸蛋上浮现的浓浓不安。

 全驭达看见两人亲密的姿态,当下有了决定。

 “我明天一整天都有空,你找花裘宁一起过来,我随时接受你的访问。”大忙人突然间清闲了起来。

 “真的吗?那我明天一早过去找全大哥。”终于敲定访问的丁妍岚,惊喜过度之余,完全忘记花裘宁跟她说过的话。

 “记得,要找花裘宁一起来。”全驭达又再度强调。

 她兴奋过度的用力点头,答应下来。

 “一定,我们一定一起过去!”  m.PUtA oXs.cOm
上章 一百分的激情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