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百分的激情 下章
第六章
从印刷工厂离开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这一天,丁妍岚刻意忽略全驭风打来的电话,一通也没接,就连她现在开车返家时,他又打来一通电话,她的内心再次挣扎煎熬,直到手机的音乐结束,还是没有接听。

 九点十分,到家了。

 把车停在附近的私人停车场,她拿着皮包和一叠印刷物,踩着楔型鞋,一个人在晕暗的路灯下独行。

 纤细的影子拉得很长,美丽的脸庞闷闷下乐,一直盯着路面的美眸没多注意站在路灯下的顽长身影,直到她撞到了对方…

 “真是不好意嗯,抱歉、抱歉!”手里的印刷物掉落在地上,她一边向对方鞠躬道歉,一边赶忙蹲下来捡拾散落的纸张。

 “你今天都没接我的电话,是该道歉没错。”出乎预料的,被撞到的人竟然是已经在路灯下等了超过半小时的全驭风。

 “啊?怎么是你?!”蹲在地上的丁妍岚速速抬头,美瞳里盛满惊讶,而非惊喜。

 “一直找不到你,我只好来这里等。”他捕捉到了她眼里的情绪,不动声的蹲下来,帮忙把散落的纸张全捡起来,叠好后还给她。“你去哪里了?手机忘了带吗?”

 “哎,我的手机…”缓缓站起来,她才想编个理由,没想到皮包里的手机却很不给面子的唱起情歌来,

 “你的手机一直带在身上?!”全驭风含笑的俊脸忽地一沉,一双朗目闪过惊异和不悦。

 她尴尬的别开脸,慌忙的从皮包中把手机拿出来接听。

 “喂,大姐。嗯,我刚到家…明天回去聚餐啊…好,我知道了。”大姐丁妮这通电话打来得还真不是时候,感觉芒剠在背的丁妍岚,讲话讲得直冒冷汗。

 “我会准时回去,拜拜。”

 结束通话,她很慢很慢的把手机收进皮包里,然后…她不敢回头,一直背对着全驭风。

 “是什么原因让你整天避着我?”像狂风一样扫到她的面前,他一脸不爽快,横眉竖眼的瞪着这个让他烦躁一整天的女人。

 昨天晚上两人在一起时,她可不是这样的反应,怎么才过一天而已,她却避他如蛇蝎?

 “我今天遇见花裘恩,他跟我说了一些话。”逃避也不是办法,心情郁闷的丁妍岚就算不想面对他,也得乖乖面对。

 “他说了什么?”跟花裘恩有些情的全驭风,一直都知道花裘恩对她不肯死心。“他要跟你复合是吗?”

 这是唯一能猜测的方向。

 “不是。”复合已经不可能,早在分手的那一天,她的心就不曾回到花裘恩的身上。

 “那他到底说了什么?”烦躁的语气是他心情的写照。这女人,真有令他抓狂的本事。

 “那间爱梦精品旅馆是花裘恩投资的,他今天请我帮忙写专题介绍旅馆…”看着他,她想读出一些他的情绪,但他冷沈镇定的眼色让她猜不透他现在的想法。“他还说你是爱梦的常客,自从开幕以来,你带过几个女伴去那边过夜。”提起这件事,她就觉得光火。

 原来,她只是他的女伴之一,而他昨天居然还表现得好像第一次去爱梦一样?!

 丁妍岚感觉自己被玩了,就连这两个多月来的交往,也可能只是他调剂工作压力的其中一场可笑游戏,搞不好在交往期间,他同时还有其他女人作伴。

 骄傲自信的她,此刻情感上遭受到的挫败,比当年发现花裘恩劈腿时还要难受好几倍。

 以前她从没把自己交给花裘恩过,对他的感情也很单纯,所以分手之后,她很快就从情伤中走出来。

 但全驭风却在短短两个多月占据了她的心,她为他的才华折服,他的性格和作风都让她觉得崇拜,所以她很快的出自己的感情,也在昨晚出自己的全部…

 可是,今早还沉浸在幸福滋味里的她,却硬生生被花裘恩的话给当头淋了一盆冰水,令她觉得愚蠢、难堪至极。

 “他真这么说?”花裘恩这家伙竟然公然说谎引眉眼忽地一凛,全驭风脸色铁青。“他说谎!我从来没去过爱梦,昨晚是第一次。岚,你被他欺骗过不是吗?为什么还肯相信那家伙说的浑话?”

 他是有过几个女伴没错,但劈腿不是他的作风,跟女人交往,他从来不兴这一套,光明磊落得很。

 “花裘恩何必刻意扯谎跟我说这些事?这对他并没好处!”该相信花裘恩的话吗?还是信任全驭风的感情?这个难题,正是让她一整天感到烦躁的主因。

 “就因为这样,你宁可去相信他,而不是相信我?岚,你知不知道这句话会伤害到我?”眼里燃着熊熊烈火,他无法置信,昨晚还甜蜜绵的两人,今天却被不信任击碎所有幸福。

 “如果我伤害到你,那很抱歉,但是你也该晓得,当花裘恩突然跟我说那些话时,我的心情并不好过。”为了这件事,她也鲍受折磨。

 他无语,沉痛黑瞳幽幽的盯着她,薄紧抿成冷毅的线条。

 的确,他看见她眼底的痛苦情绪,而这份痛苦正代表着彼此的信任度还不够,代表着彼此的感情还不够成

 “岚,告诉我,你现在打算怎么做?”该怎么处置他们之间这份发展迅速的热恋情感?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她心情混乱的思考了一整天,可是还没理出一个答案来。

 “是不知道?还是不愿对我有足够的信任?”他的心凉了,情绪恶劣。

 “我不知道。”不要她,她需要更多的时间好好想清楚。

 丁妍岚掉头走开,不愿面对他的问,大步朝自己的公寓走去。

 骄傲的全驭风并没有追上去,任由她从自己眼前逃走。

 “如果我们无法信任彼此,那我们之间也没有走下去的必要,你说是不是?”

 他冷冷开口,那带着一丝愤怒与沉痛的口吻,让急于逃开的丁妍岚停住了脚步。

 他的意思是…要跟她分手吗?

 惊慌回头,她看着站在不远处、神情无比深沉的他。

 “驭风,我现在心情很…”朝他走回两步,她并没有分手的打算,只是心情紊乱,暂时不想跟他见面,她需要时间冷静的想一想。

 “晚安,我走了。”他却退后两步,然后毅然转身离开。

 他走掉了,这是什么意思?

 就这样分手了吗?

 眼泪从盛满惶然的眸子里落下,丁妍岚没想到她跟全驭风的这段感情,才两个多月就玩完。

 这是他换女友的潇洒作风?

 还是…他真的只当她是短暂的女伴,从没认真付出感情过?

 深受打击,她站在街头无声的掉着眼泪,骄傲的她带着破碎的心返回住处,整晚不能成眠,哭到眼睛都肿了。

 *********

 “嗨,亲爱的BOSS,三天前我已经把捕蚊灯目录的设计档寄到你的信箱了,你要不要空看一下?”硬着头皮,驭风广告公司的菜鸟设计师杰瑞,在等了三天等不到全驭风给予的回应,只好亲自进办公室里,恳求BOSS空看一下他的心血结晶。

 “我想看的时候自然会看,你急什么?”站在窗前抽烟、一副落寞孤单模样的全驭风,回头冷眉冷眼的瞪着胆敢打搅他清静的菜鸟。

 “我急是因为…厂商一直打电话来催,他们等不及了。”不是他等不及,是厂商啦。

 “叫他们继续等,我现在没空看!”

 “是,BOSS。”碰了个硬钉子的杰瑞苦着脸离去。

 一回到设计师们共同的办公室,几个刚刚还专心工作的设计师们,突然很有默契的丢下工作,朝杰瑞一拥而上。

 “怎样?BOSS是失恋了对不对?”否则这阵子也不会老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标准“失恋症候群”的症状。

 “拜托~~BOSS怎么可能失恋?一定是他又把到新,把丁小姐抛弃了!哇,这次不到三个月耶。”谁赌赢啦?设计师彼得跑开,回桌子去翻找当初下注的那张记录纸。

 他一下子就找到了,高兴的要回讨论处告诉大家结果,却惊愕的看见全驭风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众人身后,双手盘、脸色铁青的听着评论。

 啊!糟糕!

 彼得张嘴想出声提醒热烈讨论的众人,可是却被全驭风的冷眼一扫,立即噤了声,不敢说话。

 “如果是BOSS抛弃人家,他这阵子干么一副哀怨的弃妇样?我看他这回是遇到对手了,看样子丁小姐也是个狠角色。”围成圈圈的几个人,完全不知后面多了一尊雕像,继续热烈讨论。

 “对,我同意这个看法,我觉得BOSS的魅力正在减退当中,已经罩不住女人了!”讨论中,有人开始落井下石,引来全驭风暴怒的瞪视。“其实BOSS太花心了,也该有人来治治他才对,免得他继续玩其他女人的感情。”

 “哦,是这样吗?BOSS是哪一点魅力减退了啊?什么时候又玩过女人了?你们倒是说给我听听看。”这些人八成是工作太闲了,才会有时间在这里明目张胆的讨论老板的八卦。

 围在一起讨论的众人,一听见这森的声音,瞬间僵住,大家在半秒钟内立即闭了嘴。

 “BOSS就是仗恃自己英俊潇洒又多金,才没把女人放在眼里…”

 只有小冰,他可能讨论得太兴奋,一时间还没从热烈的话题中身,继续很有胆的说下去。但话说到一半,小冰发现同事们个个脸色苍白,突然惊觉事情不太对劲,立即机灵的改口。

 “呃…反正我们BOSS他本身条件好,又有令人钦佩的才华,BOSS…是我心目中的偶像,女人们能获得BOSS的青睐是她们三生有幸,像BOSS这种简直是上天造出来的完美男人,眼光当然高啊!假如不是美若天仙的女人,怎么可能入得了BOSS的眼呢?”

 呼~~小冰转得很硬,但还是很惊险的拗过来了!

 他得意洋洋看着根本很想笑,却碍于BOSS在场憋着笑意,憋到五官都扭曲的同事们。

 “你说得很好,把我都捧上天了。”全驭风嘴角颤抖、眼角搐两下,面对这个转得很硬的赞美,他更加火大。“小冰,为了褒扬你,我决定把拜访厂商的重责大任交给你,这是六家厂商的资料,限你今天之内拜访完毕,并且写完整的报告给我,否则…哼哼,你就等着回家去吃自己吧!”

 把手上的资料忿忿卷成筒状,用力丢给小冰。

 全驭风这个命令,真够折腾人!

 小冰脸色惨白的哇哇叫,其他人趁这时候抱头鼠窜,赶紧回到座位上,很认真的投入被晾了很久的工作之中。

 “杰瑞,你跟我进来。”很好,大家都知道现在是上班时间,也还知道他是BOSS。“至于其他人,下班之前都得把手头的设计草稿一份给我,我要看看你们的进度到底有没有跟上。”

 进度落后的,就等着受刑吧!全驭风嗜血的眸光严厉扫向皮皮挫的众人。

 所有人都扫到台风尾,个个发起一阵冷颤。

 *********

 日子一样处于忙碌的状态。

 九月初,丁妍岚因为杂志的拍摄工作跑了一趟北海道,拍下早秋的景致。

 待在北海道的七天里,她乘机让美丽的秋天景沉淀一下自己混乱的心情,不然就是大啖鳕场蟹,藉饮酒作乐来忘掉烦闷,所以当她从北海道回台时,和全驭风分手的痛苦已经消失了大半。

 接下来的半个月,她以全新的心情重新投入工作,几乎是把全驭风抛到九霄云外,所有的时间和心思都卖给工作,以继夜,把自己狠狠的折腾了一番。

 “妍岚,我大哥拿了邀请卡来,他要你今天去赴这场宴会,顺便空跟他谈谈介绍爱梦精品旅馆的事,”花裘宁拿着一张烫金邀请卡来到丁妍岚的办公桌前“等宴会结束后,如果时间允许的话,大哥想请你去—趟‘爱梦’,赶紧把照片拍—拍。”

 “今晚恐怕没空,我得留下来撰写明天要印刷的稿子。”关于爱梦精品旅馆的专题介绍,她一点都不想做,尤其在跟全驭风分手之后,她实在不想再去触景伤情。“裘宁,你找别人去好不好?我真的不想接你大哥这个案子。”

 这一个月来,她极力找借口拒绝花裘恩的详谈邀约,找了各种理由搪,就是不愿再去那间让她傻傻的把初夜交给全驭风的精品旅馆。

 那里,有她最浪漫、最情的回忆,以及最伤人的记忆…

 思及此,她细致的眉头蹙起,形成一道忧郁。

 “妍岚,你怎么了?这阵子你情绪似乎很低落耶。”花裘宁其实早已发觉异样,只是好友没提,她也没敢问。“是因为我大哥指定要你做专题这件事,让你困扰了吗?”

 如果是这样,花裘宁认为自己有义务把这个专题交给别人做,不要再给好友制造烦恼。

 “欵…对啦。裘宁,你大哥一直想要跟我复合,说实在的,我一点意愿都没有,所以现在是能痹篇他就尽量痹篇,不想再跟他有所牵扯。”不是她想欺骗单纯的花裘宁,只是这正好是个推掉专题的好理由。

 “那我把这个专题交给赵菲好了,如果我大哥那边有意见,我会挡下来。”

 朋友不是当假的,有困难时得互相帮忙,有烦恼得帮忙解决。

 “裘宁,谢谢你,我好感动喔!”突然从座位站起来,丁妍岚真的很感动,她用力抱住花裘宁。

 这个友谊的拥抱,差点让她连月来的低落情绪崩溃。

 “我做了什么,让你这样感动的拥抱我?”花裘宁一头雾水的看着激动的丁妍岚。

 “我…”她想把心里的事向花裘宁倾诉,却说不出口,更不知该从何说起。

 突然,助理扬声告诉花裘宁,有她的电话,花裘宁速速跑进办公室内接听电话,刚好让丁妍岚不必解释什么。

 坐回原位,情绪有些失控的她,稿子写不出来,照片也没心情挑了,再这样下去,工作效率等于零。

 她干脆抓起皮包和草绿色针织外套,头也不回的离开公司。

 头一次,她很不负责任的跷了班,一个人跑到闹区逛街,大肆采购后,又开着车驶上明山,一个人跑到擎天冈去爬山散步。

 直到太阳已经下山,直到夜深人静,她才返回公司,一个人挑灯夜战。

 经过心情的发之后,她顺利的把稿子写完,也把照片挑好了,等她收拾好桌面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半。

 再度开着车离开公司,不过这次是朝着回家的路驶去,不是去闹区,也不是到山上。

 回住处的路程不远,十几分钟就抵达了,回到家的她倒就睡,累得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也累得头一回把全驭风真正的逐出脑海,没有想他。  M.puTaOxS.CoM
上章 一百分的激情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