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百分的激情 下章
第八章
这趟出国,她原先以为是出差或是看展览之类的行程,结果两者都不是,而是驭风广告的员工旅游,地点是热门的旅游点:峇里岛。

 一到峇里岛,会中文的资深导游和劣谟,立即把一群带着男女朋友同来度假的员工们领走,开始五天丰富的旅程。

 至于老板全驭风,则亲自带着丁妍岚入住位于金巴兰半岛南端,座落在幽静山崖边的BvlgariVilla,享受极顶级的甜蜜旅行。

 身处于拥有令人屏息的美丽海景、面海的SPA水疗池,以及来自各地特有美食的顶级度假中心,两人在这五天内,无拘无东无压力的度假,感情迅速加温,完全陷于热恋中无法自拔…

 *********

 “我和花裘恩正在交往。”莫名其妙的宣告,打断了丁妍岚的专注。

 “恭喜啊,你终于得偿所愿,钓到一个金婿了。”抬头,一双莫可奈何的眸子看向站在办公隔间外的赵菲,言不由衷的献上恭贺声。

 “花裘恩对我一见钟情,不是我刻意去钓他的。”赵菲自以为是的献宝。

 “喔,那很好啊。”拜托~~被花裘恩看上的女人不计其数,赵菲干么那样沾沾自喜?“呃…亲爱的赵大编辑,我现在很忙,如果你没别的事要说,可不可以让我专心工作?”

 献宝过了,该滚了吧!

 “我话还没说完。”

 那你还不快说?丁妍岚心里哀嚎着。

 她现在很忙,因为刚回国的她从助理手中接回工作后,才发现助理根本没替她完成半点事,反而把一些事情处理得七八糟,害得她从昨天到现在忙到昏天暗地。

 “花裘恩跟我说过,你是他玩腻不想要的女人。”赵菲这句话,刻意加大声量,让办公室内的其他人都听见。“他还说,请你不要再纠他,自从四年前分手之后,他就已经不爱你了。”

 因为赵菲这几句劲爆的话,室内瞬间一片鸦雀无声。

 而主角丁妍岚,娇美的脸蛋则是一片铁青。

 “那家伙真的这么说?”她惊愕,更觉得受辱,对于花裘恩的胡言语感到愤怒。

 “裘恩他要我来告诉你,请你以后别再纠他了。”被利用的赵菲,浑然不觉自己被花裘恩当成报复的棋子。

 “他敢说我纠他?!”丁妍岚心里明白,这是花裘恩恶劣的报复伎俩。

 正因为花裘恩来这招,让她突然领悟,之前他说全驭风常带女伴上旅馆的那件事,可信度非常低。

 “赵菲,你回去告诉他,我不在乎他怎么说,因为他说的话根本就是造假!还有,我得告诉你,别在花裘恩身上放太多感情,要不然你会受伤很深。”啪地丢下笔,她突然从椅子上起身,冲到赵菲身边,双手抓握着她的手臂,郑重给她劝告。

 “你嫉妒我才会这么说,谁信你!”赵菲很不屑,拨开丁妍岚的手。

 她得意又骄傲的走回自己的座位,自以为胜利的嘴脸,让丁妍岚看了只觉得可笑。反正日子久了,赵菲就会发现花裘恩的真面目,她也不好再多劝什么。

 现在,她该做的事,就是去跟全驭风道歉!她欠他一个谨慎的道歉。

 匆忙起身,拿来一个大袋子收拾桌面上的资料,一手抓起皮包和车钥匙,丁妍岚在同事们轻蔑的目光下,踩着橘高跟鞋冲出辫公室。

 赵菲和大家都以为,她是因为羞愧而火速离开办公室,只有丁妍岚自己知道,她急着要离开的真正原因。

 *********

 不到半小时,娇美的身影抵达驭风广告。

 “嗨,你们BOSS在吗?”踏进办公室内,她这才想到,自己可能会扑空。

 “BOSS在啊,但是…”有人马上从电脑前抬头回应她,但语气有些怪怪的。

 “他在忙吗?”是不是她来得不是时候?

 “BOSS一点都不忙,他是因为…”又来一个言又止,脸色怪异的人。

 “BOSS现在的状况应该不宜见客,丁小姐,你要不要改天再来?”这个更奇怪,竟然要她回去耶?!

 “嗯、嗯,你还是改天再来吧。”

 “他…到底怎么了?”这些人的回答反而引起她的好奇,让她更想知道为什么大家的表情都带着一丝惊恐?

 “他…”众人很有默契的嘴巴张了又合,没一个人敢明说。

 丁妍岚念头一转,往坏处想…难道他办公室有别的“女人”所以大家一起劝她离开?

 不行!就算自己被背叛,也不能不明不白!这回除非她亲眼所见,否则她不会怀疑全驭风对这段感情的忠贞度。

 “大家继续忙吧,我进去了。”带着“视死如归”的心情,她走出办公室,穿越花园,来到全驭风的办公室门前,鼓足接受难堪事实的勇气把门推开。

 “驭风…”门打开,紧张忐忑的美目迅速环视一周,没看到办公室里有其他女人的身影,只看见全驭风以大字形趴在那张偶而用来休息的黑色大上。

 一身黑色融入黑色单里,丁妍岚好奇走近,站在边看着他宽阔的背,听见了从他嘴里发出来的痛苦低呜声。

 有什么伤心的事情能让一个大男人如此哽咽的哭泣?

 她担心的丢下皮包爬上,跪坐在侧,双手摇了摇他结实的手臂。“你怎么了?”在哭吗?

 “走开。”闷闷的低沉声,带着极度不悦的情绪。

 “你刚刚说什么?”美目惊愕的张大,娇颜染上微怒。“你叫我…走开?”他怎么会用这样冷淡又生气的态度对待她?

 “对!走开!走开!”这次更可恶,还把“走开”讲了两次。

 “你不说理由我不会走!你是不是后悔跟我复合、想分手了?就算要分手,也请你保持风度好吗?何必用这种轻蔑的语气对待我?你实在有够恶劣!”气不过,她抓起枕头朝他头上打去,狠狠地K他的后脑勺。

 幸好枕头柔软,要不他铁被K到昏头。

 俊脸阴沉的全驭风霍地翻身坐起,抢走她手上的枕头。“够了!我牙齿已经痛得要命了,你还想让我的头也跟着痛吗?”厚!女人就爱胡思想!

 “你牙痛?”两手一空,她姿势滑稽的定格住。“你不是要跟我分手,只是因为牙痛才叫我走开?”

 “对!我牙齿痛,现在不想理任何人,包、括、你。”牙齿痛让他失去理智,连心爱的女人都没耐心理会。

 看着他狰狞发火的面容,丁妍岚恍然大悟。

 难怪外头那一些设计师们才会叫她回去,改天再来,原来是怕她扫到台风尾呀!

 “走!我带你去找牙医。”她可不是那种容易妥协的女人,叫她走开,她偏不走。“起来,你一个大男人也会怕牙医,简直笑死人!”

 抓着他结实的手臂,硬是要拉他下不可。

 “牙医?丁妍岚,你干脆杀了我比较快!”全驭风失去理性的疯狂大叫。

 他这辈子最怕的就是牙医了,除非丁妍岚从他尸体上踩过,否则只要他活着一天,看牙医…门都没有!

 “你…”她觉得震惊又可笑,从没想过一个大男人听见“牙医”两个字,竟然会面惊恐耶!“风,我认识一个女牙医很亲切很温柔喔,身材又很辣,给她诊疗是种享受,你就去一趟嘛!”

 硬拉拉不动,那就改用温柔惑战术好了。

 “我看你就够了,其他女人我无福消受。”想用美se惑他,免谈啦!他定力还够的。

 “我又不是牙医,你爱看我当然好啦,可是我又治不了你的牙痛。”他的忠贞不二让她心喜不已,但也觉得伤脑筋。“风,乖喔,你去看牙医,我保证给你甜头尝,这个易你要不要?”

 美女牙医也打动不了这铁汉的心,那她只好亲自上阵喽!

 他纠结的眉眼,以很缓慢的速度松开来,然后又蹙起,陷入痛苦的沉思状态,看起来好像有在考虑喔。

 “你提出条件吧,只要你肯看牙医、把牙痛治好,任何条件我都愿意答应。”这样够牺牲了吧!

 “嗯…”他蹙起的眉头再度松开一些。“如果我要你从今天开始搬来跟我同居,这条件你也肯?”任何条件都肯答应,那他可就不客气了!

 “哇,你真是狮子大开口。”这男人,野心特大。

 “是你自己说什么条件都行的!”俊眸回以一记怒瞪,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要求过分。

 男人跟女人热恋,本来就想绑在一起,在峇里岛度假时,他就提出同居要求了,可她却硬是不肯点头。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有个但书…以后只要牙痛,你就得乖乖去看牙医,不准赖皮,更不准迁怒别人。”让他捡到好处了,不过这值得。

 “好!成!”他用力点头,不拖泥带水,立即应允。

 丁妍岚吐出欢呼声,马上下拿皮包,拎起车钥匙,拉着他火速出门。

 外头的设计师们看见BOSS乖乖被带走,大家都出无比惊愕的表情。

 简直天降神迹啊!

 *********

 痛,都是长歪的智齿在作怪!

 不过拔掉牙之后,一切疼痛的源好像连拔除一样,消失不见了。

 傍晚,牙齿问题获得解决了,麻葯退了之后也没再犯痛,再来就该实现她的诺言。

 原本丁妍岚打算用时间不够整理家当为由,暂时延缓搬进他住处的提议,但是全驭风哪肯答应?硬是要她先整理几套衣物和私人盥洗用品应急备用,至于其他家当就等假时再搬,绝不准她赖皮。

 同居第一晚,已经摆牙痛的全驭风,当然打算竭尽所能的从她身上讨回甜头,不过可能因为白天的牙痛和拔牙工程耗去了他大部分的体力,让他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只爱了她一回,后来也只能怨叹的抱着她一起入眠。

 隔天清晨,虽不是两人头一次接晨曦的到来,但意义却大不相同。

 因为这是他们正式同居的第一天,为了庆祝这段恋情迈向更稳定的阶段,他一早醒来便给她一个热情的吻。

 不可避免的,这个吻最后失了控,演变成一场火辣辣的战,上战火延烧近一个小时才结束。

 意犹未尽的全驭风,休息片刻后还想再接再厉,不过赶着上班的丁妍岚可不想整天都被困在上,她找了个机会跳下,冲进浴室里梳洗换衣,在全驭凰的抗议之下,先溜了。

 开车赶到公司,昨天下午的旷职,让她的工作累积更多。

 带着哀怨的心情和奋战的决心,丁妍岚决定今天非要把事情处理到一个段落不可,并且做好了加班到深夜的心理准备。

 “大家早。”她神清气的踏入公司,今天她穿了一件苹果绿针织衫搭着白色七分,娇丽动人,尤其又经过全驭风爱的洗礼,浑身自然散发出女的柔媚。

 “岚姐,你来啦!花总监有重要的事找你,你快去里头报到吧。”坐在柜台的助理,一见她来立即起身相,年轻的脸庞掩不住惶恐和同情。

 “嗯,我放了皮包就去。”瞥了一眼助理的表情,丁妍岚觉得有些奇怪,但没多问。

 她心想,是不是赵菲又跟大家散播什么不实谣言,让裘宁不得不找她进去密谈?

 “你还是先进去吧,总监等你很久了。”助理推着她,语气急得很。“岚姐,新来的总监好像存心要找你麻烦,你自己要小心一点喔。”将她推进办公室前,助理小小声的提出警告。

 “新来的…”还来不及问清楚,助理已经敲门并帮她打开门。

 丁妍岚转身看向办公室里头,赫然发现花裘恩竟大剌剌的坐在花裘宁的办公桌后面,而这个原本女化的空间,突然全部换了摆饰和办公设备,黑色冷冽的风格取代了一切。

 “我是新来的总监,也就是说,从今天起,裘宁已经不是你的上司了。”一身黑色西装,花裘恩从黑色高背椅起身,神情冷肃、眼神锐利的朝她走过来。

 “为什么?裘宁她做得好好的,怎会被换掉?”不过才跷班半天,竟然一切风云变?!不敢置信的瞪着讨人厌的花裘恩,丁妍岚气愤难当。

 花裳是花家的投资事业之一,以花家的事业版图,这小小出版社并没有什么重要,当初也只是玩票质的投资,纯粹为了给千金小姐花裘宁一点社会磨练而已。

 由于花裘宁是她的好友,所以在成立之初,她义不容辞的来到“花裳”工作,帮花裘宁撑起这间出版社,让花家人对裘宁另眼相看。

 但今天,面对花裘宁毫无预警被撤换掉的可笑结果,让丁妍岚觉得这几年的努力和义气相很不值得。

 “因为你跟全驭风交往惹了我。”理由很简单,他嫉妒全驭风得到了她的心、她的一切,所以他说服父亲叫裘宁回家当大小姐,至于这间出版社则由他来接手。

 花裘恩接手出版社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利用职权把丁妍岚踢出去,但是如果她愿意放低姿态,用条件换的话,他会勉为其难的让她继续留下来。

 “我跟谁交往都与你无关。”看着花裘恩那阴险谋略的眼,心头浮起一股不妙的感觉。“花裘恩,你到底想怎样?”一向对出版社经营非常不屑的他,一定是为了某个目的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花裘恩大步走近她,手指勾起她充满不驯的美丽脸蛋。

 “我要你。”

 他甚至愿意把出版社交给她经营,只要她肯点头回到他的身边,一切好谈;反之,一切将有最坏的结果。

 “你要的是赵菲不是吗?她昨天才跟我说,你对她一见钟情。”这男人,满口谎言!她曾经被他欺骗过,幸好当年她洁身自爱,没有跟他进一步发展,现在想起来,她觉得很庆幸。

 “她只是一颗棋子,随时可以撤换。”说得多冷情啊!

 “那我呢?被你得到之后,也随时可以撤换?”丁妍岚虽然讨厌赵菲,但这刻不得不同情起赵菲来。

 “你不一样。”一种不服输的高傲,他无法接受全驭风能得到她,而他却一点甜头都没捞到。“你比赵菲吸引我多了,我们应该可以在一起…一段不算短的时间吧。”

 “一段不算短的时间?”她冷笑,这男人真是玩女人,玩到最高境界了。“抱歉,我要的是一段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稳定关系,如果你不能给我这个,一切免谈。”花花公子闻婚姻变,她故意拿这点来吓唬他。

 果然,他脸色铁青。

 “你以为全驭风就会以结婚为前提跟你交往吗?别傻了,他跟裘宁的婚事昨天晚上又被长辈们提起,这门亲事我看十之八九会成,到时候你得滚到一边去纳凉,连个地下情妇什么的都很难捞到。”他接下来说的这些话,让丁妍岚脸色不好看。

 “那又怎样?如果驭风不爱我,选择裘宁,我会祝福他们,而不是像你这样,使尽恶劣的手段,刻意毁谤全驭风,破坏好友的感情。”她是相信全驭风的,但假如花裘恩说的话有百分之一的机会成真,她也绝不会抢走裘宁的幸福。“花裘恩,我们已经分手多年,感情早就淡得不能再淡了,请你务必看清这个事实…”

 如果他再看不清,执意刁难,那只有一步路能走了。

 “你…”瞪着她坚决的脸蛋,花裘恩瞬间有所体悟。

 “我决定辞职,和裘宁同进退。”这是唯一的解决之道。

 坚定地转身踏出总监办公室,她毫不拖泥带水的走回自己的办公桌位,拿出放在桌子底下的一些购物纸袋,迅速将桌面上的私人物品收进里头。

 “怎么,被炒鱿鱼啦?我就知道你会有这么一天的。”坐在对面的赵菲,幸灾乐祸的修着美美的指甲,对于竞争对手被踢出公司感到非常得意。“裘恩说,总监的位置他只是暂代,下星期他会宣布让我坐上总监大位呢!”

 直接跳过总编辑,越级登上总监王位,谁不兴奋?

 只要能成为总监,等于有一脚踏进花家了,这代表她成为花家少的机率更高了。

 忽地停下收拾的动作,丁妍岚同情地看赵菲一眼。“恭喜你,希望你能得偿所愿!”看着她得意的嘴脸,不由失笑。

 “你笑什么?”赵菲变脸,丢下剉刀,抓狂的站起来。“你这根本是酸葡萄心理!得不到花裘恩,更得不到上司的赏识,才会用这种嘲讽的态度对我!”

 随便赵菲怎么解读,丁妍岚都不理会她,只是加坑诏作收拾东西,办公室内则一片鸦雀无声,大家都用着恐惧的目光看着这位未来总监的嘴脸。

 “大家再见。”私人物品说多也不多,她很快就收拾完毕。拎起皮包和几个纸袋,跟大家道别后,丁妍岚杆,高傲的朝门口大步走去。

 必上门,门后的世界再也与她无关。

 唯一可惜的是,她跟花裘宁共同打拚数年的出版社,已经变成别人的了。  m.PutAoXS.CoM
上章 一百分的激情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