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百分的激情 下章
第九章
收拾好行李,丁妍岚并没有回去全驭风的住处,而是开着车到山上的“绿蕬度假村”回到属于自己的舒适小木屋里,睡了一场觉。

 当她醒来时,已经是下午四点钟。

 她打了电话给花裘宁,两人聊了许久。

 电话中,花裘宁跟她道歉,因为她无力改变家里的决定,虽然一向不喜竞争、乐于安逸的她,很高兴终于能卸下总监这个职位,但同时也对一路相、共同打拚的好友感到抱歉。

 尤其在得知丁妍岚因为不满花裘恩的作风和企图,愤而辞职之后,花裘宁更觉得愧对好友。

 “裘宁,别为我担心,我决定离开花裳并不会感到后悔。”

 离开熟悉的领域,她面对的是重新出发。任何人都缓筝徨无措,她当然也会,不过她相信,这种茫然的感觉很快会过去。

 “嗯,你的能力一直都很强,这是我始终比不上的。”裘宁对丁妍岚有信心,相信她一定会开创出更好的一片天!“妍岚,你应该已经听我大哥说了吧?我爸还是坚持要我跟全驭风订婚…”

 “嗯。”应了声,忽地沉默,丁妍岚没料到花裘宁会提到这个话题。“关于订婚的事…”她想知道好友的想法。

 “我不可能答应。”个性优柔寡断,平时说话总是轻细温柔的花裘宁,语气难得斩钉截铁。“即使我勉强答应了,也、也有人会跳出来举牌抗议。”

 “谁?”丁妍岚觉得全驭风很有可能这么做,但听花裘宁的口吻,好像又跟全驭风没关系。

 “是…全驭达。”

 “…”这个答案让丁妍岚有好半晌说不出话来。“裘宁,你跟全驭达是不是在秘密交往?”她突然想起几个月前访问全驭达时,他对花裘宁的态度和作风,这才恍然大悟!

 “我跟他…已经很亲密,而且他也跟我求婚了,所以我不可能嫁给全驭风,不可能接受长辈的安排。”面对好友的惊叫,花裘宁羞怯又开心,忍不住全盘供出心头的幸福。

 “花裘宁,你好可恶!恋爱了都不说,竟然瞒我瞒这么久?!”虽然惊喜,更为好友找到归宿,摆儿时恐惧的回忆而开心。

 “你还不是一样?跟全驭风偷偷交往也没跟我说,还是你们出国前全驭风打电话来帮你请假时,我才知道。”彼此、彼此。

 “我没说,是因为之前…我们分手过。”她跟全驭风才复合没多久,还来不及说啊!

 “那现在呢?出国度假一趟,应该很甜蜜了吧?”

 “嗯,差不多喽。”是既甜蜜幸福又火辣辣,不过还是别透太多,含蓄一点比较好。“裘宁,你跟全驭达应该也打得很火热吧?”

 不知道个性婉约的好友,谈起恋爱来是不是也温温柔柔的?或者是属于闷騒型的外冷心热呢?

 “嗯,我不聊了,改天我们碰面再谈好不好?”提到这个,花裘宁脸红心跳的急挂电话。

 丁妍岚不由失笑,但她也没为难好友,道了再见后,结束了这通电话。

 看看表,四贴五十分。

 中午没吃,现在肚子好饿了,她拿起针织外套穿上,走出两层楼小木屋,踏上这座属于丁家私人林园的绿色隐密小径,往度假村的餐厅闲逛过去。

 非假的度假村,游客不多,而且这时间也是游客返家的时候,所以一路上都很幽静,绿荫微风形成一种静谧风情。

 站在一棵枫树下,抬头仰望带着淡淡秋意的几片橙黄叶片,突然间她强烈的想跟全驭风联系。

 掏出手机,她没拨电话,而是发了一通简讯。

 …哈啰,告诉你一个劲爆的消息,我辞职了。今天整天无所事事,所以跑回绿蕬度假村,打算陪爸妈小住几天,顺便冷静想想未来的路。

 一分钟后,她接到全驭风的简讯回应。

 …我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这个消息果然劲爆!为什么辞职?还有你打算回去住几天?

 …辞职的事我不想谈,拜托现在别问我。我也不知道自己需要几天的冷静思考,这种事情无法有期限。

 另一头,接到简讯的全驭风脸色微绿,他抬头看着正在台上发言的人,低头趁着自己不用说话的空档立即回传。

 …告诉我绿蕬的地址,我人在台中跟重要客户开会,结束后就过去找你。

 她看了简讯,慢条斯理地把“绿蕬度假村”的地址写给他。

 不一会儿,他又简短回覆。

 …晚上见。

 丁妍岚惊讶地看着这通简讯。

 晚上,他要来见她?!

 这男人,有必要这么黏人吗?

 一种温暖的感受滑过心田,她没再回覆,而是散步着走往餐厅,陪爸妈还有几名员工一起晚餐。

 晚餐后,她跟爸妈单独谈了今天将工作辞掉的事。

 一向支持女儿的丁家父母没有意见,他们尊重丁妍岚的决定,另外丁案提出了希望她趁新工作还没着落的空档,回来帮忙管理绿蕬度假村的建议。

 因为即将转型为温泉度假别馆的绿蕬度假村,需要的是新的经营观念和方针,这样才能跃升为国际级度假村,打开“绿蕬”的知名度。

 老实说,这个提议她并不排斥,甚至有些心动,但又怕自己能力不足,需要审慎的考虑。

 案母同意让她好好考虑,并没有强迫她马上做决定。

 稍晚,她又回到私人林园的个人小木屋里。

 回到二楼卧房,窝在贵妃椅上,看着窗外的黄昏景致,静静的认真思考着未来的方向。

 *********

 时间一小时一小时的过去了,等到深夜十一点,丁妍岚还是没等到全驭风,只等到他一通简讯。

 …晚上有场推不掉的应酬,今晚我就不过去了。

 说不失望是骗人的,但幸好那感受只是淡淡的。

 熄了灯,丁妍岚躺在上,辗转不能成眠。

 心烦着,失望着,过了很久,当指针指向凌晨十二点时,她突然渴望听听他的声音。

 这下好了,换她想黏人了!

 苦笑着拿起手机,拨电话给远在台中的他。

 静静听着来电答铃,不一会儿,电话接通了。

 “嗨,你还在忙吗?”在深夜的黑暗中,她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清晰,还带点孤寂感。

 彼端,却是沉默着。

 “怎么了?还在开会?”她不解地问,直觉这通电话打得不是时候。“抱歉,我还是晚一点再…”

 “小姐,驭风现在正在睡觉喔!”一道佣懒的女声代为回答。“你要找驭风的话,明天请早。”

 今晚也喝得有点醉意的全妮,进房来看已经醉倒在的弟弟,顺便好心的帮他接手机。

 对弟弟的风史,她早就见怪不怪了,所以全妮给了对方一个很妙的回答。

 “…”三更半夜,已经在睡觉的他,身边竟然有女人?!

 惊愕钻进她的耳膜,钻空她的心,让她的脑袋浮现暧昧的画面。

 “小姐,还是你要留个电话或者名字什么的…小姐,你倒是说话啊,总得告诉我你是谁,等驭风醒来我才能跟驭风讲吧?你都不说话,我怎么…”打了个酒嗝,她的说话声忽地被打断。

 “请你告诉他,这次我们真的玩完了!”一股强烈的愤怒涌上心头,丁妍岚气不过的撂下狠话,然后带着伤心挂了电话。

 心口有种被掏空的感觉,她茫然的瞪着窗外的弦月,美丽的眸子瞬间染上一层薄雾,豆大的眼泪夺眶而出,趴在上哭个不停。

 电话另一端,很婆的帮弟弟接听电话的全妮,一脸怔愣和茫然。

 半醉的全妮自以为好心帮忙接电话的举动,其实已经造成杀伤力了,但她却还不自知。

 “怎么了?你干么拿着驭凰的手机,还一直瞪着看?”全妮的老公推开房门探头进来,想看看被灌酒的小舅子现在情况如何了。

 酒醉的小舅子很温和的躺在上昏睡,可他亲爱的老婆却动作怪异的抓着手机猛瞪。

 “亲爱的,我刚刚帮驭风接了电话,打电话来的是个女人,我猜对方绝对是驭风的新,所以就问她要不要留个名字或电话,可是她却叫我跟驭风说,他们这次是真的玩完了,然后她就把电话给挂掉…”

 全妮今晚也喝多了,所以脑筋打了结,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你接驭风的电话?!我的天啊~~”全妮的老公一听,拍额大叹不妙。“你想想,如果你三更半夜打给我,却是一个女人接的电话,你会作何感想?”

 大步走进房间,他从全妮手中拿过手机,接着把那有如烫手山芋的手机丢在全驭风的头。

 “我会宰了你!”

 还能有什么感想?这就代表亲亲老公在外偷吃啊!偷吃的代价就是等着被她痛宰!

 必系到老公的事,她的脑袋倒是灵光的,三秒钟后立即有了反应。

 “对啊,那也就表示,这个女人应该是误会驭风身边有女人,现在一定也很想宰掉驭风!”

 小舅子,真是抱歉,都怪他慢一步来把老婆带回房,才会发生这种事。

 “哇,那可糟了!老公,我们现在马上回台北,我要马上收拾行李,明天一早就飞去日本避风头…”

 全妮显然真的醉得厉害,才会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还很没形象的抓著名师设计的波长发,啃着美美的彩绘指甲,一副焦躁不安的模样。

 “不行!我们不能这么做!这样会害惨驭风。”全妮得老公完全不赞成这个荒谬的提议。“我们明天一早等驭风醒了之后,马上告诉他这件事,看他反应如何?”

 如果那女人对驭风而言,并不重要,那事情还好解决;假如对方刚好是小舅子捧在手心宝贝的女人,那他跟全妮可都得把皮绷紧一点。

 全妮很天真地说:“他女人那么多,应该不在意被我搞走一、两个吧?”

 “我不知道。”他不敢像老婆那样乐观。“回房睡吧,这件事明天早上再谈。”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睡觉,然后等待全驭风酒醒。

 全妮在老公的搂抱下,面不安的回头看看弟弟,然后又抬头看看老公。“上天一向很保佑我的,对不对?”她紧张地讲。

 亲亲老公只是苦笑着,没回答。

 *********

 全驭风在清晨五点多醒来,头因为宿醉而有点发疼,所以他想先去上个厕所洗个澡,再回上继续睡个,谁知姐夫大人却突然来到他的房间,把昨天大姐全妮愚蠢的行为说了一遍。

 这一听,全驭风整个人完全清醒,并马上拉着大姐全妮飞车赶回北部!至于姐夫大人今天因为还有客户要拜访,没能跟他们一起返回台北。

 当全驭风带着全妮终于抵达绿蕬度假村时,时间是早上八点钟。

 因为还没到营业时间,所以绿蕬门口的售票亭深锁着,度假村的门也关着,两人不得其门而入。

 不过门内已经有一个老伯在路边走动,拿着竹帚扫除路上的落叶。

 着铁门,全驭风大声的对着老伯大喊,表明要找丁妍岚。

 那位老伯看了看他,犹豫了一下才进去里头,到大厅去跟柜台传达这件事。

 几分钟后,亲切的老伯再度出现,他来到门口,隔着铁门跟全驭风说,二小姐还没起,请他晚点再来,或是等到度假村开始营业后再进入。

 被拒绝在门外的全驭风,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他站在路边,试着打电话给丁妍岚,可是手机始终未开机,她若不是真的还没起,就是执意不接他的电话。

 “我好想睡觉,而且我没吃早餐,肚子很饿…”娇贵的全妮,坐在路边的矮墙上,生气的对着弟弟抱怨:“全驭风,就算我有那么一点点对不起你,你也不能这样待你姐啊!”她是被着来的,现在又累又火。

 “要吃早餐还不简单,我去买给你。”他不想对大姐生气,因为姐夫早上已经替这个天兵大姐谨慎的道过歉,而且也把大姐交给他,让他带着来找丁妍岚说明一切,所以他努力按捺火气,尽量不发火。

 即使他现在其实火大得很想揍人。

 “你要去哪里买?你别说你要去什么美而美买喔。”在外面,她只吃大饭店的欧式早餐,家里则请了主厨,像这类平价的早餐,她可是敬谢不敏。

 “有得吃就不错了,还挑!”大姐真是被大姐夫给惯坏了。

 全驭风气唬唬的走向对面老街里。这里虽然是山上小镇,但要找一间早餐店应该不难吧?

 “你买回来自己吃,我不要吃。”  M.pUTaOxS.Com
上章 一百分的激情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