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出差回家看母亲 下章
第四章、夜晚
乡下的夜早早的就睡着了,不到八点四周就安静了下来。西方夜空上一轮弯月遥挂在院子里的梧桐枝头,清冷高寒。月光铺洒到院子里,如一层薄薄的纱,井台、菜畦、狗窝、灶屋、茅房都沉浸在这月里,幽暗而静谧。

 我独自站在院子里点上一支烟,遥望着夜空。闪闪的星星,将我的思绪清澈的只剩下家,只剩下母亲,在没有表格,没有业绩,没有出差,没有电话。突然很想回来,从外面回来,回到家过这样的生活,白天去种地,夜里看星星,简简单单,远离城市,远离压力。

 “娃子,干啥呢,早点睡吧,累一天了。炕都烧热了。”母亲不知何时来到我身边,我竟浑然不知。母亲手里拎着我去年冬天买的军大衣,披到我肩上,暖暖的。

 “唔,睡,睡,还真是有点乏了。”我张了张嘴打了个哈欠,把烟丢掉。

 “啥时候学会吸烟了?”母亲悄声的问,语气里毫无责备,尽是关心。

 “唔,偶尔,外面压力太大。”我嗫嚅着,往茅房走。

 “少点。那我先回屋了。你也快点回屋,娘等你…”娘的话让我心里一热,使我觉着似乎有种莫名的惑温暖的隐藏在其中,也可能是我想多了。

 屋里暖烘烘的,母亲已经钻进被窝里躺着了。见我进来,忙用胳膊撑起来‮子身‬,出白白的肩膀,白的惑我的心。

 我已经好久没见过真的女人‮子身‬,没碰过女人了。眼前这个女人,这个熟悉的女人,给我的那种熟悉感让我觉着像归港的船,找到了生命的归宿,彻底的放松下来,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我的心有些颤抖。

 “门都上了吗?”

 “嗯。”“院子门呢?”

 “也上了。”

 “顶上没?”

 “顶上了。”

 以前的时候,常常会发生夜里入室盗窃的事。小偷经常用刀子伸进门,慢慢的拨开里面的门闩,入室偷盗。

 源于此,母亲总是习惯性的在门上后,再用一子顶住门闩,这样即使有人在外面用刀子拨,也很难拨开。后来家里垒了院墙,盖上了大门,这个习惯自然延续到院门上。

 “嗯,快上来睡吧,被窝都给你暖热了,快进来。”

 “嗯。”我了鞋袜,上了炕,顺手把灯拉灭,把衣服光了钻进了被窝。

 进了被窝,我才知道原来母亲早已把自己光,只穿了个内。这让我觉着很突然,也很惊讶。

 母亲的‮子身‬暖的发烫,而我的‮子身‬却冰凉凉的。‮火冰‬两重天的感官的刺使我不住“呀”的叫了出来。

 “咋啦,娃?”

 “没事,娘,你身上咋恁烫哩。”

 “暖的,呵呵,家里暖和吧。”娘在黑暗中问。

 “嗯。暖和。”我侧过身,抱住了娘的‮子身‬,娘往我这靠了靠。

 “快在娘身上暖暖。刚刚在外面站那么久,身上都凉透了。”

 “嗯。娘,想你。”进了被窝,黑暗中,思念去了束缚,像一匹缰的野马开始腾。

 我将左胳膊搭到娘的头上,母亲似乎很懂我,抬了抬头,于是我便把胳膊伸了过去,母亲便枕在我的胳膊上。

 我的手掌摸住娘的左肩头,热乎乎的光滑。另一只手抱住母亲的‮子身‬。将右腿搭在她的腿上。

 我睡觉习惯睡的,母亲好像对我的光并不感到吃惊或者难以接受。她只是安静地在黑暗中,均匀地呼吸,仿佛在等待什么。

 “娘也想你,你这么久了都不往家来看看,也不打个电话,就是娘死了你也不知道,唉。”娘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我才体会到,我在她心里是多么的重要。

 “娘,你别这么说,我听着也难受。以后我会常回来看你,我甚至可以把工作也调到洛川来,这样每周都能回来看你了。”黑暗中,我摸索到娘的手,紧紧握在手心。

 “我年纪一天一天的大,不定什么时候就变成老太婆了,你是我娃子,以后娘还指望着你养老哩。”

 “嗯,知道了娘,我养你,以后你就跟着我就行了。”我的鼻子有点发酸,眼泪不住的涌上眼眶。我贴住娘的肩头,挤了挤眼里的泪水。

 “咋还哭了,跟个孩子似的。”娘侧过身,用手擦拭着我的眼泪。

 我愈发抱紧了娘的‮子身‬,把头埋进娘的怀里。一股莫名的情愫促使着我用嘴触碰着娘的房,摸索到了头含在了嘴里,自己好像回到了孩童时代。在母亲的怀抱中,含着母亲的头,好安心好放松。

 母亲却在我含住她的头时,‮体身‬猛地颤抖了一下,随即也抱住了我,房向我的脸上紧贴了贴。

 “吃吧娃,好多年没吃了。我的乖乖娃。”母亲此时就像一位哺的妈妈,静静的感受着儿子的

 然而母亲毕竟是成年的女,我的到底还是起了女原始的望,娘的喉咙里还是不停地发出咽的声音,‮体身‬也开始焦躁‮动扭‬起来。

 我趁势用膝盖顶住娘夹紧的腿,她竟然很顺从的张开了腿,我的腿便伸进了娘的两腿间。我蜷曲着那条腿,用膝盖顶住娘的部,娘便紧紧夹住了我的腿。来回的磨蹭着。

 我的越来越猛,大口大口的吃着娘的房,几乎将它全部进嘴里。

 房上,全是我的涎,有些腥腥的。我不管这么多,挪开嘴巴,又含住娘的另一个头,照例的着,手也开始在后背上来回的‮摸抚‬。娘的后背很光滑,光滑刺的我‮体下‬急速膨,顶住娘的‮腹小‬。

 娘的咽声更大了,嘴里发出了轻轻的呻“唔…唔…”我的手掌滑向娘的股,隔着一层薄薄的棉布在她的部来回的抚摩。母亲的股很圆,很烫,很柔软,柔软的只叫我想把它挤扁,挤碎。

 娘的部渐渐的起来,内上的那层布逐渐变得漉漉的,我的腿贴住,凉凉的黏黏的,很是不。可我不敢动,或者说我不舍得动,此刻我怕任何的节外动作都会让这样的气氛中断。

 我的手从娘小内的松紧带处,伸进去,刚要往下继续伸进,就感到娘用手按住了我的手,不让我再深入。

 此时,我已然膨起,自然不顾娘的阻拦,继续往下伸。娘就拼命的按。娘越是按着,我越是往下伸,两个人的手便在那松紧带处僵持不下。

 我便不再动,但是嘴却加大了的力度,娘的房并不太大,我张大了嘴,一口就将含着头的那个下。

 娘不住噢地叫了出来,按着我手的那只手下意识地挪开去摸我的头。

 这个当口,我的手便没有了任何阻拦,一下伸进娘的内,摸住了她股上的。没有了布料的阻隔,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母亲股的温软。这种温暖,刺得我不住咬住了她的头,用牙齿轻轻的咬咂。

 “哦…哦…哦…”娘似乎受不了了,嘴里的呻声比刚刚大了起来,房愈发贴的紧了,几乎将我的面部住,使我有些不过气来。我索出放在她内股上的手,抠住内的松紧带往下扒。

 娘突然“唔…唔…”地喊起来,用手提住我抠着的松紧带,嘴里连声喊着:“不要…不要…”另一只手开始推我的头,不要我再继续吃她的子。

 我见此情景,不敢强来。索松开口,抠住娘内的手也了回来,转过‮子身‬平躺下来,用手握住硬邦邦的‮身下‬,大口的气,一句话也不说。

 娘也转过身去,不说一句话,我能听到娘将‮子身‬蜷了起来。

 我看娘不说话,又侧身贴了上去,从娘背后搂住了她。娘果真是蜷曲着‮子身‬的,股就很巧的没有了‮腿大‬的阻拦,我的‮身下‬自然的贴住了娘的部。

 我故意的动着几把,一下一下地轻轻触动着她的部,每触一下,娘的‮子身‬都一阵的颤栗,蜷曲的更狠了,然而娘并不说话,也不阻止我的触碰。

 我尝试着把胳膊从娘的脖子下伸过去,娘竟然很配合的抬了抬头,这让我确认娘并没有生气,应该是出于什么顾忌才说不要的。

 我暗自的高兴,内心却早已膨难忍。我的另一只手搭在娘的小肚上,分明的感觉到娘的‮腹小‬在剧烈的起伏,呼吸也有些急促。

 我试着手顺着她的‮腹小‬往上游走,快触到娘的房的时候,她又用手按住了我的手,不让我动,我停在了那里。

 屋子瑞安静极了,只听到我们‮子母‬俩的呼吸声,有些急促,起伏不定。薄薄窗帘遮住了外面的月光,窗户上只留下一块长方的白,游挤进来的点点月,照不亮屋里的黑。

 我和母亲此刻便隐藏在屋里这黑暗中。黑暗遮盖了很多表情,也让很多羞不再觉着羞,至少我是这样,只是不知母亲如何。

 安静了一会儿,彼此都不说话,母亲假装睡了,发出了均匀的呼吸。

 我想把被娘着的手回来,她却攥紧了不放。

 这让我知道,母亲并没有生气,更不想放开我的手,我的内心又添了一份确定,一份喜悦——母亲,并不拒绝我。

 我的已然硬邦邦地着,我身,用头顶住母亲隔着内部,软软的,那层薄薄的挡布黏黏的。

 我缓缓的顶弄着,虽然不能进入,但对那块柔软部位的拱动还是给我了阵阵的舒服。  M.pUTaOxS.Com
上章 出差回家看母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