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出差回家看母亲 下章
第五章、相融
外面安静极了,远处不知到谁家里传来几声汪汪的狗叫。

 屋子里的黑暗,淹没着我的眼睛,却遮不住我的感受。

 ‮子身‬底下的炕依然很暖,母亲也发出了均匀的呼吸。

 我悄悄的被她攥着的手,感觉她攥的没那么紧了,便用另一只手轻轻抓住她的手腕,将被她攥着的手缓缓的将手了出来,她的手便自然地滑落下去,她似乎睡着了。我窃喜。

 此刻,我脑子里简单的很,就想进入母亲,和她融为一体,释放多积攒的浓浓思念。唯有此,才能彻彻底底清空这久积郁的情愫,不然,我想我会病。

 很重的病。很多人不齿的事情,只是因为他们把和母亲相融认为是侵犯,而不是爱。世上最

 亲近的‮子母‬关系,通过爱来释放浓浓的思念,没有错,不应该受那么多约束。只有那种卫道士,才会简简单单的理解为侵犯。

 但是,做,不等于侵犯。那些嘴上说不尊重,侵犯的人,还是好好的去查查辞海,补补脑袋。真正的爱,从不与侵犯和强迫有任何瓜葛。

 我见母亲睡着,‮子身‬,将离开她的部。这时,突然感觉到她的股往后撅了撅,主动的贴住了我的头。

 这下我开心极了,我于是一手扶住,一手摸住她遮挡部的内布的边缘,将那布拉起,出一条一指宽的,将一下子了进去。

 内勒住我的,有点疼,我又用往旁边挤了挤那块挡布,那块布便挤兑成了一条布条。母亲的部便几乎全暴在我的前面。

 我见母亲没有动静,胆子渐渐大了起来,手扶着在她的部划拉着,划拉着,慢慢地感觉到哗啦进了那个分明的中那个坑,时不时被我的掠过,漉漉的似乎一即入。

 我于是不再折腾,扶着在那坑前后上下磨蹭了几下,头早就被母亲里的粘沾染的光滑溜顺,对准那坑,怕母亲醒来再不让,便省去以前同女友做时候缓慢入来来回回的适应的过程,股一一用力,径直的了进去,直到没入,只留了两个蛋蛋悬在外面。

 “哦…疼…”母亲不住喊了一声,紧接着又不做声了。旋即道像受了极度刺似的紧紧夹住我的,不停地收缩,似乎在适应着这个物的挤入。

 “怎么这么大哦…”“我也不知道,就长这么大了,还不是你生的么?”我反问到。

 “那你轻点…可别叫别人听见了。”

 “不会…咱家住这最前头…前后左右都没啥邻居…只有后边有一家…咱这后头有没窗户…没人听见…放心好了”我一边享受着母亲的夹裹,一边气的说着,大约是太久没有尽到过这样的福地,突然入进来,只觉得一股想的感觉。于是我不敢动,怕太早出来。

 母亲的仿佛像是控制不住似的,不停地条件反的夹裹着我的,这是我跟前女友做的时候从没感觉到的。

 一股舒服的刺涌遍全身,竟然不想动,盼着母亲的道不停地夹弄下去,直到高

 “娃,笑话娘不?”她小声地问着。

 “不笑话,有啥笑话的,为啥笑话?”

 “唔,不笑话就好。娘是太想你了。”

 “嗯,我也想你。”

 “可是,我们这么做我觉着不对。要不你还是出来吧。被人知道了,咱俩就没脸活了。”

 我不想她继续说下去,省的反悔。便不再说话,缓缓地动起来。她也不做什么反抗拒绝,随着我的动,‮体身‬微微地颤抖着,嘴里发出了“唔…唔…”的呻声音。

 房间里的安静,被母亲的呻打破。一阵夜风吹来,窗帘有些飘动。我轻轻的送了十几下便停了下来不动了。

 “怎么了?”母亲问我。我暗地高兴,没想到母亲竟然很接受我的送,不动了还会问我。我以为我不动了,她会想刚刚那样也不动,不说话。

 “…唔…勒着…不太舒服…嘿嘿”我说着,母亲的内,勒住我的,确实有些不太舒服。

 “那…了吧…”母亲迟疑了一下说。

 我听她有些迟疑,便没有去。索从背后搂住她,发狠地起来。

 她被我这突然的袭击惊得有些仓皇“啊”地一声,随即又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唔唔着,我竟不管她,发了狠的

 她便拉住我的手,将大拇指下最厚实的边缘咬住,拼命的“唔唔”着,一边唔唔,一边‮劲使‬的打我。

 我知道弄狠她了,便慢了下来。一下一下地送。

 她狠狠的拧了我一下,大口大口的气。一边,一边随着我一下一下的送,张着嘴轻声呻“喔…哦…喔…喔…”道时不时的用力夹裹一下我的

 “舒服么?”我问。“嗯…唔…唔…”她息着,呻着回应。

 此刻,我只觉着怀里的母亲小巧柔软,像个小女人。我的女人。我怜惜地亲吻着她的耳垂,一下一下不停歇地弄着她的小,她的‮子身‬便在我的弄中上下动着。房也在不停地触碰着我搂着她肢的手臂。她在我的亲吻下,不停地摇动着头,似乎刺很大,‮体身‬的‮动扭‬幅度也大了起来。

 “别…别亲那里…我受不了…”她含糊的说着,声音离。

 她越是这样说,我越是亲,丝毫不松口。

 “唔…唔…别…别…我娃…唔…唔…我娃…快快…快…”

 我听她这么喊,神经被刺的膨开来,‮子身‬离开她的‮子身‬,在她脖子下的胳膊,用手按住她的肩头,另一只揽住她的部,加快了送的速度,阵阵的快拼命的从管传来,向四面八方散开。

 一股的舒服冲动在送中慢慢积攒。渐渐地,渐渐地,这种冲动被积攒的愈发浓厚,刺着我不停地加快速度,加快速度,身旁的女人便唔唔的‮头摇‬晃脑,不敢发出声来。我知她是怕被人听见,一定是咬紧了牙齿拼命压制。我不忍她这样压抑太久。

 被窝里“啪啪啪”闷闷的体撞击声愈发紧密,暮地,一股酥麻的电冲上我的脑袋,我迅速的了几下,‮子身‬直的伸直了不再动,在母亲里,母亲也在这时夹紧了我的

 强烈的意冲破了的阀门,一股热乎乎的而出,噗噗地打在母亲的壁上。

 我放松了‮子身‬,缓缓的又了几下,紧接着又出来几小股业,直到在没有出,我挪动了‮身下‬子,贴住母亲的背,有些凉。

 我把母亲搂在怀里,母亲的背贴住我的,瑟瑟颤栗。

 我直觉着,母亲的里似乎有什么热乎乎的东西在往外,我不敢,又往里,试图堵住。

 奈何,完以后,便不停使唤,缓缓地开始收缩。我慌忙伸手去找纸,母亲却把纸递了过来。

 我撕了一大段纸,按住跟母亲的结合处,像输起针似的,轻轻地出来漉漉的。母亲这时候也伸过手来,捂住那叠的厚厚的纸,堵在了口。

 过了一会儿,母亲用那叠纸擦拭了一番,丢到地上,扭过‮子身‬平躺了下来。

 “睡吧,…”母亲说。

 “嗯。”其时,我也犯困了,脑袋昏沉沉的,眼睛也睁不开,加上白天的劳顿,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M.pUTaOxs.cOm
上章 出差回家看母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