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出差回家看母亲 下章
第六章、晨醒
睁开眼的时候,是被憋醒的。这时天还没亮,只有窗户透进来的一米微微月光。

 屋里还是很黑,我拿起放在一旁的夜光手表,看了一下,才四点多,便下了

 我的憋得涨涨,形状很似家里用的捣蒜的蒜锤子,约莫四寸多长,前头大像鸡蛋,后头比前头略细一筹。

 我下了炕,蹲在屋门口的盆旁边,手扶着,对准盆撒。这泡憋得时间太久,足足了一分钟多才完。

 再次钻到被窝里,才发觉母亲已经把内掉了,光着股躺在我身边。大约是昨晚上内了,穿着不舒服吧。

 我平躺在被窝里,贴着母亲温热的‮子身‬,醒来的皮肤细胞被刺的又膨起来,这种刺从皮肤一直到心里。

 我侧过身,枕着一只胳膊,另一只手搭在娘的‮腹小‬上缓慢的‮摸抚‬。娘闭着眼均匀的呼吸着,似乎还在睡。

 娘的小肚子皮肤没那么光滑,但摸着细细的,很软乎。‮腹小‬下,是一小撮茸茸的,我的手在上摸索了一阵向下伸去。

 也许是长久没有碰到女人,我的手触碰到娘这个女人的‮子身‬开始,浑身就已经‮渴饥‬无比,‮身下‬也瞬间的膨变硬。

 我并着手指伸向娘的部,中指指间正巧伸进一条,食指和无名指分别碰到两瓣软软的片,凉凉的。

 顺着往下滑下去,中指指头便像一条光滑的剑,分开了那条,里面的,黏黏的。

 我用中指和食指以及无名指的两个指夹住娘的那两瓣片,闭着眼,用中指上下在娘的里上下穿梭滑动,被指夹着的两瓣片便也跟着上下错动起来。

 母亲也在这时,轻声的呻起来,夹紧了‮腿大‬,来回的动,我的手便被她的‮腿大‬紧紧的裹在了其中。

 我的中指在她的里上下滑动着,渐渐地那里便浸出水来,冲淡了开始时候的黏,变得顺滑起来,我的手指也觉着舒服了好多。

 每次掠过她中的口,便是一下凹陷。我看水多了起来,里很润了,便把中指指尖对准那口,缓缓的伸了进去。

 母亲这时浑身的一颤,里一股强烈的热意,咬住了我的指头。

 “别…脏…”娘含糊的说着,伸手将我的手拿开。

 我却没有松,用了点力气,将指头伸的更深了,指和手掌形成了一个夹角。指部的手掌被挡在了口外面,指头便再也不能继续往里深入了。

 娘的开始烈地收缩着,紧咬着我的手指。我缓缓的着我的中指,母亲的呻此起彼伏持续不停。

 “嗯…哦…哦…哦…嗯…”声音不大,安静的房间里却很刺耳,只刺的我的,贴住她的‮腿大‬拱动。

 太久没尝过女人的味道,我也没耐心再继续逗她。翻身上去,用腿去分她的两腿,她竟很配合的将两腿往两边分去。

 于是我便落在她的两腿中间,手扶着,顺着那上下滑动了两下“呲”的一声,将直直的了进去,犹如乘风破没有半点停顿,一到底,只剩下一大坨装有蛋蛋的囊留在外面。

 母亲似乎还是没能适应我的,在我入的同时,啊啊的叫了两声,紧接着迅速的捂住了嘴巴,大口的气,道快速的烈的收缩着,不停地夹裹着我的

 我只觉着这样的夹裹舒服无比,便分开两腿曲起来,像个蛤蟆一样趴在娘身。

 娘的两条‮腿大‬因为搭在我的‮腿大‬上,随着我的区分,她也很自然的将小腿顺势弯曲起来,‮腿大‬叉的更开,更像个大写的M形状。

 我趴着在娘身上,双手反抱着她的肩膀。剧烈的收缩刺着我也不停地动着,那便忽忽细的扩动着。

 娘俩就这样一言不发,沉浸在着温热紧包的相融里。‮大巨‬的刺促使着我难以继续克制自我,于是我缓缓的送起来。

 分明的感觉到包皮儿随着上下翻裹着。母亲的里发出“噗呲噗呲”的合声,水也随着了出来,沾了我的囊,也变得漉漉的,跟娘的织在一起,时分时合。

 随着几把的动,囊像一大坨袋,啪啪的一下一下地拍打着娘下面的两片股。

 这样的刺,使我觉着天开始旋转,整个世界都开始模糊,只剩下我和母亲。

 我加快了的速度,和母亲‮体下‬的碰撞出“啪-啪-啪”的声响,在安静的屋里回着,听起来越发令人血脉膨

 我的下巴搁在娘的左肩,脑袋贴着母亲的头发,闭着眼尽情的享受着这和母亲无与伦比的相融。

 久来的得到了释放,浓浓的思念也在这里得到释,我像一匹缰的野马,放肆的在母亲‮体身‬里奔驰着。

 母亲也似乎很是享受这样的奔驰,两脚不自主地盘起搭在我的股蛋上,两只手不停地在我的头发上来回快速的摸索。

 她一句话不说,只是随着我的动上下动着‮子身‬,嘴里不停地呻着声音不大,但很急促。

 我用胳膊撑起‮子身‬,黑暗中,接着窗户透进来的微弱月光,只见身下的母亲正闭了眼,头发散在枕头上,被我的上下的动,呼吸急促,嘴里哼唧不止。

 细汗渐渐从我的额头上冒出来,只觉着有些热,掀开了盖在最上层的被子,一股凉爽透过来,顿觉舒,更加的用了力气,啪啪的弄着母亲。

 大约了不到五六分钟,突然间,母亲的全身倏地僵直了,道痉挛似的一阵剧烈收缩。与此同时,她紧紧抓住了我的背,指甲深陷进我的里。

 啊啊地叫了两声,突然有用一只手紧紧捂住嘴巴,睁开眼睛,看着我,‮劲使‬地摇着头。随即又松开捂住嘴巴的手,对我断断续续地说道:“快…快…快…”

 我听到她这么说,更加地卖力,的速度更加快了。只觉着娘里的水似乎已经泛滥,哗哗地往外涌着,沾了她的股,沾股下的铺单。

 出入在这泛滥的里,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就好像下雨天时走在泥泞的乡间土路上的声音一样。

 她的小腿环扣住了我的部,拚命的收拢、挤,彷佛想把我整个人都进她的里去。

 “啊…啊…娃子…娃子…”听着母亲小声的失神般的呼唤,我的心里忽然充满了自豪的成就感──原来我也可以这样威猛,竟然能让自己的亲生母亲出来…

 想到这里,我无法再忍耐下去了,重又在她的身上,反手托住她的股,尽可能的把刺的更深,口中也叫了起来:“哦…哦…娘,我…我要了…要了…”

 “好…好…”母亲急促地回复着。

 话还未说完,我的部一麻,一股无可抗拒的舒冲击着四肢百骸。头弹跳着出滚烫的,毫无保留的在了母亲搐的深处…

 “唔…唔…唔…”母亲也感受到了我的,努力地往上股不断地夹裹着我的,像一个馋极了的孩子在拼命着久盼到嘴的冰。

 她闭着眼,足的微笑着,一脸得到释放后的‮悦愉‬。双手搂着我的背,‮体身‬持续的颤栗着,接受了我的浓

 一股,两股,三股,四股,大约半分钟后,才感觉尽,也开始收缩,慢慢软了下来,将要从母亲温里滑落。

 我忙伸手拿过一叠纸,垫在母亲股底下。又拿过几张,兜在囊下面,慢慢地出软软的,一团的漉漉。

 母亲把腿放了下来,叉开着分向两边,用胳膊挡住两眼,大口的呼吸。我跪在母亲腿间,简单擦拭了下漉漉的,挪了挪‮子身‬平躺在母亲身边休息。

 母亲只顾着气,也不说话,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躺在她身边着慢慢的平息,忽觉有些倦意袭来,昏昏的又睡了过去。

 隐约感觉到母亲窸窸窣窣的下了炕,紧接着传来一阵短促的呲呲的撒声,继而几声抖动滴的声音之后,又是一阵趿拉的走路声,母亲进了被窝,贴在我身边,躺着睡下。

 “娃,你今个不走吧?”娘问道。

 “嗯。”我迷糊糊地回答到。

 “你不是跟小鹏说你今天不走么,中午还说你俩一起喝酒的。”母亲似乎觉着我的回答不够肯定。

 “唔…,你不说我都忘了,对,对,不走,不走。好好在家陪陪你。”我闭着眼说。

 “唉…要是你能经常在家就好了。”母亲长叹了一口气。

 “我也想在家,在外面也累的。可是得挣钱啊,得养家养你呢。”我渐渐恢复了些精神。

 “哎,你有这份心就行。我还不老,还能干动活,你就在外面好好干工作。

 我把家给你看好收拾好,啥时候回来都是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的。就是,…,娃,你啥时候能娶个媳妇啊?”

 “唔,…,这个,外面的女孩靠谱的不太多。我先挣两年钱吧。有钱了要么在县里买个房子,要么把家里翻盖一下再说吧。”

 “你都多大了,再不娶媳妇,我都不好意思出门了。”

 “咋啦?”我听娘这么说,睁开了眼。

 “哎,出门人家都问我,你娃有对象没。我说没有,人家都说我,你这娘咋当哩,娃都那么大了还不给他扯媳妇。每回人家一这么说,我就不知道咋回了。感觉自己可没本事。”

 “哎,你听他们说哩,别管他们。我这刚刚毕业,找媳妇还得两年,这两年赶紧挣点钱是真的。再说了,我现在结婚,家里也没那么多钱不是。你就别跟他们一样的。他们的娃子没上大学当然结婚早,孩子也都好几岁了吧。我不能跟他们比。他们再问的话,你就说刚毕业,我还不打算找,再说也不准备在老家找那种没上过大学的。就算找,我也得找上过大学的。最好是自己谈的,相亲的,我不喜欢,没啥真感情,都是看彩礼多少,看家里有没有钱的。”

 “也是,现在订个婚都八九万,十来万的,最少的也要六万六。越说咱这穷,女方要的越多。女孩少了,就珍贵了。好几家的瓜娃(没结过婚的男孩)娶的二婚头(离过婚的女人),订婚还要八九万哩,你看这了得了不(不得了的意思)?”

 “二婚的我才不要哩。外面的好女孩多得是,三十好几的不结婚的也一大把呢,非得在老家找啊?老家相亲都太实际了,不谈感情,光认钱。”

 “就是,没钱结不起婚啊。哪一岔不都有一两个光汉啊。我看到咱村里的光汉就躲着走。觉着他们太吓人。一辈子碰不到女人,都不知道咋过的。”

 “谁知道呢。…娘,我再睡会。”

 “嗯,睡吧,看来真是累了。”娘重新躺平了‮子身‬,不再说话。  M.pUTaOxs.cOm
上章 出差回家看母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