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出差回家看母亲 下章
第七章、早餐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扭头看了看,母亲已经不在身边。窗外传来了嚓啦嚓啦的大扫帚扫地声,那定是母亲在打扫院子了,我想。

 我又闭了会儿眼,上昨晚的粘早已凝固附着在皮上,我也没有再清洗,直接穿上内开始起

 院墙上落了一层薄薄的霜,连呼吸都有些寒气了。朝霞也已经蔓过了东边的小山脊,像一个使者,缓缓地揭开了天空最后一层朦胧的纱,渐渐出万里的灿烂。

 母亲见我已穿好衣服出了屋门,忙对我说,温罐子里有热水,赶快洗脸吧。

 温罐,是一个普通的陶罐。只是被垒在炕上面的平台里,一般都靠屋墙不远。

 借了烧炕时候炕的火度,添上一罐子水,烘热后,几乎一天都是温温的,又没有暖壶里的开水那么热,温度很适合即时盛出来洗漱。

 刚刚洗漱过后,母亲就张罗着我端碗拿筷子吃饭了。母亲的利落使我惊讶不已,我不问母亲:“这么快就吃饭了?我刚刚洗好。”

 “那可不,饭都做好一阵子了。看你睡那么,就没那么早叫你,想让你多睡会。”

 “喔,娘,你真麻利。”我笑着,去灶屋里拿来碗筷,放到炕桌上。母亲也已经把锅端了过来。又转身出去端来一叠油饼,用柳编的筐子盛着。

 “呀,油饼!”我惊喜的叫了出来。油饼,是我最喜欢吃的一种家常食物。

 但在外面吃的油饼跟家里母亲做的完全两种概念,外面的油饼要么太脆,要么太油,要么太硬,要么就是层数太多,总之是不好吃。

 而母亲做的油饼,很软很香,油而不腻,是用了专门的烙子,用地火灶台烧火烙出来的,极是好吃。只是我很少回家,因而一年也吃不几次。

 一叠油饼,两个鸡蛋,一锅绿豆小米粥,一碗调制的白萝卜丝咸菜,家常简单,但吃着很舒服。入口进到胃里,都觉着软乎乎的暖暖的,不油不腻。

 吃几口油饼,夹一口萝卜丝,香咸搭配,口感极好,再喝上一口绿豆小米粥,那胃被伺候的舒舒服服的飘飘然。

 “真好吃。”我边吃边说“还是娘你做的油饼好吃,外面的油饼太难吃了。”

 “咋难吃了?”母亲也一边吃饭一边问。

 “油饼要么太脆,要么太油,要么太硬,要么就是层数太多,总之是不好吃。”

 “哦,那是为啥?”

 “我也不知道,估计是因为火的原因吧。外面都是用电烙子。咱家用的地火。地火做出来的饭就是好吃。”

 “嗯,好吃就多吃点,有的是。烙了七八个哩。”母亲很关切说着,卷起一个油饼,递向我。

 此刻,我瞬间觉着,这油过不只是油饼,更是一份份浓浓的爱意。母亲,在我睡梦中烙出来的油饼,让我愈发知晓她对我的爱有多深。

 要知道她一个人和面,擀剂子,烧锅,烙饼,那看似简单,真正做起来还是很费事的。

 她为我的默默付出,唯有以更加的努力来回报她,让她开心,让她幸福!

 我不想母亲因为传统格局下的女内敛,不能主动,不能放开,在得到作为一个母亲角色理应享有的幸福之外,缺失作为一个正常女人应有的幸福!

 因为,母亲,也是女人,有些事,她宁可忍着,也不可能找她不熟悉的外人去足自我。

 俗话说,肥水不外人田。只有我主动,去探知母亲的内心,从无声息里,使她得到她内心渴望的幸福,无论身心!  M.puTaOxS.CoM
上章 出差回家看母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