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出差回家看母亲 下章
第八章、买车
早晨的太阳似乎还没有睡醒,阳光都是带着寒意的。我吃过饭,便坐在院子里休息,等着太阳醒来好晒晒暖。

 记得小时候,尤其是冬天的时候,常常喜欢

 在太阳最好的中午,蹲在院门口或者街边的墙下晒暖,暖暖的太阳,晒得人热烘烘的,有点烤。

 而我,常常在这样的曝晒下,昏昏的睡去。天气越寒,太阳越亲。现在,太阳还没有升的太高,阳光也不是很暖,我能做的,只有等待。

 “娃子,去镇上买点菜吧,中午你不是要跟小鹏喝酒哩?”母亲的声音从屋里传来,我的思绪重又回到现实,阳光还是有点寒。

 “哦,好。咱家车子在哪放着哩?”我问。

 “唔,咱家车子不好骑了,我去你婶子家给你找她的电车吧。”母亲忙不迭的从屋里走出来。

 “唔,不用了,要不这样吧,娘。你跟我一块去镇上吧,我给你买辆电车。

 以后你骑着也方便。”

 “不用不用,我又不咋出远门,出远门的时候,我借你婶子家的电车就行了。”母亲连忙的摆手。

 “没事,花不几个钱。”

 “那不得两三千哪?”

 “不用,咱买个小点的。便宜,一千多都能买。”

 “唔,那好吧,那你等我下。我去个厕所。”

 锁上门,我骑着家里那辆不好骑的车子,载着娘向镇上去。从村后一条小路出发,走近路再绕到大路上,能节省将近二里的路。可能是因为太早,走小路并没有什么人,到了大路上,才偶尔看到几辆车来往的驶过。

 家里车子也确实不好骑,脚蹬子有点坡了,档位也有点匡,每蹬一圈总要匡一下,几秒钟之后才能跟上来继续带动链条驱着车子往前走。十几里的路子,起起伏伏,上上下下,折腾了一个多钟头。到镇上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

 到了菜市场买了菜以后,直接去找卖电动车的门店。原以为镇上买电车的门店不会太多。出乎我意料的是,在这么偏远的小镇上竟有三家电动车专卖店,门面不大,但里面摆放的电动车还真不少,而且竟然大部分还都是品牌货,上面醒目地打着家电下乡的标识。

 第一家店老板是个中年人,很热情地介绍他店里的每款电车,但最终没有我看中的。

 我来到第二家店,店里是一位中年女,个头不高,但人长得精神,打扮的也很利落。一头披肩的烫卷长发,鹅蛋脸,尖下巴,大眼睛,小鼻子小嘴的,嘴上涂着淡淡的口红。

 上身一件翠黄小羽绒,‮身下‬一条面料深‮裙短‬,腿上套着一条厚厚的深长筒袜,脚蹬一双棕色小棉靴。

 那裙子箍着圆圆的小股煞是人,修长匀称的腿堪称完美,活一个美丽妇,再看看我的母亲,纯粹粹一个乡村妇女,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然而子不嫌母丑,我并不觉着母亲不好看,反倒是多了一份乡村难得的淳朴。

 女店主始终笑盈盈地给我们介绍她店里的车子。她店里不仅有电车,还有电热扇、钟表手电等小家电,分区域地整齐摆放着。我看好了其中款电车,问她多少钱,她说:1299。

 我说:“你这是全国统一价格吗?”

 她说:“厂家价格是统一的,但我们可以浮动,我们可以降些,有的挣就卖,我们用的房子是自己的,成本低。”

 我问她:“你们是不是还可以组装?”

 她说:“可以啊,我儿子就会组装。你要是想要的话,待会他回来了,就给你现场组装一辆。不过组装的没有牌子的好,实话实说。”我有些疑问,因为看她的年龄,她的儿子应该是十来岁的青春期的少年,怎么就会组装车子呢。她怎么不提她的老公呢。像这样的体力活,按理应该是由男主人来做的,怎么可以让一个孩子来呢。

 于是我便问:“你儿子?”

 “是啊,我儿子,怎么,不信啊?我儿子可厉害了。十六岁就开始做生意了,一直到现在。看我这身上的衣服了么,都是我儿子挣钱给买的,我们家都指望着我儿子呢。”看的出,提到她的儿子,这位母亲都充满着自豪。

 “你儿子,多大啊?”我突然有些好奇。因为女主人看上去也就30多岁的样子。

 “我儿子啊,20了,该找对象了都。说实话,真不舍得哪家女孩把他抢走,他可是我的活宝哦。”女主人的眼神里闪耀着喜悦,看得出他们‮子母‬的关系一定非常的融洽。

 “看不出来,看不出来,我看你也就30多岁的样子,没想到儿子都20了。真不可思议。”

 “哈哈哈,你太会说话了,哪呀,我今年都42了。”她很开心的大笑着,这时才瞅见在她俊俏的脸上也见得有鱼尾纹爬满眼角。

 “唔,那你老公也一定很年轻吧?”我问道。

 女主人突然停止了笑容,叹了一口气,说道:“哎,他命不好,四年前出车祸没了。那年我儿子还在外头上学呢,学的是电工,出了这事,他就回来做买卖了,到今年已经做了四年了。”

 “哦哦,”我合着。

 女主人的实在、热诚,让我们的谈兴很高兴。她的朴实、平和也让我对她产生了几分信任。

 她的热情友好,直让人感觉:站在面前的就是交往多年的邻家大嫂,于是,我决定在她家里买车子。

 正这时,门外进来一个小伙子,个头不高,也就一米七多点的样子,瘦瘦的,还带有几分稚气的脸上挂满汗水。

 “喏,这就是我儿子。帅吧。嘿嘿。”女人一提到她的儿子,就止不住的开心。

 “唔,确实好。”

 “那你看你要成品,还是要组装的?”女主人问。

 “唔,成品的是不是都摆在这里了,我直接骑走就行了?”

 “不是,这些都是样品,常常有人骑试。你要要成品的话,也要重新装的。”女人说道。这时,她口中的儿子正一边摘手套,一边去柜台后面拿烟递给我

 “唔,这样啊,那就要成品的把,你帮我装吧。”我接过烟,冲她儿子说道。

 “好,你坐着等会吧。这位是你母亲吧,坐着歇会吧。”女人说着拎过来一个凳子递给母亲。

 我看到柜台上放着一盒明信片,随便拿了一张,上面写着经理是王一。

 “这就是我儿子的名,我儿子叫王一。”看到我拿名片,不待我问,女主人便麻利的回答到。

 “哦,这名字,怪好记。”我笑到。

 “唉,咋说哩当时我难产,生我儿子生了两天才生下来。然后就没再想着要第二个,害怕再难产就麻烦了。所以就给儿子取了个名字,叫王一,这辈子也就他一个了,现在吧,我儿子可真是我的唯一了,看来这名字可叫对了。”她叹了口气后,又笑地盯着儿子看,一脸的依赖感。

 “哥,你看你看中哪款了,我去后院给你取出来装。”男孩问。

 我选好了款式,女人客气的问我是付现钱还是‮机手‬扫码。我问她能不能刷卡,她说刷卡需要手续费,‮行银‬给她们的POS机刷一万就要收一百块钱的手续费,所以不常用。我哦了一声,说还是‮机手‬扫吧,不过能不能装好以后再付款。

 她犹豫了一下,扭头问她儿子可不可以。

 见他儿子点了点头,就说,

 “哎呀,反正都是不远的,装好付就装好付吧。”我跟着这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小伙子去了后院,帮着他把装着配件的纸箱抬了出来,就蹲在后院边聊天边看他安装。

 男孩与妈妈的情相似,交谈中了解到我买的这个品牌的电车他今年签下了300万的销售合同,他说签到了300万,妈妈就可以得到厂家赠送的去泰国旅游的机会,我问他能卖得了吗?他说没问题。然后自言自语说,我就想让我妈去泰国旅游去,到时候我要不忙也会暂时关上几天门店陪妈妈一起去。

 我注意到中间他妈妈不时地跑过来看。时不时问他中午吃什么,要不要她去买什么菜。‮子母‬俩极是和气亲密,这在我所处的村镇周围很少见。也许在她心中,儿子已然成为她生命中唯一的依靠。

 看着眼前这个自信而又踏实的年轻人,我想,他那虽不高大却异常坚强的身躯已足以能够成为他孤单的妈妈的依靠。

 也许,四年前的那场飞来横祸让16岁的少年‮夜一‬间长大,也许是那场灾难让这对‮子母‬更紧密的相互依靠、支撑。

 但我更疑心于他是否也会像我一样,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自家的‮密私‬空间里与亲爱的妈妈彼此相依相偎,身心相融呢?这个女人,是否也会,或者更胜于我的母亲,主动的导儿子进入她温柔的梦乡呢。

 买完电动车,已经是十点半了。该往回走了。我突然看到镇上开了一家商贸城,里面是卖衣服鞋子的。于是走到那门口把车子停好,准备进去带母亲逛逛。

 可母亲死活不愿意去。说家里有衣服,不用买。又说咱俩都进去了,没人看车子,万一有人给偷走了就不划算了。我听她这么说,便作罢。心里只是不太舒服。

 对母亲说,我们去取点钱吧。

 “取钱干啥?”母亲问。

 “用。”我说。

 “东西不都买好了么?还用啥?”

 “你别管了,跟我去就是了。”母亲便不再说话,我骑车电车,母亲骑着洋车跟在我后面。

 镇上只有两家‮行银‬,一家是农村信用社的,一家是邮政储蓄的。我在外面很少用这两家‮行银‬的卡,但还是准备了一张信用社的卡。因为它省内异地取钱不收手续费。

 工作了两年多,积蓄也不大。大约有两万多把,存了大约两万块钱死期,又在支付宝里放了几千块钱当做零花钱。

 其时按理是都可以放在支付宝里的,这样收益更高。但我怕我管不住自己花钱,所以还是很保守的把两万块钱存成了一年期的死期,到期后如果不取出来自动续存。

 剩余的几千就在支付宝里,需要用现金的时候,就转到卡里再取出来。我自认为这是一种很适合我自己的方式,至于别人怎么样,我管不着,也不想管。

 到了信用社门口,大厅里散落的坐着几个人等着办业务。我向来是不喜欢排队等着取钱的,这时正好瞅见旁边新建了自动取款机,让我觉着很欣慰,至少不用像以前一样排队等着取钱了。很顺利的取到了钱。

 “装好了么?”母亲问。

 “装好了。”我点了点头。

 “那咱回家吧,不早了,中午小鹏还要来咱家吃饭。”母亲似乎有些焦急。

 “好,回家。娘,你骑电车把,我骑车。”我说。

 “不用不用,还是你骑电车。那车子不好骑,让我骑。”娘争执着,我低头去蹬自行车的脚叉。

 “咦,小川,你咋在这里,啥时候回来的?”我正低着头,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我旁边传来。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小时候的玩伴,大庆。他带着头盔,跨在一辆摩托车上,跟我说话,顺手掏出一支烟来递给我。

 “大庆啊,我昨天来的。”我回到,也从兜里掏出一支烟给他递。

 “我的吧,我的,别掏了哦,夜个来的呀,啥时候走?”他问着,把烟叼在嘴里,掏出火机打着火向我伸过来。

 我忙接过他的烟,叼在嘴里,双手靠在嘴上,捧着他递过来的火,把烟点着。

 “明天吧。”我说着,把刚刚递给他的那颗烟到烟盒里,放回兜内。

 “那中,你这会是不是回家?”

 我说:“是。”

 “那这,正好,我也回家。中午去我家喝点?好长时间没见了。”大庆问到。

 “不了,要不你中午来我家吧,正好我兄弟小鹏中午也来我家吃饭。你看咋样?”

 “那中啊,我去找你。咦,恁(你们)咋还骑着车子啊?要不做我的车走,这样快,都快十一点了。”

 “不用不用,大庆,我们慢慢走就行了。”母亲上前来说道。

 “哎呀,客气啥,嫂子。要不我载着你,叫小川骑电车,把洋车子绑到电车上。这多快啊。”

 “那中吧。”我回到,转过身给又对母亲说“娘,要不你先跟大庆走,我从后边跟着?”

 “那好吧,菜叫我拿着吧,我到家了好做饭。”

 “中。”大庆从摩托车上下来,解下盘在摩托车后架子上的绳子,帮我把洋车子前轮绑到电车后座上。

 这样,洋车的后轮着地,前轮顺着车把扭成和地面平行被绑的结结实实的。

 随着一声摩托轰鸣,大庆带着母亲先回家了,我从后面骑车电车带着洋车子也往家走。

 母亲远远的回了下头,大声喊路小心点。我心里一暖,冲她重重的点了点头。母亲这才放心的回过头,随着大庆的车往家去了。  M.pUTaOxs.cOm
上章 出差回家看母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