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出差回家看母亲 下章
第九章、午餐
新买的电动车电不是太足,一路上遇到上坡,我都要下来推着上去。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半了。

 进到院子,蒙的眼神看到母亲正站在水井边上的石台旁洗锅碗杯筷。

 看着她柔软的身躯,颤颤的股,酒后的我脑子里升起一股冲动,踉跄着步子走向前,从她身后一把搂住她的,把她揽在怀里。

 许是刷洗时候的水声,淹没了她的听力,让她没有觉察到我的到来。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搂抱吓得惊叫起来,手里的一只碗一下子滑落,掉在地上“啪喳”一声碎成几半。

 这时她才感觉到是我的气息,萦绕在她的身后。她回头瞅了瞅,似乎是在确认是我。

 看到果真是我,惊吓的一颗心放了下来。手试图用手抠开我揽着她的手,口中小声地说道“干嘛呢你,大白天的,叫人看见多不好。院门还敞着呢”

 这事我才意识到自己多么的鲁莽,却控制不住酒的刺,附在母亲耳朵旁悄声说道:“娘…我想要你!”

 “去,把院门上去。叫人发现了就完了。”母亲见抠不开我搂在她间的手,便用手拍打了一下我两只紧扣着的手,小声地吩咐到。

 我此时格外听话,像个孩子。松开母亲,踉跄着步子去关院门,又从里面栓。

 回过身,看到母亲还在井台旁洗漱,我看着她的细,不觉‮体下‬一阵的膨,火热,促使着我急急走向前去,从她身后一把扯下她的子还有内出白白的股。

 她被这举动惊的啊地叫了出来,随即赶紧用手捂住了嘴,生怕邻居听到生疑。

 我趁她手捂住嘴的当儿,顾不上阻拦我,一下把她按向石台,她便下意识地松开捂着嘴的手,两手撑在石台上,头发抵住刚刚洗刷好的烧饭锅,锅里放着几只喝汤的鱼碗还有筷子。她没有说话,也没有反抗,许是怕邻居听到。只是把头往下低的更深。

 院子瑞安静静的,时不时飞来几只麻雀,在地上一顿一顿地点着头寻觅吃食。忽而又飞向屋顶或者树上。

 母亲就那样撅着光光的股,等待着我的进一步动作。我没有子,只是松了松带拉开拉链,从子里掏出早已肿的家伙。

 左手按住母亲的股,右手扶着大的几把在母亲两片外处用头上下磨蹭,两片片外翻着一大一小,竟然还是粉,仿佛很少挨过草一样。

 头磨蹭着,母亲的‮体身‬似乎很感,没蹭几下,处的里便出黏黏的水来,把两片片沾的的。

 我把头顶进那道漉漉的里,来回滑动,分明的感觉到不停地略过一个滑的口。那定是母亲的了。

 此时的母亲,被我的蹭划刺的‮体身‬一阵阵颤动,那股上的便随着这颤动,来回的抖动,像微风拂过平静湖面掠起的波纹,又好似轻风掠过金黄麦子带起的波,煞是悦目赏心。

 母亲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一绺刘海遮住了她的半边脸,让我看不到她的表情。想来这种环境她也不会发话,毕竟被人听到了可是真抬不起头来了。

 我也便不同她说话,在她里又划拉了一下,只觉着已经的不成样子,她嘴里也发出了唔唔的声音,似乎再咬着嘴忍受着,坚持着。一只手伸过来抓住我按在她股上的手,抓得紧紧的。

 见此情景,我也不在逗她,头滑到她早已透的口,股一巴带着壁的‮擦摩‬径直地入她的里,直到把整几把全部淹没。

 隔着,我的‮腹小‬紧贴住她的股,那股上的赘便被挤的向前堆起。我分明的感觉到母亲在不停的夹裹着我的巴,似乎在适应,又似乎在享受着

 母亲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紧紧握住我的手掌,不停的收缩着道。只让我觉着那道很是紧束,极是舒服。

 我缓缓地开始出,母亲便又一阵的颤动。我看着出大半截,上面沾满了亮晶晶的体,那都是母亲里的爱,散发着淡淡的酸味,叫我看着好生喜欢。

 我又重新进去,再出来。再进去,又出来,慢慢地,真真的舒促使着我不断地加快的速度,以至于竟然在院子里,大天白下把母亲的股撞的发出了啪啪啪的击声。

 我瞬间冷却了下来,放慢了速度,我可不想叫邻居听到,叫邻居知道。

 但我却好像憋急了一样,就想疯狂的起来,巴里好像进了虫子,的不行,连蛋囊里都是热燥燥的,得我只想疯狂的

 然而在院子里,不允许我这么做。但望还是控制了我,迫着我拉起母亲的两只胳膊,一步一挪地向堂屋的里屋走去。

 母亲向前探着‮子身‬,股夹着我的巴,也随着我一步一挪的往屋里走,像个蹒跚挪步的鸭子。

 这样的情景有些滑稽。一个母亲,撅着光光的股,被儿子着行走在大天白里,岂不滑稽?然而却‮实真‬的发生了。

 好不容易挪进了堂屋。不待进到里屋,我就随手关上屋门,大力的了起来。这下,不用担心在院子里大声啪啪被别人听见。

 屋里的隔音可是比外面好了很多。我啪啪地撞击着母亲的股,狠狠地着母亲的,直的母亲站不住脚,时不时地往前挪动着步子,直到她两手扶住沙发,才不再往前走,开始奋力合着我的弄。

 紧咬的嘴也松开了,张着嘴喔喔的轻声而紧促的叫着。

 直到一股难以控制的快涌上来,在母亲完以后,我才松弛了下来。

 趴在母亲后背上大口气,几把还是硬硬的待在母亲里,随着血的脉搏不停的博动着,却好像迟迟不见消退。

 而我,也在这以后,酒醒了好多。我慢慢的起了身,从母亲出有些发软但还没收缩的巴,足足有五寸多长。

 这突然叫我想到,驴马配以后,公驴马从母驴马出来长的茎时候的情景——每每出以后,那长的家伙便从上面道口,呼啦垂了下来,长长的耷拉着,带出来一股子似体。

 那种瞬间垂下来的动感,很有力量感和惯性感,极显得那话儿的分量和长度。如果从物理学角度说,重物在摇摆支点远端从水平自然垂落后,连带一系列摇摆的场景,着实是一种自然界的力学美感。

 我,虽然没有驴马的家伙长,却也在从母亲出来后,也呼啦地垂了下来,这让我想到了驴马出后的力学美感,让我‮奋兴‬。而母亲,也在我出来以后,里慢慢的出来我进去的,滴滴答答地往下淌着,打落在地上。

 我就那样在子外着耷拉着的巴,去拿纸过来,按在母亲口处给母亲擦拭。

 母亲接过来,我便松了手,自己又撕了些纸低着头把巴擦拭干净,却不急着子里,因为我知道待会还会继续出来残留的体。

 太早装进去,迟早要留到内上,黏黏的很不舒服。于是,我便让那发褐色的子外面,走到沙发前坐下休息。

 母亲也提上了子,给我倒了杯水,依偎在我身边坐了下来。她此刻很像个小女人,甚至是小女孩一样,趴附在我的腿上,静静地闭上眼睛,一句话也不说。

 我‮摸抚‬着她的头发,忍不住探下头亲了亲她的耳垂。她的脸因为常年的劳作风吹晒,已变得有些糙,叫我没有想亲吻她的望。然而这并不影响我对她的喜爱,或者说是依赖。而母亲,此时,不也正在依赖我么?

 我们俩什么话也没说,我喝了几口水,靠在沙发上,顺手拉过一条薄毯子,盖在我俩身上,闭了眼,昏昏地睡了过去。  M.pUTaOxS.com
上章 出差回家看母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