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豪侠绿传 下章
第5章
那些不知道她身份就了她的男人,把她当成了美丽的风妇,那些过她之后被杀的人,都是一些强盗恶徒。

 柳花影喜欢被男人,自从年轻时看到敬爱的母亲一脸风着身体被家里的管家抱着肥干后,她就希望自己能成为那样的女人。不过她一直以来不敢告诉任何人自己的愿望,只能偷偷的看温柔的母亲给情人们干达到足。

 因为这样的爱好,她一直以来都不敢对心爱的师兄风不易表白。直到有一天她发现心爱师兄风不易竟然也成了她母亲的入幕之宾,而且一边干她风韵犹存的母亲、一边叫着自己的名字为止。

 当时的风不易,不但一直叫着柳花影的名字、还大声的喊着希望柳花影也做母亲一样的货。第二天,柳花影表白了,而且告诉了风不易她的愿望。风不易听到之后,幸福的把柳花影抱在了怀里。

 在一起之后不久,柳花影就在风不易的怂恿下勾引了他们师傅、然后又陆续的勾引了几位师叔。也正因为如此,风不易才打败了众多竞争对手,成为了掌门的亲传弟子。

 当几年之后他们的师傅等老一辈死在魔道的围杀之下后,风不易理所当然的成了华山新的掌门。

 不过在当了掌门之后,风不易和柳花影过的并不好,因为两人已经成了众人瞩目的人,没有办法在肆意去勾引男人。

 华山终于安定下来、两人也在华山确立了无法动摇的地位后,才偷偷的在华山附近的偏僻山村建了一个不小的宅院,成了村里最富裕的一家人。

 风不易是家主、柳花影是主母。由于风不易这个家主经常外出或者闭关练功,柳花影这个闺房寂寞的主母自然就对家里的下人们张开了双腿。

 除了家里的下人之外,村里送柴的健壮大汉、卖猎物的英俊猎人、受伤无法再打猎的老猎户,都曾经那善良的贵妇主母在身下进行享受过。而他们的“辛苦”

 也没有白费,他们送来的物品都被高价收购了。不只是照顾在自己身上“辛苦”的男人,柳花影还经常照顾村里那些贫苦人。

 不少人都在生病时得到过风家主母免费的赠药、或者是缺米时拿到善心的米面。也正因为如此,村里的女人发现自家的男人和风家的主母在房里、农田、草堆里胡搞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会揭破。

 在小村的时候,风不易和柳花影的望虽然得到了一定的足,但是他们却觉得不过瘾,因为干柳花影的男人不清楚她的身份。

 “我了华山掌门的夫人、我了高贵的柳花影女侠啊!”两人都希望干柳花影用亢奋的语气这样大喊,那样过能给两人带来更加强烈的刺

 虽然两人很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除了采花蜂方泉之外,两人还没有这样享受过。方泉这样的贼是不可能为了一个女人停留的,在玩儿了柳花影一年之后,他还是离开了。

 享受过方泉当着自己的面儿柳花影的刺感觉后,风不易已经不足于单纯的看不知道子身份的男人抱着她的丰了。

 夫俩在商量之后,决定开始做更刺的事儿…勾引自己的徒儿。柳花影期待华山晚辈们一脸兴奋的抱着自己的丰、大声的喊“师娘你真起来舒服死了。”

 风不易希望平时疼爱的徒儿在心爱子的身上,一边狠她的一边笑、挑衅的看着自己,向方泉那样大喊“师傅,师娘的起来真!”

 虽然夫俩都有这个心思,柳花影也多次衣衫轻薄的“指导”男弟子们,有时候甚至给他们摸自己的美腿、或者教授剑法的时候故意人的身体给他们看。

 不过她至今还没有勾引成功一个弟子,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尊敬自己了。每次柳花影身体给他们看的时候,他们的理解是“师娘把我当儿子看,我不能起歪念”

 每次柳花影让他们的手摸自己光洁的背、修长的美腿、人的丰时,他们都大声的在心中的呐喊“师娘这么疼我,为了让我学会剑法不惜把身体给我摸,我绝对不能起龌龊的心思。”

 柳花影越是勾引,弟子们就越是尊敬、仰慕她,着令柳花影心中有些郁闷。

 不过最近有一个男弟子对她渐渐大胆起来,这个人就是她的三徒弟吕凡。从豪侠山庄回来之后,吕凡仿佛突然开窍了似的。当柳花影指导他练剑的时候,他的手开始“不礼貌”

 起来。以往她让弟子们摸自己的身体、感受姿势的时候,弟子们几乎都是碰一下就移开手,然后又开始回味、遗憾。

 不过吕凡最近却大胆起来,手摸在自己的身体上后,不但不会移开、反而轻佻的捏弄。原本期待被弟子手抚摸的柳花影真的被摸之后,心中反而觉得羞涩起来。

 吕凡回来之后,柳花影指导过他两次。第一次的时候由于事发突然、完全没有准备,当吕凡的手顺着背摸到自己间的时候不知道如何反应的抗拒了。

 虽然柳花影没有斥责吕凡,但她还是没有再给吕凡机会。当吕凡离开的时候,柳花影心中满是对自己胆小的懊恼。

 第二次的时候,柳花影自认已经做好了准备,任由吕凡摸了自己修长的美腿、人的丰,但是当吕凡的手从丰摸过会、向户探去的时候,她又退缩了。

 在懊恼中结束指导的时候,吕凡在她耳边说出了令她惊愕的话。“师娘,你还没有做好真正的准备、无法真的勾引儿女一样的徒弟吧!

 好好想一想,如果您真的想做妇就不要再顾虑,徒儿一定会为您保守秘密的。如果下次您再单独叫徒儿来,我可不会再放过你了。”说完后,吕凡轻拍了她丰一下后离开了。事后,柳花影更加的懊恼了。

 “老娘我了这么多年,师傅、师叔、师伯我全都给过不说,小村里的男人有几个没抱着老娘的股狠过?

 就连四大贼之一我都伺候的舒舒服服,竟然被一个头小子说的跟一个清纯少女似的!哼!不就是勾搭被我养大、像儿子一样照顾过的孩子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事后柳花影不停的对自己这么说。

 虽然心里这么说,但是每每回想起吕凡离开时那坏坏的笑容、拍在丰上的一巴掌,柳花影的心中就感到很羞涩、很…开心。那感觉很像当年对心爱的丈夫表白时候的感觉,令她感到幸福又激动。

 “讨厌!怎么会有这种感觉?老娘做了这么多年货、被这么多男人玩儿过,怎么会对一个头小子有这种感觉?”柳花影暗暗想到。为了令这样的感觉消失,柳花影连夜离开了华山、去小村给府里的下人还有村民们了两天。

 当她自认为已经调整好心态、回到华山后,她发现自己还是无法冷静。当看到吕凡那和自己年轻时有的一比的美貌面容时,她的心中依旧激动。

 烦闷的她心怀忐忑的把自己的心情告诉了风不易,风不易听了之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一脸兴奋的紧紧抱住了柳花影,然后说出了令她脸红心跳的话。

 “花影,过了这么多年,你总算找到你真心喜欢、愿意为他生孩子的男人了!”爱有一个心爱的、愿意为他生野种的男人,这是风不易多年来没有实现的愿望之一。

 看到风不易兴奋的神情,原本一脸不安的柳花影终于安心了。此时,她的心中只想足丈夫的愿望,把身体给不知不觉喜欢上的漂亮徒儿享用。

 在这样兴奋、激动的心情中,柳花影又一次的叫吕凡来练剑了。当吕凡按照柳花影的吩咐,早早的来到她和风不易住处的时候,心里并不是很开心。

 虽然知道柳花影这个表面儿贞淑的师娘叫自己来是送豆腐给自己吃,但他更喜欢的却是看着心爱的子在风天青的身下被干。会意着离开前风天青抱着苏云丰大力、苏云放生叫的情景,吕凡决定要好好“教训”

 一下这个闷的师娘。不错,就是教训。有着极强引起望的吕凡,在面对自己师娘的时候此时没有任何敬畏之心。

 在吕凡的心中,自己的师娘是和自己母亲一样的类型,都是那种巴不得被男人抱着大股狠的类型。只不过母亲甄静怡已经做了不要脸的事儿,而师娘却是想做而没有做。

 “表面儿圣洁清高、实际上下不要脸的老货。”这就是吕凡对自己的母亲和师娘的评价。虽然吕凡这样评价自己这两位最亲近的女长辈,但是他的心里对她们却没有任何的不敬。相反,他不但对两位女敬爱、而且多次幻想着把她们美丽的身体在身下玩

 如果不是怕影响到两人的名声,他早就这么做了。上次和柳花影分开的时候,他就是在最后和柳花影摊牌,如果柳花影再叫他,他是不会在压抑自己了。

 他要享受把心爱的女人在身下大力的干、羞辱玩的快乐。吕凡确实喜欢子被、也喜欢自己被子的夫羞辱,但是面对自己从小敬仰的女长辈时,他心中想的却是玩、羞辱她们。

 摸了摸自己大的巴,吕凡的心中有些得意的想到:“虽然我更喜欢老婆给人,但是这巴不用白不用。

 在被师兄割了之前,我要好好的享受一下。心爱老婆的已经属于师兄,那我就用师兄的亲生母亲享受吧!我要用大巴让师娘心甘情愿的做小妾,然后把她给别的男人玩儿。”

 在这样想的时候,吕凡脑中有浮现了几个大男人的身影。周旋聪、吕浩等人的身影闪过之后,最后定格在了正干着自己爱的风天青身上。

 “师兄,师弟的老婆已经给你了、自己的眼儿也给你了。以后师弟会把自己的小妾、你的亲生母亲也送给你。不知道你有没有胆子接受呢?如果你不敢,那就别怪师弟我把你的货母亲变成人尽可夫的货了。”

 吕凡心里坏坏想到的同时,脑中忍不住出现了风天青母子伦的情景。想到这,他更是决定今天开始狠表面儿美丽端庄、实际上风的师娘了。像以往一样在柳花影和风不易住处外站定,等着师娘出来“练剑”的吕凡等了一小会儿之后,嘴角突然扬起,然后大胆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正坐在镜子前梳妆打扮、想把自己弄的更加美丽人的柳花影在镜子里看到闯进来的吕凡之后心中不免惊讶。不过在惊讶之后她有忍不住有些兴奋,因为现在的她还没有穿好衣服,身上除了感的红色肚兜之外,就只有一件透明的薄纱披在身上。

 进来的吕凡能清楚的看到她与全无异的美背和坐在凳子上的丰。“你这坏小子,师娘在梳洗、你怎么没敲门就进来了?师娘现在这样衣衫不整,多丢人哪!”话虽然是在叱责,但语气却更像是撒娇。  M.pUTaOxs.cOm
上章 豪侠绿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