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狌奴隶王志平 下章
第2章 是星期六
王志平是一个眼的感度远高于小的女人,而且从中得到的也要强烈数倍甚至更多。经过我的不懈调教,只要有外来物眼一次,王志平多数都会猛烈地高

 而且只要眼不处于合拢状态,就几乎不会停止。王志平时的另一个特点是水量极多,常常会有水从小出来的壮观景象出现,而且她的水似乎从不会枯竭的样子,有时还会从眼里出一些淡褐色的肠

 实际上仅仅在2008年的5月中旬,王志平就很清楚自己已经不可能离开我了,但对于她这样贞洁的女人来说,想要真正接受这样的现实却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所以在又经过了半个多月的思想斗争之后,她才说服了自己面对这已经不可能改变的现实。

 于是,在2008年6月8这一天,王志平得一丝不挂,将自己身体内外都清理的干干净净,把两个组大的假具分别进自己的小眼,随后一字不差的亲笔抄写了我早已为她准备好的契约书,契约书内容如下:

 1、我自愿成为主人的奴隶。2、每天早晚各一次,我必须刮除干净自己的。每天早晚各一次,我必须用灌肠的方式彻底清洁肠道。我必须用灌肠来排大便。

 3、我必须保证身体清洁,以便随时接受主人的调教,同时必须保证身体健康,以便能够全身心配合与服侍主人。

 4、我自愿放弃一切权利和人身自由,主人的任何命令都是正确的,必须无条件的服从。5、我必须完成主人的一切要求,如有当前确实无法完成的,也必须通过努力和锻炼,最终必须完成。

 6、如果犯了错误,我必须主动要求并接受主人的任何惩罚,即使没有犯错误,也必须接受主人的任何惩罚,因为主人惩罚我,一定是因为我犯了错误,接受完惩罚,必须诚心感谢主人对我的关爱。

 7、我的一切都是属于主人的私有财产,我必须用自己体为主人服务,必须用自己的全部精力使自己成为最出色的奴隶。

 8、因为主人最喜欢玩我的小眼,所以我必须不停锻炼,使自己的眼更加,成为世界上最出色的眼。

 9、内心自白:我是最奴隶,我身体的所有部位都只有为主人服务这一个功能,我已经不是一个人了,甚至连作一条母狗都不够资格,我只是一个为主人服务的工具。

 我所做的一切都没有任何人强迫我,完完全全是出于自愿,因为我的太旺盛,我的体太,从体到心理,我天生就是最奴隶,也是永远的奴隶。

 契约书王志平一共抄写了3份,都有两个签名处,在每一份奴隶签名的位置王志平都极其郑重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而我只在其中一份契约书上写下了自己的姓名。这样我就有条件把王志平随时转让给任何人作奴隶,虽然我是绝对舍不得这样做的,但却让王志平对自己下的身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看到我只签了一份契约书,王志平的眼神里明显透出一种最深刻的恐惧,她不怕经受任何酷刑折磨,但已经绝对无法离开我一刻。

 随之王志平的眼神发生了变化,我可以从其中看到一种极度的坚定,我知道王志平已经真正的下定决心要把自己剩余的生命全部献给我,一旦我不要她了,她一定会立刻结束自己的生命。

 其实奴隶契约书的签订完全是一种形式,即使没有王志平也绝对无法离开我了。我只是用这种极端的方式令王志平坚定了意志,从此抛开了自己以前的所有身份,再也不是一名温柔善良的妇产科资深护士长,再也不是一名贞洁贤淑的中年母亲,甚至再也不是一名拥有权利和自由的人。

 在王志平剩余的生命时间里,她将只拥有唯一的身份:我的私人奴隶。从此王志平将把自己的全部身心投入到承担和享受我对她的待中去,并为此不断的努力。从这天开始,只要是和我单独在一起时,王志平一定会称呼我为主人。

 在签下奴隶契约的第二天,吃过晚饭后我和王志平一起出门散步。与以往不同的是,在王志平热的小里正着一大的假具。

 王志平的走路姿势非常奇怪,因为假具把她的小得一点隙都没有,带来极大的。王志平试着把腿合拢,结果立刻就高了,强烈的快让她几乎无法站立。

 无奈王志平只有分开双腿走路,但又不敢分开太多,否则走路姿势就太过古怪,让人很容易就能够联想到这个女人是多么的

 即使这样,巨大的仍然从王志平的小向全身蔓延,一波接一波的刺着她异常感的神经,刚出门十几米她的内就被水浸透了,走到200米时子的裆部也显出了浸的痕迹。

 王志平努力想要控制自己的望,却发现根本没有任何作用,而且自己的水像打开的水龙头一样,没有任何停止分泌的迹象。

 随着掉的痕迹越来越大,颜色也越来越深,即使天色已经很昏暗,路人还是可以看出王志平的狼狈模样,因为连大腿内侧的腿处也已经了一大片。

 当晚我们一共只在外面走了两公里左右的距离,正常情况下最多半个小时就能走完的路程,我俩整整用了一个半小时才完成,王志平走得稍快就会被刺的全身酥软,因为假具对她小摩擦力的加大令她几乎无法呼吸。

 一路上王志平多次手捂部蹲到地上,拼命抑制才能令自己不会大声的发出叫的声音,但还是身不由己的发出一连串令人大增的

 之后的几天我每天都会和王志平一起进行这样的饭后行走,只不过我会拉着她一天比一天走得快,走的距离也越来越长。

 不过时间都会控制在一个半小时。如果时间快到了而很明显王志平凭借自己能够达到的速度已经无法完成预定的路程,我会强行拉着她的小手快步走甚至跑起来。

 每次王志平都会被小内剧烈的摩擦折磨的疯狂高,双腿软的根本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回到家时甚至会被高的失神。

 不过王志平超强的适应在这里得到了极好的体现,她也真正在这件事上表现出了对我的绝对忠贞,身体明明已经严重透支,咬牙拼死坚持,嘴被咬出血都浑然不觉。

 一个礼拜之后,王志平已经能够在一个半小时内顺利的走完5公里的路程,正常情况下快步走也要至少一个小时才能走完。看这种调教方式已经对王志平没什么难度了,我决定要更进一步的蹂躏她。

 ***下一阶段我把精力集中到了王志平最人的眼上。之所以没有让王志平在着假具的状态下上街,是因为她的眼实在太感,即使她拥有极其坚忍的性格,在现阶段她的能力也无法承受。

 我认为王志平的眼拥有几乎无限的潜力,但还是需要逐渐开发的,太着急的话万一把她的小眼玩坏了就得不偿失了。我本来想自己干王志平的眼,但很快就发现了问题。王志平的眼实在太紧了。

 而且收缩力强的可怕,干起来虽然感觉到极点,但我也很难持久,而且每次干王志平的眼时,她都会发出既痛苦又享受大声叫,脸上出受了欺负的可爱表情,泪满面,更加速了我的速度。

 为了让王志平的眼尽量不要闲置下来,我决定把各种器械作为调教她眼的主要手段。于是在2008年6月21,是一个星期六,晚饭后王志平先是习惯性的刮和灌肠。

 然后一丝不挂的低着头跪在我脚下,等待我发出的任何命令。我却没有和往常一样出去遛弯。

 而是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细麻绳,开始对王志平的身体进行捆绑。已经自愿成为我私人奴隶的王志平现在像一个温柔而不知反抗的小绵羊一样,对我在她身上所做出的一切行为都会百分之一百的接受。

 虽然我是第一次对奴隶捆绑,但我已经事先查阅了很对资料,除了手法可能会有点不熟练以外,其它的都不成问题。  M.puTaOxS.CoM
上章 狌奴隶王志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