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狌奴隶王志平 下章
第12章 上裑趴伏在庥上
但我忘记了王志平是不能用评估一个人的方式来看待的,她的受狂本加上绝对忠诚于我的奴隶心态,竟然让她堪堪走完了60圈的路程,而且用时都在3小时以内,分别是2小时56分49秒和2小时58分09秒。

 我在十分惊喜的同时也略感失望,因为虽然王志平的身体和眼再一次表现出了出乎我意料的能力和潜力,但我预谋已久的惩罚却无法在她的身上施行了。

 其实王志平的思想已经完全被奴所占据,在她的意识里,完成任务与否根本就不是是否应该接受惩罚的原因,唯一的理由只是我的意志,但我还是要求自己在她没有达到要求时再施以惩罚,以表现我的仁慈。

 其实想要她完不成很简单,只要提高到70圈就可以,但那是理论上都无法完成的任务,所以也不符合我的性格。

 于是我把60圈的时间降低到2小时30分钟,这样她想要完成的话,最起码在短期内是几乎不可能的,但如果经过刻苦努力也并非一定不能成功。

 另外在以往的每次调教过程中,一旦王志平每个环上挂载的砝码达到超过250克,我就不会增加砝码了,也不会施加进一步的惩罚,因为重量再增加,有可能造成她双的下垂,在按时完成一圈后还会减少一个砝码。

 而现在我规定砝码的数量开始只增不减,虽然为了保护王志平的身体以便我能够长期享用,我仍然不会让她头承担的重量超过250克,但只要她的两个环已经各挂上了10个砝码以后,如果再次出现超时,也会被视为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60圈的任务,在事后接受惩罚。

 同时一旦砝码数量达到上限,我会关掉蜂鸣器,自己掌握时间,这样王志平就不知道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自己是否有超时发生,还会继续全力完成。

 惩罚的方式很简单,不需要增加任何额外的装置和道具。我会在结束后不把王志平从铁钩上解下来,把整铁杆升高。

 直到王志平的脚跟离开地面12cm为止。这样王志平全身的重量就全部由她可怜的小眼来承担了,这是一种根本无法忍受的痛苦。

 虽然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但那时王志平可以让自己的眼和脚尖轮承担身体的重量,由眼完全承担时最起码一双小脚还可以起到平衡和支撑的作用。

 在这种极其残忍的惩罚中,王志平不停地尖叫和痛哭,她把脚尖拼命的向下探,最多能让自己22。3cm的小脚向下延伸15cm左右。

 脚尖接触到地板给了王志平极大的希望,却忘记了双脚想要用上力,脚跟离地高度不能超过9cm的现实。

 于是可以看到王志平不断地把自己的脚尖伸向地面,秀气的脚趾不时划过地板,却无法给自己可怜的小眼带来任何的支持,反而因此造成身体的大幅晃动让早已不堪重负的眼承受更大的痛苦。

 但能够脚踏实地的幻想让王志平不顾一次次无意义的挣扎给身体带来的额外痛苦,拼命伸直脚掌的动作也让她的一双小脚多次筋。以目前王志平的能力,还无法连续承受这样的酷刑太长时间,基本上无法坚持15分钟以上。

 当然以后肯定会逐渐延长的。从2009年8月18首次接受惩罚开始,到2009年9月3的一段时间里,王志平每周都会两次努力完成我的要求,但却无一例外的8次被铁钩子勾住眼吊到半空中,用时最短的一次是2小时45分27秒。

 而且每次环上的砝码数量都超过了上限。看来相当长时间里,王志平都无法避免这种非人的待。***夏天快要过去了,我在网上订购了一件非常适合调教王志平眼的工具,名字叫“扩”大致半个月后能到货。

 看了“扩”的使用说明后,我觉得王志平的眼目前还无法完全利用好这件工具,于是给她设计了一套锻炼眼的方法。

 王志平对我的命令当然不会有任何的异议,但当她听完我的要求后却感到相当的疑惑,因为我给她布置的任务非常简单,灌肠。

 王志平对灌肠实在太熟悉了,一定意义上说比吃饭还要熟练,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灌肠这样的小事还要主人特意布置给自己。

 不过很快王志平就不会再这样想了。过去王志平虽然频繁的给自己灌肠,但唯一的目的是为了清洁直肠和眼,所以基本上使用的是医用的甘油灌肠剂,偶尔没有准备时就拿温水或是肥皂水代替,用量一般在保持在100…

 150ml。同时灌肠在肠道里的时间也没有什么要求,只要能够充分的清洁就行了。这一次我给王志平使用的灌肠则是专门调配的啊,是专门用于的灌肠,每一种灌肠为了方便使用,都是以固态粉末的形式销售的,随后根据说明书,不同成分的粉末以不同比例的体稀释,稀释都是常用的温水、肥皂水、甘油等。

 每种药剂的效力都很强,通常1克粉末都会配比至少100ml的体。我通常会一次向王志平的眼里注入至少1000ml的灌肠,然后让她忍住,令灌肠不能从眼里出一滴。

 这么大量的灌肠剂会给王志平带来极强的便意,即使用普通灌肠也很难忍受。所以王志平尽管非常希望能够达到我的要求,而且知道一旦不能令我满意话一定会遭到残酷的惩罚,但她仍然无法忍住排望,连短短5分钟都无法坚持。

 于是我把王志平的身体吊起来,当然承受体重的还是她无辜的小眼,之后我再给王志平灌肠时就会把铁钩子事先准备好,一旦她坚持时间达不到半个小时,我就会勾住她的眼把她吊起来。在王志平一次次的痛哭声之中,她坚持的时间越来越长,逐渐超过了半个小时、一个小时。

 我比较常用的灌肠含有一种烈药,直接把粉末涂在女人的器官上会因太强烈的刺而很难承受,所以当我按照1克粉末溶解到1000ml水中的剂量给王志平灌肠时,她仍然被死。

 还有一种特制的粉末专门作用于直肠,可以产生极强的便意。有时我还会再灌肠里溶解大量冰块,大量冰冷的体进入王志平的眼,药又带来火一般的热度,让她真正体验到冰火两重天的味道。

 由于是为了锻炼眼的能力,我从来不会给王志平使用一类的道具,而是让她完全凭借自己眼的收缩力来憋住肠内大量的体。总之无论是哪类灌肠,我对王志平的要求都是尽量坚持更长的时间,通过训练,她可以完全用眼的力量憋住2000ml的灌肠达两个小时以上。

 不同质的灌肠共同的目的是通过非常难以忍受的刺给王志平坚持下来制造困难,我经常不告诉她需要坚持的时间,防止她在时间足后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所以王志平必须无止境的忍受强烈的便意,而无论她坚持了多么长的时间,我都有可能惩罚她的小眼。

 最终的目的不是用灌肠的方式调教王志平的眼,因为这种痛苦对于她来说简直像度假一样轻松,我的目的是让她通过这种方式增加眼的收缩力,因为只要稍有一点放松,直肠内强大的压力就会突破眼的束缚。

 所以王志平必须不停地全力缩,并由此使她眼夹紧的力量大幅增加。半个月后“扩”寄到了,王志平的眼也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与现在的很多工具一样“扩”是科技含量很高的道具,但表面上看却十分普通。

 “扩”由组合到一起的两部分组成,前端是6cm长的不锈钢合金制成,后端则是10cm长的橡胶材质,两部分的直径都是3cm,看上去是一有两种颜色的子。

 “扩”内置着高能的充电电池,一次充满可维持6到8小时。在“扩”的尾端有一个开关。

 我把王志平的双手反剪在背后绑住,让她跪在地板上,上身趴伏在上,在她的小腹下放了一个垫子,使她的股抬高。做完这些准备之后,我把“扩”向王志平的眼里进去,很容易前端的金属部分就全部进去了。  M.pUTaOxs.cOm
上章 狌奴隶王志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