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瑞龙和舂香 下章
第七章
香回到家,好几天都惊疑不定心神不宁,担心李瑞龙的安危,害怕宋老板用手段对付他。

 但一连几个星期,风平静,连身边时常调戏他的家伙们都老实了,心里也就淡忘了这事,以为宋老板找别的女人去了。

 有天周末,李瑞龙和香挽着手在街上闲逛,有个小混混面走过时,声调戏了香几句,嬉皮笑脸地伸手摸了一下她的房。

 李瑞龙大怒,挥拳痛打了小混混几下,正准备离开,那混混竟然满头满脸是血,躺在地上昏死过去。

 李瑞龙大惊,觉得自己没有使多大力气,怎么闯了大祸?正想拉着香逃跑,却被人拦住去路:“你小子心真狠,把我的朋友打成这样?”

 李瑞龙被抓进‮安公‬局,那几个证人一致说李瑞龙不小心冲撞了那个混混,拒不赔礼道歉,二人发生纠纷,李瑞龙打人导致重伤。

 李瑞龙百口莫辩,被关押起来,很快就要受审。

 香急得在家大哭,没有办法就丈夫出来。

 她自然明白,肯定是宋老大的计谋。

 果然不久有人来敲门,给她一封‮信短‬,信上只有一个电话号码。

 香跑到公用电话亭,接电话的果然是宋茂华。

 香气得真想破口大骂,但生怕惹恼了这家伙,李瑞龙只怕要蹲惨了监牢,只好忍气声地哀求。

 宋茂华说电话里不好说,你在那里等一会儿,有人来接。

 十分钟后,来了一辆豪华大奔驰,司机载着香到了北京西郊的一套高档别墅前,摁响了门铃,然后开着车走了。

 门开了,香硬着头皮进去,看见宋茂华满脸堆笑地她。

 “赵‮姐小‬,你到寒舍来真是让我的蓬荜生辉啊!快快请进!”

 “宋老板,你究竟想怎么样?求求你放过我们夫吧!”香哭着说。

 “赵‮姐小‬,你不要这样,有话好好说,什么事情好商量。”香恨透了宋茂华,但没有落到他手里真没有办法。

 她跑到‮安公‬局说是宋茂华的阴谋,可是根本没有人理睬她。

 香这才知道宋老板的利害,她和李瑞龙终究逃不出这家伙的手心,香只是苦苦哀求。

 宋老板看着到手的美人,一点也不着急,慢慢戏耍:

 “赵‮姐小‬,我自从见过你之后,想你想得整晚睡不着,你给我医治一下失眠,你丈夫就没事了。”

 “怎么医治?”香明知故问,故意装傻。

 “呵呵,自然是用你的‮体身‬最好的个部位来医治了。”

 香见躲不过,只好认命了,说:“好,宋老板,我们不是你的对手,你想怎样就怎样,但你要保证马上放了我的丈夫,今后不要再为难我们。要是不然,我宁死不从,死我也不会跟你上。”

 “好好好,你放心。我宋某人从来都不强迫女人,这一次见你实在放不了手,才使出这样下三烂的手段。我从来说话算话,既然我们有本事把你丈夫弄进去,就有本事把他弄出来。今后我绝不再扰你。还是那句话,今后你有什么难处,只管找我宋老二!”

 ----

 香一咬牙,自己开始衣服,只盼能够早点回家。

 宋老二道:“赵‮姐小‬,我又不是强犯,你别紧张,先到里面洗浴,穿上我到燕莎超市特意给你买的‮衣内‬和外衣,我在主卧室等你。”

 说完他拉着香的手,走进一个‮大巨‬的浴室,给她仔细讲述怎么调节水温。

 香看见浴室外的沙发上,摆着精致感的‮衣内‬,还有一套高档衣服,做工考究花案大气精美,十分喜爱。

 她回头见宋老二望着她,示意香宽衣解带,香开始很害羞,但一想等会儿都要被他了,此刻让他看见‮体身‬自然无所谓了,便光,走进浴池放水洗澡。

 宋老二看了香的‮体身‬,馋的口水直,恨不得立马骑在她身上狠狠入。

 不过这家伙故作斯文,看罢多时,回卧室等香,一分一秒都让他焦躁,又肿又大,的十分难受。

 而香从来没有在如此豪华、如此洁净、气味芬芳乐音漫绕的浴室洗过,无论洗发还是浴都是国外进口,因此她仔细沐浴,洗得干干净净,躺在一池清澈见底的温水里,差点睡着了。

 当她穿好宋老二给她买的衣服照镜子,香几乎不敢相信镜子里的那个高贵淑雅的女子,竟然是自己。

 宋老二给她买的衣服,尺寸款式无一不是最适合香的。

 香叹息一声:什么时候她和李瑞龙也能有钱买这样的衣服,住这样的别墅啊。

 她心情忐忑地走向宋老二的卧室,就像走向刑场的死囚犯。

 她想等会儿就把宋老二当成丈夫李瑞龙,这样被他时心里好受一些。

 宋老二见着身穿新衣的香,果然惊如天人,‮身下‬的硬物更是奇难熬。

 他再也顾不得假装斯文,一把抱住香狼吻起来。

 香不得不配合,启开嘴和他‮吻舌‬,被他野蛮的舌头弄得都要窒息了。

 宋老二把美人抱到上,先隔着外衣亲吻‮摸抚‬她的‮体身‬每一部分,接着除去香的外衣,只留半透明的罩和内

 香从来没有穿过这玩意儿,脸都红了,被宋老二趴在身上又吻又摸又抠部。

 宋老二光了调转‮体身‬,除掉香的内之后,开始亲吻她的部,同时命令她的和丸子。

 香的股、部和门都被李瑞龙过很多次,但李瑞龙从来舍不得让他的‮身下‬。

 现在香没办法,只好将宋老二的大吊进嘴里,用嘴和舌头取悦宋老二。

 她的技术不太好,宋老二被弄得不太舒服,很快转身,架起香的双腿就硬硬地入。

 香闭上眼睛,一遍遍对自己说,这和李瑞龙的进来没有什么两样。

 但李瑞龙的巴没有宋老二的,虽然尺寸更长一些,因此二者给香的体会不太一样。

 李瑞龙的长一直捅进香的子口,顶在深处的感觉很舒畅,更有力气,每次香浑身一颤一颤的。

 而宋老二的巴一开始让香很不适应,小涨成一个圆圈才包下那条物,在里面一,整个道内壁都被拽进拽出,开始有些疼,香不敢叫唤,只得忍住。

 但不一会儿,巴的妙处她便能体会到了,道内壁毫无一丝空隙的快猛烈袭来,香不由自主地呻起来。

 她的小声呻起了宋老二的望。

 他玩过无数女和良家,从来没有听见这样细弱却动听的呻

 他感觉他的巴正好和香的道紧密配合,再一点恐怕太紧,动起来不舒服,而再细一点就不能体会和道内壁充分完全接触的酥麻快

 尽管宋老二过至少几百个女人,却在香的道里坚持不了多久就了,那时香还未高,心里竟有些遗憾,觉得这么道里真是无比享受。

 那宋老二却是吃了两颗国外进口的丸,之后很快起,他让香俯卧,坐在香的股上,看自己的出,无比快活。

 他和李瑞龙一样,被香匀称圆润、与体型极其相称的倒了,看见自己的在如此美妙的部‮央中‬,不心花怒放高迭起,不顾死活地,直到疲力竭,香的‮体下‬都隐隐生疼了。

 宋老二把香抱进浴室,在浴池里亲自给她清洗全身。

 他搂着香说:“晓虹,我真是爱死你了,你嫁给我吧,我给你丈夫钱,多少都成,让他跟你离婚怎么样?你跟那个穷鬼有什么意思!”

 香坚决地‮头摇‬道:“宋老板,请你说话算数,放了我的丈夫。你要是我,我们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但还可以去死!”

 宋老二道:“晓虹你放心,我从来不会迫女人,尤其是你。你要多少钱?”

 “我一分钱都不要,只求你放了我的丈夫,求你不要再为难我们。”香从浴池出来擦干‮体身‬,仍旧穿上自己的旧衣服回家了。  M.pUTaOxs.cOm
上章 瑞龙和舂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