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激情恋曲 下章
第三章
一肚子的火让夜舞气的不想说话,在心中暗下决定,除非邢极开口,要下然她绝对会效法他,一个字也不说,就当他不存在。

 下过,坐进车内下到五分钟的时间,她还是忍下住的开口。

 “这是…东方精灵的演奏专辑?”听着传入耳中既熟悉又陌生的音乐,她好奇的问道。

 “不是。”他言简意赅的回答了她。

 然后…她睁大了眼,等着他接下来的回答。

 空气中除了音乐,没人说话。

 厚!这个男人!

 “不是』?这算什么回答,就算不是东方精灵的音乐,你好歹也告诉我这是谁的专辑,闷下吭声的算什么?”要下是他正手握方向盘,她真想把他的脸转正,好好的教导他对话的礼貌。

 “这是你练习时所录下的音乐。”无视她火的指正,他双眼直视车况,看部不看她一眼。

 难怪!

 难怪她会觉得这曲目与她练习的曲目柏似,原来是她抄的练习曲,只是一下子没法儿意会,有人会录下她的练习曲,才误以为是东方精灵的演奏专辑。

 可是,她练习时习惯单独一人,这音乐从何而来?

 “在宁文通知我接下经纪人这个职务的时候,我就请人暗地观察你的作息,而音乐是我想知道的项目之一。”像是知道她盘旋在脑子里的问号,他首次先行做了回答,不想再听到她吼人时的可怕音量。

 “你派人跟踪我?”这男人简直诡异到了极点。

 “我没空跟在你身后了解一切,我有一堆的事情要处理。”他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像是她做了一个无理的控告。

 “你可以下要做这份工作。”讨厌他的眼神,她不悦的开口。

 “这个话题已经做过讨论,不要考验我的耐心。”这次,连头都懒的转过来。哼!自大狂妄的家伙!她在心口暗骂着。

 “你录下我的练习曲做什么?”纵使生气,她还是想知道。

 “从练习曲就可以知道你的缺点在哪里。”正巧遇到红灯,他将车子停下,转头看着她摆在大腿的纤指。“你的技巧还可以,不过却因为指尖的按力气不足,音乐在昂处显得有气无力。”

 这…这男人光听音乐带就可以听出她的缺点?

 一贯反驳的态度忽地静了下来,纵使个性火爆,但她仍虚心的接受他的指正,

 只是一双纤指被他紧盯着,热的都快烧焦了。

 她不自在的将手指扬起,作势将颊边的发往耳后去,而后玩着发尾,转呀转的,就是下敢再放下。

 等待绿灯的短暂时间里,她不知所措的像是个未曾与男人有所接触的女娃儿,一点也不像把男人的倾慕玩在手心的齐夜舞。

 终于,绿灯亮起,他收回自己的目光,专心的开车。

 空气中只剩下音乐,还有她的思绪,绕着那个对她用心、或是说对这份工作用心的可恶男人身上打转。

 。…。…。…。…。…

 车子终于在一栋欧式建筑前停下来,完全古堡式的建筑透着中古时代至今的沧桑,让人在震慑之余有淡淡的心酸。

 “这里是录音室,也是沟通理念的地方,等一下我会对你的近期计画做一个全盘的介绍,也会告诉你,需要配合的地方。”俊朗的五官近她,目光显得锐利闪亮,除了今晨的冷静之外,不容拒绝的味道明显。

 “沟通理念?说的那么好听?”她挑眉低语,看似无心,却是有意挑衅。“你干嘛下挑明说,要我听你摆布就好。”

 他回过头来,浓眉紧皱,表情更加冶漠。

 “你要这么说,我也下反对。”低哑的声音,不耐的意味充斥在空气中。

 这男人一脸…男下与女斗的表情,看了真让人生气。

 “你去哪儿?”夜舞看着他直往门内走去,理也不理她,只好追上去。

 手长脚长的他往前疾走,让脚踏高跟鞋的夜舞追的十分吃力,眼看他转进会议室内,她加快脚步,在进了会议室的那一刻差点儿扭了脚。

 “混蛋!你这人真的一点儿绅士风度也没有。”她大声控诉着,美眸几乎要出火来。

 只是,在她的身边传来低语,她的美目先是着邢极,在他冶漠的眼里,看出一丝綳(味的笑…

 “嗨…”夜舞咬着出一贯对外的妩媚笑容,只不过待她转头,看到会议室里的阵仗时,那笑容险些走样。

 随便也有二十来个人看到她大喊的暴模样,虽然喊的是中文,下过光看她大喊的模样,也知道不会有好话。

 这可恶的邢极,竟然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

 “齐夜舞,专长小提琴。”邢极站起身,冶眼扫过面带笑容,却眼含杀意的夜舞。“公司这个月的强力推荐,除了下个月的演奏会之外,我要她参与广告拍摄,电台专访,或是电视的谈话节目,我要让她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知名度。”

 “邢先生,这些部可以安排。”在邢极的手下工作已有数年,虽然每次有抢手的新人出现时,公司总会全力支持,不过,一次出动二十几个人,这种阵仗可是第一次。

 这美的东方女人,可真是特别。

 “除了服装造型之外,她还需要做体力训练…”邢极继续说着,下甘被晾在一旁的夜舞终于按捺不住。

 “我不要做运动。”她低声说着,脸上维持着礼貌的笑容,没有注意到其他人倒一口气的声音。

 “这是你需要配合的地方。』浓黑的眉头又聚拢,凌厉的目光里怒气跳动着。

 “我讨厌流汗。”她仍旧不知死活的说着,刚刚还说这是需要沟通的地方,那他为何一副想杀人的样子。“况且,我也下需要运动…”

 “齐夜舞…”他语气不耐,看得出一触即发的怒气。

 “没有人规定要开演奏会的人,一定要运动吧?”她笑盈盈的说着,甜腻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讶异的发现每个人都面有菜,看起来也下比她健康。

 “小汤,带她去游泳,一个礼拜五次,一次两个小时。”邢极丢给她一个不层的眼神,用行动表示他的坚持。

 “我…”夜舞皱起眉,想表示意见。

 “演奏会不想办了?”邢极冶冶的扫了她一眼,在她无语又愤怒的目光中,她的所有意见全被驳回。

 这个霸道又顽固的家伙!夜舞在心底骂着,不过,她有的是办法。

 瞧着那个叫“小汤”的金发男人,她抛去一个人的微笑,看着他因自己而痴的神情,她想,这男人下会造成她的困扰。

 如果邢极想让这金发男人带她去游泳,就由着他吧。

 “至于演奏会方面,我会请人替她谱新曲,另外,练习的技巧…”

 邢极不停的说着,夜舞纵使满心下愿,也得坐在会议室中,不过,他低沉的好嗓音,倒是个不错的催眠曲。

 她优雅的抵住下颚,美眸直瞅着邢极,状似极为专心,没几秒的时间,已悄悄的合上眼,柔软的红,在无人察觉时,偷偷弯成一个狡诈的微笑。

 会议持续了两个小时,做好业务分配之后,邢极睨着因为他默许,已经趴在桌上昏睡的夜舞,一向无情冶血的态度,有了些微的裂

 “带她去游泳,现在!”简单的命令后,健硕的身躯转身离去,留下一堆因为他的差别待遇,差点儿没掉了下巴的同事。

 。…。…。…。…。…

 一贯的阴暗,英国的天气总让人下过气。

 合上卷宗,邢极用长指按摩着紧蹙的眉,却还是得不到放松。

 这阴暗的天气,他早该习以为常,怎么这个礼拜,忙碌依然,却异常烦躁。

 他的目光停留在窗外,一抹美丽的身影下了车,白皙的脸上有着红,看来十分人。

 小汤急忙从驾驶座走出,急步的来到她的身边,在她耳旁低语,而后在他的搀扶下进入邢极的办公室。

 “齐夜舞…”他低喃着她的名字。心中杂着奇怪的情绪,像是足,又像是期待。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面,但是邢极无法否认,他仍旧觉得她是个很特殊的女人。

 “小汤一定要我亲自来告诉你,说我人不舒服,不想去游泳。”夜舞僵直着背脊说着。

 她可以在任何男人面前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但只要遇到邢极,她的表情就像上了浆的衣物、硬邦邦的笑不出来。

 邢极原先期待的情绪,转变成下可置信的冶然怒气,一抹冷笑跃上办,让他看来更增添了几分佞。

 “你是说,这几天来,你没到过游泳池?”询问的话语,以极冶的腔调说出,让一旁的金发男人寒直竖,急忙解释。

 “夜舞说她感冒,头昏脑的,所以不能游泳。”小汤跳出来试图接收老板的怒气,化解美女的危险境况。

 “英雄救美?”邢极冶然的目光扫向小汤,知道没几天的时间,她又收服了一个男人。

 小汤发出模糊的闷哼,吓得冒冷汗,只能摇摇头,再也不敢多说话。

 “我感冒了,所以我不想去。”夜舞搞不懂,为何小汤一见到邢极就一脸害怕的神色。

 邢极睨了她一眼,接着语调下带一丝感情的说:“小汤,到会计部去,你被遗散了。”

 齐夜舞瞪大了眼,下相信他竟然这么做。

 “邢极!”她大喊。“我只是没去游泳,没必要把事情闹这么大吧?”

 “他连最简单的事都做下好,我下相信他还能做什么。”邢极低下头继续处理文件,不把她的抗议看在眼里。

 她的确可以善用她的魅力,不过,他也能利用他身为老板的权利。

 “你不能这么做。”夜舞往前跨了几步,小小的手掌用力的拍上他的桌子,掌心缓缓传来疼痛,但是没有影响她的怒气。

 “我已经做了。”邢极黑眸中闪过诧异,没想到她如此胆大,还拍他桌子?

 四眸对视,过了许久,夜舞终于知道邢极的意图。

 她瞪着他!克制着上前踹他一脚的冲动,这男人竟然威胁她?

 “我去。”她挫败的垂下肩膀,知道这是邢极要的答案,她又输了一次。

 邢极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那张俊脸仍酷得像石像,但黝暗的双眸,却渗入些许笑意。

 “小汤,去忙你的事吧,她的事,就由我自己处理。”邢极好整以暇躺进椅子里,维持一个礼拜的烦躁不再,他觉得很有意思。

 没能见到这女人,是他烦躁的主因吗?

 为什么一见到她,全身的活力又聚集,挑战因子喧嚣着,好似因为遇到对手而兴奋着。

 小汤急忙点头退出办公室,虽然下能与美女终相处,下过,总比丢饭碗

 “你真的会开除小汤?还是吓吓我罢了?”夜舞在离他最远的位子上坐下,知道占下到上风,她识相的退了一步。

 “当然。”没有丝毫迟疑,他扬起黑眸锁住她极美的颊。“因为早知道你的丰功伟业,所以我饶了小汤这一次。”

 在他的目光下,夜舞下自觉的清清嗓子,连声音都走了调。

 “什么叫丰功伟业?”她怎么觉得,他话里的意思怪怪的-

 “学酗的男学生,每个都被你耍的团团转,我也不能怪小汤,毕竟,要遇到手段这么高明的女人也不多。”邢极气度沉稳,骂她的平顺语调,好像是在谈论天气般自然。

 “你…”他又骂她!

 忘了要保持距离,夜舞站起身到了他的面前,弯下身子,指着他的鼻子,虽然低声音,却下掩怒气。“你说我要手段?”

 、跟严酷的俊睑靠得好近,甜甜暖暖的呼吸,吹拂过他的颈项,让黑眸的光芒转为深浓。

 “你也想用美惑我?”邢极声调仍旧平稳,只是与她的红不过几寸的距离,让他想吻她。

 在这个角度,他可以看见她口的些微青光,想起她肌肤的柔滑触感,他的手心又再度刺着。

 “你这只自大的猪!”夜舞没有发现他深浓的目光,只能懊恼着自己,为何一遇到这男人,就气的没有任何形象。

 邢极的黑眸眯起,却仍不动声,他倒想瞧瞧,这女人能骂出什么话来。

 “固执己见、冥顽不灵。”她又开骂了,脑海中努力思考所有用的上的中文成语。

 唉!年少下读书,用时方恨少,大概就是她现下的写照。

 “还有吗?”他锐利的目光在小脸上绕了一圈,已经看出她的窘境。

 “我懒的骂你!”她哪里忍得下这口气?粉睑上怒气冲冲,紧咬着红,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邢极黑眸一闪,似笑非笑的神情,更让她恼怒。

 “如果骂完,该做正事了。”邢极摇摇头,摇走脑中下该有的想法…

 他还是想吻她!

 。…。…。…。…。…

 直到她与邢极立在一座古铜色的铁制大门前,她的怒气仍旧下试曝制,所以,她乾脆专心的学习自制,一句话也下说。

 邢极低头睨了她一眼,似乎对她不发二曰觉得讶异,也不习惯。

 “我还以为你们下来了。”铜门打开,一位笑容和蔼的老者开了门。

 “你…”夜舞漂亮的红微张,柳层轻蹙,这人不是早在十年前就退出表演圈,下再过问音乐界的知名小提琴家,克劳斯先生吗?

 “你就是邢极着我教的新学生吗?”克劳斯先生笑问,敏锐的眼神扫过齐夜舞,最后以赞赏收尾。“不错,你算是通过我的第一关。”

 什、什么?

 “你愿意指导我?”夜舞笑开眉,真是太下可思议,名闻一时的小提琴家竟然愿意当她的老师。

 “三天!我原本只答应邢极三天的时间,你能领悟多少就是你的资质问题,不过…要是我再年轻个二十岁,我愿意教你一辈子。”克劳斯先生笑着,轻轻捏着她的小鼻子,间接夸赞她的美丽。

 “谢谢!”暂且不论眼前的老者真是小提琴的手,他语气中的赞赏,也多少弥补一些来自邢极言语上的伤害,所以她不吝啬的给予如花的笑容。

 邢极冶冶的接过她扫来“总算有人识货”的一眼,冶不防的冷水又是一大桶往她头上淋下。

 “如果这三天的时间,你打算用来听这些奉承话,你请便,只是先提醒你,你不会再有第二次的机会。”

 要不是他的父亲,不但在世界各地拥有许多贸易公司之外,也是个音乐爱好者,在年轻时曾经资助过下少有才能,却没有经济能力的音乐演奏家,他下会有如此好的人脉,可以在音乐界里呼风唤雨。

 夜舞的眉又皱起,这男人开口总没好话。

 要不是他声音低醇温润,听起来还算舒服,她想真拿针把他的嘴巴起来。

 “小娃儿,到屋里来,让我听听你的音乐是哪里出了问题。”克劳斯先生带头开了门,让出一条路让夜舞进了屋,当然也包括那个吐不出象牙的男人。

 还来不及惊叹克劳斯先生家里的花园,她已经被邢极坐在房里的椅子上,开始所谓“三天”的指导课程。

 两个小时后。

 “今天,就到此为止,我累了。”克劳斯先生吐了口长气,伸伸懒,表示今天的课程已经结束。

 “就这样?”夜舞连忙站起身,一脸惊讶。“不是说三天吗?我以为是三个整天的时间?”

 难得可以接触到名师,她当然不想放弃。

 “原则上,我只答应邢极每天教你一个小时,一个礼拜一次,在你演奏会前,共三次。』克劳斯先生笑道。“而我已经教了你两个小时了。』

 “克劳斯先生…”她放下小提琴,拉住克劳斯的手,一脸说的娇态。“这样太少了啦,我还要、还要啦!”

 我还要、还要啦!

 邢极浓眉紧拧,鹅的黑眸里闪过些许光芒。

 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她说了什么?

 “齐夜舞,放开你的手。”他低声说着。

 “不管啦,你再教教我,不要这么快结束啦。”夜舞才懒的理会邢极,现在可是她展现功的时刻。

 不要这么快结束?

 邢极挑眉。

 莫名怒气在心里直冒气,这女人还真会利用她的天赋,要不是克劳斯已经六十岁,难保不会把她往房里的上一丢。

 至少,他就想这么做!

 “小娃儿,我已经老的下能再接受你的邀请,要不然我真的也下想“这么快结束””克劳斯先生取笑她,想必他脑猴的景象,大概跟邢极的差不多。

 “我想,克劳斯太大可能对你说的这句话很感兴趣。”听着他的双关语,邢极钦下眼色,状若无事的说。

 有人举出警告标语罗!克劳斯先生想着。

 “年轻人这么没有幽默感-”克劳斯先生知道这带了点颜色的笑话,该是结束的时候,反正、在场的也只有那男人听的懂,看这美丽感的小女人一脸迷糊的样子,大概对她无意所造成的小风波毫无所觉吧。

 “该走了。”邢极觑了她一眼,神情莫测高深。“你还有其他的课程。”

 “好吧好吧!”夜舞低声咕哝着,没有刚才的媚态,有的只是挫败。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打她有印象开始,只要轻声撒个娇,她一向可以轻易的得到帮助,怎么一遇到邢极之后,她的功力就好像退化到不行,连克劳斯先生都不肯多敦她一分钟。

 在铜制的铁门关上之后,夜舞颓丧的坐进他的车里,好半天下说一句话。

 “你的舌头被猫吃了?』邢极睨了她一眼,对她的安静很不以为然。

 “你可以请他再多花一些时间教我吗?”沉默之后,她脑海中仍旧想着这个问题,她的技巧遇到瓶颈,她需要协助。

 他把车钥匙进孔里,听到她说的话,一抹讶异藏进心里,没有发动车子,反倒双手抱,下发一语的盯着她,她认真起来的样子,比娇媚时更加人。

 被他的眸光盯着急了,夜舞的傲气又探出头。

 “看什么看?我问的话你有没有听到?”她又气又急,粉脸红扑扑的,烫得都快冒烟了。

 这男人总是轻易的让她不知所措。

 “你请克劳斯先生帮忙的态度,跟请我帮忙的态度…差多的。”他单刀直入的发问。

 “那是因为…”她开了口,却接下下去。.

 那是因为她可以从克劳斯先生的眼中看到赞赏,所以知道撒娇对那个老人或许有用。

 而之所以对邢极下假辞,是因为他对她的评语…找下到一句好的,她凭什么用他看下上眼的“美”去惑他。

 “行不行就一句话,你管我那么多?”她咬着的红,偏头考虑一会儿,决定下说实话。

 转移话题?很好!

 邢极一向沉得住气,也不打算在这一点上求答案。

 他发动了车子,往他的下一个目的地移动。  m.PUtAoXs.cOm
上章 激情恋曲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