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激情恋曲 下章
第十章
天未明,邢极就出了门。

 在倦极的夜舞脸上印下一吻,他准备到郊区去,与躲在饭店里的伊娜谈一谈。

 连同公司的企划、市场调查小组的成员,共四人,浩浩的敲了门。

 “你们…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伊娜见着来人:心中猛然一惊,下心中惊惶的情绪,她兀自强装镇定。

 “你小看我的能力。”邢极冶冶的说,黑眸中下复原来的冷酷。

 他有极广的商业背景,要动用关系查出任何人的下落并不难。

 伊娜一阵悚然,没想到一向冷静自持的邢极,在散发怒气时,会这么可怕。

 “我们今天来,不是为了吓你,是为了弥补你犯下的错误。”一旁的企划赶忙开口,也看出邢极的目光不同以往。

 之前,邢氏唱片也发生过类似的危机,下过,都下曾见过邢极挑起一边眉毛,总是在冷静之间处理好一切,为何这一次,他的态度会如此下同?

 难道,真是为了牵扯在其中的齐夜舞?

 “错了就错了,我反正要拉下齐夜舞,我不要她的锋头大过我,就算邢氏不要我,我还有林中横替我撑。”伊娜任的说着。

 “林中横?”邢极极具的踏进屋内。“邢氏要求的巨额赔偿金,他付得起吗?打从记者会过后,他出现过吗?他真的愿意撑起你吗?”

 伊娜一阵哑然,打从记者会过后,林中横将她安排在这饭店里,然后就不闻不问,不仅不曾与她讨论未来合作细节,连安抚她惶恐的时间也没有。

 “他说过他会处理。”伊娜拒绝承认这个事实。

 “我不相信他有能力处理这些。”邢极斜觑她一眼,干脆把话说明白。“你跟邢氏签的唱片约,是以出片量计算,而你还欠邢氏两张专辑,如果邢氏不帮你出唱片,你等到老死,都无法在别家唱片公司出片。”

 “既然林中横没有能力帮我出片,他为什么要帮我出头?”伊娜不相信林中横有这样的闲时间。

 “你说到重点了。”邢极在沙发内坐下来。“他并不是要帮你出头,他只是要拉下你的唱片销售量,拉下齐夜舞的气势,让邢氏更加一败涂地。”

 “这…”伊娜被这个消息吓傻了。

 “邢先生说的是真的。”一旁的市场调查人员,拿出了这两天,全英国的唱片总计销售额数字。“以往,你的销售量,在排行榜上是前几名,这两天却卖下到百张。”

 “这怎么可能?”伊娜一把抢过总计表,被眼前的数据震惊住。

 “这已是事实。”邢极冷眼看着她的表情。

 “我没想到会变这样…”伊娜低语着,她以为会受伤害的只有邢氏唱片、还有齐夜舞,没想到,自己更是输家。“林中横…他竟然要我?”

 “这就是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我们要尽快召开记者会,澄清之前的错误。”企划就事论事,把之前准备好的注意事项及说词,到伊娜的手上。

 “由于邢先生并下出席记者会,所以…”企划记得,在之前几次的商业危机里,邢极从不出席记者会,只让他代表出席与媒体锋。

 “我会出席。”邢极在众人的讶异目光中,淡淡的说着。

 “你最讨厌跟媒体打交道…”伊娜下可置信的问着。

 “林中横无所下用其极的中伤,连你也被他拉了下去,我不能置之下理。”邢极态度冷淡,说出的话却十分合伊娜的意,让她出笑容。

 “好吧,我造成的伤害,我会担负起责任,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就算下管邢氏的死活,她也得顾全自己的将来。

 。…。…。…。…。…

 邢极即将出席记者会的事,震惊整个媒体界,从大到小的平面媒体,乃至电视媒体,数不清的摄影机与记者,加上许多好奇的歌们,把饭店挤的水不通,而除了看热闹的人之外,也有许多关心的人们,例如忧心夜舞的陈加恩。在镁光灯前,长排的桌子后共坐了六个人,除了邢极、伊娜在中间的位置,还有企划与公司的两位工作人员,而在最偏远的角落里,是被冷落的齐夜舞。“伊娜,两天的时间,你的态度有了极大的转变,这是为了什么?”

 “是不是邢氏唱片你回来?”心急的记者再也按捺不住,接二连三的发问,伊娜慌了手脚,摆在桌上的手微微的颤抖着。

 “别慌,有我在。”邢极坐在身旁,自然发现她的紧张,大方的在台面上握住伊娜的手,像是她最坚实的依靠。

 镁光灯闪了起来,两人眼神的交流,似乎透某种程度的亲昵,坐在长桌另一端的齐夜舞,心口猛地被撞了一下。

 “这两天来,伊娜惹出的小风波,让各位白忙了。”邢极没有放开伊娜的手,牵着她在众家记者的面前,站起身来。

 “是伊娜的错,让大家白忙了一场。”伊娜在邢极的眼光鼓励下,对众人行了九十度的大鞠躬。

 “请问这是怎么一回事?”记者一头雾水。“你下是说,邢极总是对你脚…”

 “我说了,是我的错!”她又一次的认错,美丽的脸上出惭愧的神色。

 “邢氏在整个唱片界的严厉,相信在场的诸位都非常清楚,不但歌曲的品质要佳,对歌手的要求更是严格,不迟到、不早退,每个通告都必须全力演出…”

 “可是听说你有好几个通告没有出席?”有个消息灵通的记者提出疑问。

 “这就是这场风波的起因。”伊娜再度展她柔美的优势,轻咳了几声。“前些天,我因为身体不舒服昏过去,有几个通告未通知电视台,直接就缺席,邢先生在知道这件事之后,很严厉的责备我,说我没有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很生气…”齐夜舞的神智,隔着几个人飘向邢极,心口酸酸的泛着苦涩,没想到,他关心的人还不只一个。今早,他差人去他家叫她起,说是要召开记者会,还她一个清白,挽救她的事业危机,不过看这情势,他比较想挽救的那个人,是伊娜。齐夜舞垂下眼,不想看邢极专心看着伊娜的模样。

 而邢极则是分神的看了夜舞一眼,看样子,她昨夜睡的好,白皙的脸上有着自然的徘红,让他想起时的红润羞涩,不过,眼神却带着一丝落寞…“这跟林中横陪你出席记者会,又有什么关系?”记者又问了。

 “我年纪轻,身体又不舒服,在邢先生的责备之下,我气地冲出了邢氏,就遇到林先生…”伊娜故作委屈的掉了泪,营造可怜的形象。“林先生一看我病的昏了头,就问我想不想报这一箭之仇,我一想到出片时的辛苦,就胡乱的答应。”“你的意思是说,这是林中横刻意挑拨?”另一记者听出了重点。

 “在召开记者会之后,我很后悔,因为要不是邢先生的严格要求,我不会有现在的成绩,可是我却糊涂的听信别人的话,对邢先生造成困扰,我很对不起…”伊娜没有正面回应,可每个人却都听得出来。

 “那么,齐夜舞呢?据可靠消息指出,你在维多利亚学院中,的确是招蜂引蝶的一个人物。”记者见伊娜的前因后果已代清楚,便把矛头转向齐夜舞。

 “我才不是。”夜舞下曾面对过媒体,心直口快的她,想也下想的口而出。

 “有人说你周旋在男人之间,有不同的男人接送?”

 “那是他们心甘情愿,又不是我迫他们。”夜舞从不觉得这算招蜂引蝶,毕竟,她没有交通工具,偶而让人载一载,不算坏事吧?

 在场的邢氏人员,听到她这么坦白的回答,全都脸上一僵,就连陈加恩也冒出一身冶汗,只有邢极,竟然还出笑容。

 “所以,你的确是属于利用美、得到一切的女人?”一位女记者面不善,问的毫不留情。

 “我反问你,你今天怎么到这儿来?”夜舞挑起眉头,不满她的指控。

 “坐他的车来的。”女记者被动的做了回答,僵硬的指着一旁的男摄影师。

 “那你算不算利用美?毕竟,你也长的很漂亮。”夜舞出笑容问着。

 “这…他是工作夥伴。”女记者没想到夜舞会来上这么一招,支吾回答着,下过,语气不再那么冲,毕竟,在这么多人面前被夸赞,她也下好太过分。

 “那载我的人,也都是我的同学,一起吃饭、看场电影,并不能构成你所说的话。”夜舞耸耸肩,依然能在某些人眼中看到不认同,她的眼光梭巡着众人,在一群人中发现面忧心的陈加恩,她最好的男友人。“女人要在异国读书、或是工作,会遇到的困难很多,相信在场很多人都有类似经验,许多下确实的指控,会在你得意、或是失意时出现,我不做多余的解释,相信大家的眼睛,自粕以看出最后的事实。”夜舞的一双美目,扫过在场的众多女记者,在她们眼里,看到了一些支持的眸光。连这些陌生人都支持她,就只有邢极,竟然闷不吭声…她斜觑了他一眼,竟发现他还带着笑容。

 “邢先生,你身为维多利亚学院的拥有者,对于学酗对齐夜舞的评价又是如何?”另一名男记者,下打算轻易放过这个话题。

 向她挑衅的眸光,他的目光扫过媒体,也同时看到陈加恩出现在人群里,他上的笑容,有一丝僵硬。身为男人,他能清楚的看见陈加恩眼中的真心,下过,齐夜舞是属于他的,而关于这一点,他会让陈加恩知道。

 “她的确是个很人的女孩。”邢极不掩语气中的赏。“也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懂得利用自身优势的女孩。”

 从一开始,他就着于她的美丽,而相处之后,他更是清楚她感模样下的自然大方,她的引人注目,绝下仅只于美貌,她骨子里的傲气,更是她人的关键。

 “你又转弯抹角说我耍手段?”夜舞无视于眼前的摄影机问他。

 她还记得,在初识时,他也认为她是善于利用美的其中一人。

 “你的确耍了手段。”他冷冷的说。

 邢极这极具爆炸的话,炸昏了邢氏一行人,全都张大嘴,半天说下出话。

 “邢先生…”企划在一旁猛擦冷汗,原以为伊娜闯出来的祸已经控制下来,没想到,邢极却来上一段缰演出,这下…全完了。

 “你把话说清楚。”夜舞皱起眉头,没怪他帮腔,他竟然还拉她下水。

 “好,我就说清楚。”他清清喉咙。

 而夜舞与一堆媒体,则安静的等他说下去。

 “你怪我安排的课程不够严格的话,你可以说一声,为什么三更半夜还一个人跑到演奏厅去练习,害我每天都得损失睡眠时间,在演奏厅外守着你,一直到你离开,深怕你有什么闪失。”邢极凝着她的眼,边下再带着笑。

 夜舞眨着大眼,有一瞬间,不信他竟然会知道。

 没错!

 在邢极介入她的生活之后,在欺之余,她仍旧没有减少练习的时间,为的是想要有更好的演奏技巧,而她以为没有人知道,没想到,邢极竟每晚在演奏厅外守着,担心她的安全。

 她还未从他的话中回神,他又丢下另一颗炸弹。

 “你怪我请的名师不够优秀的话,你也可以告诉我,为何在休息时间里,私下找克劳斯太太拜托,捶背按摩的,就是要她请克劳斯先生增加指导你的时数。”邢极的眼里,漾出一抹心疼,这女孩好强的紧,付出的努力更是加倍。

 记者面疑色,知名小提琴家克劳斯先生的老婆,是出了名的难,竟然会愿意帮助齐夜舞,游说克劳斯先生指导她?

 一片沉寂,夜舞一句话也说不出。

 “你敢说,你没有耍手段?”邢极淡问着。

 他的声音里,含着明显的心疼,他如果粗心一点,不在乎她一点,就不会发现,她竟然这么努力的活着。

 下知怎么地,在他的目光下,夜舞忍不住脸红,连眼眶也开始润,他的目光很热烈、很复杂,隐约的责备着她的认真。

 她的嘴角有着淡淡的笑容,在看着他时:心中竟弥漫着某种难以解释的情感,某种得到了解,混杂着些许不安的情绪,还有更多的温柔。

 “你…这么努力?”在记者会时,伊娜若是还有一丝下甘,也在此时烟消云散,她的努力还不及齐夜舞的一半,夜舞理当得到邢极所有的注目。

 夜舞僵硬的点点头,不习惯在众人面前,承认她所付出的时间与精力。

 “你甚至对我拒还。”邢极唯恐天下不,又补上一句。

 众人的耳朵全竖了起来,早巳忘了开这记者会的原始目的,只是担心会漏了一句,跟不上邢极的逻辑运转速度。

 “我没有。”夜舞气的站起身,来到他的身边,身边的人都连忙闪开,还替两人移开碍眼的椅子。

 “你有!”邢极下改指控,深邃的黑眸笔直地看入她的眼里。

 “我什么时候对你拒还,明明就是你对我挑三拣四。”这一点,夜舞可不会记错,刚才的温柔与感动消失无踪,食指惯性的戳着他的膛。

 “当我第一眼看到你时,我就爱上你了。”邢极语不惊人死下休,这一句话,让在场的人张口结舌,连夜舞的食指,也僵在他的膛上,忘了收回来。

 “你、你、你…”夜舞你了半天,聪明的脑子像糊住一般,动不了。

 “你怒气冲冲的样子,像极美丽的烈马,我想控制却控制下了,所以我沉

 “你却老是怒目相向,这是你推拒我的表现。”他细抚她停在前的手指。

 邢极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非但没有软化他的表情,反而让他显得魅,这是夜舞陌生的邢极。

 她有些慌了,她似乎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某些目的…

 他握住她的手腕,制止她的逃离,亲昵的感觉在两人间窜着。

 “还有,你吻我。”邢极若有所指地说道。

 他张狂的笑容再也掩饰下住,对于接下来的发展,有某种程度的期待,他的声调平稳,但是眼神却太多情的痕迹。

 夜舞的脸翻红,他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提起这件事。

 “你搞什么?”夜舞揪住他的领口,在他的耳际低语,此时此刻,她无法注意这个动作,有多么亲昵。

 “你不是说过,求婚是女人的大事,不是我说了就算,那我就在这全国的媒体上,要求你嫁给我。”他低喃着,声音在极近的耳际,显得格外低沉亲密。

 “你向我求婚?”

 夜舞诧异地扬过头来,刚好向他深邃如星的眼,未经压抑的音量,清楚的落入每个人耳中。

 “没错!我要你嫁给我,我要你一辈子就只能属于我。”他惊逃诏地的宣布,他没有办法忍受,还有第二个男人,像他这样认真的守候着她、等待着她。

 夜舞怔了怔,好丰晌说下出话,他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就像是两道火炬,几乎要烧穿她的衣服,那模样与表情,就像是他们是独处的。

 “邢极…”夜舞低喃着,着他身上闻的男气息,猜想着是下是因为两人靠得太近,温度高了些,她觉得头有些昏。

 “你的美貌,让所有的男人为之疯狂,所以许多流言会伤害你,让你下得下坚强,下得下勇敢,而你知道…这一切多让我舍不得吗?”他真心的说着,他愿意在萤幕前,在大家的面前做出承诺,他会照顾她一辈子。

 他要让所有的男人知道,齐夜舞,是他的女人。

 “嫁给我!”邢极抵着她的额头,命令着。

 夜舞的眼泛着泪光,角牵起淡淡的聿福笑容,这男人说没两句温柔的话,马上就恢复霸道本,下过,这才是她要的男人。

 见她边的笑容,邢极知道,他得到这女人的首肯了,于是,再也下肯久候,低头寻着红,在众人的眼前吻住了她。

 镁光灯再次亮起,邢氏的危机宣告解除,在娱乐界里沸扬的新闻,如今变成了邢极的浪漫求婚现场…

 陈加恩的眼神变的黯淡,在见到邢极时,他就知道他没有胜算,只是下料,会一败涂地。

 他摇摇头,承认他的失败,在心中祝福着夜舞,而后转身离开。

 而在饭店的角落里,因为关心夜舞卷入这场混乱而赶来的宁文,仍一脸清冷。

 她早知道邢极这男人,绝下会单纯的只照顾夜舞的工作,下过,也好。

 夜舞的个性,的确需要有个有力的臂膀,下像她自己,永远可以处理一切,男人,她宁文,一辈子也不需要。

 “我爱你!”邢极做着唯二次的告白,今后,夜舞如果还要求他再说一次,他会放今天的录影带,让她看个三天三夜。

 这是他在众人面前求婚背后的小鳖计,不过,在婚前,他可不打算让夜舞知道!

 —全书完

 编注:⑨知舒云筝的爱情故事,请看《花裙子系列》131—“丢心恋曲”

 ⑨敬请期待洛彤的最新力作!  M.puTAoxS.CoM
上章 激情恋曲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