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别想搞暧昧 下章
第四章
她不是经商的料。

 在五年前,滕绪励离开她并消失无踪之后,一时间失去了重要支柱的她就发现了这个事实。

 鲍司的营运突然间变得困难了,这让她感到束手无策,强大的无力感还有失去爱情的伤痛,以及身体突然间产生的巨大变化,让她没办法站起来正视公司营运的问题,所以她选择卸下掌管者的职务,将公司由专业经理人管理。

 这五年来,专业经理人将公司打理得很好,这显示她当年的决定是对的,而且在将公司出去之后,她不仅落得轻松,还能专心发展自己的理想。

 学艺术设计的她,经过了五年的进修和拜师学艺后,现在已经成为一位店面设计师。

 近一年来,她已经能独当一面为委托的店家设计门面,陆续接了几件案子之后,她的设计还颇受赞赏,在店家老板口耳相传的引荐之下,她所成立的工作室接到的案子也愈来愈多。

 有案子可忙,让她不再常常想起过往那份感情所带来的伤痛,她想要藉由忙碌来彻底遗忘滕绪励,截至目前为止,她也认为自己已经快要做到了。

 滕绪励在她的生命中,变成了不重要的影像,快要消失了。

 很好,既然和他已经无缘,她希望他能从她的生命中彻底消失,这样她也许会比较快乐点,不会老是背负着歉疚感,不敢接受其他男人的感情。

 “老板,我带回来的这些花画要放在哪里?”

 年仅二十岁的助理阿班,抱着好几幅刚完成的花木框画,小心翼翼的进入位于三十二楼顶楼的私人工作室。

 这间工作室有一面巨大的玻璃帷幕墙,从这里看出去,可以眺望一○一大楼,也可以看见河岸景,视野超超正点的。

 这栋办公大楼是“沈氏”名下的产业之一,也因为如此,视野最佳的顶楼就让沈暧璇给占据了下来。

 整个顶楼占地近百来坪,空间全部打通,前方规划成宽敞的工作室,工作室后方则是她私人的住处。

 “那些小罗晚点会用到,先摆在门口旁边的柜子上就行了。”沈暧璇正利用电脑3D图面设计一个新案子,她从电脑前回头,指示阿班。

 “好。那还有什么事情要代吗?我现在很有空耶!”阿班以恋的目光看着年轻貌美又带点成风情的老板。

 “嗯…”雪白的贝齿咬着粉瓣,沈暧璇想着该代哪些事给这个新来的助理。“你帮忙把这些客户资料建档到电脑里去,记得编号要正确。等这些资料建档完毕以后,小罗也该回来了,他应该会有事需要你的帮忙。”

 因为他对工作还不,所以沈暧璇还没办法放心将重要的事交给他处理,所以只好拿些简单的事情让他分担。

 “好,我把这些画放好后就过来拿资料。”美女老板代什么他就做什么,阿班快乐地吹着口哨去忙了。

 沈暧璇被阿班的好心情影响,出了笑容。

 她起身从电脑桌旁的烟盒里拿了香烟,点燃后走到玻璃前推开气窗,边眺望着天空边抽烟。

 艺术设计这种东西除了专业知识,更需要灵感,而灵感的来源有时候还需要点能源推动,所以边抽烟边思索着设计内容,已经成为她这几年来的习惯。

 她学会了用抽烟来放松自己紧绷的情绪,但她不会让自己太沈溺于尼古丁,她总脑扑制得很好,一逃讠多只上一、两淡烟。

 阿班没有打搅老板的思绪,他安静的拿走资料,回到自己的办公地点。他很喜欢看老板优雅着烟的模样,她那眼色离的娴静表情,简直是死人了!

 当助理出去后,沈暧璇才捻熄了烟重新回到电脑桌前,再度投入工作当中。

 时间很快的过去,沈暧璇的另一名资深助手已经回来,带了便当分给大家吃后,又带着阿班出去忙了。

 沈暧璇用完午饭又继续工作,直到下午五点钟才结束。

 坐在椅子上,她伸了伸懒,动动坐僵的背,美目睐向电脑旁摆着的哈姆太郎卡通小时钟,她突然惊跳起来…

 “啊,糟了!又要迟到了。”

 边叫着边抓起车钥匙跑出办公室。

 俐落快速地锁了工作室的出入大门,搭着电梯来到地下二楼停车场,跳上她刚买的香槟休旅车,快速开出大楼外,加入宽阔马路上的漂流当中,朝“领袖美语幼儿学校”前进。

 ------

 好吧,她承认,不管她这辈子再怎么努力,都忘不掉前任情人…滕绪励。

 因为她的儿子沈愍,几乎是和滕绪励那家伙从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只要是认识滕绪励的人,只须看那么一眼,就知道两人绝对出自同一家工厂制造。

 沈暧璇跳下休旅车,纤细的身影快狠准地冲进幼儿园内,一进入里头,就看见她那位年仅四岁就风靡全校女生的帅儿子正趴在教室的窗户前,一对黑邃的怒眸瞪着她,小嘴嘟得高高的。

 沈愍在她来到窗前弯下想跟他道歉时,涸漆的先发制人。

 “妈咪,我不要理你了!因为你今天又、迟、到、了~~哼!”甩开俊脸,重重地哼了一大声。

 “小愍,对不起啦!妈咪下次一定准时来接你,不会再让你多等我一分钟…”沈暧璇双手合十,软声要求儿子原谅。

 她满脸歉疚,一点也不敢在乎儿子如此不敬的态度,因为谁叫她连续迟到,害得应该在四点三十分下课的儿子,再次被冷落在教室内苦等。

 今天他又足足等了半个多钟头,难怪会气炸。

 “不要。”他再也不要原谅这个不守时的妈咪了!

 “你不肯原谅我,是不要我喽?那好吧,你回外公家去住好了,以后就叫外公的司机准时接你上下课,我也乐得轻松。”

 其实,对付她儿子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她老爸拿出来吓他,因为爱孙心切、一心渴望孙子继承沈家事业的老人家,巴不得孙子搬回大宅一起住。

 “妈咪,你不能老用这个来吓唬我,我早就知道你只是嘴巴说说而已,你根本舍不得把我送走,因为你会寂寞。”

 谁知这次沈愍却一点也不受威胁,因为他太清楚妈咪只会嘴上说说,实际上根本做不到。

 “啊,你你你…”这个年仅四岁,但在个性和学习方面都超龄的小男孩,竟然反过来笑她?!

 可恶、可恶!真是可恶啊!

 “虽然我不能原谅妈咪迟到的坏习惯,但我还是得搭妈咪的车回去。走吧,我去背书包跟老师说声再见,马上出来找你。”

 在沈暧璇瞪着美目生气时,沈愍溜掉了,他跑回座位背起小书包,再到门口跟老师说话,不一会儿,漂亮的杨老师牵着他的手走出教室。

 “沈愍再见,沈小姐再见。”杨老师把一脸酷酷的沈愍交给沈暧璇,挥手道别。“沈愍,不可以再跟妈咪斗嘴喔!”

 因为担任沈愍的班导师,所以杨老师很清楚沈暧璇未婚的身分,而沈暧璇在这方面也不多隐瞒,并且曾和老师私下谈过,希望老师能给没有父亲的沈愍多一点开导,多注意他在校的行为。

 “老师再见,我回家会乖乖听妈咪的话。”在老师面前,他好乖巧。

 他回家会乖乖听她的话才怪!

 沈暧璇在心中偷偷骂着这个精明的儿子,不过在老师面前她也不好戳破儿子的谎言,打算待会儿上车后再跟儿子“沟通”一下。

 母子俩在老师的目送下,很温馨的牵着手走出门口,开门上车。

 一上车,关上车门,沈暧璇就说话了。

 “小愍,回家后你真的会乖乖听我的话?”

 “会啊,不过那是回家后的事,现在我们是坐在车上,等一下还要去吃晚餐,在我们没到家之前,我还是可以不用理你。”

 啊?还有这样的事?!

 这小子,真是太了。

 沈暧璇边开车边叹气,她不晓得这小孩的外貌和个性为什么全都承袭自滕绪励,一点也不像她。

 孩子明明是她怀胎十月辛苦生下来的呀,怎么会这样呢?

 ------

 为了讨好儿子,沈暧璇今天选择在麦当劳解决晚餐。

 一份儿童餐加上新玩具,成功收服了这个难、脾气又大的小帅哥。

 “妈咪,我今天玩得好开心喔!刚刚在游戏室里面,有个长得像洋娃娃的小女生过来跟我抱抱耶。”重新坐进休旅车,沈愍坐在后座,开心地拿着玩具把玩,还不时跟妈咪炫耀他所向披靡的魅力。

 他才四岁呢!虽然他的个头看起来比一般五、六岁大的小孩还要高,但这么小的小男生就已经凭着美到处招蜂引蝶了。

 “我看到了,那个女生是金发的对不对?”方才坐在餐位上,她可是一直注意着游戏室里头的状况。

 “妈咪也看到啦,那个小女生她叫爱曼达,今年四岁,年纪跟我一样,可是她长得好小,比我矮好多喔!”

 啊?连人家几岁都知道?!

 沈暧璇摇头失笑。

 “你喜欢那种可爱的小女生吗?”

 “嗯…”沈愍偏头想着。“还好啦,我喜欢她笑起来的样子,但我不喜欢她头发的颜色,我比较喜欢黑头发,像妈咪跟我的一样。还有,我喜欢的女生要长得像妈咪,这样我长大以后才要娶她当我的老婆,而且我会很爱我的老婆,不会像我爸爸滕绪励一样,抛弃妈咪,留下我和妈咪两个人相依为命。”

 沈愍说了一大堆,沈暧璇愕然以对。

 他才四岁耶,就已经设定好挑老婆的条件了?!而后面说的那一堆拉拉杂杂,也让人不敢置信。

 这大概又是她那老爱用“菁英教育”教导沈愍的老爸的杰作吧?每次假只要沈愍回大宅去,老爸就爱给他灌输一些超龄的知识,还老爱说滕绪励的不是。

 真是够了!

 “小愍,我告诉过你,你爸爸没有抛弃你,他离开妈咪的时候并不知道妈咪怀孕。我可以保证,他如果知道你的存在,他会留下来,不会抛弃我们两个的。”

 虽然她和滕绪励的爱情已经结束多年,但她还是要为滕绪励说话,毕竟当初是她对不起他,一直不敢公开两人的恋情,后来又因偷偷私下和谭立岩交往,才会伤透了他的心,导致他误会,因而选择不告而别离开她。

 “你是说过没错,可是我比较相信外公说的。”沈愍耸耸肩,一副自有定夺的样子。

 沈暧璇朝车顶翻翻白眼,一手转动方向盘,打算切进右边的巷子里,抄近路回去。

 结果,一辆白色朋驰用着极快的车速从巷子里开出来,沈暧璇一个闪避不及,竟然面和对方撞上!

 “叽…”

 刺耳的煞车声响起,沈暧璇尖叫着用力踩煞车,对方也是,不过却沈稳应付,不像她吓得脸色苍白。

 虽然两辆车都急踩煞车,但还是来不及,车头还是“吻”在一起。

 车身晃动了一下,沈暧璇瞪大美目,失声尖叫,后座的沈愍则一脸受惊吓的表情,像只无尾熊般紧抱着前座椅背。

 “妈、妈咪…刚刚好可怕喔,你有没有吓到?你…别怕喔,我会保护你的。”不过即使他自己怕得要命,但他还是努力装出大人的样子,口头上安抚妈咪的情绪。

 “小、小愍,你留在车上等我,我下车去看看状况。”回头确定儿子没事,沈暧璇打开车门,跳下车。

 这是单行道耶,怎么会有车从里头钻出来呢?沈暧璇决定下车跟对方理论,假若车头损坏,当然也要对方赔偿。

 娇小的身影往车头窜去。

 白色朋驰的驾驶也在同时下车,对方是个高大的男人,一个帅气又俊酷的男人。

 沈暧璇审视着两辆吻在一起的车头,幸好双方车子的保险杆都很耐撞,没有明显的凹痕。

 “先生,你怎么可以闯单行道,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爱车没有大碍,沈暧璇转而看向刚下车的男人,当她抬头望见对方的脸孔时“险”字硬生生卡在她的喉咙里,俏脸瞬间爬上震惊和错愕。

 眼前的男人,就算化成灰她也认识!

 事实上,该说是她非常非常的识才对,因为他就是沈愍的爹。

 “是你…沈、暧、璇?!”滕绪励的惊愕也不小于沈暧璇。

 在他离开台湾整整五年后,直到昨天才又再度回到这里,但他却没想到自己才返回台湾不到二十四小时,竟然就遇见了这个曾经让他深爱又恨透的女人!

 “滕…绪励?!”嘴巴张成圆形,沈暧璇眼,想确定是不是自己眼花。“你在台湾?!你一直都在台湾吗?”不是幻影,站在眼前的是如假包换,面貌气质更加沈稳内敛的滕绪励。

 “我…”滕绪励自然而然想要回答她,但突然间又顿住。“我没必要跟你谈我的行踪。”

 俊脸冷凝,他想别开眼不看她,但目光却不由自主被俏丽窈窕依然,且出落得更妩媚自信的她给吸引。

 五年不见,她的美丽明更加人了。

 瞬间,下腹爬上一阵热气,滕绪励脸色难看得握紧拳头。

 懊死!他是有未婚的人,怎么还可以对旧情人有念?

 “嗯,抱歉,我只是随口问问,你不用回答我也没关系。”看他紧拧的眉头和那沈的神色,沈暧璇不敢多问。

 “随口问问?你还真是随便。”滕绪励讥诮冷笑,她那句“随口问问”轻易惹了他。

 “你…”沈暧璇身子一僵,脸色变得难看。

 她想反驳他,问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她就被一抹柔弱美丽的身影给吸引了注意力。

 她看见一名女子从他的座车里出来,身穿一件纯白长洋装,鹅蛋脸上五官精致秀丽,她带着苍白的微笑缓步走过来,一头直顺长发在肩后飘动。

 “励,车子被撞得很严重吗?”那女子走到他身畔,自然的倚偎着他,轻声询问状况。

 “巧莲,车子不碍事,我和这位车主谈好后,一会儿就能离开了。”

 沈暧璇一脸呆怔地看着滕绪励极为自然亲昵地张臂搂住女子的细,让她靠偎在他的怀中。

 他对那女子轻声细语,无比温柔,看起来两人似乎很亲密,感情很好。

 虽然已事隔五年,但亲眼见到他和其他女人亲密的身影,她的心口就好像被挖开了一个般,空虚疼痛,美目浮现哀伤。

 言巧莲好奇地看着眼前的俏丽女子,她不知道她为何一副看起来好伤心的样子。

 “小姐,我们闯单行道撞了你的车子是我们不对,车子的赔偿绪励会负起责任的,请你别太难过…”她温柔和善的安慰沈暧璇,以为她是为了车子的事烦恼。

 沈暧璇看着温柔可人的言巧莲,看着他们登对亲密的身影,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车子并没有撞痕,并不需要修理赔偿。”倒是滕绪励开口了,语气还带着挑衅和得意。

 不用费心思索也知道,她那表情全是因为看见他和言巧莲亲密的模样。滕绪励太了解她了,而这一刻他冷酷地看着她,心中非常得意她的表现,因为他知道她并没有将他彻底遗忘,对他还留着情分!

 “励,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错在我们,就算车子没损伤也该表示一点心意。”言巧莲轻斥道,愠怒的苍白美颜对上滕绪励。

 “心意?拿现金来表现心意吗?这位小姐,你需要现金吗?”滕绪励却一瞬也不瞬地紧盯着沈暧璇瞧,他没发觉自己的心思完全没摆在未婚身上。

 他没有自觉,言巧莲却发现了。

 “你…你们…”

 心思细腻的她先看看他,再看看眼前这个一脸难掩伤痛、眼中充满复杂情绪的女子。

 “我不需要钱,也不需要你们用任何形式赔偿,只要你记住,下次别再闯单行道,以免造成不能弥补的遗憾。”仓卒且大声地打断言巧莲的话,沈暧璇对着滕绪励愤愤警告,然后转身跑回车上。

 砰地关上车门,她动作快速的重新发动车子,倒车再往左方切回大马路,疾驰离开现场。

 当她的休旅车朝前方驶去时,坐在车上的沈愍,一张小脸好奇地贴在车窗上看着外头的一男一女。

 他的视线有短短几秒的时间对上滕绪励的。

 外头的滕绪励看见她车上有个小男孩,高大俊瘦的身躯蓦然一僵,而车内的沈愍反应则大得多了。

 “妈妈妈、妈咪!他就是滕绪励,我的亲生爹地对不对?”沈愍只是这么看一眼,就认出了他从未谋面的爸爸。

 他可以确定,爸爸出现了!但是爸爸身边却搂着一个漂亮的阿姨…那是爸爸的新老婆吗?

 爸爸真是太可恶了,下次让他见到爸爸,一定要揍他一顿!

 沈愍目光凶狠地瞪着滕绪励变得愈来愈远的身影,小小心灵已充满了对母亲的保护

 驾车落荒而逃的沈暧璇,一听见儿子这样问,突然间眼眶一红,豆大的眼泪在眸里转了转,然后无声的滑落。

 就这么一边哭着,一边开车返回住处,这一晚她没有多开口跟沈愍讲话,而沈愍好像也知道妈咪复杂纷的情绪,不敢多吵她,母子俩静默地度过了气氛不太好的一晚。  M.puTaoxS.CoM
上章 别想搞暧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