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百分的激情 下章
第十章
一身粉新款洋装的全妮面不满,同样一肚子气的她双手抱,踩着银色高跟鞋在绿蕬的大门入口前来回踱步,嘴里念念有词,骂着没人的弟弟。

 “请问,是你找我吗?”丁妍岚素净着一张苍白的脸蛋,穿着简单的白色上衣和灰色瑜伽,在接到柜台的通知后就马上赶来门口。

 瘪台告诉她,有一位全先生找她。

 丁妍岚第一个念头是不想见他,但是这样避不见面也不是办法,所以她只考虑两分钟,便决定出来面对他,把昨晚的事情说清楚,跟他当面摊牌。

 她无法忍受男人的劈腿,假如这段感情真有三人行的情况,那她会干脆选择退出。

 可是,正当她以为是全驭风找上门时,却看见了这个美女子。

 “我又不认识你,怎么可能来找…”正在气头上的全妮,转头不悦的朝站在门口的丁妍岚瞪去。

 这一瞪,她忽地想起今天一早被全驭风押来这里的目的。

 “你是丁妍岚吗?”

 “我是。”脸色有些苍白的丁妍岚,表情很困惑。“请问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就是昨天晚上帮驭风接电话的女人。丁小姐,我特地来找你,就是为了要跟你解释,我跟驭风他…”全妮把握机会,立即跑到丁妍岚的身边解释起来,她希望这件事尽快落幕,好让她回市区住处去吃顿丰富的早餐。

 “小岚。”这时候,全驭风的呼唤声从远端传来。

 丁妍岚纤瘦身子忽地一僵,脸色惨澹的从全妮的肩头望向对街…全驭风手拎着塑胶袋,快步从对面的老街跑过来。

 看着他,心头一阵揪紧,让她痛心又痛苦。

 “这家伙,出现得真不是时候。”全妮嘀咕的回头,给弟弟一记狠瞪。

 她才刚切入到重点,就被他硬生生给打断。

 “这位小姐,你跟驭风来找我有什么事?”在全驭风走近她之前,丁妍岚恍惚的将痛苦的目光调回。“如果你们只是来示威,那恕我没空奉陪;假如你们是来要求我退出这场靶情,我很乐意…那就麻烦你帮忙转告全驭风吧。”

 忍着夺眶的眼泪,她转身就走,不想跟全驭风多说一句话。

 罢才出来见他的勇气,已经全被痛苦淹没了。

 “丁小姐,你千万别走啊!你走了我可罪过了。”全妮跑上前,拉住丁妍岚的手臂。“全驭风,你是乌吗?赶紧过来,要不然你的女人就要跑走了啦!”回头,全妮气得对弟弟大叫,完全失去美贵妇的形象。

 丁妍岚困惑的转头看着全妮,然后红红的眼眶移动视线,望向大步朝她近的全驭风。

 他看起来紧张又焦急…

 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

 一时间,看着死命拉住她的全妮,跟已经来到她面前、一脸焦急的全驭风,她困惑了。

 “岚,你听我说,昨天接电话的女人是她…我大姐全妮,并不是别的女人,你千万别误会!”深怕她不给解释的机会就跑掉,全驭风从大姐的手中抢过丁妍岚,用力抱着她纤瘦的身子,刚买来的早餐咚地掉在地上,毁了。

 他顾不了大姐的肚皮了,现在紧张不安的他只想把昨晚的误会说清楚。

 “她是你…大姐?!”丁妍岚一脸不信的来回瞪看着他和全妮。“昨晚在你身边的女人,就是你大姐?”

 事情的真相真令人觉得错愕。

 “嗯哼,我是全妮,就是他大姐没错!我说丁小姐,我们家驭风真是有异就没人,居然为了怕被你误会,竟然一早把我从台中抓来这里,也没给我早餐吃,真是可恶!”全妮双手,媚眼瞪着见忘姐的弟弟。

 “如果不是你喝醉酒接我的手机,我需要这么做吗?”他都快被大姐给害死了,她居然还敢抱怨?!

 上一次被花裘恩造谣,两人分开了一段时间,现在恋情好不容易稳定发展,却又冒出一个天兵大姐来闹事。

 他就算心脏再强,也不起一再折腾!

 “我好心替你接电话,你还骂人?!你这死小子,敢对大姐不敬,回去我叫你姐夫把生意撤回来,全不给你做了!”被骂得有点没面子的全妮,气得用高跟鞋踹弟弟的小腿。

 “生意不做就不做,你以为我希罕吗?”该死!被踹得很痛的全驭风,极力忍着不跟大姐计较,额头上的青筋隐隐暴跳着。

 “你不希罕,当初就别接啊!一笔几百万的设计案子你敢说不要,我就敢叫我老公不要给你赚…”

 姐弟俩越骂越大声,贵妇和型男的形象彻彻底底给毁了。

 “停…拜托你们,别吵了。”卡在中间,耳膜快破损的丁妍岚,只好充当和事佬。“我头好痛。”一手捧着额头,她被这对姐弟搞得一个头两个大。

 经过这番折腾,她认出了全妮,这个她曾经见过面的女人。

 第一次,她看见全驭风很殷勤的帮全妮拎购物袋,开车载全妮从某间精品店离去。

 第二次,就是在某场时尚晚宴中,因为看见全妮正跟全驭风有说有笑的画面,让她误以为全驭风跟她分手后改跟全妮交往,才会在当晚气得拿酒泼他,做出不理智的愚蠢行为。

 不过,后来全驭风亲口证实了全妮的身分,让那回的误会即时解开,没有继续发展下去。

 没想到,第三次看见全驭风的大姐,竟是如此尴尬的情况!

 “我才懒得跟她吵。”全驭风心疼的看着她,立即闭上了嘴。

 “你说这是什么话?”全妮瞠目结舌的看着弟弟。长这么大以来,她还真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这般呵疼过。“哼,这下好了,你跟丁小姐的误会冰释了,也该替我的胃着想,好心的载我回市区去吃顿像样的早餐吧?”她现在也没力气吵了。

 “要吃早餐的话,绿蕬的餐厅主厨手艺极佳,绝对能令你满意,大姐,你如果不嫌弃的话,愿意留下来作客吗?”

 看着全妮为饿肚子闹脾气,那任的样子还真跟全驭风牙痛时的任模样如出一辙,两人果然是亲姐弟呀。

 “好啊,我当然会留下来,谁教我饿坏了。”娇生惯养的全妮,肚子饿扁到必须放弃坚持,大饭店的欧式早餐和家里高薪请来的大厨,就先搁在一旁吧!

 “大姐,你如果觉得勉强的话,我可以专程载你回去。”一听大姐要留下,全驭风有些不高兴,就怕大姐剥夺了他和亲亲爱人的独处时间,所以他宁愿先花一些时间,把这个难的大姐给送走。

 “我一点都不勉强。”全妮现在是报复心态,所以她愿意放低身段改吃平价早餐,真正的目的就是故意要当电灯泡。“丁小姐,走吧,你快带我去吃早餐,我真的好饿了呢!”

 从全驭风怀里把丁妍岚抢走,看着弟弟咬牙切齿的模样,全妮一脸的得意洋洋。

 *********

 享用了一顿美味的西式早餐,全妮对度假村餐厅大厨的手艺赞不绝口。

 丁妍岚很高兴自己没有推荐错误,并且在饭后还带着全妮和全驭风参观度假村,因为有一部分尚在施工中,所以今天的参观只限于某些区域。

 走过绿蕬的每条路径,每个角落,每个景点,全驭风不改设计专业,提出不少设计方面的想法。

 对于度假村,他是头一回接触,但却对这里很有感觉,脑海中不断浮现设计灵感,让他很想把这里塑造出独树一帜的风格。

 餐一顿的全妮,这时候倒是开口替弟弟说话了。她完全支持全驭风敏锐的设计理念,一小时前的针锋相对已不复见,反而大力鼓吹丁妍岚去说服父母,让度假村的广告设计转由全驭风负责。

 全妮还拍脯保证,只要经过全驭风精心设计广告推销,绿蕬度假村绝对能受到瞩目。

 “好,我这就去跟我爸谈谈。”丁妍岚也同意让全驭风来负责广告设计,她迫不及待的想马上去找父亲。

 “等等,这事不急于一时吧?何况我跟你爸还没见过面,我今天甚至连见面礼都没带来。”全驭风一把将她抓回来,好不容易,她又回到他的怀抱了。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现在不就是好机会吗?趁他人在这里,可以跟爸爸当面详谈。

 “等到他想放人的时候喽!”不等全驭风回答,全妮眼神暧昧的先行抢话。“欸,我看我也叨扰够久了,小岚,我先回去喽,改天你来找我,我回请你一顿。”

 她这个电灯泡也亮过头了,该是熄灯退出的时候。

 “驭风,你载我回市区吧。”

 “你就不会自己搭计程车回去吗?”前一秒钟才在高兴大姐终于识相的要走人了,下一秒却希望破灭。

 没想到这个电灯泡最后还想使唤他,剥夺他跟女友亲密独处的时间。

 “我身上没带钱。”昂贵的钻石项炼跟戒指是有,但没有现金。

 “钱我给你。”说什么,他都不愿跟丁妍岚分开就是了。“这样总行了吧?”

 “不行,要我自己搭计程车,那多危险!”与其搭计程车,她宁愿等家里的司机过来这里载她。“我是孕妇耶,现在是怀孕初期,还不太稳定,不起计程车司机那种飙车又换车道的开车技术。”

 “你怀孕了?!怎么不早说?”这下全驭风没话说了。“姐夫知道这件事吗?”

 老天,他今天还开快车,一路把大姐押来台北,甚至还让她饿着肚子…

 冷汗直啊!

 “他如果知道的话,根本不可能把我交给你。”今天早上她头昏昏的,也忘了说,所以倒楣活该被折腾了一番。“你到底载不载我回去?如果还敢说不的话,我就打电话告诉你姐夫,说你对我大吼大叫,还没给我早餐吃,存心让我跟肚子里的宝宝饿坏…”

 “好好好,我亲自送你回去。”冷驭风暗暗捏了把冷汗,他不得不放开丁妍岚,先行护送大姐回市区。

 “我跟你们一起回去吧,反正我也要去市内,把公寓的东西整理装箱。”丁妍岚看他很舍不得分开的样子,心头暖暖的。

 她早就答应他,要搬过去跟他住的,现在正是实现诺言的时候。

 “你今天会搬到我那边去,对吧?”他心喜回头,又把大姐晾在一边。

 丁妍岚微笑点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我高兴都来不及了,还介意什么?”亲密的搂抱着她,他低头,激动的给她一个热情得吻,吻得难分难舍。

 他早就想吻她了,要不是大姐这个电灯泡一直干扰着,他不必憋这么久,憋得都快受不了。

 “喂,你们两个也吻太久了吧?”被晾在一旁的全妮,等得不耐烦了。

 羞窘的丁妍岚,脸红红的推开全驭风,她直想躲到他的背后去。可是全驭风却不肯让她从怀抱里逃开,一路搂着她走往度假村大门。

 形单影只走在一旁的全妮,暗自有了打小报告的念头。

 回去后,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远在国外的父母,把这件事向他们禀报。

 她保证,老爸老妈一定会笑得合不拢嘴,也绝对会在最快的时间内进行婚计划。

 *********

 AA从套房门口到边地板上,散落着男人和女人的衣物。

 铺着米条纹单的上,男人瘦优雅的古铜色身躯,叠在女人纤细雪白的体上。

 男人畅快的节奏、猛烈的攻势,让女人娇不停,娇不断。

 本来打算回来整理行李的丁妍岚,在一踏进租赁的套房时,便被全驭风在门板上,狂吻不停。

 从进入套房到现在,都过了一个多小时了,她半件行李都没整理到,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合这个饥渴男人的望。

 “风,你饶了我吧…”指甲在厚实的宽背上抓出两条情的痕迹,丁妍岚雪白体经过望洗礼,已经泛了一层淡淡粉晕,雪肤上细汗密布。

 她娇吁吁的求饶,连续两回合的体大战,她的体力其实已经快要耗尽。

 “岚,我无法放开你。”对她的渴望是永无止尽的,全驭风现在是越战越神勇,哪肯轻易就放了她?

 “可是我累…”她娇嗲的抗议着。

 他低头吻住她的,吻去她的抗议声,大手扣住她的细,继续在她柔软的体内奔驰。

 许久之后,他放开她的,改啃咬她人的雪白粉,并且更猛烈的驰骋。

 “喔…”丁妍岚再度被带往极致的云端,当他更猛烈的占有时,红吐出销魂的呻

 她再也无法抗议,只能随着他的节奏而舞动,直到让他餍足为止。

 忽地,攻势狂猛的他来到了最极致的顶端,身下的她感受到他的坚硬和火热,她闭上眼,等待他释放自己。

 终于,他达到情最高的爆发点,这场大汗淋漓的战,在下一瞬间结束。

 一切,回归平静。

 这一刻,是属于情人体己的时刻。

 他搂着虚弱的娇人儿,轻轻吻着她的雪额、发鬓。

 “岚,如果我们下午就去公证结婚,你觉得你爸会不会…想打断我的腿?”怀中人儿都还没将紊乱的气息调过来,他就急着丢出震撼弹。

 震惊抬眸,她不敢置信的瞪着他。“我想…我爸应该会拿刀宰了你!”

 “我想也是。”苦苦一笑,英俊的脸庞有一丝失落。“不然这样吧,明天我带着礼物正式去拜访你父母,顺便提一提我对“绿蕬”整体行销设计的想法,同时也谈一谈我们的婚事。”

 他需要正式的婚姻关系来让他安心,要不三番两次发生误会,真的会让他急到抓狂。

 “听起来,你的拜访很有诚意,不过我得先警告你,我爸可不是那么好说话喔。”她听大姐说过筒力恩去跟老爸当面提亲的事,要不是老妈在旁边帮腔,老爸才不会那么容易答应呢。

 “是吗?假如我愿意免费替绿蕬完成所有设计呢?你爸也不肯通融吗?”对于这趟提亲,他可是有完整计划的。

 “厚~~原来你是要去收买我爸喔!”这家伙心机真重。“你以为我爸那么容易被收买吗?”老爸疼女儿可是疼出名的,哪会轻易就点头接受他的好处。

 “你爸真的很难收买吗?那伯母呢?”没关系,他还有另一个收买策略。

 “连我妈你都想收买?!”丁妍岚瞠目结舌的瞪着这个心机男。“我妈她心很软,只要让她有好感,我妈绝对百分之百会替你说话的。”

 而她,也会替他说好话。

 不过这是看在他愿意为绿蕬度假村鞠躬尽瘁的分上喔。

 “你在偷偷笑什么?”有鬼喔!俊颜一低,他逮到了她美丽媚眼中一闪而过的诡谲笑意。

 “我很开心你这么谨慎其事,哪是偷笑?”她否认,抬起粉臂勾住他的颈项。“风,我好爱你。”

 一句温柔的爱,一个温柔的吻。

 她红贴上他感的薄

 “Metoo。”他反客为主,给她一记热情如火的吻。  M.puTaOxS.CoM
上章 一百分的激情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