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狌奴隶王志平 下章
第8章 向小宍深処揷去
王志平显示出了极强的身体适应,对各种残忍的方式也能很快适应,甚至很多道具原本没有的功能都可以在她的身上实现。

 这一段时间,我对各种类型的门串珠很感兴趣,其中一种由5个依次均匀增大红色硬塑料球组成,最小和最大的球直径分别为2cm和6cm,每一个球都比前一个大1cm,每个球之间分别由2cm长的细铁链连接。

 使用门串珠之前,我通常会让王志平以妇检的姿势躺在一张妇科检查上,或者让她跪趴在上抬高股。

 前两个珠子很快就进了王志平的眼里,虽然她紧窄的眼阻力很大,但极强的吐能力还是让这种尺寸的珠子很轻易的进入了眼深处。

 每个珠子突破眼时,王志平都会舒服的呻。第三个珠子直径已经达到了4cm,进入眼的过程就困难了不少,当它最终撑开王志平的眼并进入直肠时,她嘴里发出的轻柔的愉快呻变成了高亢的,同时却又疼得直眼泪。直径5cm的第四个珠子想要进入王志平的眼则更加有难度。

 虽然被撑开这样的程度对王志平来说已经很平常了,但清楚的感受到一个大大的圆球强行进入自己可怜的小眼,这种感觉还是令她开始痛哭。

 最后一个珠子直径达到了6cm,虽然王志平的眼以前从没被撑开过这么大,但我很清楚,她的眼绝对拥有这样的能力。

 而且这样的尺寸也远远没有达到她的极限。但第一次总是很有难度的,我连着了几次,都在珠子有一小半进入王志平的身体后被一股强大的阻力推了回来。

 每次随着珠子向眼里进入得越来越多,王志平痛苦的叫声也越来越大,看得出来她已经很努力的在配合我的动作。我稍微停下来一会,缓缓的按摩着王志平的眼,在她逐渐放松下来之后。

 突然把珠子全力向她的眼里去。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6cm的红色硬塑料球瞬间将王志平可怜的小眼撑开,进入她的直肠里,被大大撑开的眼也很快回缩到原样,再次合拢的紧紧的。

 在连续进5个大小各异的塑料球之后,王志平的眼看起来还是异常的平静,如果不是一连接着一个小铁环的细铁链还挂在眼外,根本无法想象这个貌似纯情的美丽眼竟然如此的

 此时我的手机响了,在接完电话回来后,我惊奇的发现,刚才还垂在王志平紧闭的眼之外的铁链已经全部消失了,只有最后的铁环被挡在了眼之外。

 王志平的眼竟然有这样的力,不由自主的把在自己眼里的东西吸引进自己的直肠深处。这种门串珠的特点就是珠子的直径越来越大,会把对眼的刺逐步提高。

 而最后的两个大珠子会极大地对眼进行摧残,而我经常给王志平使用的另外一种串珠与这个有很大的区别。

 这一个门串珠是一种很经典的型号,由6个大小相等的金属球连接而成,每个球的直径都是4cm,球与球之间仍然是有2cm长的细铁链相连。

 最后一个球后也有一铁链与一个小铁环相连,对于王志平的眼来说,每一个球都不是可以被轻松地进去的。

 同时也都没有过大的难度,我经常把6个球快速的全部进她的小眼,再拉着铁环把所有的串珠一股脑的拽出来。这个串珠与前一个还有一点很大的不同,每一个串珠,包括最后的铁链和铁环,都是可以单独拆卸和安装的。

 我原本一直认为这个功能是为那些没有能力承受被6个球连续眼的女人设计的,所以王志平绝对用不上,但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连串珠的设计者也没有意识到的功能。

 于是我保持6个珠子的阵容,唯独拆下了最后位置的铁链和铁环,之后把6个珠子依次进王志平的眼。这次,在容纳了所有的串珠后,王志平的眼,真的看不出一丝异常的痕迹了。

 王志平也没有感到与以往有什么不同,但当我命令她自己把直肠里的串珠取出来时,她却感觉非常不知所措,一方面是因为我从来都是亲历亲为的玩她的眼,另一方面,当她小心的摸了摸自己的眼周围时,没有发现任何可以抓住的地方。

 经过了短暂的慌乱后,王志平很快就明白该如何做了。于是有些笨手笨脚的开始把自己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进自己紧闭的小眼,在两个手指几乎消失在眼内时,开始在眼里摸索。

 对于自己的眼,王志平应该说已经很熟悉了,一年多以来,已经完成了上千次灌肠,每天,都不止一次亲手把冰凉的灌肠器的尖嘴进自己火热的小眼中。

 但除了偶尔不小心轻轻地触碰到自己的眼表面之外,王志平这辈子还从来没有把自己的手指眼的经历,这让她觉得对自己很残忍,因为这就像自己玩自己可怜的小眼一样,无比的感觉除了让她感觉极度的羞以外,还带来一种无法抑制的异样快

 眼里的串珠已经被肠弄得滑溜无比,两个手指根本就抓不住,于是王志平被迫把中指也进自己的眼,却已经疼得面容扭曲了。三手指在自己的眼里扣弄了半天,王志平才勉强抓住了最后一个珠子,开始把串珠往外拽。

 4cm的珠子对王志平久经考验的眼不算什么,但抓着珠子的三手指却把她的眼撑得前所未有的大。

 更令王志平万分痛苦的是,如此残酷的待自己眼的人,不是自己最亲爱的主人,而是自己本人,而王志平也更加理解了为什么自己会是一名最奴隶,因为正常人绝对不会如此玩自己的眼。

 ***就在我越来越频繁的用门串珠玩王志平的眼时,突然收到了一件儿快递,里面是一件假具。我拿着这件假具百思不得其解,一方面我从没订购过这个东西,另一方面这件假具实在是太细小了,直径只有2cm左右,长度倒有13cm,没有任何的电动装置,无论用来眼还是小,普通女人用这样的东西都会觉得很不过瘾,何况王志平这样奴隶了。

 不过这纤细的假具还是有些特殊之处的,整具尾端的5cm长度是由表面十分光滑的不锈钢制成,前端8cm,由质地略软有一些弹的橡胶构成,橡胶上分布着数量不少的的颗粒状突起,每个颗粒都很小,但顶端比较尖锐,手摸起来感觉摩擦力很大还略有扎手,橡胶部分的最前端比普通的假具要尖一些。

 除了一个简单的包装以外,快递里没有包括说明书在内的任何其它东西,我既不知道这件假具的出处也想不明白它的用法,就拿给王志平看了一下。

 王志平看过后告诉我,这个东西是她从网上订来的,只说叫颈挑逗器,价钱也还便宜,只是没有用法的说明。王志平说她也不知道这个造型奇怪的假具能起到什么作用,只是直觉这个东西一定十分适合自己的身体。

 来源清楚了,用法还是一头雾水,不过既然叫颈挑逗器,最起码知道是应用于小之内了,而王志平的身体本来就是各种器械的试验场,于是我决定一边给她使用一边摸索。

 假具顺畅的分开王志平的大小,向她的小深处去,虽然很细,但还是给王志平仍然保持的比较紧窄的小带来了不小的刺,橡胶上的很多小突起也给她的道壁带来了更多的摩擦。

 当我的手上感到不小的阻力时,可以知道假具的顶端已经到达了王志平的颈口,而她已经开始娇细细了。我开始有节奏的用假具的顶部触碰王志平感的颈口。

 同时还加以不时的旋转使刺更加强烈。以前我也曾多次尝试进入王志平的子,但多数时候并没有让她的颈口松弛。

 而一旦成功撑开她的颈口,那种到极点的强烈到王志平几乎都无法承受,不过这个特别的颈挑逗器却有着专门针对的设计,相对较尖的头部让它更有机会进入颈管。

 而细密的小突起可以给颈口带来额外的强烈刺。果然,很快王志平就感觉到颈口接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最强烈刺,让她的整个子越来越热,随之开始强烈的收缩,强烈到接近生孩子时产生的阵痛。  M.puTaOxS.CoM
上章 狌奴隶王志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