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激情恋曲 下章
第一章
迸语有云,众人皆醉,我独醒!

 但是这句话,对正立于舞台中央的齐夜舞来说,该是…众人皆睡,她独醒。

 漆黑的观众席中,空无一人,微亮的舞台透着一丝诡异的气氛,安静的像是凝固般的空气里,只听到她平缓的呼吸。

 蓦然…

 一声清脆的弦声打破宁静,飞快的音乐充满整个演奏厅,像是突然有数不清的小天使在空中跳舞,连空气都不复原来的冷冽,变的热闹起来。

 一头女人极拥有的微卷长发,随意的用着发带绑在身后,却仍旧不减她的美丽感,不施脂粉的白皙脸上,依稀可见着她感眸光下的原始清纯。

 简单俐落的白衬衫加上牛仔,天气寒冷,她只在颈际加了条围巾,简单的装扮,轻易的将她美丽的体态显现出来,也把匀称的长腿勾勒更加修长,纤细修长的青葱玉指,正在肩颈之间的小提琴上灵活滑动着。

 而她专心演奏时双目微闭的神情,全纳入一个全身着黑衣黑的男人眼中。

 那男人双眼微眯,似乎有些讶异会在这里见到这一幕。

 但一向粗心大意的夜舞丝毫没有发觉,在空无一人的观众席内已经加入一个听众,仍旧专心的演奏着。

 那男人挑了极暗的角落坐下,存心不让她发觉他的存在。

 好整以暇的落坐,双臂在身前叉摆着,修长的腿包在黑之内,这原本宽敞的座位对他来说,似乎太狭隘了。

 炯炯有神的黑眸,瞬也不瞬的直盯着舞台上的夜舞,看不出情绪。

 许久之后,夜舞终于停下,毫不淑女的在舞台上跳了起来。

 不是跳舞,是原地…急气败坏的急跳。

 “可恶可恶!究竟是哪里不对,为什么我再也拉不出之前的水准…”她大吼着,完全没有平常所表现的感妩媚,像是个要不到糖的小孩。

 坐在角落边的男人,不自觉的嗤笑出来,虽然音量不大,但是在寂静的演奏厅里,这声音却异常明显。

 “是谁?”

 夜舞停下急跳的动作,美目在漆黑的观众席中梭巡着,清亮的声音失去了平时的优雅,出一丝惊慌。

 安静…

 空气中恢复原有的宁静,除了她的呼吸声,再也没有任何声响。

 “我一定是恐怖片看太多了。”夜舞笑着自己的没胆,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竟然觉得害怕。

 或许该说,她竟然觉得孤单。

 同样宽阔的舞台,却不复之前的景象,这令一向坚强的夜舞也觉得顿有所失。

 几天前,她还与三位好友,一同站在这舞台上,如今,却只剩下她一个人在这里奋斗。

 舒云筝因为家庭的私人因素回去台湾,让她少了一个可以聊天谈心事的好友;姚亮华则是为了追寻她的真爱,急忙追男人去了,一追,就到了加拿大;宁文,这个每天跟她斗嘴的女人,也在她的胁迫之下,尾随舒云筝回台湾处理事情,说是几天就回来,还说什么会处理她演奏会的事宜,现在却连影子也没见着。

 “振作吧!齐夜舞,你没有沮丧的权利,演奏会迫在眉睫,怎么可以没有一丝斗志呢!”夜舞对着空无一人的观众席大喊着,修长的腿又再度急跳着。

 午夜两点,她根本也不用担心,有谁会听到她的自言自语与失常反应,只是奇怪的是,她为何老是感觉有人正掩口偷笑着。

 “我一定是练琴练的快疯了。”她摇摇头的叨嚷着,大半夜的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出现在这里呢,光是要走过演奏厅外的那片树林,连男人都还得聚众同行,也只有她,生了这么一副天使的面孔,却有个比魔鬼还大的心脏。

 不过,入门的钥匙还是她用了她的美,千求百求的才向警卫伯伯拿到钥匙,没办法,谁叫她有个超坏的习惯,就是演奏会前习惯半夜练琴,然后…睡到正当中才起

 “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专心才可以。”齐夜舞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小小的脑袋转呀转。“来做做伸展动作。”

 这种简单的动作一向可以让她收心。

 斑举双手在头上握着,一下子左弯、一下子右弯,舒展际的肌,而后弯下后,原地跳了跳,之后就是她最喜欢的抬运动。

 也不管地上是否乾净,夜舞在舞台上跪了下来,双手与肩同宽的扶地,而后将长腿往后踢起,连续做个几下之后换脚。

 连续几个循环之后,夜舞的口上下起伏着,白皙的脸庞也添了红粉。

 她一向不喜运动,因为讨厌全身答答的感觉,所以不用几下的功夫,就已经气如牛。

 稍事休息之后,果然又恢复精神,当她再一次拿起提琴时,总算比之前进步。

 时间很快的过去,转眼已经快五点。

 “可以回家睡大觉了。”一个大呵欠伴随着她的话回汤在空中。

 夜舞眼珠,做着这几天以来,每天重复的动作…把乐器全收好、拿起一旁的大外套、切掉电源、星目微闭的倚着墙走到出口。

 闭眼睛是用来培养睡意,反正只是一条长走廊,也不怕撞到东西。

 而一直坐在角落里的男人,在眼睛适应黑暗之后,就看着她直朝自己走过来,他缓缓的站起身,挡住她的去路。

 “唉唷…”没预期会撞到东西,夜舞的鼻子结结实实的撞到一个庞大的“物体”况且,这“物体”还硬的。

 “是谁摆了个东西挡姑娘的路…”摸着疼痛的鼻头,夜舞自言自语道。

 “是谁让你进来这里?”一个没有温度的男音出现在头顶上。

 “还不就是警卫伯伯吗?他可是很…”夜舞直觉就答了话,可是当脑子开始运转时,她被吓到的程度可不小。

 “救、嗯…”她的惊叫声还没出口,红就被狠狠的捂住,她惊慌的松开手上的外套之类的物品,连忙抵住那“不明物体”不停欺近的动作,只是她的右手却仍拿着她吃饭用的家伙,就是她的小提琴。

 就算在惊慌的此时,她仍旧记得,提琴是摔不得的!

 她恐惧的眸扬起,藉由门口的微弱光线,轻易的发现一双黑的发亮的眸子…

 五官深刻而英俊,却过于冷硬,精锐跋扈的浓眉下,是一双凌厉的鹰眼,紧抿的薄,像是从来不曾笑过。

 是个男人!

 还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一直以来,还没有哪个男人曾让她燃起兴趣,但是这男人光是这张脸就足以让她屏住呼吸。

 这个想法一窜到她脑子里时,她的担心就消失许多,取而代之的是怒气。

 “你大半夜的跑来这里吓人,存的是什么心啊?”她一把打下他覆在红上的手,像是被踩着痛处的猫。

 她讨厌这男人的无礼,有神的黑眸与暗夜融成难以解读的深沉,让人看不清他眸心里想的是些什么。

 至少,不是赞赏、也不是恋!

 “你在这里做什么?”那男人质问着,眸子里仍旧没有温度,连语气也冷的可以,半夜时的冷风还让她觉得温暖多了。

 “不关你的事!”夜舞顶了回去,水眸里透出明显怒气。

 虽然她对外的表现一向是感柔媚,打遍男人圈无敌手,只有几个挚友才知道她的火爆脾气,这男人却轻易挑起她的本

 “相信我!”他低沉冷冽的嗓音正传递着不知名的讯息,黑眸里满满自信。“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望着他缓缓靠近的脸,夜舞竟莫名的觉得呼吸困难,当他说话的热气拂到脸上时,她几乎以为他会吻她…

 懊死的是,她竟然存着期待!

 “神经病!”夜舞冲着他大喊着,这时才发现,那男人竟然都同她说中文。“你到底是谁呀你?”

 那男人听若未闻的伸出长指,轻轻划过她的颊,在她澄眸因惊讶而睁大的瞪视下,钻进围巾下的细致肌肤,缓缓的滑进她的颈间,轻易的感觉到她的喉间一紧,感觉到她咽的动作。

 他的边出现一闪即逝的笑容,透着已靠近出口的微暗灯光,他可以轻易的读到她嘴边的紧张…是因他而起。

 “用不着怕!我不会动你,我就算动遍身边的女人,也不动你!”

 他一字一字、清清楚楚的说着,不复语气中的冷淡,火炬般的眸烧着她精致美丽的脸蛋。

 她很美,这一点他绝不否认,只是,他从不动自己旗下的女人。

 “你、你说什么?”过了好一晌,夜舞才听见自己的声音。

 她甜甜地问着,甚至红还挤出了微笑,只有闪烁的双瞳,真正的情绪,那种…想扁人的情绪。

 “我说了,我不会动你!”那男人无所谓的又说一次,倾下身望进她的眸心,可以让她看出眼里有一丝不耐,似乎厌烦着做着重复的动作。

 这个可恶的家伙,竟敢对她说这种话!夜舞的眸底怒气更甚,瞧这男人把她说的有多么不值。

 从小到大,她的美丽总轻易的让男人拜倒,哪个人不把她细心的捧在手心里,只有这个人…眼底除了冰块,就没有别的!

 “我是哪里让你看不上眼?”气急败坏之际,夜舞一下子也没想到这话问的有多暧昧,只是一向对自己自信十足的她,却轻易的被他几句话给气疯了。

 看着眼前气的发火的美丽女人,男人边扯了一个浅浅的笑,淡的不为她所发觉。

 “很多。”简单明了的答案。

 轰!“你…”像是有颗超大的烟火在她的脑中爆开似地,她几乎不能相信她所听到的,张口结舌的指着他的鼻子。

 察觉她的不可置信,他开始一项一项的“举证”像是要证明他所说的话是事实。

 他扬起长指,轻易的拉开她的发带,长指滑进她的发间,像把梳子般的滑开她的发,甚而还抓了几绺摆在她的颊边。

 “像是你的头发可以让你的感加分,不该绑起来。”男人的眼底出现一闪而逝的深浓眸光,有个冲动想把头埋进她的发间。

 夜舞睁大水亮的眸注视着他的动作,该有的怒气没有出现,她只是很没有骨气的由着他的指,亲匿的在她的发间游移着,连大气都不敢上一下。

 “你有美丽的颈子,不该遮住…”而后再自然不过的走围巾往地上丢去。

 “喂…”她想拍走他的手,大声的抗议,只是出口的声音却有如虫鸣。

 顺着她的颈,到了她衬衫外的白皙口,在锁骨上滑动着,夜舞直觉闭上眼,感受他宽大的掌若有似无的从她的柔软划过,倒了一口气。

 她的深呼吸,让他原本已低空飞过她前的手掌,下意识的回过头连一下,黑眸深处有着炙热的光芒。

 “关于这里…我相当满意。”轻抚着她的柔软,他低沉的声音转为低嗄,黑眸里有他没有预料到的情反应。

 接着,在她还没有从这类似“赞赏”的语辞中反应过来时,他的手已顺着她身体的曲线,到了际…

 “你太胖了。”不带情绪的声音再度出现。

 什、什么?

 又一次椎心的打击,把她原本不该有的绮情想法全给打碎。

 她猛然张开眼,澄眸里除了怒气之外,还有数不清的不可置信。

 她将近一七○的身高,只有四十八公斤,他敢嫌她胖?

 “你到底是哪一位啊?”她恶狠狠的推开他的手,下意识的在全身上下,他所触摸过的地方全抹了一次,像是沾上了什么不乾净的东西,只是徘徊在她心底不为人知的是,他手掌轻抚过的暧昧感受。

 “邢极!”他识相的收回手,手心却仍刺着,她颈间柔滑的肌肤竟让他有些爱不释手。

 “我不是问你的名字,我问的是,你凭什么在这里质问我?”她气急败坏的问着,隔着衣物传来他掌心的热度,似乎没有随着他的离开而退烧,让她把脑子也给烧坏了。

 她真是白疑!

 已经过了这么久,她才想起来这个这么重要的问题。

 “你怎么来的?”像是从来不曾理会别人的问题,他只想知道他想知道的事,黑眸紧盯着她看,带着些许的若有所思。

 他炙热的眸光没有让她觉得慌,只因为,她的神经已经被这男人的言语伤害的只剩愤怒。

 “你管我…”夜舞扯着喉咙喊着,紧握的拳头恨不得往他脸上打去。

 他的眉头微微一蹙,似乎不习惯听到女人的喊叫。

 他的反应让夜舞出浅笑,终于有扳回一城的成就感,不过,消失的很快。

 “女人的声音,是用来呻,不是用来猫子喊叫…”仍旧是没有抑扬顿挫的声调,却仍是轻易的让她火气又起,加上…面河邡赤。

 她扬起左手,作势要赏他一个巴掌,凌厉的怒气让她全没了平常的修养。

 只是,这巴掌…半路就被拦了下来。

 “你欠缺运动,连打人都没有力道,难怪你会说自己的技巧退步了。”他端正脸色,没有一丝的笑意,让他没有表情的脸,看来更令人…讨厌。

 她想起她说这话时,空气中传来的嗤笑声…

 “你到底在这里多久了?”夜舞直想找个地钻进去,这男人把自己的窘态看的一清二楚。

 他耸耸肩,同样不打算回答。

 “我如果能从你嘴巴听到什么答案的话,那真是天要下红雨了!”她不客气的用食指戳着他坚实的膛,纵使疼痛,也不愿放弃。

 自始至终,她问了不下数个问题,除了知道他的名字之外,她什么都不知道。

 偏偏她还该死的把他的名字,邢极,记的是清清楚楚。

 只是,这名字再细细想起来,怎么就是觉得有些耳

 “你大半夜不睡,到底来这里做什么?”对于她的评论他并不感兴趣,他来到这里的目的,只是为了印证心中的想法。

 为了即将来到的任务,他派了人记录她的作息,做好事前的规画,原以为遇到的,会是个卖弄風騒的女人,毕竟,他听到的传言都是如此。

 不过,她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你没长眼睛吗?”夜舞没好气的瞪着他,高举起手中的提琴。“我当然是来练琴的,难不成我还半夜到这儿跳舞。”

 “我刚才也的确看到,有个人在舞台上猛跳。”邢极微薄的瓣掀动着,转弯抹角的“笑”她刚才的动作。

 虽然他的嘴角没扬起一分一毫,但是夜舞就是可以感觉到他的笑意。

 “你、你、你管我!”你了个半天,她仍旧想不出任何可以反驳他的话。

 “我并不想管,可是你不经同意就闯进这个地方,我就不得不管。”邢极出不耐的样子,似乎他才是受害人。

 “你有没有搞错?”夜舞冲着他的脸大吼着,他皱起眉退了一点,眉间的不耐更甚,只是没有发作。

 “我有本事拿到钥匙进到这里,那是我的权利,你利用我已经开了门,进来妨碍我、取笑我,我都没说上一句,你倒管的多。”暴怒之下,夜舞没有发现她已经踮起脚跟,试图补救自己比他矮的弱势。

 “你没说上一句?”他的俊眉挑起,无言的控诉她已经冲着他的脸,拉拉杂杂的说了一大堆。

 他不该接下这份工作!

 这女人跟平常那些在他身边的女人大为不同,那些女人通常听话,唯一麻烦的只是争先恐后的想爬上他的

 这女人不但嗓门大、意见多、还喜欢在他耳边吼叫着,更麻烦的是,光这么看着,他竟然想把她带上

 “就算我多说了几句,那又怎么样,还不是你自找的。”在夜舞粉雕玉琢的脸上,没有一丝认错的味道,只因为她太过愤怒,这男人从一见到她就挑剔个不停,活像她是他买错的奴隶、押错了宝似地。

 “不是我自找的,是宁文找的。”邢极沉默了半天之后,冒出这句话。

 天快亮了,他没空再打哑谜,也不想再听到她的吼叫,纵使他很习惯工作到半夜,但是凌晨五点?实是在太累人。

 宁文?

 由于太过震惊,这个熟悉的名字,在过了几秒之后,才进到她的思考模式里。

 “这关宁文什么事?”夜舞的声音多了未曾有的慌张,她隐约觉得,她好像被宁文出卖了。

 她用尽办法还是找不到宁文的原因,是因为她刻意躲起来?

 宁文答应她,要到台湾帮忙处理云筝的事,只是一个藉口?

 “我是你的新经纪人。”他冷冷的说着,只是黑眸中对于她的慌张,倒是出一丝意外。

 “宁文呢?宁文到哪儿去了?”几乎是慌乱的捉住他前的衣领。

 就算是她与宁文常常斗嘴,但她至少还把宁文当成好姐妹,宁文不会把她交给这个完全不买帐,还将她挑剔的一无是处,严重打击她自信心的男人吧?

 “我不知道。”一贯的冷淡,连解释都省了。

 她的希望像气球一样“剥”的一声破了,而她甚至还能在空气中听见那清脆的响声。

 “不可能,她不可能这样对我的!”没来由的慌张…

 不是为了宁文失踪,而是宁文的个性她太了解,要不是对她没辙,以宁文的个性不会将经纪人的重任,交给不信任的人,而宁文所愿意付责任的人,必定是她的克星。

 她扬起眼,再度将这男人的轮廓收进眼底。

 冷硬的眉眼、直的鼻梁、加上那随时紧闭的薄,还有还有…他那大半天吐不出一个字的闷葫芦,怎么可能是她的经纪人,宁文存心闷死她。

 邢极理所当然的接受她的注视。

 女人盯着他看的情形多的是,他倒不意外,让他觉得意外的是,这女人眼里的晴天霹雳是什么意思。

 “我要换经纪人,演奏会是我的,我有权处理。”想了半天,她终于想到一个正当的理由,拒绝与这个男人相处所可能产生的机会。

 邢极只是摇头。

 “宁文说的没错,你果然不是个随人任意摆弄的娃娃。”

 咦?

 一个大问号从她的脑中冒出,他这话是夸她罗?

 只是她的得意并没有超过两秒钟。

 “这学校是我的!演奏厅是我的!连你演奏会所支出的款项,也是我付的!”

 邢极像是陈述一件简单的事实,自在的看着她的脸由白转红,由红转黑,而后捂起耳朵,马上听到她的…

 大声咆哮。  m.PuTAoXS.CoM
上章 激情恋曲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