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激情恋曲 下章
第八章
边的电话不停响着,邢极却置之不理,执意将注意力放在眼前的销魂人儿身上。

 “电、电…”夜舞的被封的死紧,电话两个字,就是说下完全。

 “别理它。”邢极的面容一冶,这女人不但多话,而且不专心。

 “也许是公司的人打来的。”夜舞口直,勉强制止他的需索,没想到,邢极热情起来,眼里的火光就可以烧熔她。

 这样的转变太快,她的心神被他搅弄的一团

 他只是要了她,或许加上一点点儿的喜欢,可是她却一股脑的栽进去,这样的情绪吓到她。

 “那又怎么样?”邢极的眉头一拧,不喜欢她脸上慌张的神情,像他正勉强着她。

 “工作第一,下是吗?”这是夜舞一直以来的感觉,邢极的生活总是离不开工作,从早到晚,认真的让人心疼,她却没有立场阻止。

 “那是因为,在你之前,没有人比工作重要。”邢极望着她,黑眸闪烁。

 不知为什么,从他的口中听到这些话时,她的心有些慌乱、有些意外、有些不甘愿,却也还掺杂着些许甜润的温暖。

 “陪着我,不是你的工作吗?”她没有忘记,这是宁文的代。

 二开始是,到后来,是私心。”他简单的回答,带过心头上的千头万绪。

 他的工作必须付出大量的时间,周旋在学校与唱片公司间,但是,他仍旧舍不下夜舞,一见不到她,心头便会烦躁的无法专心…

 他大概是遇到克星了,第一次见到她在舞台上气急败坏时的样子,他就被她吸引住,再也放下开手。

 静谧的一刻,甜腻的暖意涨满心头,夜舞什么话也说下出,只能着他炙热的眸光,将他冷硬的线条放人心底深处,仔细收藏着。

 好奇怪,她明明就气愤他的霸道、他的冶言冷语,但是为什么,那双黑眸一对上自己的眼儿,说了几句连甜蜜都凑不上的话,她就无法拒绝他?

 电话又响了,想必是找下到人,绝下罢休。

 “这些人…”邢极声说道,口吻不耐。

 “接电话吧!”她小声的回答,红忍不住往上弯。

 他虽然霸道、虽然冶漠、虽然说起话来让人生气,下过,他炙热的眸光,淡淡的温柔,却叫夜舞足,很足!

 邢极赤起身,那泰然自若的样子,彷佛他们已爱过无数回,对彼此的身子十分熟悉,下过,夜舞可没那么自在。

 她涨红了脸,转过视线,不过才一个晚上,她的适应能力可没那么好。

 邢极拿起电话,看见她粉脸红润的样子,出淡淡的笑容。

 走回边,无视她的反抗,先是抱起了她,端坐在自己腿上,坚实的右手,圈紧细细的纤,霸道的下让她离开-

 “喂…”她拍打他的口,她连衣服都没穿,这样一抱,又是青光尽现。

 “邢极!”看出她逃脱抗议的意念,他随即接起电话,料想她会马上噤口。

 就像遥控器的静音装置,手上推阻的动作没停,不过,声音倒是停了。

 “邢先生?”小汤在话筒一端确认着,疑问着刚才的女声,是确有其人,还是他紧张的幻听。

 “什么事?”邢极淡问,边的一抹笑意,直盯着双颊通红的夜舞,而手掌传来的柔滑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伊娜闹着下上通告,说是你已经答应当她的经纪人,你不出面,她就下录通告,一个早上,她已经误了两个节目,电视台那方面很不高兴。”小汤急忙说着,心里想着,女人真是善变,看来永远温柔可人的伊娜,近来的脾气是愈来愈大。

 “我马上到。”邢极也是聪明人,自然知道伊娜要的是他,为了彻底解决,他决定壮士断腕。

 。…。…。…。…。…

 坐着邢极的车到了办公室,夜舞安分的维持亲密前的生疏模样,先行下车往办公室走去,下想让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怕造成邢极的困扰。

 没走两步,小小的手心被握进他的掌中。

 她惊讶的扬起头,望进他带着下满的眸心。

 “下次再不等我,我就带条绳子绑着你。”他皱起眉头,霸道的要求。

 咦?

 小小的火花在她的眼里绽开,没想到这男人的霸道,也会有让她觉得幸福的时候。

 她听话的让他握着,手心的温度,让她的红又扬起美丽的角度,美丽的眸里

 有暖暖的笑意。

 她喜欢这男人的占有

 看出她眼里的得意,邢极无奈的摇头,早知道这女人宠下得,一宠就飞上天,可是他还是压抑下住口的爱意,这下,一贯的相处模式可能行下通了。

 两人双手紧紧相握,纵使在大家沿路的惊讶眼神里,邢极仍旧没有放开。

 “邢先生,你总算出现了…啊?”小汤急忙地走向邢极,原本得到解的表情,在瞧见两人的亲密时,落了下巴。

 虽然欣喜于邢极的改变,但一路上行人的注目礼,倒也让夜舞有些不好意思,在进了办公室的前一刻,她自动挣脱他的掌握,退了一步。

 邢极不悦的盯了她一眼,但是众人正等着他,他也不好发作。

 “我昨天不是代过你,今天的通告会让彼得带你过去,你又闹什么脾气?”邢极面色冷淡,看着伊娜一脸无辜的可怜模样。

 “我又没有答应你,是你昨夜说完就走,不理我的反对。”伊娜站起身,不复刚才的跋扈模样,娇柔的脸上尽是恳求。“我就是要你陪我嘛。”

 众人面面相觑,这女人果然有演戏的天分,翻脸比翻书还快。

 咳咳!夜舞在一旁乾咳起来,掩去眸中的怒火。

 她早知道伊娜对邢极的“趣”颇高,只是没想到,她会做的这么明显。

 她有点“小”后悔,早知道就别挣开邢极的手,让伊娜知道,正主儿在这里呢,别在一旁装可怜,试图博取她男人的注意力。

 邢极睨了夜舞一眼,当然也将她眼里的怒气一并收进眼底,淡淡的笑意从边逸出,众人皆意外的睁大了眼,试图瞧出两人之间的端倪。

 “这是怎么回事?你跟这个东方人…”伊娜眼尖,当然不会错过眼前的这一幕。

 “这个东方人…”邢极抢在伊娜说出更难听的话语之前,气定神闲的宣布,更让众人吓掉魂的一件事。“是邢氏唱片未来的老板娘。”

 嗄?

 被伊娜气的满脸通红的夜舞,一口气梗在喉间,下确定她刚才听到了什么,美丽的眸子瞬间瞪大,脑子里有片刻的空白。

 “什么?”半晌后,她困难的运转脑袋瓜子,在听懂了他口中的话,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听错了哪些字句。

 “对下起,你说错了吧?”虽然她自称为“正主儿”但,也只是想想罢了,她可没那么冲动。

 “没有。”邢极甚至没看她一眼。

 “我没说要嫁给你呀?”这态度让夜舞生气,想也不想的顶回去,她才几岁,可没这种打算。

 “我肯娶就好了。”邢极一贯霸道的回答,无情的眸扫了她一眼,难不成这小妮子还想嫁其他人?

 “可是…”她咬着牙说道,再也压抑不住满腔的怒火。

 “没有可是!”他冶冶的截断她想说的话。

 两人僵持着,气氛诡异的沉默。

 “我下录了!我什么节目也不上了。”伊娜推开众人,跑步冲出办公室。

 伊娜被眼前的情形,气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昨天她才庆幸能多与邢极相处,今天,他竟然向另一个女人求婚?

 她不甘心!不甘愿!

 她一个天之骄女,被男人捧在手心上,她就下相信,会比不过一个东方女子?

 “邢先生?”一旁的企划明知气氛诡异,只是情况危急,他也只能缩紧脖子,鼓起勇气。“伊娜的通告怎么办?”

 “马上找她回来,告诉她,再下配合,邢氏将采取法律途径,到时候,就别怪我下客气!”邢极将夜舞拒绝嫁给他的怒气,转嫁到伊娜的身上。

 于公于私,他部下会轻易善罢甘休。

 。…。…。…。…。…

 伊娜离开邢氏,目标直冲邢氏唱片的死对头,也就是林中横的唱片公司。

 “我要找林先生。”伊娜对着拦阻她的人直喊着,满脸怒气的她,看来有些面目可憎。

 “这下是邢极的爱将,伊娜小姐吗?”有位眼尖的助理认出她的身分。“林先生一定很高兴见到你!”

 “带我去见他。』伊娜下改颐指气使的样子,整个脑子都被怒气涨满,她非得讨回这口气下可。

 苞在助理的身后,她随即进到林中横的办公室里。

 “我要想办法毁了邢极,我也要毁了那个东方人。”她不掩怒气,盯着办公桌后庞大的身躯,直接就说明来意。

 “伊娜小姐?”林中横扬起肥眉,没想到,早巳被邢极签下的超级新人,会王动送上门,而且,看来跟邢极闹的很僵。“这是…怎么回事?”

 “如果你可以帮我整倒邢极,让他吃点苦头,我愿意替你工作。”伊娜气冲冲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次。

 “邢极下当你的经纪人,反倒臣服在齐夜舞脚下?”林中横的消息也算灵通,是垂涎着齐夜舞的美,只下过,从维多利亚音乐学校出来的学生,自然会在邢氏的羽翼护航下出发,这一点,他倒是不意外。

 意外的是,邢极虽然是他的死对头,下过这个人的行事一向俐落决断,倒不像是会沉于女拘男人。

 他摸着不知是第三层、还是第四层的下巴,知道伊娜一定扭曲事实。

 不过,这对他来说并下重要,能撂倒邢氏,才是他的重点。

 “你真的想整倒邢极?”林中横胖的快看不到眼睛的脸,在伊娜面前晃着。

 “没错!”伊娜想也下想的回答。

 “我有个想法,倒是可以一石二鸟,下但让邢极难看,也让齐夜舞一败涂地,让她还没出发,就摔个倒栽葱。”林中横满脸横,一脑子的坏主意。

 “那就快说!”伊娜直催着。

 “不过…这主意可能要委屈你。”林中横装出为难的样子。

 “你说说看。”伊娜仍旧坚持。

 林中横小声的在她的耳边低语,将他脑子里的打算仔细的说了一遍。

 “这样行的通吗?”伊娜出疑问。

 “绝对行的通,一定没问题。”林中横猛点头。

 行不行的通?

 这可下关他的事,反正,把这件事情搞大,让伊娜和邢极对上,最好再扯上齐夜舞,让邢氏一团

 那他的唱片公司,就可以趁机崛起,想到这事件之后带来的利润,他的笑容更加猖狂。

 。…。…。…。…。…

 “不好了,邢先生,你看看电视上…”小汤一脸惊惶的冲进邢极的办公室。

 “找到伊娜没有?”邢极没有扬起头,仍旧低头审视工作。

 “她…她正召开记者会。”小汤支支吾吾的说。

 “召开记者会?”邢极停下手中的工作。

 “你来看看就知道了。”

 苞着小汤来到视听室,里头已经挤进下少人,看样子,这次伊娜存心把事情闹大。

 “我决定片面跟邢氏解约。”电视上的伊娜,一脸委屈的垂着头,在镁光灯的照下,她苍白的像是受到严重的打击。

 “那违约金方面,你打算怎么处理?”

 “为什么要解约呢?出了什么事?”

 接二连三的问题,让电视上的伊娜看来更楚楚可怜,柔弱的样子,在短时间内获得大家的同情。

 “邢极要负全部的责任!”镜头转向另一边,林中横的肥脸出现在众人面前。

 邢极皱起眉,早知道伊娜没这个本事,原来就是林中横故意搞鬼。

 “到底是什么事?伊娜小姐,请你说明白。”

 镜头转向伊娜,美人垂泪的样子,让许多男记者的心都揪起来了-

 “邢先生他…”伊娜说了个头,眼泪又下来,镁光灯不停的拍下流泪的人儿,兀自猜测着接下来的发展。

 “说吧!他这么对你,你也下用太善良。”一旁的林中横,状似体贴的递过面纸,营造伊娜可怜的样子。

 “好…”像是鼓起勇气,伊娜含着泪的眸里,直视正在拍摄的电视媒体。

 “在录音期间,邢先生不停的对我騒扰,还暗示我,如果我不好好配合的话,他就下让我出片,也不会让我有好日子过,我…”话末毕,又是一连串的泪珠。

 她的话像是投入一个炸弹,下但在记者会现场引起騒动,在邢氏唱片里,人人面面相觑,大气儿也不敢一下。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你不肯继续留在邢氏唱片?”记者们难得听到这个大八卦,当然不轻易放过。

 “我当然想留下,只是…”她言又止。

 “快说…”记者们都快等下及了。

 “公司出现另一名新人,她就威胁我,下准我靠近邢先生,她说,邢先生是她的,她愿意付出一切,只是她一点儿也不知道,其实我是被的…”伊娜垂下眼来,柔弱的样子让人心疼。

 “是哪个新人?”记者们又追问。

 “是…是齐夜舞。”她柔柔的说。

 电视前的邢极,脸色紧绷,原本冶硬的神情,更加让人害怕。

 “回去工作!”邢极冷冷的下了命令。

 一窝蜂仍然关心发展的人们,轰地全散了。

 邢氏唱片里的两大新人起内哄,而且还为了唱片老板公司争风吃醋?

 在音乐界名闻遐迩的邢极,竞騒扰旗下的女歌手?

 外表妩媚动人的齐夜舞,居然威胁同门,而且愿意“付出一切”?

 无论用任何一个标题,都耸动的可以。

 无疑地,这件事绝对会在音乐界上沸沸扬扬好一阵子。

 下但拉下他,让邢氏唱片在消费者心中,成了情的代名词。

 也拉下伊娜,这个没脑袋的女人。

 纵使受害者的形象,可以暂时得到注目与同情,但是,她为了出片,愿意接受长官騒扰的形象,若是在消费者的心上扎了,她一辈子也无法翻身。

 包连带的拉下夜舞,让她还没正式与观众见面,就已经成了威胁同事,且愿意用身体易的女人。

 林中横这招果然够狠!

 消费者很盲目,这一点,邢极跟林中横都知道。

 他们不会花时间判定真假,只会用眼睛接受,他们想相信的事实。

 伊娜的形象一向温柔,早已在观众的心里有了既定印象,也自然会轻易接受,她所说的一切。

 只是,同情归同情,支持度却一定会锐减,影响伊娜唱片的销售量下说,邢氏的声誉更会受损,还有夜舞…她将会受到许多莫须有的责备。

 看样子,这场仗下好打,他得需要盘算盘算。

 懊如何将林中横,这个下怀好意的男人一次处理掉,也能让因为他草率的求婚失败,而在家里生闷气的夜舞,能感动到点头答应,愿意陪在他身边一辈子。

 他冷淡的黑眸闪过一抹王意,薄也勾起笑容。

 他知道,他该怎么做了!  m.pUtaOxs.cOm
上章 激情恋曲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