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别想搞暧昧 下章
第八章
才刚坐上车子,雨就开始下了;雨势不大,但有加强趋势。

 滕绪励开车载着她,一路熟悉地朝山下驶去。

 车上两人都没有谈话,气氛也没有出现什么不对劲,在轻的音乐声中,一路回到市区。

 “你好像走错路了耶!”一进入市区,沈暧璇发现他开的路线不对,转头提醒他。

 “带你到我的公司参观,你有兴趣吗?”想让她多陪着自己,滕绪励临时决定带她走一趟滕氏在台湾成立的分公司。“我的办公室还没整理好,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帮个忙吧!”

 “真的吗?你愿意让我设计?”眼眸一亮,沈暧璇一脸诧异。

 她专攻的是店面设计,但对于其他领域外的设计却也跃跃试,只是一直苦无机会。

 “只要你有时间,就交给你负责吧。”这样一来,两人的相处时间就多了。

 “哇~~太了!我现在迫不及待要去看看,拜托你车子开快点好不好?”干脆抓着他的手臂催促他。

 滕绪励觉得好气又好笑。“你确定我可以再开快一点吗?万一又跟闯单行道的车子撞上了怎么办?”

 这可是她的车,他得先询问一下。

 “嗯,那还是维持原来的速度就好了。”

 她可不想爱车有所损伤。

 “你确定?现在不急着进公司去了?”滕绪励低笑起来。

 “喂,你很难耶!叫你开快车有意见,叫你维持原来速度也有意见,你现在到底想怎样?”微糗的朝他皱起俏鼻,粉微微噘起。

 问他想怎样啊?

 滕绪励转头凝着她,突然将方向盘一打,车子顺畅地滑到路边一个可以临时停车的区域。

 “你怎么…”怎么突然停车了呢?

 沈暧璇还没来得及问出心中的小小困惑,将车子停妥的滕绪励,探出手轻掐住她尖美的下颚,将她的脸蛋朝自己移近,他的迅速攫住那张甜润小嘴,细细吻,进而深入热烈纠

 他对她的渴望是无时无刻不存在的,不知道她感觉得到吗?

 沈暧璇在心中轻声叹息。

 她怎会不了解呢?只是她无法问出口,也无法主动做些什么,就让一切顺其自然地发展下去吧!

 被他纠间,沈暧璇没有拒绝也不想反抗,她让他吻着,接受他渴望的需索。

 ------

 沈暧璇正式和滕氏台湾分公司签约,接下了亚洲区执行长办公室的装潢工程。

 她的助理小罗和阿班都相当惊讶她能拿到这个超级大案子,尤其是阿班,频频问她为什么能争取得到?

 沈暧璇尴尬得没明说是靠私人关系,反倒是小罗,再次拿出他的威严让阿班闭上嘴,专心接工作就是了。

 于是接下来的一个月,沈暧璇一有空就往滕绪励的办公室跑,而她打着执行长专聘的设计师名号,在管理森严的“滕氏”自由出入,即使有许多从国外派任过来的高阶主管对她的身分和能力很质疑,却也不敢多加询问,对她客气以待。

 因为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执行长和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小设计师关系有点暧昧,只是两人关系尚未对外公开而已,所以大家只能私下揣测,没人敢明着去询问证实。

 “你认为这样妥当吗?在你的办公室内设置一个小吧台和酒柜,这会不会太过分了?”沈暧璇看着已经完成的线型铁刀木吧台,对于自己这个设计不太具有信心。“还是把吧台移到顶楼的主管谊厅好了?励,你的看法呢?”

 她原先的构想是想让滕绪励在工作忙碌之余,有个舒适的角落可以放松紧绷的情绪,可是现在吧台都已经完成了,她却突然觉得这个设计不太好,有损整个办公空间的气派感觉。

 滕绪励刚健的身躯朝她的纤背偎过去,健臂一展,从身后圈搂住她细盈的肢。

 “如果你今晚肯在我的住处留宿,我保证我可以欣然接受这个设计。”

 都过了一个月了,他和她始终没有机会独处,发展亲密关系。今晚,好不容易得到沈愍要回沈宅住一晚的消息,他就想乘机逮人!

 脸蛋爆红,烧红到可以煎蛋了。

 “励,你不要转移话题,我问的是这个吧台的设计,你的看法到底是怎样?要留还是不留?”

 他搂着她轻笑起来,薄吻上她的雪颈。

 “你先回答我,今晚留还是不留?我就会给你满意的答案,要不要留下吧台全权由你决定。”

 他的气息刻意吐纳在她的颈边,引起她一阵异样轻颤。

 这个男人真的很会搞暧昧耶!这里明明是办公室,又不是私下场合,他竟然敢明目张胆地跟她调情?!

 “我…可不可以考虑?”

 对于他的行径她不认同,但也无力反对。

 “可以。”顺着她的细颈往下游移轻啃,圈在际的大手往上进攻。“需要多久时间?”

 “等…等我送小愍回爸妈那边用完晚餐后,我再给你电话…好吗?”他的挑逗令她心动,轻易就起她的渴望。

 她顺从他的吻,靠在他的怀中,微侧着美颈让他一路往粉肩下移。

 “好,不过就算你不肯留下来过夜,起码也要陪我喝杯咖啡,行吗?”还得等到晚餐后才决定?!滕绪励可不想受骗,在她身上撒下情网的同时,也略微强硬地定下了晚餐后的约会。

 “嗯…好吧。”她迷茫的点头,在他的挑逗下,快要失去理智。

 幸好滕绪励及时打住,他的离开了她的颈,将她被扯开的领口拉回来抚平。“那么,晚上见了。”

 要不是他还有个会议要开,办公室外有整队的人马等着要和他讨论几件重要案子,他不会就此打住。

 他渴望她,渴望很久了,今晚说什么也不让她有机会再拒绝。

 “晚上见。”她红着脸推开他,看着他转身离开办公室。

 当门关上,办公室内只剩下她一个人时,她发现自己的双腿有点发软,她的心在越狂跳,她的身体微微地颤抖着。

 天~~她得承认,自己对他的渴望相当强烈。

 双手掩住烫红的粉颊,她跌坐在地毯上,她需要好好的平复一下轨的情绪,要不今天下午恐怕没办法工作了。

 不过,稍后当她情绪回稳了,她还是没办法专心接下来的工作,因为她的脑海里一直想着滕绪励刚刚所提的事。

 她想答应他的请求,但是假如沈愍不肯放人的话,她今晚是绝对赴不了约的。

 真是伤脑筋呢!

 ------

 六点钟,沈暧璇带着不安的心情回到父母家。

 屋内飘着饭菜香,她一进门就被儿子拖着进餐厅一起吃晚餐。

 全家人吃完晚餐后,沈暧璇才想找机会跟儿子提及她不留下来过夜的事,结果沈愍却早一步催着她离开。

 “妈咪,今晚你不用陪我,有事尽管去忙吧。”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有事要忙?”她惊讶得瞪大眼睛。

 她知道坐在客厅的父母虽然在喝茶聊天,但也正听着他们母子间的对话。

 “你最近不是都加班加到很晚吗?”沈愍双手上反问妈咪。

 “呃…那是最近接了一个大案子,所以比较忙,不过等这几天忙完,就可以轻松了。”打蛇随上,沈暧璇干脆把这件事拿出来当理由,说给沈父沈母听。

 “等妈咪忙完,我要去逛百货公司买玩具哦!”“好,除了买玩具之外,我还会带你去六福村玩。”

 “耶,太了!妈咪,你不可以反悔喔。”沈愍高声欢呼,然后突然很神秘的小声附在沈暧璇耳边说:“妈咪,我答应爸爸今天要乖乖的,晚上不着你,那爸爸应该会陪我去六福村玩对不对?”

 提到滕绪励,沈暧璇僵了一下。原来他已经跟儿子说过了…

 脸颊微微烧红,她有几秒钟的时间心虚得不敢有所反应,但在沈愍万分期待的目光下,只得点头。

 “爸爸会带我们去玩,但是这件事你千万不能透给别人知道喔!”

 “我知道啦。”沈愍也用力点头。

 苞妈咪换眼神之后,他蹦蹦跳跳回到外公外婆身边。

 “小愍,你刚刚跟妈咪说什么悄悄话呀?”沈母慈蔼地问着爱孙。

 听见这话,正要拿皮包出门的沈暧璇,身影在门前僵住。

 “这是我跟妈咪之间的秘密啦,不能说!”沈愍反应快,在外婆面前搞神秘。

 沈母也没多追问,和孙子就聊了起来。

 沈暧璇松了一口气,赶紧在爸妈还没开口留人前,道了晚安,然后速速离开。

 当她离开大宅时,她的心跳因为即将和滕绪励见面,而越难平。

 她抖着手开着车,直奔山下市区。

 ------

 一切发生得很快。

 她的车子在他公司门口停下,她看着他上车,然后他告诉她现在住处的地址,她抖着手开车来到他的住处。

 当他们踏进他的私人住处,大门关上时,一切就失控了…

 两人的衣物从玄关到房间散落得到处都是,这过程只花了仅仅一、两分钟的时间,而后他们双双跌落卧房中那张大越失控的绵起来。

 连着两回的失控,当情才刚刚平复下来,滕绪励却又蠢蠢动起来。

 这回,他放缓了动作,全心温柔的对待她。

 “天,够久了…我们分开太久了…”吻着她的、她的颈,还有人的锁骨,他无比眷恋的低语着,两人的身体非常契合地贴在一起,亲密无比。

 “嗯…”沈暧璇回应的是娇和浅促的呼息。

 “这是什么意思?允许我再爱你一回,把这五年的分开全部补足?”滕绪励从她前抬眸,凝视着她的娇颜,爱极了她这样为他痴的眼神。

 她的回应,还是娇

 因为他太过分,挑逗的动作未停,害得她完全深陷于他所制造的望中,不能自拔。

 他是存心的,像要测验她对他的感情浓度一样,在她身上制造另一波的火焰。

 滕绪励低笑着攫住她已经变得红润的,抱着她很快再闯进情的漩涡当中,再拥抱彼此一回。

 接下来的一整晚,滕绪励就像勇猛的狮,好像不会累一样,总是在她累极要入眠前,又掀起惊涛骇,卯起劲填补这分离了五年的空白情感。

 直到天快亮了,沈暧璇也因为敌不过他的摧残而沈睡着,滕绪励再也吵不醒她,才甘心地搂着她,结实的长腿纠着她的,眷恋不舍的跌入梦乡。

 ------

 一直睡到中午,滕绪励才被电话声吵醒。

 躺在地板上的手机在狂吼着,滕绪励张开眼,瞥了一眼还睡的沈暧璇,动作轻柔的翻身下了,迅速弯身拾起手机,按下接听键快步走进浴室内,掩上门。

 “喂。”靠在浴室墙上,他扭扭颈伸伸,让自己清醒过来。

 『绪励…』言巧莲的声音迟疑地响起。

 瞬间,滕绪励还残存的睡意全然不见了。

 “巧莲?”声音忽地变得紧绷。“找我有事?”

 言巧莲听得出来他的不悦和勉强。

 『我想跟你谈有关解除婚约的事。』她的心很痛,因为滕绪励突然间强行带她回美国,并决定立即解除婚约。

 一切发生得太快,所以让她震惊到无以复加,一直到滕绪励返回台湾,过了整整一个月,她才从家人的帮助中清醒过来,自己接受滕绪励提出解除婚约的事实。

 “这件事不需要再多谈了,我已经决定解除婚约,不会再有转圜的余地。”冷着声,他残忍对待这个曾经在他身边温柔相伴四年多的女人。

 言巧莲体弱多病,但脾气好、个性温柔,进退举止得宜,富裕的家庭背景更不用说,她绝对是个可以和他匹配的女人。

 他知道她的好,所以当初愿意接受她,让她代替沈暧璇抚慰他因爱受伤的心;但是整整四年多过去了,言巧莲对他而言也只是个温柔的女人而已,她始终不能让他再度找回爱情,他们之间的疏离证明了一切。

 他明白,就算言巧莲再留在他身边四十年,他们还是一样,不会有什么爱情上的发展,因为他从来就没爱过她。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在得知沈愍的存在后,便毫不犹豫地对言巧莲提出解除婚约的要求,并亲自送她返回美国。

 『难道…我们之间,你真的一点都不留恋?』言巧莲紧抓着话筒,她清楚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她一直知道滕绪励并不爱她,但她不在乎,只要他肯接纳她对他的深爱,这就足够了。

 “我希望你能找到一个真心爱你的男人。”他们之间没有爱情,谈不上留恋,他心中唯一留恋的,是沈暧璇。

 他希望她能找到一个真正爱她的男人?!

 那他呢?

 从来就不爱她是吧?

 听着他说的话,言巧莲沈默了。

 因为心碎难受,连气息都虚弱得教人担心,哪还有力气可以说话?

 他和她各自拿着话筒和手机,陷入冗长的沈默中。

 沈默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滕绪励不想再浪费时间。

 “该挂电话了,你如果需要什么的话,可以透过我的秘书安排,除了举行婚礼之外,我不会拒绝你任何的要求。巧莲,很抱歉,我真的要挂电话了。”

 语毕,他将手机拿离耳边,黑眸盯着萤幕瞧,手指按上关闭键,将黑色滑盖盖上,结束通话。

 不想多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去担忧言巧莲的心情反应,此刻他要把握的人,只有沈暧璇和儿子沈愍。

 结束和言巧莲的通话后,滕绪励拉开虚掩的浴室门扇,他准备重新回上陪沈暧璇再补些眠。

 门一开,沈暧璇却早已醒来,她身上穿着宽大的白色长袖内衣,出修匀的美腿站在门外。

 “醒了?”滕绪励俊脸上的紧绷线条骤然消失,换上温柔的注视眸光。

 沈暧璇一双美目柔柔地瞅着他。

 “怎么不说话?难道你在梦游吗?”他靠上前去,的健躯贴近她,才刚搂她入怀,身体就起了反应。

 “你…”她轻叹地偎近他的膛,粉臂圈住他健硕的。“不可以伤害你的未婚,我想她现在一定很痛苦难受吧?”

 他的大掌抚着她的背。“也许吧,不过我腾不出心力去担心她。”原来她不说话是因为心里想着这件事。“我只能尽力补偿她,假如她要的话。”

 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予言巧莲金钱和物质上的补偿。

 “如果她不要你提供的补偿呢?”她见过言巧莲,她认为言巧莲绝不会向滕绪励要一分一毫的金钱赔偿。

 能怎么办?

 将他自己送给言巧莲吗?

 “没有其他办法了,一切都已成定局,就算她再苦苦哀求,也无法改变什么。”滕绪励脸色骤冷地凝视着偎在他前的她,他向来厌恶被她推拒在外的感觉。

 “我只是跟你谈谈,你有必要这么生气吗?”沈暧璇抬眸,对上他恼怒的幽邃深眸。

 “从现在起,只要你别跟我谈其他女人的事,我就没必要再生气下去。”冷瞪她一眼,他伸手圈紧她的肢,欺下去衔住她的。

 站在浴室门口,他热烈带点惩罚意味的重重吻住她。

 吻着,又掀起另一波望反应。

 他打横将她抱起,再度回到上重新拥抱彼此,当情终于结束,已是许久之后…

 沈暧璇又累又饥饿,扁扁的肚皮竟然不给面子的大声地抗议起来。

 滕绪励听见了肚皮的“吼叫”声,仰头大笑起来。

 “笑什么?还不都是你害的!”以粉拳伺候他肌垒分明的口,都是他害得她体力过度透支再加上饥肠辘辘。

 真是该打!

 “是,都是我害的。”滕绪励举手承认。“那我下张罗食物总行了吧?”翻身下了,套上长后就往房外走。

 “谢了,你最好赶在我还没饿死之前回来。”  m.PUtAoXs.cOm
上章 别想搞暧昧 下章